「純網銀」風潮席捲法國(下):純網銀雖好用,但可長可久嗎?

「純網銀」風潮席捲法國(下):純網銀雖好用,但可長可久嗎?

接續上篇:「純網銀」風潮席捲法國(上):傳統銀行如何以低劣的服務水準把自己玩死?

走在法國的街頭上,很容易看到 N26、Ma French Bank 等等各種「純網銀」的廣告,「純網銀」在歐洲的現在進行式可見一斑!

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 KPMG 去年發表的 2018 FINTECH 100 中,將金融科技分為 7 大類別,除了 2018 年新加入的「純網銀」外,分別是:「支付與交易」、「借貸」、「財富管理」、「保險服務」、「複合式金融服務」、「資料分析」。

KPMG 2018 FINTECH 100 中的 7 大類別。圖/截自 KPMG 2018 FINTECH 100

但,為什麼歐洲市場是「純網銀」蓬勃發展,而不是「支付與交易」?

我相信對於大部人而言,使用頻率最高的金融服務必定是「支付與交易」。畢竟每天從錢包掏出卡片來噴錢的頻率,應該遠高過打開銀行 apps 投資理財、購買保險吧?

既然一樣對於「支付與交易」有高度需求,為什麼在歐洲是由許多「純網銀」來蠶食這塊市場,而不是如同中國市場由主打「支付與交易」的金融科技為主呢?換句話說,為什麼沒有出現歐洲版的「支付寶」、「微信支付」啊?對於那些認為「支付寶」、「微信支付」就是進步象徵的人們又情何以堪呢?

我認為這個現象來自市場本質的差異。

孕育出「支付寶」、「微信支付」的中國市場有 3 個特殊的「天時、地利、人和」條件存在:

◆ 「天時」:中國市場蓬勃發展之始,刷卡的接受度並不高,現金也因為 ATM「地廣機稀」不便提領。市場上迫切需要「容易使用」、「廣泛流通」的支付方式。
◆ 「地利」:中國是一個同質性很高的市場。除了適用的貨幣與法規一致之外,網路環境和市場的開放程度都相對封閉,有利於形成高度與市場契合的封閉式支付系統。
◆ 「人和」:中國有 10 多億人,一旦搭上「好用 -> 更多人用 -> 更好用」的正循環後,寡佔的支付方式就會形成強大的滾雪球效應。

然而,即使是野蠻地成長為中國金融巨獸的「支付寶」、「微信支付」,一旦離開中國國境後就頓時失去這三個條件,無法真正在國際上流通。

的確,我們在台灣、日本、韓國等國家可以見到接受「支付寶」、「微信支付」的商店;但是平心而論,即便是在曾經對於陸客十分依賴的台灣,陸客真的可以只用「支付寶」、「微信支付」應付所有的消費場合嗎?更不用說歐美國家,即使巴黎的拉法葉、春天百貨因為龐大的商機而擁抱「支付寶」、「微信支付」,若不帶一張 VISA 或 MasterCard 卡片,很難想像要如何只使用「支付寶」、「微信支付」在巴黎暢行無阻。

相較於中國而言,歐洲是一個由多個國家組成的市場,本質上是一個完備、開放而破碎的金融生態體系。基礎建設不完整的「天時」已過,既沒有封閉式市場的「地利」,也沒有單一巨大市場帶來的「人和」。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要大刀闊斧地建立一套有如「支付寶」、「微信支付」的支付生態系統,難度有如盤古開天闢地呀!

科技創新重視的是敏捷開發和快速迭代,如果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提供服務,又為什麼要自己從頭打造呢?因此對於歐洲金融科技而言,以「純網銀」的方式提供更多服務,並發行廣被市場接受的 VISA、 MasterCard 卡片滿足消費者對於「支付與交易」的需求,才是最佳解。

有一個例子足以說明以上的邏輯。

同事 N 先生是「法國版支付寶」──Lydia 的死忠支持者,每次和他出去吃飯時,他總會不厭其煩地要使用 Lydia 轉帳給我們。問題是,這對於不是 Lydia 使用者的我們來說相當麻煩:我們得先下載 Lydia,連結銀行帳戶,再將他加為好友以便接收他傳送的 10 歐元⋯⋯往往在過程中我們就決定放棄了。不然不要轉帳了,下次吃飯的時候你來付錢吧?問題是接受 Lydia 付款的餐廳也並不多,於是這樣的戲碼就一再上演⋯⋯。

最後,Lydia 終於意識到要從頭打造支付生態系統實在太困難,使用者 Lydia 錢包中的餘額流動性堪憂,於是在創立將近 5 年後,終於還是發行了連結 Lydia 錢包的 MasterCard 卡片,這樣一來才大大提升了 Lydia 錢包餘額的流通性。

創立 5 年後,Lydia 終於發行了卡片。圖/Techcrunch

「純網銀」的觀察: Revolut 和 N26

我希望能近距離就自身的使用經驗和觀察,側寫兩家經營角度較為不同的「純網銀」──Revolut 和 N26,讓大家概略了解如今「純網銀」在歐洲市場的經營策略。

一、Revolut──以方便換匯為出發點的金融科技

同樣起源於英國,Revolut 和 Monese 屬於同一類型的金融科技。最初的切入點在於英國於歐盟中「特有」的煩惱:每次到歐洲大陸旅行都會面臨英鎊、歐元的換匯困惱。除了很煩之外,還常面臨手續費、換匯費率不佳等等成本問題。有沒有什麼更為簡便、成本更低的交易方式呢?

從這個思考點切入,Revolut 提供了一套輕便而划算的解決方案給使用者:提供使用者貼近銀行間換匯的匯率,並且發行一張預付卡給使用者進行支付。

簡單來說,使用者從自己的銀行帳戶中將英鎊或是歐元轉進預付卡使用。在交易時 Revolut 會自動以良好的匯率換匯,原則上也不額外收取手續費。

二、N26──企圖全面取代傳統銀行的挑戰者

起源於德國的「純網銀」 N26 和專注於特定需求的 Revolut 不同。打從一開始,N26、Atom bank(英國)、Bunq(荷蘭)這些「純網銀」就是要當個堂堂正正的「銀行」,從各種業務上挑戰傳統銀行!

N26 在 2016 年的 A 輪融資中取得 1 千萬美金的資本。一開始 N26 自身並不具有銀行的經營執照,而是和許多金融科技一樣,選擇了依靠另一家有執照的銀行(Wirecard)發行卡片;然而要作一個實實在在的銀行,自身沒有銀行的經營執照是不可能走得長遠的,於是 N26 在同年取得德國的銀行執照,終於可以直接操作各種銀行業務!

從使用者經驗而言,N26 沒有任何一家分行,主打只要透過手機 app 就可以完全掌控個人金融。包括開戶、投資、貸款等等環節都可以在手機上操作完成!

說到底,Revolut 和 N26 到底提供什麼產品?

「純網銀」在歐洲市場的營運日益成熟,核心產品已經進入同質化的階段。對於使用者而言,Revolut 和 N26 所提供的產品大同小異。

「純網銀」目前所提供的「核心服務」都包含即時在手機上接收刷卡通知、自動對消費分類、設定每月預算、分析過去消費、事先設定匯率自動換匯、購買旅行保險、基本的投資理財等等功能。

就定價而言,不論是 Revolut 或 N26 的基本服務都是免費的,包含了一個銀行帳戶、一張可用於支付的銀行卡片(Revolut 為 MasterCard 預付卡,N26 為金融簽證卡)。

N26 的產品定價。圖/截自 N26 官網

最頂級的服務方案(包含銀行帳戶、一張 MasterCard 金屬卡)每月費用則是 12.99 歐元(Revolut)和 16.90 歐元(N26),雖然和前篇文章提到的傳統銀行月費相似,但提供了旅行保險、轉帳免手續費、更高的提領金額等等有感的額外服務。顯然和傳統銀行比起來是又快、又好、又便宜,十足地具有競爭力。

Revolut 的產品定價。圖/截自 Revolut 官網

在推廣力道方面,Revolut 和 N26 目前都專注於保持快速成長的動能,因此時常推出各種促銷活動,譬如 Revolut 經常推出邀請朋友免費寄送卡片的活動。最殺手級的推廣則是 2019 年開始的好友邀請活動:邀請 5 位朋友成功開卡後,就可以免費享有頂級服務方案一整年,並且免費收到一張金屬卡片(於是我得到了人生中第一張金屬卡)!

所以,「純網銀」究竟表現如何,可以全面取代銀行嗎?

儘管 Revolut 和 N26 的用戶數爆炸性成長,但恐怕還需要一點時間證明「純網銀」這門生意可長可久。

2015 年創立後,Revolut 在過去幾年成長十分迅速,在 2018 年的融資後總估值達到了 17 億美金,正式躋身獨角獸企業(估值超過 10 億美金的新創企業)一員。使用者以每日 12,000 人的速度成長,活躍的使用者超過 120 萬人。使用 Revolut 總交易數已達到 3 億 5 千萬筆,平均每個月處理的交易金額達到 55 億美金。然而,在光鮮的數據之下 Revolut 的虧損也因積極地拓展使用者而上升。

2018 年的虧損為 4 千萬美金,相較 2017 年的 1 千 5 百萬美金虧損而言大幅上升。

另一方面,N26 走到 2019 年已經進到 D 輪融資,總投資超過 5 億美元。目前 N26 總估值超過 27 億美金,超過 Revolut 而成為歐洲總估值最高的「純網銀」。目前 N26 在歐洲 24 個國家提供服務,擁有超過 350 萬用戶,平均每個月處理的交易金額超過 15 億美元。

這些用戶數、處理金額到底算高還是低呢?如果和台灣的銀行相比較,台灣最大的信用卡發卡行國泰世華的總有效卡量大約在 480 萬左右,每月發卡量大約 7 萬 5 千張左右。儘管人口基數和成長階段不同,Revolut 和 N26 的用戶數、成長速率都相當驚人!

然而,N26 和 Revolut 目前都無法達到財務平衡。雖然 N26 沒有公開獲利能力的細節,但是已經表明獲利並非他們現階段關注的重點,現階段他們更關注如何能夠快速地增長用戶數,正如同早先在英國的上市和緊鑼密鼓籌備中的美國上市。

所以,我們從歐洲的「純網銀」學到了什麼?

從 Revolut 和 N26 的經驗看來,「純網銀」作為一個傳統銀行的取代方案,在技術上是完全可行的。同時,「降低分行、員工的支出以提供消費者更好的服務」在邏輯上也說得通:N26 目前雖然在財務上虧損,但主要來自於於積極擴張所需的費用,單看核心的銀行業務並沒有虧損,甚至已經開始產生盈餘。

然而,從整體來看,不論是 N26 或者 Revolut 目前都還沒有產生盈餘的能力;在未來的幾年內,或許可以從他們的發展情況了解「純網銀」產業的前景。無論如何,在用戶快速成長的背後,要如何在財務上獨力更生才是「純網銀」 無可迴避的重要議題。

最後,我相信對於一般的消費者而言,最重要的是:我該申請「純網銀」嗎?真的可以用「純網銀」的帳戶來取代傳統銀行的帳戶嗎?我的建議是可以申請一個「純網銀」的帳戶作為日常使用,享用「純網銀」提供的高品質服務(例如良好的消費通知和旅行保險)。另一方面,以最低的費率保留一個傳統銀行帳戶作為主要的儲蓄帳戶。在享用「純網銀」服務的同時,保障主要儲蓄的穩定性,或許是現階段最為均衡的選擇。

(全文完)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網路共享資源、邱奕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