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抱怨的法國人,如何讓罷工成為「專業」兼「特產」?

愛抱怨的法國人,如何讓罷工成為「專業」兼「特產」?

談到罷工(Grève),心中彷彿就會浮現出一面法國國旗,簡直可以和法國麵包、葡萄酒、起士一起並列法國特產!

愛罷工的法國,到底有多「專業」?

想像一下:核電廠員工罷工反對《勞工法》改革,結果造成全國發電量減少 5%。外交官和外交部職員發動全球串連罷工,以示反對外交預算的縮減。或者更接近我們生活的:開開心心飛到巴黎後,卻發現因為地勤人員罷工,整架飛機的行李只 Check-In 了 4 件⋯⋯。

開玩笑的吧?!這種事情真的會發生?沒錯,還真的會發生!

法國罷工不分巨細,不只是交通、能源、垃圾處理等重要產業,2018 年艾菲爾鐵塔也發生了罷工:鐵塔營運商對旅客的動線規劃不良,第一線員工疲於面對排隊旅客的衝天怒氣,終於決定罷工以對,用行動告訴老闆:你說規劃得很好沒問題?那你行你上呀!反正我是不幹了!

你或許會想問:法國人這麼喜歡抱怨,難道這時候反而可以接受各種不方便嗎?

是的!因為法國於 1946 年開始,即在憲法中明文規定罷工為基本權力之一:受薪階層可以集體罷工向雇主表達工作相關的訴求。法國人對於行使權利有著根本上的尊重,結果就是即使一般人不見得贊成罷工者的訴求,或甚至很厭煩隨之而來的不便,但大部分的法國人往往還是會聳聳肩,說句 " C’est la vie "(這就是人生)也就算了。畢竟,也許有天輪到自己要來這麼一次呢!

雖然受到憲法保障,但要行使罷工的權利,也有一定的規定與程序得遵循:首先,罷工期間雇主沒有營收,因此員工也不會有薪資。其次,罷工須記名進行,但雇主不得因罷工行為而對員工採取任何處罰手段(最近正紅的秋後算帳,絕對是嚴格禁止的天條)。再者,罷工固然有其進行的方式,但任何對雇主發生危險、破壞生產工具的行為都有刑事責任。

最後,雖然罷工的法定預告期僅有 2 天,但在罷工文化源遠流長的法國,通常在罷工發生前數天就會提前公告,以利安排相對應的措施。以 2018 年的法國國鐵大罷工為例,相對應的措施包括在罷工前的數個月公告哪些日期會受罷工影響、罷工日的前一天晚上以簡訊或 E-mail 最終確認、相關的訂票和退票措施也提早公告等等。

在法國,罷工並不是「沒有明天的末日之戰」,而是一種促進社會對話,以避免更大矛盾的協調機制,在法國的悠長罷工歷史中,已經有一套完整的 SOP 了!

圖/Shutterstock

法國工會有哪些?扮演了什麼角色?

但是別忘了:再完善的制度,也得有善於操盤的好玩家才行。「罷工」絕非勞工運動的全部,而往往是勞工運動中一種快速提升議題熱度的加壓手段!就好像冰山露出水面上的部分固然最引人注目,然而整個運動具不具有正當性、能不能獲得大眾支持,還得依靠冰山水面下的「訴求」、「動員」、「宣傳」等等曠日費時的細緻工作呀!勞工運動不是單靠腦充血的「衝組」就能完成,相對的,只靠「計畫通」羽扇綸巾也不能使檣櫓灰飛煙滅。龐大組織的各司其職才是勞工運動可以成功的關鍵,宛然是一門巨大的學問!

那,巨大的勞工運動到底都是誰在運籌帷幄呢?沒錯,大部分的情況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各種法國工會啦!(值得一提的例外是從 2018 年持續至 2019 年的「黃背心運動」,並不是由工會發起,甚至運動初期,工會還一度與之切割)

那麼,法國的工會(Syndicat)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首先,法國不是只有一個工會,光是法典中明載具有「代表性」工會就有 5 個之多,而全國性的工會組織大約有 8 個,甚至屏除了勞工所組成的左翼工會,也有由資方經營團隊組成的右翼工會!

以下就以法國最有名氣的左翼工會──勞動聯合總會(CGT,Confédération Générale du Travail)為例:一向以「衝組」形象聞名的 CGT 成立於 1895 年,目的是作為不同工會和職業工人團體的一個聯合組織(當時的台灣是甚麼時期呢?才正剛剛要進入日治時期呢)。

在 CGT 中,鐵路職工 (Cheminots) 屬於主力之一,素來以剽悍聞名。在 1940 年代德國占領法國期間,鐵路職工們組織了許多不配合德軍運輸、洩漏德軍機密動向的地下活動,協助盟軍發動反攻。這樣的活動自然不是上上街喊喊口號的等級,是真槍實彈的用生命在戰鬥啊!因為這些活動,在大戰結束前有2,000名以上的鐵路職工遭到處決而以身殉職。

前輩們連真槍實彈的德軍都敢玩命對抗了,身為後輩的現代職工們又怎麼會容易屈服呢?因此,時至今日,法國國鐵(SNCF)依然硬頸,屢屢發動讓民眾超級有感的罷工!譬如為了抗議馬克宏的年金改革政策,發動了從 2018 年 4 月開始,一路硬挺到夏天的 3 個月超長期罷工,結結實實的癱瘓了法國傳統暑假期間的國內交通。

然而,法國的工會影響力正在悄悄下降,甚至不同工會間的角力,也時常發生導致協商時勞方不團結的後果!法國諷刺性報刊《Le Canard》於 2017 年年底揭露了 CGT 如今的窘境:與二戰戰後 500 萬「全國都是我主場」的盛況相比,CGT 如今只剩下 47 萬人,而且留下來的成員也以 50 歲以上即將退休的老員工為大宗。另一份法國勞動部於 2017 年發表的調查指出,現今只有11% 的人表示加入了工會,而且其中只有30% 經常參加工會活動,超過半數的會員極少參加活動。

如果從現今的情況來說,法國人(尤其是年輕一代)參與工會的比例並不大,甚至認為工會都由老人把持,推行的諸多訴求導致就業市場宛如一灘死水,造成青年面對高失業率的事實!但無論如何,法國工會的歷史性角色還是相當特別,非常大的塑造了如今法國的勞動環境和勞動文化:絕不束手待斃吃悶虧!

圖/Shutterstock

「罷工鐵三角」缺一不可

所以,法國人怎麼玩罷工?靠的是清楚的遊戲規則(法律明定的權利、程序)、大眾對於行使權利的尊重(我不見得贊成你的意見,但我尊重你有行使罷工的權利)和深諳此道的玩家(工會的運籌帷幄)!

這罷工鐵三角支撐起了法國的罷工文化,即使現今工會的角色開始衰弱,生命也自會找到新的出路:用社群媒體串聯等方式發起了對社會造成極大衝擊的黃背心運動,逼迫政府對政策進行協商(而反對黃背心的大眾呢?也利用了同樣的方式,發起了紅圍巾運動高呼維持民主機制、擁護共和的立場)。

總而言之,罷工只是冰山一角,能不能引起廣泛的社會支持並且達成訴求,才是真正的關鍵。同時,罷工是一種制裁性的力量,用以牽制強勢雇主。我們都知道不受節制的權力必然變質,並且因此而奠基了民主政治中重要的分權法則。在與我們更切身相關的勞動議題上,固然勞工運動需要更細緻的組織,但身為大眾的我們,也應該給予行使這個權利的人們更多尊重!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