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化、內鬼、解放軍──北京對香港心戰全面開打,反送中運動的「四面楚歌」

分化、內鬼、解放軍──北京對香港心戰全面開打,反送中運動的「四面楚歌」

風向可能正在轉變。

本來十分同情示威者,但其實不太關心香港送中條例到底會不會通過的廣大「中立理性客觀」香港民眾們,在看到 8.13 機場示威時,有一班旅客已經拿了登機証卻被示威者阻撓,不得上機;又看到《環球時報》記者被綑綁在行李車上,以及身為公安的中國籍便裝男子,被機場示威者圍困達數小時,行李被強制搜查⋯⋯等新聞之後,對示威者們的行動,開始轉趨冷淡或批判。

8 月中以來發生的這一切,也讓投身示威的人們內鬨不已:「如果我們痛恨香港成為警察國家,隨意搜查別人行李,為什麼我們可以做一樣的事?」;「如果任何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行為都做過了,港警還放臥底進來,為什麼我們不能激烈抗爭,用力揪出內鬼?」示威者中的「鴿派」和「鷹派」開始了路線之爭。

這也代表,中國北京當局如今對反送中抗爭採用的「分化戰」,已然奏效。

隨著環時記者被綑綁的照片大量被轉發,示威者的活動如果繼續升級、阻撓民生,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選邊站──而這正是北京政府所樂見的。

「直接打香港」?不,「分化消耗」更符北京目前利益

至今,香港名列世界三大金融中心(紐約、倫敦、香港)的位子,仍無可取代,也是中國吸引外資、佈局國際市場的重要窗口。即便有美中貿易戰的陰霾,在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近期發佈的《 2019 年世界投資報告》中, 2018 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指數,中國和香港(單獨計算)不僅分別位居全球第二與第四,更不減反增。

換言之,讓解放軍直接進入香港鎮壓?對中共當局而言,不僅有「香港這個金雞母就此完蛋」、「中國遭各國經濟制裁」的龐大風險,也需要一個更強烈的理由。

因此,先進行所謂的「消耗戰」、「心理戰」,用各種手段分化香港民意、孤立抗議者──之後運動能量潰散、失敗最好,否則亦能在日漸激化的衝突對立下找到「平亂」的正當性,是目前北京當局再清楚不過的策略:

也因此,港府如今定調「天天開記者會」、要記者們天天準時出席,但屢屢在重要問題上兜圈子,從來不給答案。每天「跳針」打消耗戰之下,就連應該保持中立、專業的記者,都忍不住在 8 月 13 日特首記者會上,憤怒地追問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好多市民問你幾時死啊?」前線示威者從 6 月到現在的挫折情緒,可想而知。

更不用說,林鄭月娥每次出現,記者會主軸都是「打經濟牌」:強調示威讓香港一天蒸發幾千億,每次的「地鐵不合作運動」又影響了多少人的溫飽。這樣每日放送的記者會定調,已開始讓越來越多「理性中立」的香港民眾發出怒吼,「示威者」和「反示威者」之間的對抗情緒升溫,開始用言語互相攻擊。

觀察直屬北京的「港澳辦」三次記者會,分化、孤立抗議者的策略更為清楚:第一次歸咎於經濟前景不好,讓「少數香港年輕人」走上街頭,要趕快解決年輕人的不滿;第二次直接要「沉默的多數,要發出反對少數暴徒的聲音」;第三次更是直接表明,示威者有「恐怖主義苗頭」、「香港已經到了重要關頭」。

在港澳辦的「撐腰」與「暗示」下,政府帶頭鼓吹「人民鬥人民」的態勢,已然成形。有人更形容,這正是「文革」時期,中共掌權者藉分化人民攫取絕對控制權的手段再臨。

圖/Shutterstock

「網軍」大舉出動,肉搜霸凌讓抗議者噤聲

「香港人鬥香港人」的情況,如今正隨著政府的定調,和抗議活動的升級,越演越烈。

一位參與抗議的香港國泰航空機師,在 7 月 28 日於上環被捕,因為涉入暴動罪,國泰航空暫時以停飛處理。但仍有香港的「反示威者」跑去國泰城(香港國泰航空企業總部)拉布條抗議,甚至發動一人一信、要求國泰直接以安全理由,炒掉這名機師。

而支持示威的香港人,怒火也因而被挑起。在香港各個論壇上,如今兩派的筆戰已越來越針鋒相對,「人身攻擊」、「肉搜起底」層出不窮。

於此同時,中國央視、新華網等大型官媒,更開始大量散播未經證實的消息與圖片,讓中國國內人民認為「香港示威者全在謀求港獨、都是激進的恐怖份子」。

來自中國的網軍們更是「自告奮勇」,四處尋找目標鞭笞:筆者就有朋友,因為在社群媒體上將部分支持示威者的貼文設了公開,立刻被轉貼上微博;導致香港反示威者和中國網軍群起言語霸凌、甚至發動肉搜,更暗示她即將飯碗不保,要她噤聲。

有支持示威的企業員工被肉搜,收到威脅

「以政逼商」、「安插間諜」,中共與港府的多面手法

分化人群之外,以政治力迫使企業「選邊站」,也是中共當局一向擅長的手法:

最近,國泰航空及其母公司太古集團,在 8 月 13 日發表聲明,表示支持港府「止亂制暴」,完完全全和港府、北京政府同一口徑,正是代表性案例之一。

要知道,此前 7 月 26 日「航空業機場集會」,國泰航空許多員工都有參加,甚至到了 8 月 5 日「全港大罷工」抗爭行動,國泰航空員工更有約 3000 人參加。當時,國泰航空一直以「員工私人時間安排」為由,未加干涉。

但在北京政府動用各種資源、手段齊下之後,已將香港國泰航空近乎逼到死角:首先是中國民航局重磅出擊,針對性地要求往後國泰和港龍(國泰航空子公司)經由中國內地的航班,都必須先提交組員名單,審核若不過、該班機不得降落中國;中國各大網路論壇、「新媒體」上,則突然流傳出各種「訴說香港國泰員工如何欺負中國人」的故事,並被廣泛轉載;國泰航空更被官媒之一的《環球時報》點名處理(反送中抗爭)態度不積極,像在「擠牙膏」。

短短一個月內,香港國泰航空的股價因而暴跌超過 20% ,來到 10 年新低;該集團 CEO 何杲緊急在 12 日晚間到北京見中國民航局副局長崔曉峰。最後結果可想而知:這間長期被香港人視為「香港精神」象徵之一的航空業巨擘,在 8 月 13 日發出聲明,與中央口徑一致、同聲「譴責暴亂」。

國泰航空只是一例,先前幾次聲明「不歡迎警察進入商場」的香港地產商,如今也都被官媒一一點名是在「幫助暴徒」,「應該全面接受調查」。迫使眾多地產商們近期一一發表聲明,同樣口徑一致地希望「止暴制亂」。畢竟這些地產商除了在香港擁有產業外,更多更大的產業往往在中國境內,隨便一間商場被停牌,都會是巨大損失。

事態發展至此,香港的示威者很難沒有遭到背叛、孤立無援的感覺。儘管理智上能理解香港企業們的苦衷,但心理上仍很難不感怨忿。這也進一步分化了示威者們的立場:該不該繼續支持這些至少曾經「陪」他們戰到了最後一刻的香港大企業們,或是轉為批判「北京同路人」,鷹派和鴿派都有不同意見。

「謠言、恐懼、有內鬼」──還原 813 機場抗爭失控現場

一片風聲鶴唳中,謠言、傳聞四起,更讓示威者們如同驚弓之鳥般。

比方 8 月 12 日機場集會,因為一度傳出「 6 點鐘會清場、機場快線會停擺」,「解放軍已經到了深圳灣大橋」⋯⋯等等謠言,都讓許多示威者快速撤退離去。他們雖然井然有序地坐著機場快線離開,甚至有人自動發起站在座位上,好讓更多人能一起搭車、趕快逃離。但如果你身在現場,必然會有種悲哀的無力感──大家仍很想做些什麼,但又真的很害怕下一個失去眼珠的會是自己;再加上種種分化操作下的彼此猜忌,讓在場的人們儘管都未說出口、卻都隱隱然地感覺:這場運動,是不是就快散了?

直到當天晚上過了 6 點以後,隨黃之鋒、何韻詩等人在自己臉書直播、繼續更新機場情況,才讓大家沒有這麼害怕。抗議者們也體認到,或許國際旅客出入頻繁的機場,才是他們最後安全的示威場所。

可是, 8 月 13 日來機場的人,依然不夠多。為了怕能量散掉,有部分人鼓譟「去坐離境那一層樓」。於是,接著發生了示威者開始阻擋一般旅客的情況。

而整個香港機場 8 月 13 日集會,之所以從和平靜坐演變到示威者失控,甚至首次對非警察以外的人使用激烈手段,原因除了「鴿派」、「鷹派」在分化操作手法下,越來越矛盾且各自為政外,更重要的是整場運動從 7 月份起,就一直傳出有北京官方安插的「鬼」(內鬼,臥底之意)在大規模進行蒐證、準備對示威者們進行報復。但一直苦無明確證據,直到 8 月 11 日,「內鬼」才在鏡頭前曝了光。那麼問題來了:到底誰可以信任?發現了臥底,又該怎麼處理?

所以到了 13 日,當示威者們在機場發現公安和「環時」記者,故意打扮成示威者的裝扮,卻拍攝示威者近距離大頭照時,他們真的被激怒了──群情激憤之下,最後事態演變為部分抗議者圍堵「臥底公安」數小時,甚至把環時記者綁在行李車上,並對他們進行搜身。

「看不到盡頭、也回不去原點」的抗爭悲歌

以我個人作為一個觀察者來說,其實無意為示威者辯護「這些做法都是對的」。

但是,我能夠盡量設身處地去理解,在長達兩個月的消耗戰中,當一個個曾經「暗暗支持、或至少不反對抗爭」的香港企業,如今紛紛表態「譴責暴徒」;曾經最相信的警察和法治,如今卻徹底崩壞;說自己「最會聽取民意」的特首則天天跳針;再加上外有中國政府強硬威脅、內有身邊朋友圈的撕裂越來越嚴重,這場運動仍看不到終點在哪⋯⋯。反送中的示威抗議者們,實在很難不陷入越趨激烈、失落與憤怒的負面情緒當中。

「恐懼」更是如影隨形:一方面,「內鬼」可能會越來越多,畢竟遙想當年「六四」,中共當局就製造過不少事端賴在抗議學生身上,作為血腥鎮壓的理由,甚至讓一整代的中國人堅信「不鎮壓六四、換不來 30 年的和平穩定。」

另一方面,港警武力亦節節升高──從 6 月 12 日「港警過度執法」、 7 月 21 日「元朗警黑聯手」、到 7 月 28 日「速龍小隊狂毆元朗站內示威者」、再到上環無預警開槍,最後是 8 月 11 日的流血混戰,造成一位女性示威者失去右眼、警察混入示威者裡抓人、葵芳站內無差別施放催淚彈⋯⋯等等。

港警對所有執法過當爭議從不正面回應,港澳辦和特首辦則明白支持警察「嚴正執法」,這在在都釋放著一個訊息:警察會繼續按照「這種方式」執法、手段只會越來越嚴厲。就算沒在衝突過程中受傷,示威者遭逮補後也會被安上「暴亂罪」,刑期可達十年。「還不怕嗎?這可能就是參與示威的下場!」

8.12全民入機場活動時拿到的文宣,可以感受香港人的悲憤

在這種四面楚歌、孤立無援的情況下,這場運動對於許多示威者來說,因而成了「看不到盡頭,也回不去原點」的,漫長而艱困的戰役。

也因此,示威者間流傳著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

「篤灰」是廣東話中「當抓耙仔、找出罪魁禍首」的意思。「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背後的意義是,由於在政治上香港沒有自主權力;在經濟上,中資和依賴中國為業務重心的香港企業也無法幫助他們,因而抗議者們其實只有彼此──所以不要猜忌對方、指責對方,也不要因為做錯了什麼事情,就和對方把關係撇得一乾二淨,唯有齊心站在一起,這場反送中的抗爭才能繼續走下去。

其實看看香港的處境,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在台灣,同樣因為內有各種「路線之爭」、「意識形態之爭」,外有中共的「以商逼政」和「全面圍堵」,再加上坊間充斥著來源不明、真假難辨的「新聞」和「傳聞」,造成台灣人彼此之間,也經常出現激烈的對立和衝突、分化。

筆者寫作這篇文章的同時,雖然談的是香港抗議者們面臨的現況,卻不斷覺得有台灣社會濃濃的「既視感」。

如今,不論外面的「風向」怎麼變,衷心希望勇敢站出來為自己應有權益發聲的香港人們,可以再次整隊、勿忘初衷,再次以溫和、堅定的方式,讓全世界看見香港人的文明自制,對照專制集權者的蠻橫無理。

如果不幸運動最後失敗,或者因為行動升級、分歧而失去民心,也可從中記取教訓,日後不再為專權者們的種種分化手段、輿論操弄所動搖,堅定地找到對應之道。畢竟,掀起和激化運動的,從來不是人民本身,而是政府。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