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人,你為什麼要關心一場「被取消的 APEC」?四大重點告訴你

身為台灣人,你為什麼要關心一場「被取消的 APEC」?四大重點告訴你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以下簡稱 APEC)為亞太區域最重要的經貿合作論壇,共有 21 個會員/經濟體(Member Economies)。APEC 的三大支柱為「貿易暨投資自由化」、「商業便捷化」及「濟暨技術合作」,其決策過程以「共識決」及「自願性」為基礎,經由各成員間相互尊重及開放性政策對話,達成尋求區域內共享經濟繁榮之目標。

APEC 推動之合作領域從既有的貿易暨投資自由化與便捷化(TILF)、經濟暨技術合作(ECOTECH)領域,擴增至影響區域經濟之重要新興議題,例如就預防流行疾病擴散預作規劃、打擊恐怖主義、減緩氣候變遷、促進婦女經濟發展、促進糧食安全,以及落實結構改革等。

由於國際政治因素和對岸的打壓,台灣雖然是亞太經合會的重要成員之一,但 APEC 嚴守「一個中國」的政策,台灣不僅被迫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之名與會,連台灣的民選總統也無法參與 APEC 領袖峰會,而必須指派代表參與。

細屬過去曾代表「中華台北」的領袖,包括蕭萬長、辜振甫、江丙坤、彭淮南、林信義、張忠謀、施振榮、連戰、宋楚瑜等,可以分為經濟部會首長代表、傑出企業家代表,和重要政要領導等。每年 APEC,台灣媒體無不將報導聚焦在這些代表身上──雖然無可厚非,卻也似乎顧此失彼,不是放錯重點、就是缺乏對 APEC 會議內容的關注。

比如宋楚瑜兩次代表中華台北參與 APEC 領袖峰會,企圖與習近平營造媒體互動栽了跟斗,就成為當時媒體大作文章的話題,只是新聞僅報導了表面的「花邊」,卻少見媒體有能力以小窺大地說明這些舉措的象徵意義,或進一步解讀當前局勢與未來走向,以致國人對如此重要的議題缺乏認識。

尤其,今(2019)年 APEC 的輪值主辦國智利,因為國內發生層出不窮的社會動亂,而迫使位於新加坡的 APEC 祕書處發出聲明:基於智利及 APEC 會員的經濟福祉與安全,祕書處支持智利停辦亞太經合會領袖週的決定──台灣媒體突然間少了相關新聞素材,對於 APEC 忽然取消的決定,也就缺乏跟進與評析,讓人心憂。

11 月的 APEC 雖已取消,卻仍有不少重點,值得大家進一步瞭解、關注:

重點一:美國老大哥出手,將如何影響後續發展?

假設智利不出現政治動盪和社會動亂,今年 APEC 議程應當會聚焦在竭力提倡更多的包容性成長,包括將提升婦女與小型企業地位列為優先事項,確保亞太地區所有社群都能從經濟成長與整合中獲益,甚至排除印度因素讓 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宣告成立;從此抗衡日本與澳洲主導的 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讓 APEC 出現 CPTPP 的「富人俱樂部」與 RCEP 的「貧民俱樂部」兩種階級相互抗衡。

自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華盛頓對亞太地區的區域政治讓人捉摸不定,甚至不惜犧牲籌備已久的 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放棄亞太地區多邊主義的領頭羊地位,創造非常模糊卻令北京十分難熬的「印太策略」(FOIPS)。

川普企圖顛覆歐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之意圖明顯。原定於 11 月 16 至 17 日,在智利首都聖地牙哥召開的 APEC 峰會被迫取消;美國卻在這個時刻出手,與智利政府正在討論於 1 月共同主辦 APEC 峰會,地點將在選在美國某一城市。

美國在這時候出招引起輿論的關注,尤其在美中貿易戰已讓中國被兵臨城下的當下,這個時機點恐讓明年 2 月宣布成立的 RCEP 受到劇烈影響,亦讓 2020 年底召開的 APEC 峰會主辦國馬來西亞忐忑不安。馬國反中派的聲勢若凌駕傾中派,難保 2020 年 APEC 馬來西亞領袖峰會能順立舉辦(註)。

張忠謀本有機會與川普會面,對話並製造國際話題。圖/網路共享資源

重點二:走向轉型的 APEC,面臨內部分化

相較國際上的多邊經貿組織,APEC 始終保持具開放性特點,它推行「開放的多邊貿易體制」,決心「不使亞太經合會朝著組成一個貿易集團的方向發展,而是要建立一個新型的國際經濟組織、開放的經濟聯合」。

APEC 主張靈活的、循序漸進的、自由的自願的合作方式,允許各經濟體以不同速度實現集體目標。換言之,儘管目標是一起制訂的,但各成員可依據自身的情況,各自作出不同努力。

APEC 決議為非強制性。亞太經合會的開放性質決定了其獨特的行動準則,即不是靠談判構成的條約規定,而是靠成員的協商和領導人的承諾來行事。簡言之,只要各會員體不要提出太過偏激的提案,APEC 各項會議都是「盍各言爾志」,大家輪番表態後,最後集體鼓掌拍手通過。

然而,近年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發展速度很快,一些問題也逐漸暴露,尤其在削減關稅問題上內部矛盾越來越明顯。APEC 中既有已開發國家,也有開發中國家。基於新現實主義者的觀點,APEC 不可能實現會員體具體合作的目標,合作者從相對利益出發會產生「囚徒困境」的問題,APEC 會員體自願承諾的單邊計畫不會促成亞太地區貿易自由化,相反的會導致會員體之間分歧與矛盾。

APEC 對於接收新成員的問題也時常出現分歧,目前 APEC 已有 21 個正式成員,還有多個國家和地區要求加入亞太經合會。從客觀上分析,成員越多,越難形成集體行動計畫,越難達成共識,將使自由化過程放慢。在接收新成員問題上,關稅低的成員與關稅高的成員持不同意見。

重點三:台灣與 APEC 互動融洽,提升國際能見度

台灣(中華台北)向來積極參與 APEC 會議及活動,根據筆者多年來擔任外交部國際組織司的幕僚作業經驗,其實政府相關部會每年平均派員出席約 150 場會議,與會人數超過 500 人次,透過參與 APEC 會議與活動建立起專業、活躍及積極參與的國際正面形象,APEC 各會員國亦喜歡與台灣民間互動。

據悉,台灣每年平均舉辦超過 20 場 APEC 會議及活動,例如 2018 年台灣各地共計主辦或與其他經濟體合辦過 34 場 APEC 會議及活動,涵蓋中小企業、衛生、能力建構、婦女與經濟、氣象災害數位創新、疾病防治、縮短數位落差及糧食安全等領域,使各會員體進一步瞭解我國推動貿易及投資自由化之努力與成果,展現台灣在 APEC 之積極參與及實質貢獻。

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中華台北與中國北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在 APEC 這種不具國際政治爭議的舞台上不會相互杯葛。但到了蔡英文政府時期,中國北京在各項 APEC 倡議卻屢屢打壓中華台北的提案,簡直已到劍拔弩張的程度。

所幸,中華台北在 APEC 的評價始終優良,台灣將持續在中小企業、資通訊科技、糧食安全、衛生合作、災害防救等具優勢的領域作出貢獻,協助 APEC 開發中會員體能力建構,以增進與 APEC 各會員體的互動及交流,並有效提升中華台北的國際能見度,中華台北在 APEC 場域展現的軟實力時常讓中國北京吃味。

重點四:本次會議取消,影響台灣曝光度

正因我國在 APEC 會議上表現不俗,無法在本次 APEC 領袖峰會上嶄露頭角,不禁讓筆者感到惋惜。

本次峰會,蔡英文總統指派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先生為領袖代表。在中美貿易戰打得火熱的當下,APEC 亦關注台積電的佈局為何;而張忠謀原本有機會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開啟對話並製造國際話題。

此外,中華台北在今年列為優先議題之一的女性議題,以及後 2020 願景規劃過程中都有相當的成果與建議,APEC 智利領袖峰會的取消,很可能影響台灣的曝光度,殊為可惜!

以上幾點,都是媒體疏於報導或討論的面向,謹在此提出,希望能幫助讀者換個角度看 APEC──切莫因會議取消,就不再關心相關議題與後續影響。

註:媒體常報導 RCEP 是中國主導的說法是不正確的,RCEP 由始迄今都是東協十國集團所主導,只是 RCEP+3(東協集團+中國+日本+韓國)或東協+6(東協集團+中國+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印度)涉及複雜的中國因素,嚴格來說 RCEP 東協請客,但中國卻大方買單。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網路共享資源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