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最早呼籲垃圾分類的國家?從北京、寧波的例子看起

中國是最早呼籲垃圾分類的國家?從北京、寧波的例子看起

今年 7 月夏季,上海先於全國各大城市,施行「垃圾分類」,掀起智力測驗的民怨;總計 7 月上海城管執法部門,共查處各類生活垃圾分類案件 872 起,責令當場或限期整改 8655 起。上海人為了多幾個垃圾桶慌亂手腳,上班族索性帶著家裡垃圾拿去公司倒,垃圾分類並沒有讓上海垃圾減量,反而因夏季炎熱的天氣,上海這個夏天臭氣熏天!

台灣人怎麼看對岸垃圾分類這回事?台灣人從小就被教育,知悉垃圾分類可粗略地分為一般垃圾、資源回收物、廚餘這三類,其中資源回收物和廚餘都是可以回收的,分類回收可達到垃圾減量,延長垃圾處理廠的使用壽命。至於垃圾分類是否可促進再生利用或創造新的資源,台灣經驗暫且不論,倒是垃圾分類這項政策似乎在對岸城市會逐漸雷厲風行,筆者姑且拿北京、寧波的經驗來談。

北京是最該執行垃圾分類的城市

觀光客時常發現北京是垃圾味道熏天的城市,但一般常駐北京人可能已習慣,北京人聞著習慣且有美感,因為這種垃圾味兒有 800 年皇家歷史韻味,亦有伴隨四季分明而呈現出春夏秋冬的餘韻。北京垃圾味為什麼會這麼嚴重?因為北京的垃圾填埋場實在太多且遍布各地,生化處理不具經濟效益,焚燒會影響空氣品質,所以就地填埋最省事。根據北京市政府統計,在北京政府投資建設的大型垃圾填埋場約有 20 個,非正式的或者由其它所有制單位建立的各種垃圾場約 3,000 餘個。

北京市面積相當於半個台灣,各位看倌們,您能想像相當於半個台灣有上千個垃圾填埋場遍布各鄰里?不同於朝陽區繁華的三里屯,鄰近的六里屯垃圾填埋場曾因散發出腐爛的臭味,遭到了附近很多居民的抗議。最後北京政協委員調查後親自下海,撰寫了《對六里屯垃圾填埋場環境整治的建議》,舉證六里屯垃圾填埋場附近有莊稼和村莊,很多居民在晚上都被垃圾腐爛的臭味熏醒,垃圾處理不當,不僅對居民健康有影響,對北京市各區的發展及生態建設都將形成阻礙。

北京不得不向上海垃圾分類的政策取經學習,主要也是因為垃圾焚燒會產生致癌物質二噁英,不僅在自然界中很難降解,還會積聚在人體及動物的體內,引起多種健康問題。二噁英一旦進入人體,7 年 10 年都很難排出,而一旦累計到一定程度,就會致人死地。故垃圾焚燒處理方式,在已開發國家已逐步廢棄。但無論垃圾填埋或垃圾焚燒,都是粗糙的技術處理,根源仍是北京人口大幅聚集所導致難以消化的垃圾量;透過市民由下而上的垃圾分類,可舒緩北京垃圾處理的問題。

然而,北京推動垃圾分類的玩法還不同於上海,起碼罰款金額低於上海,顯示北京的垃圾分類標準與上海並非完全一致。廚餘垃圾、有害垃圾、其它垃圾及可回收物,具體到底怎麼分?讓子彈飛一會兒。

圖/Shutterstock

寧波為宣導垃圾分類的資優生

相較於上海的智力測驗或北京的環境污染,筆者某次看新聞發現浙江省寧波市的垃圾分類做得不錯,特別是從小扎根這塊,垃圾分類的環保觀念養成確實得從教育宣導作起。例如:寧波市鄞州中學在校園投放「搭把手」智能垃圾回收機,讓孩童覺得垃圾分類是智力遊戲;教工組建垃圾分類志願者服務隊,並集中進行垃圾分類知識測試;孩童們開展了垃圾分類主題班會、手抄海報評比、現場分類操作競賽、參觀垃圾處理廠以及深入社區志願者活動等。

又例如鎮海區藝術實驗幼兒園教師,在日常教學中,透過寓教於樂的教學方法,在區角中投放垃圾分類操作玩具,將枯燥的垃圾分類學習變得生動有趣,孩童們在玩中學的過程中增強了垃圾分類能力;鎮海區駱駝中心學校的「小駱駝志願者」,則走進社區給居民分發垃圾分類宣傳冊、到居民家中進行垃圾分類講解,有的志願者還變身成垃圾督導員,在小區的各個垃圾桶旁邊,督導居民進行正確的垃圾分類,此種風行草偃頗具中國特色的黨國作風。

不同於連儂牆,江北區實驗小學每個班級,在教室走廊上的展板開闢一塊垃圾分類專欄,並每個月更新內容,孩童們都有機會把原創的垃圾分類作品展示出來,甚至回家教導父母。當然,聰明的孩童會問:垃圾分類後去了哪裡?最近,寧波市實驗小學 502 班組織學生走進寧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近距離地參觀、瞭解「垃圾去哪兒」,讓孩童學霸們意識到:每焚燒 1 噸垃圾,可發電 470 千瓦,這樣焚燒垃圾似乎還不會污染環境,垃圾變成有價值的寶貝,真是太神奇了,垃圾分類萬歲!

中國是最早呼籲垃圾分類的國家?

有些對岸知青網友時常教育台灣人,台灣在上世紀 80 年代推動垃圾分類沒什麼了不起,指新中國才是全世界最早呼籲垃圾分類的國家,證據是在 1957 年,《北京日報》頭版刊登了「垃圾要分類收集」一文,呼籲北京居民要對垃圾進行分類回收,甚至還早於德國的 1965 年。但說到 1957 年北京,始終盤旋在筆者腦袋的,卻是層峰在忙反右傾的政治肅殺。

尤甚,到底怎麼判斷垃圾分類的成功與否?城市居民必須養成丟垃圾要付費、丟錯垃圾桶也要付費的心態,方為關鍵。環顧德國、日本、台灣的經驗,垃圾分類並非一蹴可幾的事情,需要幾個世代來努力。

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校園內,也曾推行過「垃圾分類」,但不管行政樓、宿舍樓、教學樓等,都是物業公司或保潔公司在處理垃圾回收和運送。基於環保先行的觀念,筆者乖乖地文明地進行垃圾分類,同學們卻普遍以為台灣人腦袋有洞,把垃圾集中起來不就好?幹嘛執著於垃圾分類?反正保潔大媽有效率得很,迅速把分好的垃圾,都一股腦地丟到垃圾車裡運走,估計最後也是以噸為單位來填埋或焚燒,讓筆者頓感受挫!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