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你商戰,好過你被統戰:台灣新創入駐對岸「孵化器」須慎思熟慮

培養你商戰,好過你被統戰:台灣新創入駐對岸「孵化器」須慎思熟慮

「學青新創團隊」選擇高校孵化器入駐情有可原,「社青新創團隊」還是一窩蜂擠入高校孵化器,就時常讓人摸不著頭緒。筆者在台北任職智庫時,時常聽聞某些新創團隊或個人,宣稱已和「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清華大學)的某某部門達成戰略/技術/品牌/合作等協議,順利進駐於五道口地區科技園的某單位孵化,消息從北京穿越台灣海峽有加值效應,聽起來還真的煞有其事。但有意思的是,台灣新創與「中關村應用文理學院」(北大)達成合作協議的市場反應就一般,投資人的心裡總是明白實質優於忽悠。

擔任幾年的投資 fellow 後終於摸清真相:五道口與中關村作為北京新創重鎮,每年起碼有成千上萬的新創企劃/團隊/公司在這裡奔跑,賣重慶小麵的老闆見過各種場面,最能知悉「適者生存而不適者淘汰」的定律。在北京的創業門檻並不高,作為台灣人在當地還享有各種優惠政策,難是難在你怎麼長期生存下來,慎選孵化器是非常重要的關鍵。事實上,某些台灣新創團隊營運數年,統戰場合和公關活動幾乎無役不與,但自身的商業模式與在地市場始終無法縫合,純粹浪費自己的時間和對方的糧食,選錯了孵化器就是創業失敗的開端。

閒置中的閒置,對岸的孵化器已供過於求

南宋理學家朱熹有云:「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創業孵化器/加速器在台灣通常僅被視為各種育成中心的「櫥窗」。然而,在中國的孵化器/加速器卻是另一套生猛的玩法,官方相信這些孵化器/加速器可作為促進科技創新與經濟增長的媒介,並讓中國的區域經濟發展注入活水。不過,伴隨孵化器越來越多,創業者選擇也更多,對岸的創業孵化器業早已供過於求,偌大的新創空間處於閒置狀態。

當前不僅是孵化器在挑選創業者,創業者也在挑選孵化器,孵化器需求量下降,以及孵化器轉型的問題甚囂塵上。由於大陸官方對新創的政策支持,孵化器經營者往往能以低於市價的價格取得土地與物業,再加上額外的政策補貼,成本其實相當低,導致各方都想搭上新創風潮,成立孵化器也是一種創業指標。孵化器蓋好後沒人進駐怎麼辦?只好補貼港澳台外的新創團隊來入駐,有專門人士照料港澳台外新創團隊一切之所需,期許你能當個好樣版。

孵化器只能暫時棲息,切勿逐水草而居

然而,對岸的孵化器經營核心究竟是營利或非營利性質?這一直備受爭議。公營的孵化器很難發展出適當的激勵機制,導致公營孵化器經營績效不佳;而民營的孵化器也因商業機制不健全,產生利益共享的缺陷。其實,孵化器與創業者比較像房東與房客的關係,而非商業上的戰略伙伴,真正的商業伙伴才會互利共生。台灣新創團隊進駐對岸市場後,面臨的不只是簡單的供需問題,還會遇到台辦系統、統戰系統、政策補貼等尋租機制的誘惑,熟門熟路的台灣新創團隊可以搞垮一地方後轉戰下一個地方,開啟逐水草而居的野戰模式。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也會面臨物極必反的時候,從 2014 年的 O2O、2015 年的 P2P 金融創新、2016 年的共享經濟、2017 年的區塊鏈到 2018 年的 AI 人工智慧等,這些連續創業者每年都在所謂創業「風口」上跳入下一個「風口」,備受譏嘲。連續創業者拿著各種集資揮霍來表演,給新創團隊取一個適合風口的公司名稱,頻頻爭取上創業大賽,到處接受媒體採訪,四處宣講無數次改版的 PPT,期待得到投資者的青睞。當然,除極少數真正獲得投資的新創團隊獲得發展契機,大多數的連續創業者被輿論慫恿著進入下一個風口前,必須先找到駐紮的孵化器重新開機。

後勤支援重於租金福利,慎選優質孵化器進駐

佈局對岸市場要有長期戰略規劃,新創團隊入駐孵化器是權宜之計,孵化器本身可以帶有非營利的性質,但若孵化器背後沒有特定產業鏈的連結便要小心落入泥沼。台灣新創團隊若要赴陸市場打拼,選對創業孵化器更顯重要,勿只看創業孵化器的辦公室租金或隱形福利,更要檢視這個孵化器能否讓您公司的產品及服務能夠和當地市場接軌,並能提供完善的法律、會計、財稅、市場等諮詢機制做為支撐。檢視孵化器背後的管理團隊是重要的判斷標準,倘若該管理團隊其實對新創輔導或募資專業一無所知,工作內容反而著重於物業管理和公共關係,便要小心謹慎。

尤甚,某些孵化器打出的廣告時常讓人莞爾一笑:拎包即可入駐、行政保潔全免、免費提供公司註冊地云云。不過,新創團隊入駐孵化器終究不是找快捷酒店,貨比三家再選擇適合您團隊發展的孵化器入駐,至為關鍵。在創業加速器對於創業團隊的輔導中,對團隊最有助益之資源為人脈資源、時間壓力及課程。在創業環境下,投資人倚賴創業加速器協助篩選及培育好的團隊,而創業加速器也希望可以尋找到好的投資及輔導標的,好的創業團隊則主動找上創業加速器作為成長的協助,創業加速器為整體創業環境建立起較佳的循環。

謹慎檢視帶有政府、國企、政黨性質的孵化器

好的孵化器可以讓您上戰場大展拳腳,不好的孵化器恐怕真讓您無用武之地。真正在北京、上海、深圳、廈門一帶落地的台灣新創團隊,皆表示不要選擇政府、國企、政黨等國有性質的孵化器,初期入駐登記事宜樣樣都好,但倘若遇到真正商場實戰,具有公部門色彩的孵化器,能提供新創團隊上戰場的武器卻非常有限。

對岸的孵化器經營核心究竟是營利或非營利性質?這一直備受爭議。圖/Shutterstock

最後,筆者建議台灣的新創團隊赴陸發展要有長遠的戰略規劃,入駐當地市場的孵化器只是權宜之計,終究是要出來落地深根並建立商譽。客戶若發現您公司註冊地址仍在孵化器基地,會質疑您的公司是否還屬於新創階段,多少會影響彼此商業關係的信賴與建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