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正常國家」:日相安倍晉三的國家戰略轉型之路

邁向「正常國家」:日相安倍晉三的國家戰略轉型之路

某日,東亞各國首腦在商議如何挑釁日本:

北京領導人率先發難:我們在東海海域及島嶼上,派了很多漁船過去宣示主權,但日本似乎不為所動,還把船長放了回來。

首爾領導人則說:關於與日本的獨島(竹島)主權爭議上,我方已經召回駐日本大使,但是日本的教科書也不為所動。

莫斯科領導人無奈說:我們在南千島群島(北方四島)射殺一位日本漁民,但日本承擔了所有責任。

平壤領導人突發奇想:不如我們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攻擊日本,一定引起會日本的反擊。

美國人聳聳肩表示:沒用的,我們 60 多年前已經幹過這種事情了!

雁行理論的龍頭:匍匐前進的日本

這是一則關於日本在國際政治的笑話,基本上是反映東京當局對日本所處地緣政治的權力結構中之外交態度:日本對美國是又愛又恨,對俄羅斯是純粹的怕,但是對中國就是蔑視。美日安保協議生效後,日本將自身防衛狀態委由美國代勞,本土雖然深受美國駐軍及其勢力的持續籠罩,但安全在冷戰雙元對立架構下獲得保障,並且舉全國之力發展經濟,而成為全球第 2 大經濟體的先進國家。

東亞經濟格局的「雁行理論」可說明日本在地緣政治及經濟科技的影響力,但作為「經濟上的巨人」與「政治上的侏儒」,日本仍渴望成為「正常國家」。日本倚賴美國其實情非得已,看到中國崛起心理層面其實酸得很,但夾在美國海權與中國陸權的亞太權力結構下,日本希冀扮演雙方的槓桿,於是處理地緣政治議題的方式其實相當現實主義,看似委曲求全,背後是毫不退讓。

圖/Shutterstock

安倍的野望:將日本改造為正常國家

出身於政治世家的安倍晉三,其外祖父岸信介,以及外叔公佐藤榮作,都是戰後保守派的首相。「要當首相應該很難了吧」,一生無緣當上首相的父親安倍晉太郎,1991 年在病床上反覆地念誦這句話,讓安倍痛下決心,決定完成父親未完成的夢想,走向首相之路。

日本政治評論家認為,雖然沒有顯赫的學歷,安倍卻能在 1993 年至 2006 年,短短 13 個年頭,就從眾議員迅速竄升至政權核心,完全是拜出身於傳統的政治世家所賜。安倍的政治思想受到外祖父岸信介影響頗深──岸信介在二次大戰後擔任首相時,曾努力推動「自主憲法」,因為在美國的強力干涉下,日本只能接受美國的監督,建立「和平憲法」,讓日本軍隊僅有保衛國土的自衛權,沒有擴充軍備、製造核武甚至發動戰爭的可能性。

安倍晉三承襲外祖父的思想,在日本經濟邁向復甦之路的同時,欲順勢修改憲法,讓日本不但維持經濟強國的現況,更有部隊武力的擴展空間,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安倍所謂的「正常國家」,讓日本鼓吹和平的人士感到憂心,這可能把日本推向戰爭之路。安倍在其自傳《邁向美麗的國家》中,也說到自己為日本無法從戰後體制走出來深感煩惱,因此親安倍者多次向外預告,日本的對外政策可能會有重大的變化,日本戰後體制將進行大規模的翻轉。

日本國家戰略轉型

日相安倍晉三的國家戰略轉型可從幾方面來看。

◆ 「振興日本經濟」:以優先升級日本國內產業、強化軍事工業和健全陸海空三軍的國防軍備作為施政的目標,全力穩定國家財政,並積極爭取讓日本晉級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 推廣「自由與繁榮之弧」:積極造訪周邊的東南亞國家,其眾閣員也多次出訪亞洲國家,和印尼及越南等國合作制定防衛計劃,以監視中國的軍事活動,並針對日本所屬的區域範圍加強陸海空預警管控系統。

◆ 「強化日美盟邦關係」:讓日本自衛隊能共同參與聯合國維持和平任務的軍事行動與反恐任務,並成為援助他國軍隊的後勤支援,同時也加強美日兩國之間的外交互動與軍事交流。

日本國家戰略轉型必然對中國和平崛起帶來衝擊,對中日戰略結構的穩定及區域未來戰略形勢產生深遠的影響。安倍政權目前推動的國家戰略轉型,從戰略的角度來看,頗有將二戰後思維推向二戰前思維的態勢,其基本邏輯已經奠定:二戰後的日本不正常,而二戰前的日本才正常。因為二戰前日本在改變束縛體制後強大,二戰後日本卻在適應體制束縛下生存,要擺脫日本戰略困境,關鍵在於要擺脫改造日本的戰後慣性,促使日本類似於二戰前般,從改造世界中獲得動力。

然而,安倍政權在戰略轉型的道路上,並不希望走二戰前道路(武力擴張道路),仍主張堅持二戰後發展道路(經濟大國道路)。不過,安倍卻也認為冷戰式的經濟大國道路已時過境遷,日本需要汲取二戰前自主圖強及二戰後依強謀富的經驗,重新確立起謀求財富和權力的致勝之道,追求日本自己的國際威望。

圖/Shutterstock

兩強並立的中日關係:制衡與對衝

二戰前思維及二戰後道路相互結合,可謂安倍政權思索戰略轉型的基本理念及基本路線,而安倍的對外戰略也帶有明顯的機會主義色彩──與冷戰時期的商業機會主義不同,安倍更帶有國家機會主義的特徵,期待將日本帶往世界政治的中心。安倍政權對外政策之戰略思維調整,對日本的戰略轉型和未來中日關係造成重大的影響;中國崛起後,如何制衡或對衝中國,已成為日本國家戰略轉型的關鍵。

兩強並立時代的中日關係發展,既需要戰略定力,也需要戰略魄力。中日國力地位的變動、戰略結構的改變、世界影響力的消長,給日本造成極大的戰略衝擊。反之,日本的戰略轉型、歷史問題的翻案和總體右傾化的態勢,也對中國和中日關係構成巨大的衝擊。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