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習近平的「中國夢」對上莫迪的「印度夢」:華為 5G 佈建爭議在印度

當習近平的「中國夢」對上莫迪的「印度夢」:華為 5G 佈建爭議在印度

貿易爭端趨勢似乎蔓延到印度與中國這兩個蓬勃的新興市場,最顯著的案例乃北京當局向新德里當局提出警告,切勿阻止華為在印度市場的營運。印度預定未來幾個月內計畫試行安裝 5G 行動網路,但尚未決定是否邀請中國通訊裝置製造商參與,尤其在印度與中國貿易逆差達 530 億美金的背景下,貿易逆差不僅讓印、中關係陷入僵局,連帶讓 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多邊經貿談判亦觸礁。

華為之所以被視為印中貿易爭端的溫度計,主因乃美國在全球範圍封鎖華為 5G 技術,印度國內輿論對華為 5G 佈建充滿各種國家安全的疑慮。倘若印度政府出手封殺華為,印度在中國的企業勢必遭到北京當局的反向制裁,印度恐怕也會採取經貿上的報復手段。因為莫迪政府一向捍衛印度製造,印度對中國的貿易赤字表達毫不妥協的態度,龍象兩國昇高貿易爭端的風險也隨之提高。

圖/習近平@Twitter

華為 5G 佈建讓印度國內輿論陷入分歧

印度在南亞地區的崛起,有兩項地緣政治的含意:首先,政治含意上的印度,被美國視為在該地區制衡中國的一支重要力量;經濟含意上的印度,基於人口紅利不斷且科技領域突飛猛進,跨國企業傾向在印度的孟買設立總部而輻射南亞市場。外界研判雙方對華為 5G 議題會適可而止,未必會延伸出大規模的印中貿易爭端,但華為 5G 佈建勾起印度輿論對中國貿易赤字的探討。

華為目前是全球最大的 5G 裝置製造商,但遭捲入美中之間的貿易爭端及科技冷戰。印度政府之所以猶豫採取華為作為 5G 供應商的關鍵,在於美國總統川普今年 5 月將華為列入黑名單,理由是華為存在國安疑慮,並要求其盟國停止使用華為裝置,以防中國利用華為裝置從事間諜活動。值得注意的是,喀什米爾邊界議題讓印度與巴基斯坦再度槓上,而巴基斯坦背後的老大哥就是中國。

莫迪政府經貿談判的底牌:保護印度製造業

華為 5G 佈建問題若處理不當,不僅會輕啟印中兩國的貿易爭端,更會喚起印度國內最深的心結:北京當局強勢推動的一帶一路。事實上,印度始終擔心大陸商品將淹沒印度市場,使印度國內製造商陷入困境,例如在 RCEP 的談判議題上,基於印度「製造業優先」的政治目標,印度無法同意 RCEP 談判中對 90% 貿易商品項目實行零關稅的提議。

印度總理莫迪在 RCEP 談判議題之所以敢於對中國態度日趨強硬,是因為先前印度國會大選中,執政的人民黨再次勝選,而且成績和席次還比上一屆選舉更好,讓莫迪更能施展印度民眾對中國經濟崛起的擔憂心理。莫迪政府希冀保護印度國內產業利益,減少貿易逆差的損失,成為莫迪政府對外多邊經貿談判或雙邊簽署經貿協議的底牌。這是莫迪版本的「印度至上」,表示印度也高舉貿易保護主義的旗幟來抵禦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圖/Shutterstock

莫迪政府對印中貿易逆差的強勢態度

貿易逆差通常會引發國家/地區的貿易摩擦,國際上瀰漫貿易保護主義的風氣也吹到印度。印度國內對中國市場充滿各種顧慮,筆者歸納起來有主要有兩個面向:

首先,印度亟欲處理「非關稅壁壘」的成本,其中特別指出是中國使用非關稅壁壘,如複雜的產品認證過程、標籤標準、海關清關、裝運前檢驗和進口許可,阻礙了印度商品進入中國市場,致使印中雙方針對雙邊貿易談判通常沒有建設性的成果;

其次,中國固然是巨大的市場,依然可能會進一步擴大印度貿易逆差,印度高科技產業一方面覬覦中國市場及該區域中產階級帶來的機遇,另一方面擔心假如繼續降低關稅、擴大市場自由化,在印度與中國的貿易逆差已經超過 530 億美元的情況下,倘若不迫使中國購買更多印度商品,雙方貿易逆差可能會更嚴重。

印度和中國在 RCEP 多邊的談判幾乎觸礁

不只習近平主席有中國夢,莫迪總理也有自身的印度夢,這個夢就是印度經濟體超越中國。預計到 2024 年莫迪政府的第二個任期內,印度人口將正式超過中國,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在南亞的地緣政治領域將有更多動作。在印度國內產業對中國大陸貿易逆差的壓力下,印度在關稅項目的減讓上有所堅持,提出分階段減免關稅等意見,卻又在服務與技術領域提出了高標準。

華人世界的南亞學者向來忽略印度的外交斡旋能力,其實印度才是各項國際經貿談判的高手,欲從國際經貿環境中左右逢源,無論是東北亞市場、東南亞市場抑或中國市場;因為印度急需一個新的大型貿易市場,並從服務貿易自由化中獲益,來擴張其服務貿易的出口,特別在美國工作簽證收緊及歐盟境內保護主義情緒蔓延的當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習近平@Twitter、Shutterstock、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