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畢業就能坐領高薪?淺談「台生」與「台青」西進中國大陸的風險與剩餘價值

名校畢業就能坐領高薪?淺談「台生」與「台青」西進中國大陸的風險與剩餘價值

近期,陸委會在網站上發佈「台生專區」,該專區內容分為「台生赴陸求學專區」、「台生求學實習資源」、「各機關推動青年工作相關計畫」、「中國大陸高等教育相關資訊」等。同時,也在 YouTube 網站發佈「台生赴陸就學風險-去中國大陸唸書沒你想像的夯!?」,希望台生及其家長瞭解赴陸求學有風險,謹慎評估最重要,其實全世界都可以是個選擇。

是以,筆者開宗明義還是認為,凡事莫囿於兩岸關係的利益,培養全球化的競爭力方為上策。至於西進中國大陸是否能培養全球化的競爭力,大家見仁見智,尤其在美中貿易戰炙熱的當下,「中國經濟崛起」似乎已成歷史名詞。

近 5 年來,台灣赴陸就讀的學生數量維持在 2 千多人上下,反觀赴歐美地區的留學人數每年則在 3 萬人以上;台灣每年赴日本的留學生數量,甚至還高於赴中國大陸求學。因此,赴中國大陸念書並非唯一選項,只是台灣留學生大軍眾多選擇之一,媒體廣泛報導赴中國大陸求學熱潮,背後有許多灌水和操弄的空間。

然而,自 2011 年台灣承認部分赴中國大陸大學的學歷後,從當年就學的學生僅 928 人,2019 年翻倍增長 2,800 餘人,清華、北大、人大、復旦、上交成為台生西進的首選,或許和當地大學招生宣傳、學費上經濟負擔低、兩岸的語言文化相似、畢業後利於當地找工作機會有關。

不如相忘於江湖:台生進軍中國大陸的三波浪潮

從時間因素來分析,台灣學生赴中國大陸求學,大致上也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嘗試與試探。中國大陸自 1985 年開放台生就學後,早期台生以年齡較長的研究生為主,主要專攻中醫、文學、歷史、哲學和藝術等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科,且需要再進一步的深造為目的。

早期的高校克難生活、高額的學雜費或無法被台灣承認的學歷,都沒有抵銷這些先鋒部隊的求學意願。那時台生以學風較為自由的北大、復旦為主,或是大城市地區的中醫藥大學,至於台生畢業後的去留或求職問題,也沒有受到涉台單位的關注。

第二階段:擴大與交流。到了 2001 年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為了要與國際經貿接軌,中國大陸大學院校的工程、金融、管理、經濟、政法等實用性高的學科頓時炙手可熱,成為當地學生的優先志願,各種管理學院也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此時已赴陸的台商及台幹,只要有課餘時間都會選擇在名校攻讀相關學位,變成另類台生來累積事業人脈。

另一種有趣的現象是,在台灣 2000 年首次政黨輪替後,中國大陸成為朝野政客前仆後繼去深造的地方,難保哪一天這些政客回台灣後,又靠著喊發大財東山再起。

第三階段:接地氣與小確幸。至 2010 年,兩岸進入大交流的黃金時期,台灣教育部有條件地開放部分中國大陸的學歷認證,加上對岸釋出非常多的政策利多,例如港澳台學生視同本地學生,所以港澳台生學費與當地學生無異;又例如收取港澳台學生的條件放寬,致使申請中國大陸的大學院校變得容易。

港澳台學生不僅遍布在中國大陸的「985」和「211」等級的學校,就讀的學科也愈來愈廣泛,加上台商二代的子女及台灣高中生憑學測成績來申請,致使台生的年齡層也愈來愈低。迄今的畢業台生希望在當地找個好實習或好工作的機會,追求生活上的接地氣與小確幸,至於想要透過中國名校申請到歐美學校就讀的機會,也沒想像中的容易。

圖/Shutterstock

台生畢業後搶工作是否會遭致當地反感?

依據中國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2018 年大陸大學畢業生已超過 800 萬人,但因經濟成長趨緩及美中貿易戰日益嚴峻的影響,對岸就業壓力其實非常緊張,緊張到當局不想讓人知道以免引起恐慌。

在奶酪有限的情況下,中國大陸各地仍持續推出各種三中一青的對台優惠政策,相關措施能否穩定持續落實,其實有待驗證。中國雖然地大物博,但台灣青年若到對岸尋求工作機會,是否會遭致當地人「搶工作」的觀感,這些隱藏風險和厭台情緒都需要多加思考。西進求學風險甚多,絕非人生勝利組的終南捷徑。

北京知名綠建築「僑福芳草地」,其中一位老總對台生和台青演講時,曾下過一個有趣的定義:如果你在北京的每月平均薪資超過 1.5 萬人民幣,那麼恭喜你,你是一個具備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在北京、上海、深圳往來認識的台青,普遍薪資都超過 2 萬元人民幣以上,甚至更高。不過,扣掉房租、稅後和五險一金之後,在社會主義國家大城市生活畢竟也是不容易。

試想:中國大陸高校畢業生畢業平均薪資 6 千多人民幣,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起薪稍微高一點,為何台灣人的平均薪資高於當地人那麼多?台灣人眼中的「台流」,在當地人眼裡也是非常闊綽的。

得琢磨思索的觀念:「台生」與「台青」的剩餘價值

可能是「台灣人好棒棒」、特殊的境外身份優勢、台資和外資企業傾向聘用台灣人,抑或涉台單位的協助等綜合因素的交互作用,讓台灣人的平均薪資高於當地人士,但長期而言,台青的薪資會和當地人的薪資慢慢趨於一致。

針對上述的現象,筆者想提出一個「剩餘價值」的概念:坐領高薪的背後,是否要付出一些難以言喻的代價?尤其,在中國大陸當地的醫療、住房、教育、環境是中產階級公認為生活難以跨過的大山,普通有錢通常跨越不了這些大山。或許好的工作機會在對岸,好的人生未必是在對岸。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