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惠台政策,到底「優惠」了誰?台灣影視文創業者的告白

中國惠台政策,到底「優惠」了誰?台灣影視文創業者的告白

近日在五道營的酒吧街,與駐紮在北京的台灣影視文創團隊小酌,聊起中國影視文創產業。相關產業目前在中國發展蓬勃,原以為在結合互聯網及新媒體之後,台灣團隊能在此產業鏈上大展拳腳,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從業者們表示,他們想要的是市場通路,而非政策優惠。

原來,在一度引發高度關注的《惠台 31 條措施》中,包含 18、19 及 20 條等相關規定,確實降低了台灣文創及影視產業進入大陸市場的門檻,更有大批影視文創人才報考北京電影學院;然而,這只是「入門」而已,不代表這些人才能順利的生存下來。

不順利的原因有很多:因為缺乏資本密集的投入及驅動,且受限於法令體系差異、各地行政審批文標準不透明、缺乏智慧財產權保障等情形──均讓台灣文創及影視團隊裹足不前。

法令體系差異大,公文審批標準不透明

長跑兩岸三地影視文創的業內人士都知道,海峽兩岸法令體系差異實在太大,政策文本的解釋也存在極大的差異,導致台灣業者難以掌握影視文創產業政策文件內容,經常被迫去求助當地涉台系統;不僅增加業者許多摸索與試誤的時間,也常因誤觸法令而遭罰款,造成文創業者進入中國市場之障礙。

兩岸法令體系最主要的差異,來自於中國各級政府因時制宜的各種政策文件,因為政策文件經常具有超越法律的效力,加上文創產業的各子產業主管機關橫跨多個部會,甚至還出現多個部會職權重疊的紛爭,以致於針對同一產業議題重複出現矛盾的規定內容。

法令體系時常反映另一個惱人的問題,就是中國在文創產業之相關審批上,資訊未能透明公開,且程序冗長、時程難以掌握。同時,執行標準經常因人因地而異,成為以中小企業形態為主體的影視文創業者,考量赴對岸市場時,心中最大之疑慮。

中國許多文創產業相關法規中,有大量類似的「不確定法律概念」,欠缺行政命令來明確化其操作標準,所以完全仰賴執法人員的恣意裁量。對此,許多文創業者都強烈希望能對岸各級行政單位,能盡可能有效地釐清各種審批標準和法令定義,減少投資摸索過程中不必要的損失。

網路上有許多來自對岸的盜版電影資源。圖/截取自網路

智財權保護不完善,產業鏈法規未整合

另一方面,盜版在對岸市場實屬非常複雜的問題,主因是犯罪行為經常是跨省市(比如沿海賣的盜版圖書,其實出版社在邊疆),主管機關也跨工商局、公安局、質量技術監督局、海關多個部門。

事實上,地方的保護主義也是打擊盜版的最嚴重障礙,地方保護主義所衍生之有關部門執行不力、部門間缺乏協調配合、法官專業知識不足、審判品質良莠不齊,以及訴訟故意遲延等,皆為影視文創業者赴對岸市場投資之痛。

對岸的智慧財產權保護並不完善,執法過程中缺乏智財權為文創產業的價值核心所在的觀念,使文創團隊在智慧財產權遭侵害案件層出不窮。

此外,受限於中國政府體制的「條條塊塊」的限制,中國對文創產業領域之各項次產業,從產業上游到產業下游整體產業鏈,存在管制強度不同的市場准入及產品准入規範,形成台灣文創業者業者赴中國市場發展之最大障礙。

惠台政策,真的「優惠」到了誰?

中國經濟崛起,早已成為國際文創品牌激烈競爭的市場,競爭對手不僅限於中國國內廠商,更有來自世界各大品牌的競爭,能否掌握當地市場資訊,也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

然而,中國大陸幅員廣闊,各地發展不均,內地和沿海地區、東部和西部地區、南方和北方的政治、經濟、社會現況差別很大,消費習慣也很不同,導致中國的惠台措施在政策執行中常出現偏差──要做到「掌握市場」,其實談何容易。

那一晚在北京五道營,聽著大夥兒酒後吐真言,不禁令人感慨:台灣文創及影視團隊赴中國市場主要目的,並不是要批地、蓋廠房、設生產基地,再多的進駐優惠對業者而言,其實並非最優先考慮,台灣影視文創業者需要的是「進場了」以後,能看到更清楚的遊戲規則、更明確的市場通路;否則所謂的「優惠」,也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實際的效益微乎其微。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極限挑戰 粉絲專頁、截自網路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