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將要消失的 679 萬人

台灣將要消失的 679 萬人

文 / 葉家興

祖父母兩年內先後離世,回歸大地的時候都逾九十高齡。如果自己也有那樣的福報,還能目睹民國的第三個 50 年,也就是民國 150 年(西元 2061 年)的社會。

行政院國發會先前完成了《中華民國人口推計: 103 年至 150 年》,這種兩年一次的官方幕僚報告,近年幾乎已讓普羅大眾對「少子化」、「高齡化」之類的警語,到了朗朗上口的地步。然而,來去匆匆的內閣顯然無暇關注這百年大計,「兒孫自有兒孫福」一定是他們信奉不渝的座右銘。

民國 150 年,是該份報告的最終推計年份。一如以往,報告出爐後在媒體上有短短幾天的熱度:「兩年後勞動年齡人口減少」、「八年後總人口負成長」……但也僅僅到此為止。遙遠的事總是吸引不了官員、政客、媒體、名嘴,畢竟政治上「互相毀滅」的過程沒有回頭路,人在江湖,需要的子彈必須快、狠、準。

但這份報告所顯示的內容,卻對台灣的長遠未來非常、非常重要。

少了數百萬人的台灣,面貌更將完全不同

報告裡,一樣有高、中、低三個假設版本的推計。官方數據最悲觀的估計是:民國 150 年,台灣人口會比今日減少 679 萬人(最樂觀的話也會減少 415 萬人)。如果,這個版本的假設確實成真,那麼,屆時台灣人口將回到 1660 萬人,跟我進小學那年的台灣人口一樣。

但除了「總人口」一樣之外,兩個 1660 萬人口的台灣社會,更有著天壤之別的面貌:民國 65 年適逢龍年,全年有 42.5 萬新生兒呱呱墜地;民國 150 年(小龍年),低推計的出生人數卻只有 5.6 萬人,比去年大台北出生的人數(6.2萬)還少。更驚人的是,民國 65 年,全國 65 歲以上人口只有 60 萬;民國 150 年,這個數字膨脹到 730 萬。

想想看,1660 萬的人口裡,住著 730 萬高齡人口(包括我,如果還在的話);而 14 歲以下幼年人口,不到 100 萬(包括我的曾孫,如果有的話)──目前全台的 2600 多所小學如果沒有關門,每校每年平均只有 25 個學生。

去年出生的 19.9 萬人之中,也許其中一人會在民國 150 年成為人中龍鳳,坐上總統、行政院長的大位。然而他/她窮盡人類歷史,恐怕也無法從中找到線索,如何治理一個老態龍鍾程度如此之高的國家。

到時,國家稅收主要來自 810 萬(比現在的 1730 萬腰斬)青壯年人口,卻要支應 730 萬高齡人口的退休年金、長期照護、健康保險……的移轉支出。面對捷運車廂裡近半數的博愛座,這種捷運必然開得很慢,慢到「捷」字是否應該換掉, 730 萬人辯論不已。

圖/Shutterstock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誰主大位誰崩潰?

少子化、高齡化原本都不是問題,甚至應該是成熟、富裕社會的恩典(編按:請參考《認真談談「又老又窮」的意義》)。但像超跑一樣瞬間加速的少子化、高齡化所造成的急遽人口失衡,比「冰桶挑戰」讓血管收縮的力道還強勁萬倍,更十足成了財政破產、國力衰竭的詛咒。

美國 1.93 的生育率,被《華爾街日報》稱為「人口懸崖」;日本為 1.32 的生育率設立「少子化對策擔當大臣」的內閣職位──而我們呢?報告出版的當年度,我們為 1.06 的生育率提供口舌服務(lip service),政府還花一百萬獎金徵選「看了就讓人想生小孩」的標語。(還記得當年後來獨獲百萬的標語嗎?一個字價值近萬元,千萬要記住喔:「孩子~是我們最好的傳家寶」。)

我們的歷任政府官員,更似乎對年輕人不婚晚育的癥結,完全沒有感同身受的同理心:他們放任房價一路上揚,薪資一路下滑。他們不知道年輕世代面對的兩難是:「有工作的地方住不起,住得起的地方沒工作」。他們不重視「生兒育女及照顧養育公共化」的呼聲,他們喜歡設立移轉支付給高齡人口,而非給幼年人口。前者雖然已經不是納稅人口,但手上有選票;後者雖然是下一代的納稅人口,是未來社會的集體資產,但現在手上沒選票。

圖/Shutterstock

完整配套且開放的移民政策,是必須思考的方向

沒有足夠的嬰兒可以替代老化的人口,那麼訴諸「國際淨遷徙」(移民)是可行之道嗎?

「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在《下一個社會》中早已指出,已開發國家人口老化改變了勞動力結構,為了維持勞動市場的規模、活力與競爭力,外來移民成為富裕國家無奈的需要。

前年六月中出版的《財星》(Fortune)週刊中,也有一篇「人才戰爭」(talents war)專欄文章「移民:美國的就業創造者」(Immigrants: America’s Job Creators),以具體數據破除了美國人對「移民搶工作」的錯誤迷思。移民非但不是美國人工作崗位的威脅,反而是大規模就業職位的提供者。財星五百大企業中,有超過四成的創辦人是移民或其子女。

移民雖僅佔現時美國人口約 12.9% ,近年全美新創公司卻有 28% 是由移民所設立。換言之:移民創設公司的機率,是美國本地出生公民的兩倍以上。此外,移民在高通(Qualcomm)、默克(Merck)、奇異(GE)、西門子、思科等大型企業的研發上,也扮演著關鍵角色——因為這些公司的專利有 60%-72% 是由移民所貢獻。

但美國現有的移民簽證卻不是十分開放,也難怪杜克大學的沃華(Vivek Wadhwa)教授在《移民大出逃》(The Immigrant Exodus: Why America Is Losing the Global Race to Capture Entrepreneur Talent)書中認為:「美國正在失去一項重要的成長引擎。」

而如果美國的移民政策還「不夠開放」的話,台灣的移民政策簡直是「關緊大門」了!

清大校長陳力俊也曾在〈漫談清華故事-新移民與楚材晉用〉文中提到,戰國時代之秦國起用「外國」客卿而富國強兵、一統天下;蒙古人、滿州人善用漢人而奠下元、清兩朝基業;而張忠謀、林百里兩位企業家對台灣經濟的貢獻,也是「楚材晉用」的好例子。他認為,重視世界級人才的延攬、優秀僑外生及陸生的招攬與留才,教育投資方可達到最大效益。

心血來潮式的生育口號搔不著癢處,關緊大門式的僑外陸生政策如自廢武功。不論誰上台執政,實在應該把這些經過研究、必然來臨的大趨勢與當中警訊,當成火燒眉睫的災難來辦,快點重視真正的大事,幫台灣尋找即將消失的 679 萬人。

否則台灣的「萬曆十五年」,恐怕就是今朝。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網站,原標題為「台灣消失的679萬人」,授權《換日線》編輯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關於作者》

葉家興,在香港吐露港灣生活與任教的台灣客家人,出生在《冬冬的假期》電影裡的小鎮苗栗銅鑼,台大電機系學士、經濟所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精算、風險管理與保險博士。1996年離台前在金門太武山麓服役兩年。曾擔任《建中青年》編輯、台大大陸社《望神州》總編、台大電機系學代、大學新聞社社長、野百合學運文宣小組成員、威斯康辛大學台灣同學會副會長、《麥城台灣情》總編輯。著有《理財與保險-迷思和反思》、《陸生元年》,譯有《經濟學與社會的對話》、《世代風暴》、《助人為獲利之本》、《理財最重要的一件事》、《囚犯的兩難》等。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