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屆坎城影展】墨西哥影人如何震撼國際影壇?從《鳥人》名導阿利安卓抨擊「美墨高牆」說起

【第 72 屆坎城影展】墨西哥影人如何震撼國際影壇?從《鳥人》名導阿利安卓抨擊「美墨高牆」說起

世界三大影展之一(柏林、坎城、威尼斯)的坎城影展,今年迎來了第 72 屆,以美國知名獨立導演吉姆賈木許的新作《The Dead Don’t Die》揭開序幕。

每年坎城影展最受矚目的,當然是來自各國大導們,在主競賽單元中角逐的最高榮譽──「金棕櫚獎」。今年主競賽單單元除了吉姆賈木許外,包含兩屆金棕櫚得主肯洛區與達頓兄弟檔、坎城之子札維耶多藍、西班牙大師阿莫多瓦、南韓名導奉俊昊、中國金熊獎得主刁亦男,以及最後一刻壓線入選的昆丁塔倫提諾,可說是星光熠熠;而能評比這些名家們的,當然也是重量級評審。

阿利安卓:首位擔綱「坎城評審團主席」的墨西哥人

先攤開今年主競賽單元的評審團成員,今年主競賽評審團由 4 位女性、5 位男性,7 個國籍的電影專業人士組成,算是達到了性別、國籍多元化的平衡:

奧斯卡最佳導演《鳥人》、《神鬼獵人》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擔綱評審團主席,此外包括大家熟知的艾兒芬妮;希臘鬼才導演,坎城影展常勝軍《聖鹿之死》、《單身動物園》的尤格藍西莫;《蜂蜜之夏》拿到坎城評審團大獎、《幸福的拉札洛》斬獲坎城最佳劇本的艾莉絲羅爾瓦雀;《沒有煙硝的愛情》榮登坎城最佳導演、《依達的抉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主帕威帕利科斯基。還有以《BPM》拿下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的羅賓康皮洛;曾在 2008 年以《溫蒂與露西》入圍坎城一種注目單元的凱莉萊卡特;身兼導演和漫畫家的恩奇畢拉以及來自布吉納法索的女演員 Maimouna N'Diaye──他們將在 5 月 25 日,揭曉主競賽單元的各個獎項得主。

其中評審團成員最受到大家討論的,當然是主席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接下此職務後,阿利安卓成為首位出任此職務的墨西哥人。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另一位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也首度接下威尼斯影展的主競賽單元評審團的主席──接連兩位墨西哥人主導了 3 大影展,可說是空前盛況,然而阿利安卓在首日記者會上,便「不免俗」地面臨到敏感議題,其一就是美墨問題。

《鳥人》劇照。圖/IMDb

無奈面對美墨議題:「無知使人容易被操控」

在 2016 年美國大選前夕,候選人川普就曾作出承諾,要在南方邊界建一堵覆蓋邊境全線約 3,200 多公里長的牆,其目的當然是防堵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川普在競選期間多次以毒販、性侵犯形容墨西哥移民,認為他們是「罪惡的根源」,因此修築防護牆,阻止非法移民湧入美國、帶來犯罪。姑且不論這項政策目前實施的進度以及後續的影響,深入討論這項政策並非本文原意(有更多專業文章能帶來此議題的見解),這篇文章想訴說的是這些被川普排斥的影人們的作品與想法。

阿利安卓在記者會針對「美墨高牆」直言:「我不是政治家,但是作為一名藝術家,透過我的工作以及心靈,能展現我認為的真實。我認為這個問題是在於無知的狀況。因為人們不了解,所以很容易被操控。」

事實上,阿利安卓在 2017 年拍攝了片長 7 分鐘,名為《Carne Y Arena》的虛擬實境電影(virtual reality,簡稱 VR),並作為當年坎城影展首屆 VR 單元的特別放映作品。不僅如此,隔年美國影藝學院更為表彰《Carne Y Arena》的遠見且強而有力的敘事體驗,頒發奧斯卡特別成就獎給阿利安卓。

影藝學院主席約翰貝利(John Bailey)則對《Carne Y Arena》這部作品表示:「阿利安卓帶來的多媒體藝術與觀影體驗,從情感面向乃至於生理狀態,皆引領觀眾沈浸於移民在晨光中從美國西南方橫跨的世界。在日趨重要的虛擬實境中,此片不僅是形式上的創新突破,也把美墨邊界的政治敏感議題與社會現實連結在一起。」

《Carne Y Arena》基本上就能看作是阿利安卓對於美墨圍牆的看法,而阿利安卓更在坎城記者會說道:「我們認為我們正隨著科技和社群媒體進步。但似乎每一條推特都成為隔離的磚頭,製造了威脅和恐懼。」言下之意,就是委婉地批判川普與普世的無知,以及對於「美墨高牆」的無奈。

《Carne Y Arena》劇照。圖/IMDb

墨西哥三傑,閃耀國際影壇

細看近年墨西哥導演們在國際影壇的表現,可以說是相當耀眼──先從吉勒摩戴托羅的《水底情深》看起:此片將背景設定在冷戰時期,帶有強烈異色世界觀,陳述了一段的幽微的跨種族戀,並聚集了社會上的弱勢群體,包含身體缺陷的啞巴、深受種族歧視困擾的黑人、衰老而不被接納的同性戀者。

吉勒摩埋藏了各式線索,對主流、對掌權者的漠視進行抗爭,然而這些毫無權力被社會邊緣化的人,卻往往是最富有同理心的一群。《水底情深》將這些無聲之人的強大力量深刻體現,而片尾最後人類與魚人在水中相擁的唯美畫面,展現出導演對世界無比的溫柔與大同的希望,也完成他童年的微小願望,將他對《黑湖妖潭》的完美想像,透過《水底情深》畫下一個完美句點。

《水底情深》先是在威尼斯影展擒下最高榮譽金獅獎,而後在第 90 屆奧斯卡拿下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音樂與最佳美術設計,成為該屆大贏家。從《水底情深》背後的寓意到技法的呈現,以及當時美國的政治氛圍(川普),這部片被視為影藝學院的影人成員們對於當代社會政治的意識形態。

另一位墨西哥名導艾方索柯朗的《羅馬》則是在今年奧斯卡大放異彩,艾方索柯朗返璞歸真,對女性以及家鄉墨西哥親筆寫下一則黑白情書,情感濃烈卻不煽情,在動盪不安的大時局下,有的是小人物間的真摯情誼,有苦、有淚、有笑,更有彼此。

全片利用水的意象貫串,首尾的呼應更可謂神來一筆,而黑白的影像質地更加烘托了這份情緒,溫柔、細膩且飽滿,甚至大無畏的包藏著階級、種族、政變等苦澀議題,從中產家庭的視野望向時代巨輪的轉動。音效設計上更別出心裁,近片尾時浪潮的聲音變化足以聽見人心,反覆衝擊銀幕前的每個觀眾,《羅馬》是一部水準極高的作品,是屬於大銀幕的世界,無庸置疑。

《羅馬》循著《水底情深》的套路,同樣先在威尼斯影展拿下最高榮譽金獅獎(也就是說連兩年威尼斯的最高榮譽都頒給墨西哥導演),之後更在北美獎季大放異彩,橫掃了多個最佳導演,最終也如願在奧斯卡收下最佳導演、最佳攝影和最佳外語片的殊榮。值得一提的是,《羅馬》的女主角雅莉札阿帕里奇歐也成為第一位墨西哥原住民族裔的奧斯卡影后入圍者。

《羅馬》女主角今年在美墨高牆拍攝的形象照。圖/W Magazine Instagram、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再把時間軸拉到 2014 年,第 86 屆奧斯卡開始,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吉勒摩戴托羅和艾方索柯朗這 3 位墨西哥導演 6 年內 5 度拿下最佳導演,依序是:2014 年艾方索柯朗的《地心引力》;2015、2016 年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的《鳥人》、《神鬼獵人》;2018 年吉勒摩戴托羅的《水底情深》以及 2019 年艾方索柯朗《羅馬》,「墨西哥三傑」儼然已撼動整個世界影壇。

其實,近年美國影藝學院針對「奧斯卡好白」的種族議題開始作出調整,去年廣邀 59 個國家、近千名影視工作者加入會員,不但非美籍演員和導演有出頭機會,甚至連重要獎項也對非英語電影招手,如此今年才有了如《羅馬》(墨西哥)、《真寵》(希臘導演),甚至是《沒有煙硝的愛情》(波蘭)的入圍提名。在「美墨高牆」、「禁止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美國」等一串歧視與偏見的政策下,美國乃至於世界影壇正在用自身的力量做出回應。

用影像,推倒高牆

猶記得 2015 年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以《鳥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時,知名影人西恩潘在台上竟脫口說出:「是誰給這傢伙綠卡的?」

此言論中帶著的歧視意味引起軒然大波,然而這群墨西哥影視工作者正透過手中的攝影機,拍出一部又一部撼動人心的作品。透過影像逐步讓全世界感受到無比的溫柔與堅韌的無懼,或許這些強而有力的影像能推倒「美墨高牆」,並築起另一座跨越歧視鴻溝的文化橋樑。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MDb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