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奇幻影展 10 週年登月狂想!從入選片《抱歉打擾你》談奧斯卡近年的黑人電影

金馬奇幻影展 10 週年登月狂想!從入選片《抱歉打擾你》談奧斯卡近年的黑人電影

金馬奇幻影展自 2010 年創辦至今,已邁入第 10 年,影片類型涵蓋之廣,如:科幻、恐怖、驚悚、歌舞及各類「靠片」(Cult Film),受歡迎的單元如「狂歡場」、「K 歌場」、「跨夜場」、「許願池」、「驚喜場」,每年放映的《洛基恐怖秀》更成招牌,相比年底的「金馬影展」,4 月的「主題式」奇幻影展更為奔放、更無侷限。

為什麼會有奇幻影展的誕生呢?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說,是為了留住影展人才:「開辦奇幻影展,是想留住金馬影展的工作人員,因為以往金馬影展結束,多半人員解散,經驗難以傳承。」

如今上半年度的奇幻影展有聲有色,呼應下半年度的金馬影展,然而這樣還不夠,去年 8 月的柏格曼影展,讓金馬執委會看見了藝術電影的廣大市場;今年暑期又會有「義大利電影課」的經典主題影展,或許往後將形成上半年有「奇幻」、暑期檔有「經典」、年底有「金馬」,鐵三角般扣連起台灣所謂的「非主流電影」節奏。

本文將從今年被選進金馬奇幻影展【科幻異世界】單元中,大打種族議題的《抱歉打擾你》(Sorry to Bother You)的影評切入,試圖淺談近年美國黑人電影與奧斯卡的關聯性。

圖/IMDb

《抱歉打擾你》,初試啼聲便備受矚目

《抱歉打擾你》的導演,是 1971 年出生的布茲雷利(Boots Riley),為清道夫社交俱樂部樂團及 The Coup 樂團成員,身兼美國饒舌歌手、製片、編劇及導演等數職,跨足了音樂、影視圈,可說是全能才子。

《抱歉打擾你》是他在 2018 年創作的首部劇情長片,初試啼聲便一舉入選了由美國影壇傳奇大佬勞勃瑞福創辦、旨在鼓勵新銳的日舞影展,和《盲點》、《八年級生》、《她的錯誤教育》等佳片共同競賽,當時就已經掀起熱議,爾後更入圍了 2019 美國導演工會獎最佳新導演,甚至拿下 2019 獨立精神獎最佳首部長片。

其劇情描述一名失業黑人男子格林,病急亂投醫,應徵上電話推銷公司,卻因無法對白人客戶推銷而深受打擊。後來聽從老前輩的建議後,立刻成為了銷售專家,從此平步青雲,但沒想到公司卻藏著不為人知的天大秘密。

圖/IMDb

此片卡司星光熠熠,包含《逃出絕命鎮》凱斯史坦費爾德、《雷神索爾3》泰莎湯普森、《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艾米漢默、《燃燒烈愛》史蒂芬元等人。

開場即從底層勞工切入,藉由白人主管與黑人勞工的對談,帶出白人與黑人的社會階級,替全片的權力位階定調,並透過白人主管的口中說出:「切勿脫離講稿」(Stick to the Script)此等類似奴役制度的觀念,如雷貫耳打進主角和觀眾的耳朵,剛開場就生猛有勁地拉開帷幕,「種族」、「階級」、「權力」、「勞資」等議題則跟著片子劇情的推演而持續闡述。

接著更絕,當格林打電話推銷受阻,前輩給的意見是要模仿白人:「你要聽起來沒有後顧之憂,你的帳單付清了,你對未來感到樂觀,彷彿放下電話後,你就要跳上你的法拉利,你要放慢呼吸,顯得很輕鬆,就像我不需要這些錢。」

至此格林一帆風順,與白人客戶無隔閡地溝通。此處的點題更為巧妙,將普世價值中的「白人」樣貌勾勒出來,「黑人」彷彿從來碰觸不到這些生活似的顧影自憐,便只能利用「模仿」與「再造」貼近白人一點,才有機會生財,此場戲將黑白間的對立輕描淡寫的說出,但背後的意涵卻雷霆萬鈞,發人省思。

綜觀全片,布茲雷利在寫實的基底中揉合出奇幻的敘事手法,輔以黑色幽默直擊種族議題,並反映勞工與資方的對立問題,同時勾勒出貧富差距和媒體獵巫、荒誕綜藝節目所引發的亂象,其視野宏觀不單只是一部簡單的「黑人」電影,對於一位初執導筒的導演來說,成績已然不凡。許多導演皆是從日舞影展發跡,才有往後的光芒,或許布茲雷利已經有成功的第一步。

奧斯卡「黑勢力」崛起

無獨有偶,除了《抱歉打擾你》外,名導史派克李在去年坎城影展拿下評審團大獎的《黑色黨徒》也直搗黑人議題,兩片恰巧都以「聲音」入題:《抱歉打擾你》主角模仿了白人聲線促使業績長紅;《黑色黨徒》的黑人主角(約翰大衛華盛頓 飾)也模仿了白人口音,舌燦蓮花取得三 K 黨信任,再由猶太同事(亞當崔佛 飾)臥底。「黑人」、「猶太」碰上「白人至上」的三 K 黨,此片的命題就已經張力十足。

《黑色黨徒》開場便開宗明義的將砲管對準川普,猛轟種族歧視,就從這短短 5 分鐘來看,史派克李已為全片定調。 雖說《黑色黨徒》前一小時節奏稍嫌拖沓,且感情線猶如雞肋般處理,但透過黑人與猶太人的搭檔直導 3K 黨核心,後半段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近片尾時的平行剪接,同時對比美國電影之父葛里菲斯的《國家的誕生》,放在《黑色黨徒》中是相當高明且不留情面的嘲諷重擊。最後雖以 " Happy Ending " 做結,但片尾時加入黑人抗爭的真實畫面,將劇情片與紀錄片兩者形式合一,更強調了其真實性,可謂神來一筆。 

《黑色黨徒》全片力足於喜劇的基底,但對於種族議題的力度,每一場戲、每一句台詞都是直球對決,縱使構圖刻意、觀點老套,卻油而不膩、直通人心,史派克李透過手中的鏡頭直面剖開美國底下的醜陋面紗,其憤怒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

史派克李也因《黑色黨徒》,在今年 2 月底拿到了首座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並在致詞時大聲疾呼黑人的奴役歷史,更要大家 " Do the Right Thing ",當然今年的奧斯卡除了《黑色黨徒》剖析黑人議題外,還有首部入圍最佳影片的漫威黑人英雄《黑豹》,以及拿下最佳影片的《幸福綠皮書》。

《黑豹》挾著全美拿下破 7 億美金票房的氣勢,其創造出的社會氛圍、美國近年的意識形態、搶救收視率種種因素,循著此脈絡來看,全黑人題材入圍奧斯卡甚至拿回最佳服裝、原創配樂和美術設計也就可料想。

至於《幸福綠皮書》則透過「黑白種族」的友好關係反映出奧斯卡的保守立場,其通俗的敘事對比《羅馬》、《真寵》等藝術片的曲高和寡,拿下最大獎也能預期,縱使此片可能隱晦地流露出「種族歧視」的假象問題(之後有機會再談)。

不過本屆奧斯卡最大遺珠之一,恐怕是貝瑞傑金斯的《藍色比爾街的沉默》,僅入圍了最佳女配角、改編劇本和原創音樂。此作從正值花樣年華的黑人情侶視角出發,望向家庭,再解構國族,在其浪漫的愛情本質之下,藏著美國社會律法對黑人群體的迫害,小至個人、大至家國,更大膽地將黑人真實的受迫照片剪進虛構的劇情當中,其有畫龍點睛之妙。

最後,再以對神的感謝做結。當社會底層的人們遭受不公對待時,我們仍只能感謝神賜福的食物?看似與不公和解但其心卻糾結不已,只能自我安慰地向神言謝。《藍色比爾街的沉默》內斂地表述了傷痛及歧視,其姿態不卑不亢,柔情且堅毅,同時保有著貝瑞傑金斯細膩的影像風格,美得令人窒息。

再對比貝瑞傑金斯前作《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此片格局更大、視野更宏觀,導演的調度也更沈穩,攝影光影的運用、鏡頭語言的多變也更為成熟,在今年奧斯卡雖拿到最佳女配角獎,但其餘項目嚴重被忽略,實為可惜。《藍色比爾街的沉默》同時被選進今年金馬奇幻影展的【非一般愛情】單元放映。

《黑色黨徒》。圖/IMDb

從「好萊塢好白」、反川普到 #MeToo

「黑勢力」在今年奧斯卡上大放異彩,但回顧過去幾年亦多所波折:時序拉回 2013 年,當時美國影藝學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AMPAS)選出了第一位黑人女主席雪若艾薩克斯(Cheryl Boone Isaacs),替廣大黑人族群注入一劑強心針。此重要的改變直接影響了 2014 年的奧斯卡,旨在黑奴議題的《自由之心》,一舉抱回了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和最佳女配角等三項大獎,這一刻或許世人都相信往後奧斯卡的黑白勢力將會更加趨於平衡。

但在 2016 年初的奧斯卡獎入圍名單公佈後,連續兩年,演技獎項的 40 位提名演員,清一色都是白人,再次引發「奧斯卡好白」(#OscarsSoWhite)的風波。當年對於此議題掀起了一系列口水戰和公開抵制的聲浪,史派克李在當時就公開表達其憤怒:「奧斯卡真正問題的核心在於好萊塢的製片廠、電視台的管理層。連續兩年入圍的演員都是白人,是什麼意思?」

威爾史密斯和妻子潔達蘋姬史密斯更聯手抵制奧斯卡,拒絕出席,威爾史密斯表態:「我們都是演員的一份子,但就現況來說,我們無法出席奧斯卡,默許這件事。」此風波爆發後,美國影藝學院黑人女主席雪若艾薩克表示對於提名名單感到痛心,並承諾將進行改革。

2016 年底,美國迎來了川普總統,其諸多失言形象早就在電影圈遭到撻伐,上任後在 2017 年 1 月底簽署行政命令,禁止 7 個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美國,致使鋤強扶弱的聲量提升。伊朗名導阿斯哈法哈蒂更拒絕出席奧斯卡,以抵制川普的禁令,其作《新居風暴》同時在該年拿下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同時,該屆典禮也狂酸川普,主持人吉米基墨甚至帶頭替與川普槓上的梅莉史翠普發聲。

除了川普不意外地成為典禮焦點外,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年《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擊敗賽前入圍 14 項的《樂來越愛你》,拿下最佳影片,成為奧斯卡首部拿下此獎的同志黑人電影,前一年「奧斯卡好白」的風波似乎得到出口。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以三段故事構成,分別以 " Little "、" Chiron "、" Black " 來講述一名黑人小男孩的成長過程,此模式受到侯孝賢《最好的時光》的啟發,另外在片中某些構圖、色調和配樂使用上也有王家衛的影子。

在一部正宗美國電影裡,能感受到兩位華語影壇大師的氛圍總是驚喜,而過往看見的「黑人」電影,大多聚焦於「黑」與「白」的衝突或友好,藉以強調平權,但此片卻不願不落俗套,在片中抽離「白人」身影,以極誠懇的態度表達底層黑人的生活處境,並獨舞呢喃,私密的述說了一段同志愛情,風格獨樹一幟。

揮別 2017 年歷史性的一刻後,2018 年奧斯卡對川普的砲聲,明顯較上一屆弱了許多,原因是韋恩斯坦所爆發出來的性侵醜聞,引發整個電影圈撻伐,並逐步反映在各個頒獎場合上。

這一年的奧斯卡名單上,也看見了首位女性瑞秋莫里森角逐攝影獎、《淑女鳥》導演葛莉塔潔薇入圍最佳導演等,從引言人到頒獎者,女性也佔多數,主持人吉米基墨更大力將言論導往 " Time’s up " 的性別議題上,外語片則頒給了以性別議題為主旨的智利電影《不思議女人》,至於最佳影片則由聚焦於「弱勢族群」的《水底情深》拿下,其啞巴與人魚的跨物種戀情,同時側寫出男同志戀情與黑人女性。從川普上任後這幾年的意識形態來看,拿獎便有跡可循。

寫了上述這些,並不代表否認了這些傑出的電影和電影工作者們不夠格入圍或拿獎,只是奧斯卡所反映的是整個美國電影工業傳遞出的社會氛圍,從這些得獎影片的脈絡來看,或許可以更了解當代美國的意識形態。值得注意的是,在好萊塢歷史中,許多創作者為打破膚色的歧異,完成了許多強而有力的作品,並無懼地在戰鬥。

貼近不一樣的世界,正是我們深愛電影的理由

然而,相比黑人族群,亞裔、拉丁裔等族群則在好萊塢的地位處於更加邊緣的狀態(看看去年叫好叫座的《瘋狂亞洲富豪》),不過,此現況應能逐步改善,今年已然看見些許轉變:美國影藝學院去年廣邀 59 個國家、近千名影視工作者加入會員,不但非美籍演員和導演有出頭機會,甚至連重要獎項也對非英語電影招手,如此今年才有了如《羅馬》(墨西哥)、《真寵》(希臘導演)、甚至是《沒有煙硝的愛情》(波蘭)的入圍提名。

最後,美國的黑人議題沈重且嚴肅,但藉影像如《抱歉打擾你》的幽默、《黑色黨徒》的憤怒、《藍色比爾街的沉默》的柔情等,我們能思考、反省與了解,同時更貼近與自己不一樣的世界,能感同身受、設身處地的替他人著想,這正是為什麼我們深愛電影。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MDb/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