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奇帝國」正式誕生,超級英雄和金獎名導們的未來會如何?──迪士尼世紀併購案的佈局與影響

「米奇帝國」正式誕生,超級英雄和金獎名導們的未來會如何?──迪士尼世紀併購案的佈局與影響

2017 年 12 月底,迪士尼宣布即將砸下約 6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1.84 兆元),換股收購 21 世紀福斯娛樂集團中的大部分資產。

中間的繁冗交易過程,一共進行了一年多,其中還遇到康斯卡特集團(Comcast Corporation)──也就是環球影業母公司的競價,一直到今年的 3 月 20 日,雙方才敲定以總價約 713 億美元(約新台幣 2.1 兆元)正式完成併購案。母公司 21 世紀福斯公司,這才完成與福斯電影的分離,「 20 世紀福斯影業」也正式宣告納入迪士尼的版圖。

以下本文,將先整理相關產業的變動(實際交易的內容),以及未來迪士尼對於全球電影市場的佈局,接著試圖從中剖析,此一影視媒體集團間的世紀併購案,將對全球影視版圖更迭,帶來哪些影響。

註:「 20 世紀福斯」和「 21 世紀福斯」並非打錯, 21 世紀福斯旗下有名為「福斯娛樂集團」的子公司,被迪士尼收購的「電影」類則包括「 20 世紀福斯」公司,若要再拆分,下面還有「福斯探照燈」、「 20 世紀福斯動畫公司」與「藍天工作室」等。下文會有詳細介紹。

圖/維基百科

迪士尼實際上從 21 世紀福斯併購了哪些資產?

20 世紀福斯(20th Century Fox)、福斯探照燈影業(Fox Searchlight Pictures)、福斯2000 影業(Fox 2000 Pictures)、福斯家庭(Fox Family)、福斯動畫(Fox Animation);福斯電視創意單位、20世紀福斯電視(20th Century Fox Television)、FX 製作(FX Productions)、福斯 21 製作(Fox21)、FX 有線電視網(FX Networks)、國家地理合作夥伴(National Geographic Partners)、FX 國際有線電視網(FX Networks Group International)、星空傳媒(印度)(Star India)。

另外,併購案也包含福斯在 Hulu、塔塔天空衛視(Tata Sky)、恩德莫尚集團(Endemol Shine Group)所持有的股份。

是的,龐大複雜的項目和公司名稱,必然令人眼花繚亂,因此以下我們先從電影項目拆解,列舉幾項重要的內容提供給讀者參考,或許大家會比較能感受到未來電影產業的變化與發展:

《 X 戰警》、《曙光乍現》回歸,《阿凡達》計畫不變

此次併購案中涉及的電影相關公司,有 20 世紀福斯、福斯探照燈影業、福斯 2000 影業、福斯家庭、福斯動畫。與迪士尼合併之後,《 X 戰警》、《驚奇四超人》的電影版權回歸漫威,其中包括《死侍》、《金剛狼》等受歡迎的獨立電影。迪士尼 CEO Bob Iger 就曾說過:「等著金剛狼現身復仇者聯盟。」

但福斯影業此前開發的超級英雄電影,如:《金牌手》(Gambit)、《末日博士》(Doctor Doom)、《銀色衝浪手》(Silver Surfer)等系列全部喊停,將由迪士尼接手決定是否製作續集。

此外, 2012 年迪士尼以 40 億美元收購盧卡斯影業,但是 20 世紀福斯擁有《星際大戰:曙光乍現》的版權。所以迪士尼在《星際大戰》中獨漏了這一部,現在也順勢併下,未來發行《星際大戰》的全系列周邊產品,將完整登場。

而名導詹姆斯柯麥隆在 2009 年推出的《阿凡達》,其系列作《阿凡達 2 》、《阿凡達 3 》、《阿凡達 4 》、《阿凡達 5 》(暫譯),目前看起來皆照計畫進行,分別預計於 2020 、2021、2024、2025年上映。

上述的整合,對於廣大影迷似乎沒有太大的影響,甚至是樂見於這樣的合併發生(當「金剛狼」有可能在大銀幕中碰上「驚奇隊長」,誰不興奮?)但對於藝術片影迷來說,這次的收購案,則可能會嚴重影響藝術電影發展的可能性。

「金獎製造機」福斯探照燈,將何去何從?

先將時間拉到 2018 年 3 月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的《水底情深》,將背景設定在冷戰時期,帶有強烈異色世界觀,陳述了一段的幽微的跨種族戀,其背後的隱喻及技法叫好叫座──此片先是在威尼斯影展擒下最高榮譽金獅獎,而後在第 90 屆奧斯卡拿下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音樂與最佳美術設計,成為該屆大贏家。

這部電影的幕後推手(製作發行公司),就是「福斯探照燈」。而福斯探照燈在該屆奧斯卡還有《意外》,此片設定在密蘇里州一個名為「艾比鎮」的偏僻小鎮,始於一場未破的姦殺案,大膽揭開隱藏在社會底下的不安:種族歧視、教會腐敗,公權力失衡等諸多議題被血淋淋攤在觀眾面前,也順利將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推上后座。

這兩部電影,在 2018 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成績,更只是將福斯探照燈「金獎製造機」的美名再度擦亮而已:

此品牌一路走來,有著諸多深受推崇的作品──像是深刻探討人心的《鳥人》(Birdman)、黑奴題材的《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在歡笑中檢視歷史傷痕的《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來自台灣的大導李安回望美國 1970 年代,面對水門事件以及性解放年代的《冰風暴》(The Ice Storm),也是出自福斯探照燈之手。

從上述這些電影細究,可以發現由「福斯探照燈」所製作發行的電影,經常是各大影展常客,其碰觸的議題亦敏感大膽、題材自由奔放──這和迪士尼目前「闔家觀賞」的品牌精神嚴重相悖,也牴觸了迪士尼「不拍攝 R 級電影」的不成文規定。

但《死侍》與《阿凡達》,也非和樂融融的普級電影,為什麼就能(在迪士尼接手後)繼續拍下去?若以「在商言商」的電影票房來看,《阿凡達》的 27.88 億美元(約新台幣 845 億元)高居全球影史第一;《死侍》兩集相加,在全球亦有 15.68 億美元(約新台幣 480 億元)的全球票房──相信迪士尼高層,應該不會放手這兩部搖錢樹。

反觀這些所謂的「藝術電影」,往往不會有所謂的「系列續作」、「架空宇宙」的空間,票房自然更是無法保證。難免讓人感到憂慮:未來這些題材敏感,深入探究人性或社會問題的電影計劃,是否會在發想前期就遭到否定與扼殺?這正是筆者和各界影迷最為擔心的。

電影項目小結:

長年稱霸好萊塢的「六大片商」:福斯、迪士尼、派拉蒙、環球影業、華納兄弟和索尼哥倫比亞,從今年 3 月 20 日起,正式成為「五大片商」。

對於漫威迷來講,或許是喜事一樁,能看見更多英雄整合、宇宙世界觀能再擴大,再拍個 20、30 年不是夢。

然而也誠如上述,相對來說「藝術電影」是否會因此更遭到壓抑,讓更多大膽探索敏感議題的創作者少了資金支持?甚至不用說得那麼嚴肅,舉凡「創作」遭到限制後,必然會讓觀眾們對電影也少了另一層想像──對電影來說,或著說只要是藝術創作,如果只有「適合闔家觀賞」的這一個選項,顯然是不夠的。

這點疑問,只能持續關注迪士尼在併購後,對旗下公司的內容政策,才能得到解答。

圖/Deadpool Movie 臉書專頁

佈局串流影音,對決 Netflix 

眾所皆知,迪士尼籌備許久的串流影音(OTT,Over The Top)平台「Disney+」,將於今年底上線服務。而迪士尼也早已宣佈在 2019 年,將把所有影視作品從 Netflix 下架。

而隨著併購完成,由福斯電視部門製作的爆紅影集包括《摩登家庭》、《這就是我們》、《美國恐怖故事》⋯⋯等,也被收進迪士尼口袋中。屆時可以想見,壟斷眾多電影與劇集版權的迪士尼,將在串流影音平台上有著極大優勢。

更有分析指出,這次的收購案對迪士尼來說,最大的收穫其實是「Hulu」

因為 Hulu 並未進軍台灣市場,所以在台的知名度遠不及 Netflix 高,但在美國它可說是家喻戶曉的品牌之一:旗下熱門影集《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更斬獲多座艾美獎、金球獎。

這次收購福斯後,迪士尼在 Hulu 的持股將從 30% 一舉提高到 60% :雖然 Hulu 目前仍在虧損,訂閱用戶亦落後 Netflix ,但已經營多年、仍能和 Netflix 分庭抗禮,讓迪士尼高層對其有一定信心。

但迪士尼本身要做串流平台「Disney+」;身為股東又要發展經營 Hulu 。此狀況肯定會限制「 Disney+ 」的服務,對此可以想見: Hulu 繼續發展成人用戶,Disney+ 則瞄準兒童與家庭,維持一貫的「闔家觀賞」風格 ,很可能是接下來迪士尼的策略──對於迪士尼來說,串流的大餅相當誘人,吃下各年齡層的受眾,必然是它期望中達成的目標。

串流影音的趨勢

串流平台近年來衝擊整個影視產業,從上(製作)到下(觀眾),徹底改變了影視生態,讓影像觸手可得。

而從 2017 年南韓名導奉俊昊的《玉子》、美國「文青導演」諾亞鮑姆巴赫《邁耶維茨家的故事》雙雙打進坎城影展主競賽後(兩部皆是由 Netflix 製作),亦引發 Netflix 和坎城影展的矛盾:身為串流平台的 Netflix ,顯然無視影展單位規定競賽片要在法國院線上映的規則,還是將片子的觀看權力獨家攬在自家平台上。

坎城影展主席泰瑞福茂對此大聲疾呼:「不會讓 Netflix 進入正式競賽」,此事件更進一步掀起正反兩方的論戰──究竟電影一定要在戲院的大銀幕看,或是可以在家用電視甚至使用手機螢幕觀賞?傳統電影院是否會遭到取代?質疑與支持的聲浪,如排山倒海般襲擊當代影界。

在當時不願妥協,因而吃了坎城影展的「閉門羹」後, Netflix 轉戰威尼斯影展。「墨西哥電影三傑」之一,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 Orozco)以童年回憶為基底,包藏階級、種族、政變等苦澀議題,從中產家庭的視野望向時代巨輪轉動的《羅馬》(ROMA),去年在威尼斯影展拿下最高榮譽金獅獎;此外,美國名導柯恩兄弟集結六段短篇故事,其中深刻探討人性慾望、種族藩籬、自然環境等諸多議題的《西部老巴的故事》,也在威尼斯拿到最佳劇本獎。

之後,《羅馬》更一路過關斬將,通過了北美獎季的考驗,最終在奧斯卡的試煉中,艾方索柯朗史無前例以外語片之姿,拿下 2019 年奧斯卡最佳導演,同時抱回最佳外語片和最佳攝影──Netflix 也如願以償,拿到首座奧斯卡獎。

當然, Netflix 推出的自製電影能夠「報名」奧斯卡,中間也歷經重重妥協:例如影藝學院規定要在洛杉磯戲院放映一週,才能成為奧斯卡競賽片,Netflix 乖乖照辦──可見 Netflix 到了奧斯卡,也得對院線放映的規則低頭。(只是不知坎城作何感想)

從 Netflix 來看串流與電影院、甚至是影展單位近年的消長,應該最適合不過。然而比起 Netflix 或是 Amazon ,迪士尼在串流的競爭上已落後,同期又有蘋果旗下「Apple+」的競爭,可說是腹背受敵。

但迪士尼現在有的是大量的優質內容版權,當中亦不乏狂燒全球的影視作品,以現在「內容為王」的態勢來看,迪士尼這塊金字招牌可說仍佔據優勢。

「串流影音」小結

筆者認為,串流影音是當下趨勢,會逐漸興盛壯大,但傳統戲院並不會因此消失。如同爭吵許久的「膠卷拍攝」與「數位拍攝」,如今兩者看來皆能並存。

而迪士尼、甚至是Apple+,都看到了人們逐漸改變的觀影習慣、力求急起直追。迪士尼在這時間點完成收購,也有了進一步對抗 Netflix、Amazon 等諸多既有影視串流平台的籌碼。

從電影院到串流平台,都能窺見迪士尼想「獨攬影視大權」的野心──縱使這塊大餅目前百家爭鳴,但從迪士尼對福斯收購案佈局、與對 Netflix 的「堅壁清野」政策,都能看出它力圖「一統天下」的企圖心。

總結:「米奇帝國」已成必然,但影迷們喜憂參半

從電影與電視的環節來看,迪士尼收購福斯一案可說「有喜有憂」:收購後的資源更豐富,且若之後在整合上發揮綜效,往往更能加速影視作品案的整合,並迅速對每一件正在發想中的腳本或計畫,做出具規模、有效率的投資;反之,若收購後的管理階層,無法容納異己的聲音,將進一步使得未來誕生的影視作品,更趨向單一、缺少多樣性。

而在串流平台上,如今更已正式進入「戰國時代」:各界大頭無不進場卡位,看準的就是串流的方便性與即時性。未來 10 年甚至 5 年之內,串流影音發展的盛況,也肯定更會嚴重影響到傳統院線的票房收益(甚至現在就有這樣的感受)。

個人來說,雖向來不樂見任何一家影視龍頭坐大獨霸,但木已成舟,必須坦然接受這個震撼彈。

未來的日子,迪士尼手上多了許多可用之兵,但無論是票房的增長、或是影劇的品質、作品題材的多元性,以及與收購對象能否有效磨合,產生「1+1 大於 2」的良好化學效應等等,各界都在持續關注。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orkly.com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