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專業人士的美國職場路,只有「無聲的付出」一途嗎?

亞裔專業人士的美國職場路,只有「無聲的付出」一途嗎?

前幾天,我參加了公司一整天的「 API summit 」──這裏說的 API ,指的不是軟體業中的「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而是社團名字「 Asian Pacific Islander 」的縮寫。 API 包含的對象,是整個亞太地區、及太平洋各島國的人們。 

一整天的講座及活動下來,我有很多體悟,在這裏整理一些感想,分享給大家:

容易出現的「冒名頂替症候群」
 
首先,一整天的 summit 下來,有一個詞被與會者們反覆提及超級無敵多次,那就是 “ Imposter Syndrome” !

如果你不確定 Imposter Syndrome 是什麼意思及症狀, 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矽谷科技人的心病:「怕被看穿,我其實是個假貨⋯⋯」──你也有「冒名頂替症候群」嗎?》。 「冒名頂替者症候群」不僅僅是初階人士、或初來乍到矽谷的人們會有的症狀,許多分享的資深高階主管,也都承認自己常常有 impostor syndrome。

事實上,不論在職涯的哪個階段、哪個時間點,因為工作上總是有新的挑戰,每個人都不可避免要在自己沒有那麼擅長的領域、或是專案中,試圖做出「符合期待」的貢獻。這難免會造成挫折,甚至讓人覺得自己只是運氣好、才得到目前的工作,或是覺得自己其實不應該屬於目前的公司或位階⋯⋯等等。這一切自我懷疑,每個人每天都或多或少都會經歷,所以如果有此症狀的你,其實並不孤單。
 
尤其,亞洲人大部分很習慣謙遜,但這更讓我們容易陷入「冒名頂替者症候群」的泥沼中。請記得時時提醒自己:「我們現在所處的狀態、就是我們應該得到的」多鼓勵自己。 之前一個 Youtube 上小女孩的影片,是我不時拿來自我激勵還有親愛的老婆的影片,大家不妨學學片中小女孩的樂觀開朗。
 

「如果我可以,那麼你們也做得到」
 
這次 Summit 其中一個亮點,是請到好萊塢韓裔演員 Ki Hong Lee 李起弘來分享。李起弘是目前美國代表性的亞裔演員之一,代表作包括電影《移動迷宮》、 或是影集 《Unbreakable Kimmy Schmidt 》等等。

李起弘分享到,由於從小他的爸媽就教導他:「做什麼事情不僅僅要想到自己,還要想到家人、家族,韓國、還有整個 Asia ⋯⋯。」讓他常常覺得自己的日常生活,彷彿「肩負著整個美國對亞洲人的期待」,讓他不論待人接物,都覺得要格外小心──這短短的一段開場,深得在場許多人士的同感。他接下來的分享與問答、也十分幽默搞笑,讓現場在他回答時每每爆出笑聲。
 
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提到自己在 2014 年在美國被評選上「現存最性感男人」(Sexisest Men Alive)排行榜。 他當時的反應是怎麼不是最好的演員排行,自己比較想要上那個排行榜!──「我那時已經覺得自己很性感了,不需要一個排名來告訴我」,引來全場大笑。 

但他隨後話鋒一轉,提到自己從小到大,每次去超市,雜誌區的封面永遠都只有白人──如果說自己上了性感的排行榜,其實也可以是一個亞裔族群很大的鼓勵。他說:「例如很多亞裔的小男生看到我上榜可能會信心大增,告訴自己:『如果李起弘都可以上性感男人的排行榜,我比他更帥一定也可以。』⋯⋯其實很多時候,亞裔在美國就是需要一個激勵,讓自己有目標可以努力。」
 
李起弘的這段話讓我很有共鳴,我寫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也是類似的出發點。許多人看到我這樣「什麼都不懂、半路出家的半吊子,竟一路可以到在矽谷站穩腳步,再到 FAANG 之一的 Facebook 做軟體工程師⋯⋯?」其實這正是我分享真實個人經驗的初衷:許多人比我更優秀、更有經驗,我希望透過這個 blog ,讓大家知道他們如果要做類似的事情,一定也可以做到──問題有時候,僅僅在於有沒有決心和信心,真的堅定去做而已。
 
身為「隱形的一群」,真的只是因為「英文不好」嗎?
 
在整天的 summit 中,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參與的同事們。

在這裏不得不順便稱讚一下公司的鼓勵政策:在這場 summit 之前幾個月,全公司的經理都有接到活動通知,並且「公司指示」如果組員有意願參加,經理應該要支持。所以這次許多同事從西雅圖、紐約、奧斯丁⋯⋯或甚至更遠從歐洲、亞洲辦公室特地飛來參加活動。

在活動中,從許多同事的發言、還有一些討論時的互動,我看出許多人其實都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所謂「ABC」──他們的英文大概比我好 100 倍、對美國文化的了解也比我深刻 100 倍。然而他們仍是不辭辛勞的參加這類型的活動。他們大多希望藉由這樣的活動,在亞裔群體裡彼此幫忙,好在職場上得到更多幫助、有更好的發展;這件事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就是儘管在美國土生土長,或許他們也覺得自己在職場上可能仍有因族裔身份產生的瓶頸。
 
在場與會者就大多認為:「亞裔」在美國職場中常常不敢表達意見,或是被認為我們「不會有什麼意見」。也因此久而久之,成了職場上相對無聲、默默工作的一群。
 
講到這裡,請先想想以下問題,暫停 30 秒, 想好你的個人狀況,再往下讀:
 
如果以百分比來計算,在你說話的時候,會注重多少心力(多少 %)在詞彙中?多少在你的語調中?多少在你的肢體語言上? 

 
對我而言,我認為自己注重詞彙佔 40%、語調 50%、肢體語言僅有 10% ──研究顯示,在人與人的面對面互動時,詞彙只佔 7%、語調佔 38%、肢體語言佔了高達 55 % 的影響力。

換言之,我們是否常常花費大量心力,在真實溝通影響力其實沒有那麼大的地方上(例如英語文法、時態等等),反而導致事倍功半呢?
 
另外,有幾個亞裔女性同事都說:我的同事曾說我太多話了 (talktive) , 但我僅僅只是在會議上問了一個問題而已!備受挫折後,就不敢再在會議上發言了。

行為研究學發現,如果你用某個方式做一件事 3 次,很有可能以後一直都會用同樣方式來做事──也就是說,若你連續幾次會議都不表達意見,以後你可能就真的不敢了。而你如果不表達意見,你覺得同事或老闆事後真的會記得你有參與會議嗎?
 
對此,各個 panel 分享的主管,都要大家接受自己、並且千萬不要認為自己不重要──你的同事(不論來自美國或同為亞洲),都應該要接受你的亞裔背景、以及你的專業意見,而非以刻板印象認為「亞裔專業人士應該不會有意見」。在職場上,更請勇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如果對方因你的身份而不能接受,是他們的問題!

圖/Shutterstock
 
「低頭默默把事做好,其實並非好的專業表現」
 
在活動最後,講者請大家想像自己在籃球場上,你的隊友在場外準備傳球進場內。這時候,有一個隊友在很離場外隊友很近的地方伸出手要球、你則在稍遠處伸手要球。
 
「這時,如果你要你的隊友傳球給你,該怎麼做呢?如果你目光沒有向著你場外的隊友、手沒有張開要球、或是所處的位子不是沒被對方守死的開闊位子,可能甚至連特別出聲要球都沒有,你有可能有得到傳球嗎?」 
 
事實上,在職場上,亞裔專業人士常常覺得「只要自己把分內的事情做好就好,是金子總是會發光的。」現實的是,儘管平日默默努力付出,每到有重要專案、升遷或加薪等機會,卻經常事與願違。但這一定就是「族群歧視」嗎?事實上,或許多數情況更像在籃球場上,你不發聲的話,隊友根本不知道要傳球給你──

在許多亞洲社會的傳統習慣中,經常會排斥「邀功」、「愛現」、「不謙虛」等作為,但反過來說,若在職場上沒有適當地展現自己做出的貢獻,沒有主動告知自己的目標、自己想要什麼升遷,真的沒有人會看到、知道你的想法,並且主動幫助你。
 
我告訴自己,從今天起,每次和主管 1 on 1 時,記得多講講自己想要什麼。可能是一個升遷、可能是一個新的挑戰、可能是一個工作型態的改變。但總之必須多講自己想要什麼,主管才能夠理解你,一起和你討論,或制定幫助你達成目標的計畫。
 
祝福大家在美國職場都能步步高陞、發光發熱!

歡迎關注我的粉絲專頁,了解更多矽谷經驗、矽谷人物專訪,及各式矽谷新奇事務。

備註:本文授權轉載編輯自「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blog,以上內容均為作者個人經驗與觀點分享,不代表其任職公司立場。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