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事──致與我一同走過低潮磨難,最感謝的終身伴侶

人生最重要的事──致與我一同走過低潮磨難,最感謝的終身伴侶

巴菲特說過:「生命中最重要的決定就是和誰結婚,找到適合的人結婚,將會讓你的生活更美好,會改變你的願望和各種事情,甚至可以決定你的成功或失敗。」

在我的《台大演講- 6 件希望我大學時就知道的事,與 3 段人生中的低潮落魄故事》, 以及《給自己的「矽谷四周年紀念」:幾乎賭上一切後,換來的真實體驗》,都有提到自己親愛的老婆,但限於篇幅及前後文,並沒有給她足夠的介紹,反而好像只有「阻止我轉系」、或是和我吵架等負面形象。

但事實上,自從畢業後出國進修,到決心「半路出家」走電腦工程師之路,我之所以能熬過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度過一段又一段的低潮,如今能在知名企業以工程師的身份,在矽谷成功立足,最需要歸功也最感謝的,就是我親愛的老婆。

因此,隨著七夕情人節將至,在這次的專欄文章中,想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替老婆「平反」一下,也藉機公開感謝她這麼多年來,對我毫無保留的陪伴與支持。(以下可能有「閃光」,請勿見怪)

「天才與凡人的相遇」

我在大學一年級時,就認識了現在親愛的老婆──在大二時社團的一個活動上,因為她穿著很正式的 OL 套裝出席,讓我一眼就注意到她、被她的氣質所吸引。

而在大學時代,我的老婆和我簡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別:我是一個很普通,從小只會讀書的書呆子,而且從國中開始就各種補習樣樣來,高中最後還英文數學物理化學國文樣樣補,最後靠填鴨幸運考上台大,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便傻傻地一個個志願從電機、物理、資工⋯⋯依序填下來。語言能力方面,我中文還可以,台語小時候會、長大又忘了,英文也沒有特別好。

我的老婆就完全不同了,她不只英文超好,高中時候英文免修,課業上更完全沒有補習。此外除了中英文外,還會西班牙文、日文,連台語也講得很溜。

簡單來說,如果說我的成績是靠死記硬背拼出來的,我老婆就是另一個極端──靠天份、聰明、創意征服課業。

在我們的大學時期,我在化學系苦苦掙扎低空飛過,我老婆則是輕鬆愜意地通過土木系的各種課業及考試;我在台灣的研究所申請都沒有上、只能先當兵,後來才準備出國申請,期間我老婆又讀了一個台大土木碩士;好不容易我有美國的學校念了,也還幸運的有獎學金可以付學費,我老婆則隨後就申請到我鄰近州的學校。

而這樣比我聰明許多、甚至可說是「天才」的人,卻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為著平凡的我犧牲了許多⋯⋯。

圖/Shutterstock

「超陽春的婚禮」背後,是無盡的體諒與支持

當我碩士畢業後,開始在美國狂找工作,投了一點不誇張、共 800 多份履歷,卻都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正職的工作,只能先從無薪實習做起。

我的老婆卻完全沒有埋怨,除了幫我一起練習面試外,更持續鼓勵著我──我們正是在那段時間,我沒有正職工作、她還在唸另一個碩士的時候,登記結婚的。我老婆很勇敢,那時候的我既沒有工作、沒有錢(最窮的時候銀行裡總存款剩不到 1000 美金),她卻在我們對未來有太多不確定性的時候,願意和我結婚。

結婚後,傳統上應該負責撐起一個家的我,也沒有立刻找到正職工作,完全沒有經濟上的貢獻──夫妻兩人只能勉強靠她微薄的獎學金,一起拮据生活。但她還是持續地相信著我、鼓勵著我。

我的求婚戒指極為普通,可能連台灣「樸實」的標準都稱不上。在我們去登記時用的結婚戒指,還是在 Amazon 上買的雜牌戒指──我的 30 美金,她的 60 美金,兩個人的戒指款式還不一樣。

我們一直說存了一點錢之後,要去買個對戒,但真的要買的時候,老婆又覺得不需要多花不必要的錢,不如把錢省下來。

好不容易,後來找到第一個軟體工程的實習機會、有機會轉正職的時候,剛好另外一個機會──美國農業圖書館也有方式可以雇用我了(詳情請看感謝在美國遇到的貴人- 劉耀經館長、 Terry、Kirk),那時其實農業圖書館的薪水大概比新創公司高了 35 %, 但我的老婆並沒有要求我一定要選錢多的,好趕快貼補拮据的家用,而是讓我自己決定想要做什麼。於是後來,我便選擇了真心嚮往的軟體工程師之路。

放棄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一切,再次隨我踏上未知

「顛沛流離」的故事到這裡,還沒有結束──在 2014 年底,雖然夫妻在馬里蘭都已經有了穩定工作和收入,生活逐漸走上常軌,我卻因為看到了自己發展的瓶頸,想要來矽谷挑戰自我,因此積極說服老婆一起辭掉工作,到矽谷重新開始。

雖然一開始難免對這個天馬行空的想法不以為然(應該任誰都會這樣吧),但當老婆從網上確認了我要上的課,及和我來回溝通我的計畫後,最後還是願意和我一起冒險──她就這樣毅然放棄那時候在馬里蘭大學教書的穩定工作、放棄在馬里蘭的朋友圈,和我一起追夢。

但接下來,我們在 2015 年一整年的日子,用「顛沛流離」來形容應該不為過:短短一年內,為了省錢,我們陸續搬了 8 次家,房子越搬越小、環境越搬越不好。好在我老婆找工作上沒有太煎熬,她一下就找到在科技公司做  Technical Writer 的工作──但也因此有好一段時間,我在舊金山上課,我老婆則在南灣(距離 80 公里)上班,我們只能做假日夫妻。

就這樣,舊金山的學程結束後又過了幾個月,好不容易我終於在灣區找到工作了,接著慢慢在矽谷站穩腳步,也開始在網路上分享我「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的歷程。在職涯和生活上,慢慢走上了穩健的發展軌道。

如今回頭來看,一路走來,許多當時外人不理解甚至不諒解的決定,由衷感謝老婆一路相伴,並且不斷在溝通彼此想法之後,仍願意支持、鼓勵我。而因為趕上矽谷急速發展的時代背景,宅宅的我在這裏算是很幸運地擁有可以發揮的舞台──但很多時候,我也是靠我親愛的老婆幫忙,才能夠在職涯上持續有所進步和突破,例如磨練我的英文口說、表達能力,或用她的智慧幫我琢磨職場重要決定等。

甚至連最近開始陸續接到各媒體邀稿、並在粉專嘗試直播與大家互動的我,也要靠她幫我在家照顧我們 1 歲的女兒,我才可以看似風光地在「幕前」分享各式在矽谷的經歷與人物故事。

人生最重要的事:由衷感謝,自己幸運擁有價值觀相同的終身伴侶

我老婆和我,在價值觀上蠻一致的:我們都沒有很高的物質慾,車子是舊車,衣服及生活上的開銷也都很節省──不論在經濟上的逆境或順境皆然。她手機用了 4 年,不只從沒要我幫她換一隻新手機,我之前主動買了新手機當禮物,還被她要求拿去退貨。

我真的很幸運,在大學的時候遇到了我親愛的老婆。一路上,我們自然也有著爭執、有著遠距離的考驗,以及歷經種種低潮的時刻。但她從沒有因此埋怨或想要放棄我們的感情──不論在什麼時刻,她始終相信著我,給我支持。

或許如今在一些人眼中,會覺得我這一路走來,有看似成功、特別的一面;但我自己清楚知道如果沒有她,我現在什麼也不是。我真的打從心底感謝她,I owe her everything for that!

最近,我的老婆也開始分享她的心路歷程──她有著工程及寫作的雙碩士,她的創意及文筆,自然也是我遠遠不能及的。在《換日線》上頗受好評的文章《外人不會知道的「矽谷」:我在特斯拉工廠上班的日子》以及我在粉專上分享過的《客串作家投稿—上班媽媽在矽谷》,正是出自於她。

最後,謝謝你把這篇有點「閃光」的文章,一路看到這裡。當然也想趁機拜託你幫我親愛的老婆衝一下人氣──歡迎到 [工程師作家的轉職人生] 的粉絲頁按讚或追蹤

謝謝你的幫忙,也祝福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已經找到、或很快即將找到人生中那最適合自己、彼此價值觀和靈魂契合的伴侶,一起過著美好的生活。

備註:本文授權轉載編輯自「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blog,以上內容均為作者個人經驗與觀點分享,不代表其任職公司立場。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