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的「矽谷四周年紀念」:幾乎賭上一切後,換來的真實體驗

給自己的「矽谷四周年紀念」:幾乎賭上一切後,換來的真實體驗

2015 年的一月,我和親愛的老婆從美國東岸那時大雪紛飛的馬里蘭州,搬到陽光普照的加州灣區。如今一轉眼就過了 4 年,我們也從當初的「灣區菜鳥」,到現在大致知曉了這裡的各式生活狀況、甚至職場秘辛。

對於聞名全球的矽谷(Silicon Valley),大家可能有著許多憧憬與想像,當初的我也不例外──希望自己能成功在這個世界科技之都立足,和各國高手一起競爭、合作,並參與能夠「改變世界、讓世界變得更好」的種種計畫與產品。

 4 年後,在矽谷這個入門工程師的領域,我算是站穩腳步、小有一點成績,但對這個地方也有著種種不同的體會與感悟。以下這篇文章,是我這 4 年多來的一些回顧與心得:

帶著全部家當,來到貧富懸殊的舊金山

2015 年一月,我們穿著超級厚重的外套,從攝氏零下氣溫的雷根華盛頓國家機場(DCA)搭上飛機;一下飛機,就發現晚上還有攝氏 10 幾度的舊金山實在好溫暖。但接著要拿起我們共 2 個大行李箱、 3 個小行李箱、隨身背包⋯⋯等家當,加上剛脫下的大外套,著實讓我們手忙腳亂了好一陣子。

那時,我們選擇最大容量的 Uber XL,要從舊金山機場坐 Uber 到預定的 Airbnb 住處──來接我們的大叔開了一台大型 SUV, 在塞完我們所有的東西後,整輛車幾乎沒有什麼剩下的空間了。

 40 分鐘的路程後,我們來到了在舊金山 Glen Park 附近預訂的住處──我們知道房東在上夜班,她 90 歲的媽媽會幫我們開門。在按了門鈴後過了許久,房子才出現亮光,2 樓窗戶出現一位老太太,揮手示意她知道了。當我們接下來又等待了許久,終於隨著步履蹣跚的她走到位於 3 樓的房間時,發現房內放了一張床和一個小桌子後,就沒有什麼空位了──我們的行李根本放不進房間裡,只好先拿起貴重及當晚就需要的日用品,將剩下的家當暫時寄放在房東的車庫裡。

在我們決定搬到舊金山之前,租處位於馬里蘭的 Rockville ,是一間臥房(one bedroom)格局、 採光不錯的電梯公寓,總面積 850 square feet (約 23 坪)包水電,一個月的租金是美金 1350 元(約新台幣 4 萬元) ;但在舊金山,我們租的房間,是一間獨立的房子裡 4 個房間中的一間,大概只有 200 square feet (約 5.6 坪) ,且要和另外一個房間共用廁所,整個家一共住了 9 個人加 3 隻狗──如此的環境條件,一個月的租金卻要美金 1700 元 (約新台幣 5.1 萬元)。 

我們自然知道舊金山的房價及房租很高,要找短期租房更是困難,所以也只能摸摸鼻子,住在一個不是那麼舒服的地方。只希望一切在我上完 3 個月的程式密集班後,可以穩定下來。(關於從美國東岸赴西岸的決定與心路歷程,可參考我之前回台大演講分享的內容:《半路出家的矽谷工程師: 6 件希望我大學時就知道的事,與 3 段人生中的低潮落魄故事》)

匱乏之中,感激所有平凡的幸福

在開始上課之前,我們有大概幾天的空檔,可以四處走走、認識這個城市。那時候 Uber 和 Lyft 剛在灣區推出共乘服務──在 “ Uber Pool ” 或  “Lyft Line”  上,號稱只要 5 美元就可以讓你搭車到舊金山任何地方,還可以帶一個人。而舊金山的公車系統 Muni,一個人的基本票價是 2.25 美元, 而且中間可能要換很多次車、多花很多錢,相較之下似乎划算不少。但可能那時候的演算法還沒有很完善,我們常常在使用共乘服務上車後,卻在抵達目的地前沒遇到任何共乘的人,所以最後價格和使用標準服務的 Uber/Lyft 沒什麼差別──儘管如此,我們仍覺得在矽谷,可以優先嘗試新服務、新產品,真的好棒!

2015 年初的舊金山不太冷,白天氣溫甚至有攝氏 20 多度,因此我們也會穿著短袖加一件薄外套、就出門到 Dolores Park 晃晃。對於在東岸生活了幾年的我們來說,真的很享受能在冬天的公園裡曬曬太陽。

而吃的方面,灣區的餐廳選擇很多、價格帶也很寬廣,不管是中式、日式,或是哪國料理,我們大都可以找到價格不算太貴、但很好吃的美食,當然我們知道這裏的外食「 CP 值」可能還是和很多地方有差距,但已經很感激在物價高昂的舊金山,仍有選擇多樣的平價料理。

在舊金山市區上課時,我印象最深刻、也最為擔憂的,是市場街(Market Street)附近大量聚集的遊民──有時候一個轉彎,就會看到整條街有 30~40 個遊民聚集在必經之路上。因為聽到不少當地人被遊民謾罵、甚至毆打的案例,通常我都會繞路而行。但當時舊金山遊民數量實在太多(編按,詳見:《失衡的舊金山(上):一街之隔的富裕與赤貧(2015)》一文),路上更常常有許多遊民的排泄物,走路真的要很小心。直到 2019 年的現在,每次來到舊金山,我們還是難免餘悸猶存。

那時候的我,每天早上 9 點到晚上 9 點都在學習,要回家的路上沒什麼人,從上課到 Bart 車站的 5 分鐘、以及從 Glen Park 車站走回家的 15 分鐘,每天都很害怕被搶劫或是襲擊。我總會多帶一個備用錢包放一些小錢,並穿著慢跑鞋──暗自想如果真的遇上了,就把備用錢包丟到反方向、拔腿快跑。

好在,直到搬離開舊金山時,我和太太都很平安、沒有遇到被襲擊或搶劫的狀況。

圖/Shutterstock

從 ”FLAG“ 到 “FAANG” ──科技人才的機會之地

有人可能會問,既然物價高昂、貧富懸殊、環境亦不算太好,為何還是有這麼多人(包括我)、前仆後繼來到這裡尋找機會?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矽谷灣區令人嚮往的工作機會,確實很多──對科技業的人才來說尤其如此。以軟體工程師來說,大、中、小公司對人才的需求(反映在面試重點上)均不太一樣,大公司多著重演算法、資料結構、 system design 等;中小型公司則著重實際經驗、及工程師的技能是否能立即使用等──換言之,不同專精、不同領域與不同背景的工程師,都有機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地方。

在 2015 年的時候,大家提起最想進的夢想公司,大多是 “FLAG”  :所謂 FLAG 是 Facebook、 LinkedIn、 Google 這 3 間公司加上 “A”( A 有人說是 Apple 、有人說是 Amazon,也有人說是「順口加的」)──當年 FLG 都是相對年輕且熱門的公司、高規格的公司福利也類似,是眾多畢業生想加入的公司。 

而到現在 2018、2019 年,比較多人在講的則是 FAANG (Facebook, Apple, Amazon, Netflix and Google)。因為在過去幾年,這幾家公司的股價均上漲很多,讓投資人或工作申請者趨之若鶩。

在我完成程式密集班訓練、 2015 年起開始在矽谷找工作時,主要都是靠自己、以及朋友內推來申請職缺。一開始經常碰壁是很正常的事,但只要突破門檻,例如我後來終於得到在 SolarCity 的工作機會後,電子郵件信箱或 LinkedIn 上,不時就會開始收到 recruiter 來信,詢問有沒有興趣去了解他們的公司或進行面試──而自從我加入 Facebook 之後, recruiter 們寄來的信就更多了。 

在矽谷,每 2 年甚至 1 年半換一個工作是很正常的。在這裏許多熱門的文章像是 Employees Who Stay In Companies Longer Than Two Years Get Paid 50% LessWhy you should switch jobs every 2 to 3 years to boost your earnings 等,也都鼓勵著大家時常去就業市場上看看自己的行情。此外前幾年隨著許多獨角獸公司的擴張,大舉砸錢找人才,也讓 FAANG 公司的許多員工流向諸如 Uber、 Airbnb、Dropbox、Pinterest、 Snapchat、Slack 等公司。

因為工作機會多,許多學經歷背景相近的朋友也早就、或是陸續搬到矽谷發展。參加朋友們之間的交流活動,讓我也認識許多在不同科技公司的新朋友們──在矽谷這裡,可能你認識的 3 個人之中,就有 2 個是在科技公司工作。職業別的話,軟體工程師仍佔最大的比例,此外如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設計師(Designer)等科技公司中的重要角色,也有不少人從事。

整體來說,對照美國其他地區的職業分佈,目前仍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像矽谷這裡一樣如此傾向科技業。

圖/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企業福利佳、壓力也如影隨形──自己逼自己不斷進步的環境

「美國」的產假,在已開發國家中算是相對落後的;但「加州」的父母福利,在美國各州來說算是還不錯的──加州法律規定,懷孕的媽媽在產前 4 週可以開始請產假(maternity leave);產後也有 12 週的給薪產假 。爸爸也有在小孩出生到滿週歲前的 6 週給薪陪產假。

而不少矽谷科技公司為了讓員工無後顧之憂,也會加碼提高爸媽在家照顧嬰兒時間,例如據說業界最高的 Netflix 可以提供長達一年的帶薪產假呢! (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親眼看過請一整年假的 Netflix 同事?)至於我所在的 Facebook ,則是不論是爸爸或媽媽都可以請 17週的產假,公司及部門也會盡量鼓勵大家在小孩一歲前把這個假放完,多在家陪小孩。

儘管各大矽谷企業經常祭出各項令人稱羨的福利,以吸引人才(詳見:《在美國 Facebook 總部工作,是什麼滋味?──入職兩年半來的體驗分享》,但在這裏立足,不論工作壓力或生活壓力,仍然蠻大的:

在工作上,你面對的同事、客戶甚至競爭者們,大家都是聰明人,也都賭上了一切,在這裡努力求生、求勝。幾乎在這裡的每個人,都非常努力在工作中全力表現及爭取機會。職場上汰弱留強的現實劇碼,在灣區更幾乎天天上演。 

在生活上,如今矽谷灣區蓋的房子數目,則彷彿永遠跟不上人搬進來的速度:房價飛漲是讓矽谷人最有感的話題── 100 萬美金(約新台幣 3000 萬元)在矽谷,只能在「不太好」的學區、買到 60 年以上屋齡的小小房子。相比之下,馬里蘭最好學區 Potomac (也是全美有名的好學區)的房子,有著可以大上 2、3 倍的室內外空間及較新的屋齡,許多總價也不到 100 萬美金。 

因此,也有許多成家有小孩的科技人,因為受不了這裡的高房價及學區,紛紛搬離矽谷──其中,近年許多人選擇搬到西雅圖,我在一年半前寫的《西雅圖要超越矽谷了?》文章中,就提到西雅圖的崛起及人才的流動。最近,也剛好有同事調到西雅圖,在薪水不變的情況下,因為不用繳交州所得稅(美國個人所得税分為聯邦所得稅及居住的州所得稅,有幾個州不需要繳交州所得稅,華盛頓州是其一)、及當地相對低廉的生活成本,每個月可以用的稅後收入增加許多,他說除了冬天下雨多了些之外,生活過得很開心。

我知道每個城市,必然都有它的優缺點。但對我自己來說,我很感激來到灣區後,在矽谷的一切體驗──矽谷願意接受一個半路出家的我,讓我有機會證明我自己;同時這裡的氣候、食物、福利、及各種機會,是我在很多地方所沒有的。

如今,已不會如過去一樣認為矽谷是個如夢幻般一切美好、彈指間改變世界的地方,但實際參與了種種專案、經歷不同職務的磨練後,心中那份追求不斷自我精進的動力,反而更加清晰。

上一個 4 年,我過得很精彩;希望在矽谷的下一個 4 年,自己能夠更加適應這裏、綻放光芒。

也歡迎大家關注我的粉絲專頁,了解更多矽谷經驗、矽谷人物專訪、及各式矽谷新奇事務。

備註:本文授權轉載編輯自「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blog,以上內容均為作者個人經驗與觀點分享,不代表其任職公司立場。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