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出家的矽谷工程師: 6 件希望我大學時就知道的事,與 3 段人生中的低潮落魄故事

半路出家的矽谷工程師: 6 件希望我大學時就知道的事,與 3 段人生中的低潮落魄故事

作者前言:

去年 11 月 10 日,我受邀在台大校慶、化學系系慶時演講分享。因為目前在美任職的公司在員工對外發言上有許多規定,我得事先向公司申請,經法務、政策、公關部門一一審核同意後,才可以公開演講;加上考慮到活動在我飛機抵達台灣不到 12 小時的隔天,以及自己許久沒有公開演講,我一度想打退堂鼓。

但回想起自己來時路,深覺自己更應該將經驗回饋給母校、母系,並且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學弟妹們才對。因此我還是咬著牙,在過去一個月工作極為忙錄之際,準備文件向公司提交申請,同時寫稿、做投影片、練習演講。

以下是我的演講內容,在此也分享給不能到現場的讀者朋友們參考:

化學系畢業「半路出家」,成為工程師在矽谷立足

謝謝系主任與徐丞志教授的邀請、系辦許小姐的協調聯繫。今天很榮幸,可以參與台大及化學系 90 週年的慶祝活動──我是 2008 年 80 週年時學士畢業的,距今剛好 10 年! 

因此在今天,想要從我大學及畢業後這 10 年來的經驗,來和大家分享 6 點「希望我大學時就知道的事」,以及 3 段我「人生低潮落魄時期」的故事。

我 2008 年台大化學學士畢業後當兵, 2009 年到台大環工所當助理準備出國申請, 2010 年來美國賓州 Lehigh University 念環境科學碩士,後來先在美國維吉尼亞州新創公司 Hook Mobile 當軟體工程師,2015 年到美國最大的太陽能公司 SolarCity 擔任軟體工程師; 2016 年電動汽車公司 Tesla 併購 SolarCity,所以我有大概 3 個月在 Tesla。接著我在 2017 年一月以後,轉職成為 Facebook 的軟體工程師。同時我也是部落格「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的作者,在這個部落格中,分享我轉換跑道成為軟體工程師的心路歷程、在矽谷的所見所聞、以及自我學習成長的筆記。

簡單自我介紹完後,我想直接切入今天最重要的第一個主題──「希望我大學時就知道的事」:

回首來時路,希望大學時就知道的 6 件事

第一:希望我那時候就知道區塊鏈及比特幣(Bitcoin) ⋯⋯這樣我早些研究, 2009、2010 年有在一個比特幣不到一美元或更低的買進,可能現在就退休了。哈!這當然是個玩笑話。但我想主要的建議是,要對新趨勢保持開放的態度,說不定你可能因此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如今這個世界在很多時候,「早」就是一個很大的優勢。

第二:我在大學的時候除了學校的科目,並沒有多培養我的知識廣度。如果可以重來的話,我會想要多讀書,在本科之外培養各種不同的領域的知識,了解自我性向並確認人生方向──這樣我可能更早就會開始學習程式,也不需要「半路出家」了。

第三:多參與實習、接觸業界,這可能是我最希望自己有早點做的事。如果重來一次,我會在大一開始的每個寒暑假,就到業界實習,從業界的工作來了解自己真正想要累積的職業。

到美國後,我是在華府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實習的時候,確定了自己不想要在 NGO 做遊說法案的工作;我在農業圖書館的時候,則確定了自己也不想在政府部門、依靠不確定的年度預算來工作。我確認了自己想在民間企業、快速有效率地知道自己能力──而如果我的目標改變,也可以隨時調整。每次實習工作,都幫助我更了解自己內心真正的喜好。

第四:不因「主修」自我設限。我自己就是「半路出家」,也了解現在許多大學畢業生沒有做主修科系的工作──我的許多同學,到現在做的也非純化學研究工作。其實這沒有什麼關係,我們應該保持開闊的心態,在這個時代找尋能夠發揮你的「技能」及「優勢」的職業,它更未必僅限於「主修科目」而已。

第五:嘗試用新思維找到藍海。現在,跨界的合作及新應用是一直在發生的,例如現在科技業一直在顛覆許多傳統產業──如果你能早些培養新思維、找到好的切入點,我相信有許多藍海領域可以發揮。

當然,請不要誤會我,如果你已經在一個領域有熱情,想要一直專研,也是很值得鼓勵的。像徐丞志教授被 Analytical Scientist 評選為 Top 40 Under 40 的分析化學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條條大路通羅馬:在一個領域深耕,或者找尋新領域探索,你的人生不論怎麼樣都有機會成功,一切看的是你如何選擇、以及你如何付出。

最後:提升自己的技能,常常需要永續學習──我認為現在最重要的能力,是學習新知識的能力。在大學的時候,我們應該多理解及精通「學習如何學習」。在線課程 Coursera 上就有一門 Learning How to Learn 的課,大家有空可以去參考一下──當你的學習能力很好的時候,不管是要專研技術,或是學習新知識,都會容易很多。

再來,我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 3 段「人生低潮落魄期」:

提升自己的技能,常常需要永續學習——我認為現在最重要的能力,是學習新知識的能力。圖/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

大學時期,從優等生到勉強畢業的探索之路

第一次落魄是我的大學時期:我從小在班上或學校成績都算名列前茅,到高中也不例外,但高中考大學時,卻不知道自己到底真心想做什麼──我填志願時,基本上就是從電機、物理、資工⋯⋯這樣填下來,化學系好像是我的第 6 個志願。

但進入化學系後,才發現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許多同學是奧林匹亞競賽獎牌得主,或是高中就把一些大一大二的課都唸過了,我和班上前半段的大神們,差距大到真是連車尾燈都看不到。我大一的成績還可以,排名在全系第 9 名,主要是很多科目都還和高中差不多;但大二比較專業的科目一開始,我的成績就一落千丈,掉到後段 50 幾名;大三大四成績稍微好一點,但其實很多都是靠非本科系的學科來拉成績。

因為我在化學系的本科目中找不到熱情,我在大一暑假嘗試轉牙醫系,轉系考試取 6 名、我考第 5 名,但因為我大一的物理化學微積分平均只有 79.69,不到 80 分,牙醫系也堅持不讓我四捨五入,所以還是沒有轉系成功,當時打擊超大!

我對商管、財經、歷史等也都有嘗試,但仍沒有真的找到自己有熱情的領域。那時我常常心灰意冷,覺得我真的唸不下去;也有考慮休學重考,又或者是轉到一些可能大家都在轉出的系,想說這樣「比較好過」。好在我那時的女朋友、現在的老婆極力阻止我,勸我不要盲目的逃避困難,轉到一個自己也不了解的科系,不然我應該就不會在這裡了。雖然最後我沒有轉系或離開,但很多化學系的本科科目都只是 60 幾分低空飛過──我的大學生涯最後是在主修課很弱,靠通識及外系課程拉抬成績下,勉強畢業的。

赴美留學到找工作時期, 800 多封履歷石沈大海

第二次落魄是出國讀書時期:因為我找不到特別有熱情的科目,但又想要出國留學工作,因此當兵後思考到我對環保領域相對較為關注,於是朝環境科學及環境工程方面準備,也很幸運地成功申請上幾間學校。

 2010 年出國留學,原本以為就此會順利一些。但我必須要說,自己在美國大學研究所的讀書壓力,比在台灣唸大學時高多了:我從開學第一週的週末就開始要寫作業,讀書準備期中考,一次期中考的進度,我覺得將近是在台大一學期的份量。同時我為了賺學費,在校擔任中文助教,一週需要花至少 20 小時備課、教中文及改作業,那時候的壓力,真的是無比巨大!

我碩士論文的研究題目:「自然界水體中的汞的揮發模型」,需要長時間在實驗室做模擬。 因此直到 2012 年畢業前,我都沒有時間和心力找工作──當時我有許多同學,畢業前都已找好工作了。

我 5 月畢業後趕忙急起直追,一直到 9 月為止,共投了 800 多封履歷,但是一個工作都沒有得到。我找工作時,全美 50 州只要看起來相對有機會、符合條件的我都投,連像是在「美屬薩摩亞島」這個我都不知道在哪裡的職缺,我都不放棄。但即使這樣,我仍只有得到一些電話面試機會,最後也都沒有被錄取。

不得已,只好先從無薪實習開始做:我先在華府綠色和平組織實習近 3 個月,後來在美國農業圖書館參加活動,因而認識了那時候的台灣人館長劉耀經博士,得到了無薪實習的機會(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感謝在美國遇到的貴人—劉耀經館長、Terry、Kirk〉)。

那個時候,應該真的可以算是我人生至今最低潮的時期了──畢竟我也己經畢業了好幾個月,燒了很多錢,但始終沒有找到任何給薪工作。我的女朋友那時候和我在馬里蘭,與另外 2 個學生合租在一間公寓裡,我們每天都因壓力大而吵架,但是因為住的地方很小,吵完還是要在同一個空間生活,真的很痛苦。

但也就是在此時,因為在農業圖書館實習要處理資料,我開始學習程式,越學之後越覺有趣,於是我投入幾乎是所有的空閒時間來學習。在這樣學習了大概 5 個月之後,我得到第一份軟體工程師實習生的機會:工作是在 Virginia 的一家新創公司。雖然這家公司距離我住的地方有40 幾英里(大約 65 公里),但是我很珍惜這個機會,每天來回花 2 個多小時開車通勤、也完全不以為意。過了 3 個月,我被以正職雇用,正式轉職軟體工程師。我這個階段的落魄才稍稍緩解。(也是在這時候,我和女朋友結婚)

來到矽谷,一切重新開始:

但我當了新創公司的軟體工程師 1 年 8 個月後,卻說服太太,一起辭掉那時候感覺都算穩定的工作,到矽谷從零開始:

那時聽到我們決定的朋友們,都感到不可置信,想說你這傢伙才剛開始做軟體工程師不到兩年,一下就又頭腦發熱地要去矽谷和別人競爭?我太太也覺得,我第一個公司的 CEO、CTO 都很喜歡我,當初更給我這個半路出家、不太會寫程式的小子機會,結果我卻這樣離開,會不會很沒有道義? 

但我知道,自己的學習曲線及速度已經遲緩了下來──我想要趁年輕多學習,更想要趁還有動力時挑戰自我,所以最後還是說服了她,和我一起從生活終於勉強收支平衡的狀態,再度變成 0 收入的狀態。

因為我覺得自己程式的底子還是不好,考慮到不想再花 2 年唸一個碩士,於是上了一個 3 個月的程式密集班(可以參考我之前的文章〈Coding bootcamp 程式語言密集班- 從不會寫程式到3個月被矽谷科技公司雇用的終南捷徑?〉)。那時候我們搬到舊金山一個 Airbnb, 一間房子裡有 4 個房間,共住了 9 個人、 3 隻狗──我們的房間比馬里蘭的公寓房間還要小得多,放上一張床和一個小桌子就沒了,但租金卻貴得多。

每天我一早 8 點出門上課,到晚上 9 點或 10 點回家,一週 6 天連續 3 個月都是如此;而我的老婆那時候白天找工作、有時也探索舊金山──我們的日子忙碌,但因為在一個新的城市,以及我們仍在學習,新鮮感讓我們的生活,不至於太苦悶。

我上完課後,像是我研究所畢業的情況一樣。許多同學 2 週到一個月都找到工作了, 我卻一直被面試公司拒絕。為了省錢,我們搬了好多次家──單是 2015 年一年,我們就搬了 8 次家。全舊金山灣區東南西北,我們住過好多地方,最短的只住一天,長的也才一個多月;我們那時提著兩大行李箱、四處流浪,總希望在下一個住的地方,就可以找到工作安定下來。好在,我大概在上完課後 4 個月找到工作了:我得到美國最大的太陽能公司 SolarCity 的軟體工程師職位。我們終於可以租一個公寓,而不用一直換住處了。

在矽谷,全世界的人才都在這裡競爭,人多、機會也多,世界知名的科技公司及新創公司,你可以叫得出名字的,許多總部都在矽谷,像是 Facebook、Apple、Netflix、 Google、Uber、 Airbnb。Amazon、Microsoft 雖然總部在西雅圖,但在矽谷的辦公室也是越來越大。

我也是在矽谷,認識了那時候在史丹佛大學當博士後研究員的徐丞志老師──其實很有趣,我發現到現在,我的許多朋友們如果在美國的,大部分最後也都來到了矽谷——這裡的除了景氣繁榮、工作機會的數量很多外,許多公司鼓勵創新、不介意非本科或曾經失敗的精神,更讓我在這裡也可以有容身之地。

看似風光的背後,都是無數咬牙掙扎、自我懷疑的堆疊

我的化學成績不夠好,很勉強才從台大畢業;在矽谷,我的學經歷更真是太不值得一提──我的許多朋友同事都是從像史丹佛、柏克萊、MIT、卡內基美隆等名校 CS (電腦科學)的畢業生、血統純正不說,業界經歷更是豐富。

為什麼今天我還是選擇站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看起來很不順利、很不優秀的人生故事?

我想,正是因為我是一個普通人,但我沒有因此停止探索、停止努力、停止付出:一路走來跌跌撞撞,面對無數壓力很大的時候、懷疑自我的時候、許多人不理解的時候。但為了當「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我也付出了無數個夜晚、週末加強自我,從不停止學習,只希望我和其他人的差距,可以慢慢縮小。

大家可能都只會看到別人當下風光的表面,但是請相信我:他們背後無數的艱辛,真的是沒有親身體驗過,無法完全了解。

當然,在座的學弟妹,你們的人生才要開始。只希望我的大學總結及人生故事,可以對你們未來的選擇有一點啟發:遇到困難時,知道這是人生的常態——大家都是這樣辛苦地、默默地熬過來的。 

軟體業有一句話說:「你本來就該為工作掙扎」(You are suppose to struggled) ,因為「一切值得做的事情,都是困難的。」(Anything worth doing is going to be difficult .)

我個人最喜歡的兩句話是:

Whether you think you can or whether you think you can't, you're right.  

不論你認為你能、或是不能做到一件事,你都是正確的。

If someone else has done it then you can do it too. If no one has then you can be the first! 
如果有人做過了,代表你也可以做到;如果沒有人做過,你可以是第一個做到的!

有些時候,我們必然會妄自菲薄、或被別人懷疑。但是當你做了研究、做了足夠的功課,你必須要對自己更有自信,堅持自己的選擇──畢竟,這是你的人生,而你精彩的下一章節,就是從今天的決定及改變開始。

我是 Brian, 2008 年台大化學系學士畢業生,Facebook 軟體工程師,及「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部落格作者,謝謝大家今天來聽我演講。

備註:本文授權轉載編輯自「半路出家軟體工程師在矽谷」blog,以上內容均為作者個人經驗與觀點分享,不代表其任職公司立場。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M_photo@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