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不肖巫醫「獻祭孩童」,只為讓客戶「美夢成真」?

烏干達不肖巫醫「獻祭孩童」,只為讓客戶「美夢成真」?

不久前拜訪維多利亞湖畔一處漁港小鎮,同事提及:「當地人說多數小孩都穿耳洞是為了防人口販子。」他們說,身上穿洞的孩子比較不容易被看中,人口販子偏好沒有殘缺、損傷的身體。

事隔幾日,當我們在另一個漁工聚落看見孩子們耳垂上顯眼、似乎有些過大的耳環時,我們決定深入挖掘耳洞與人口販運的關聯。始料未及的是,此地綁架、販賣兒童的終極目的,竟是為了奪取他們的生命作巫術獻祭。

圖/Shutterstock

「孩童獻祭」非信仰,而是不肖巫醫的生財手段

兒童獻祭的存在一直流傳於烏干達人的耳語閒談中,然而僅有少數案件會被揭露於眾。根據統計,2006 年到 2014 年間,警方收到共 87 起兒童獻祭報案,其中只有 23 件被上呈到高等法院,最後更只有兩位加害者被揭發。

然而究竟有多少兒童因巫術儀式需求而遭綁架、傷害?正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 2009 年發表的聲明:「沒有任何獨立且具有公信力的資訊,準確提供每年因儀式而遭謀殺的孩童數量。」10 年後的今日,受害兒童的數量仍然難以被估計。

出於長久以來對巫術的畏懼,民眾害怕報案張揚。此外,一如上述資料顯示,即使報案最終也往往因司法程序冗長而無果,使人失去報案的動機。如此低的犯案風險變相助長了兒童綁架、謀殺這類惡行。綁架孩童用於巫術儀式的猖獗氾濫,更暗示了這是一門極具潛力的地下生意。

部分執行孩童獻計的巫醫聲稱這是傳統信仰的一部分,然而將活人作為祭品並非一直存在。雖說烏干達原始部落社會中確實有獻祭傳統,祭品僅限於牲口,不造成對人的傷害。綁架孩童進行獻祭,反映的其實是不肖巫醫為了誘使客戶掏出更多錢,而選擇傷害無辜弱小的兒童。這些客人的願望代價高昂,他們求的往往是財富、健康與愛。比如說,為了祈求生意興隆,孩子的身體部位或甚至整個人會被活埋在新建築的地基下。在其他案例中,他們的血被混入草藥當中,宣稱有神奇的療效。

孩童獻祭以傳統文化信仰為藉口掩護,實質上是為了滿足人的貪婪慾望。

亟欲脫離貧窮的人們,為了發財、改善生活條件而求助於巫術。新興中產階級為了不墮入過去的貧困,努力爭取更高權位,也可能成為不肖巫醫的客戶。這些已有一定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士多與政治人物、警察有私交,某種程度上也解釋除了對巫術魔法的迷信畏懼外,為何政府並未積極處理綁架、謀殺兒童用於巫術儀式的社會問題。

在 2016 年烏干達總統大選前,據報導就有 6 名兒童在競選期間遭斷肢或謀殺,因為人們相信兒童獻祭可以為選情「帶來好運」。

烏干達透過在孩子身上打耳洞來預防人口販運。圖/海倫 拍攝

政府立法防範、宣導應變措施

法律層面上,烏干達於 1957 年即制定《巫術法》(Witchcraft act),禁止巫術使用、對他人下咒,單純遵循傳統習俗的祭祀拜神、工藝製造、傳統藥物交易供應則不受此限。然而殖民時期訂下的法律欠缺執行效力,且整體烏干達社會仍相信巫術的力量,短期內難有改變。

撇除掉巫術的合法與否,兒童獻祭牽涉到更高層次的人權問題,烏干達憲法第 22 條明訂:「沒有任何人應該被剝奪生命權。」2009 年,烏干達國會也通過《人口販運防治法》(Prevention of Trafficking in Persons Act),禁止運售人體部位,不過成效依然有待觀察。

政府之外,則有非政府組織與當地居民共同努力,照顧兒童獻祭被害家庭與倖存者的身心健康,對大眾進行宣導並發展本地化的「安珀警報系統」(AMBER alert system)以遏止悲劇發生。

安珀警報是源自於美國的失蹤兒廣播緊急回應系統,透過電視、電台、手機簡訊等各種媒體散播消息,動員社會協尋失蹤兒童。自 2014 年開始,世界展望會在烏干達布依奎區(Buikwe District)的鄉村建置了一套類似的系統,每當有小孩失蹤,目擊者會通知村裡兒童保護委員會(Child Protection Committee)的成員,透過擊鼓、鄉里廣播的方式動員全村協尋失蹤兒童。實施的兩年後,超過 10 名遭綁架的兒童透過這個系統被成功救援。

除了緊急尋找失蹤兒童的系統之外,關注兒童權益的組織們也協助教育一般民眾,改變他們對巫術與兒童獻祭的認知;提供相關課程予父母和孩童的照顧者,指導該如何預防與應對小孩失蹤的情況;積極與政府機關、警方交涉以在類似案件發生時有更完善的處理機制。

烏干達的孩童獻祭不僅只是一個傳聞,而是真實發生在當地社群的人權事件。儘管時至今日受害兒童的確切數字仍無從掌握,隨著孩童獻祭與巫術的神秘面紗被一步步揭露,加上更為妥善的預防措施、應變系統,鄉村裡孩童遭綁架、殺害的情況已有所減少,在未來也許將不會再有孩童因巫術儀式而無故遭犧牲。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海倫 拍攝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