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後,我去了河南「少林寺」學功夫

大學畢業後,我去了河南「少林寺」學功夫

我是 Lulu,小時候是個道地的「電視兒童」,小時候放學後最大的陪伴就是電視。我有個不一樣的公主夢,沒有期待過白馬王子與城堡,更希望自己能成為俠女。從卡通、電影認識的武術世界總是如此地帥氣與讓人佩服!像是動漫《獵人》裡面的小傑與奇犽兄弟般的感情、《倚天屠龍劍的愛恨情仇》、《笑傲江湖的道義》、《功夫之王》的小男孩成長、《追殺比爾》的師傅、楊紫瓊更是我心中的偶像,也許是小說電影看太多了⋯⋯我的心裡一直藏著一個功夫夢。

大學畢業後,我展開了壯遊,還順道排下了這個習武的行程。2016 年 3 月我買了單程機票,前往河南鄭州少林寺旁的最大武術學校──塔溝武術學校(現有師生 35000 餘人),想找一位技藝高深的師傅,習得功夫。

沒有剃光頭、能吃肉,武校收女生

在中國河南省登封市,也就是有達摩祖師的北少林寺的發源地。很難想像這個時代裡,在這裡還有著上百間的武術學校,有著十多萬名學生每天都在學習武術,跟普通學校一樣,這裡有小學、中學、本科(大學部)的學歷證明,只是文化課的安排時間一天最多 3 小時,普遍學生就是能看字、能加減乘除的程度。會把小孩送來的家長,大多是因為小孩好動難教,武校學費費用便宜等等⋯⋯這邊將來的出路為:武打明星、跑龍套、軍警保全、運動休閒產業的教練等。

此外會來習武的人就是成人和對武術、少林寺有所嚮往來外國人,港澳台也是被歸類在外國人類別。需繳比交在地學生貴 10 倍、一個月 3500 人民幣的學費與住宿費。

抵達鄭州的第一個晚上,我一個人拉著行李,進入了百貨大樓上的民宿,是一個港片常常出現、有點舊、有點臭的小房間。第二天經歷很多手續才終於辦好我中國農民銀行的戶頭,畢竟我還是要把全身的錢放進銀行才比較放心。

我在車站前找到塔溝的免費學生巴士前往校區。原本想要參加短期班,但一到入住的地方,我還是被嚇到了,因為女生學生比較少,所以不能住較高級的房間,而是在 7 樓公寓的 5 樓。一條長廊約有 20 間房,每間房能住 12 個人(像是軍營的床)。整層樓兩側只有 3 個蹲式馬桶跟兩個小的可憐的水龍頭。洗澡則是每週一次走到 1 公里遠的澡堂。

雖然我已有心理準備,是帶著睡袋要去吃苦的,但實際看到這一切後,非常佩服這間學校的30000 多名的學生,能夠接受這樣的環境。最後,我加入的是塔溝集團之少林武術國際教学中心,跟著其他外國人一起學習(這些同學裡有緬甸人、德國人、澳洲人、黃皮膚的法國人、美國人,大多是 15 歲左右青少年,平時在房間抽著煙、打電動),那陣子約 13 名學員(會有一兩天來體驗的學員)穿著紅夾克、黑色寬鬆長褲,每天早上聽著鈴聲過日。

一大早開始晨跑、自己去食堂買早餐、早功拉拉筋、上午課、午餐、下午課,結合套路、拳擊、體能、翻滾的訓練。這邊的訓練真的跟我想得很不一樣,訓練大都是在一個練功房練習,我常常覺得我留在台灣參加健身房可能更好。在這裡,我沒碰到所謂的「大師」,這邊的教練是有硬底子的身與術,像我這次的鵬教練是 7 歲時就被送到武校,然後在這邊習武9年的時間,經過認證就能成為教練。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下來,我覺得塔溝武校就只是一個被商業氣息渲染的地方而已。

這一次我沒有找到所謂的大師、沒有「內功修練」,但這片大山大地也讓我探索了許多次,登上嵩山(少室山)三皇寨帶給我久久難以忘懷的身心舒暢。還有少林大典的演出,在三座山頭的室外演出動用近 600 人的禪武演繹,讓人大開眼界。

若不是抱持著特定目標,我認為這趟旅行的不同收穫也相當精采。未來希望仍會前往武當山與峨眉山等地體驗不同習武的生活,但這一次,每個地方安排一週的旅行就夠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主圖)Lulu 提供/(附圖)皆取自 Lu兔跑跳生活臉書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