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玻璃屋山」探險,走進 Gubbi Gubbi 族的傳說裡

到「玻璃屋山」探險,走進 Gubbi Gubbi 族的傳說裡

撰文:Fei.W 瑩子/讀者投書

從澳洲回台灣的前幾個禮拜,開始尋找此地還有哪些旅遊景點,意外找到了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的玻璃屋山(Glass House Mountain)。在澳洲看過絕世海景後,就突然懷念起山,心心念念的想要去看山,於是刻意選在交通票價開始折價的禮拜四,在結束語言學校的課程後直接搭上了火車,通往陌生的北方,獨自一人來到玻璃屋山(Glass House Mountain)登山。

玻璃屋山國家公園 

玻璃屋山(Glass House Mountain)位於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內陸,是澳洲眾多國家公園之一,而恩崗崗山(Ngungun Mountain)便是這座國家公園內的群山之一,與汀伯喀山(Tibrogargan Mountain)是其中唯二可以攀登的山。

不同於台灣幾乎是連綿的山巒,玻璃屋山國家公園共有 12 座山,分別聳立在平地上,從山頂往下看,能看到平原上一座一座隆起的山,彼此互不相連。在當地原住民 Gubbi Gubbi 族的傳說裡,山群裡的每座山都來自一個大家庭,每座山都有自己的角色與性格。

18 世紀時,英國海軍詹姆斯.庫克船長將此地命名為「玻璃屋山」,因為他覺得這裡的山形,就彷彿他家鄉約克郡(Yorkshire)的玻璃窯似的。

英國約克郡(Yorkshire)的玻璃窯。圖/Richard Croft@Wikipedia CC BY-SA 2.0

交通方式

從羅馬街(Roma Street)站坐上布里斯本「(Brisbne)往楠伯(Nambour)的火車上,一路往北,在玻璃屋山站下車,再沿著 Coonowrin Rd 走到 Fullertons Rd,在往山上走的過程中,即可以看到 Mt Ngungun Hiking 的步道入口。

出發吧!登山去

在市區的 IGA 買好了簡單的糧食與飲料,也準備了水,趕在登山之前先解決了午餐。第一次的北行比起往南更多了點緊張,大概是對於目的地的不安感作祟,怕在山邊會沒有網路,還提前查好了路線,結果當然是自己多慮了。

受限於交通工具,能去的地方也不多,選了距離火車站最近的 Mt Ngungun,從玻璃屋山站到 Mt Ngungun 的登山口大約 2 公里的路程,還好當日天氣涼爽,才不至讓人臨陣脫逃。

Mt Ngungun Hiking 入口不算顯眼,一路上也不是那種修繕完善的階梯步道,而是帶有雨後濕潤的泥土味的坡道。明明只是座 200 多公尺的小山,但對於久未爬山又人生地不熟的我來說,仍像是一個挑戰。

一個人徒步走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遇上山友,詢問還要多久才能到達山頂。看著他們健步如飛的模樣,不禁在心裡暗自嘲笑起才走一半就已氣喘吁吁的自己。

登山途中曾在心裡暗自腹徘:為何要大老遠地跑來讓自己累到不行?但一站在山頂上,廣闊的視野,與踩在泥濘上時的緊張與不安瞬間一掃而去。

與登山客對話

在 Mt Ngungun 的山頂遇上了出遊的學生團,學生們很可愛但又有點聒噪,剛爬完山,一個個都大汗淋漓,裝扮專業的模樣,讓一身休閒的我顯得突兀。

閒談間,我告訴他們我來自台灣,現居布里斯本,他們於是熱心地為我介紹山頂的風景,還指了指遠方,說看得到一點布里斯本。

「再往前一點可以看到 360 度的風景,非常漂亮。」

儘管領隊不斷地推薦著制高點的風景甚美,但岩石路崎嶇風又大,穿著帆布鞋就去登山的我,實在是不敢再往前。

比爾包恩(Beerburrum)站與玻璃屋山(Glass House Mountain)站附近的小鎮,都給人一種平靜安穩的感覺,像是不受世事所染般遺世獨立的現世安穩的感覺。圖/Fei.W 瑩子 提供

圖/Fei.W 瑩子 提供

拜訪森林、巧遇同鄉

儘管這一次沒有繼續登高,但一周後,我重返當地,並記起了在初次向北的火車上,曾看到一座森林,由細長的杉木林組成。當時心想如果來拍照,一定很漂亮,在網路上亦查找到了美麗的風景照,於是便在登山後造訪該地。我從比爾包恩(Beerburrum)站下車,往森林區走了大概 15 分鐘,一路上都是樹林,卻找不著那張照片裡的風景,最後只匆匆地拍下了森林就返程。

一個人徒步走在山林間,也許看著奇怪,沒多久便遇上陌生人問候:
「你要去哪裡?怎麼一個人走在路上。」
「火車站,我來這邊拍照的。」
「要上車嗎?我載你去。」

雖然到火車站只有 10 多分鐘的路程,對擅長走路的台北人來說只不過是小菜一碟,但當下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就搭上了便車往火車站,原以為會回到鄰近的比爾包恩(Beerburrum)站,後來意外到了前一站 Elimbah。

載我一程的是一個在卡布爾徹(Caboolture)工作的澳洲姐姐,人很親切,還跟我介紹了漂亮的景點。小貨車上,風透過窗戶吹來,兩旁是異國風情的樹林,一時之間讓人有種不真實感。搭便車這種電視劇的場景,事後想來才覺得虛幻又危險。

在等火車時遇到台灣女生艾琳,在卡布爾徹(Caboolture)的農場打工渡假,平常 5 點左右就得起床採草莓,以件記價,一天大概能有澳幣 100(約新台幣 2,199 元)的收入,休假時會跟著一起工作的朋友們在附近的籃球場打球,原本要去 City 找朋友的,搭錯了方向才到了這個火車班次少少的小站,而車次一等就是將近一小時。我們一路上聊著,到了市區才道別,還有種他鄉遇故知的奇妙感觸。

一個人說走就走,腳步比想像中更輕快,也多了許多體驗。遇到陌生人,隨口一句招呼,短暫的同行再道別,可以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關於作者》
Fei.W 瑩子
本職工程師的業餘部落客,夢想著旅居,在工作兩年後決定啟程,到布里斯本遊學 3 個月,認識了許多人也開始一個人旅行,一個人跳島、一個人登山、一個人的遊樂園,享受獨旅不期而遇的驚喜。
去的地方不多,也沒有專業的攻略文,但若有幸在這裡巧遇希望,這些初心者的故事,也能讓在平凡生活中徬徨的人們擁有出走的勇氣,享受不期而遇的驚喜。
部落格:尋常生活
臉書:攝影手帳×與旅途中的小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不同於台灣幾乎是連綿的山巒,玻璃屋山國家公園共有 12 座山,分別聳立在平地上,從山頂往下看,能看到平原上一座一座隆起的山,彼此互不相連。)Fei.W 瑩子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