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秘密基地」: Toogood Pond

我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秘密基地」: Toogood Pond

每個人的生命旅程中,可能都有一個秘密「基地」:對於在繁忙生活中的人們而言,這個「基地」可能是家中某處得以放鬆的角落、也可能是一家能溫暖自己胃與心的深夜食堂。對於不少海外遊子來說,它則可能是一處讓自己思念起家鄉的地方,或是一個能夠讓自己完全感到融入的舒適圈子。

每個人的生命旅程中,也可能都有一個「秘密」基地:它可能是非常私人、甚至非常私密的回憶之所在;有時候則其實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甚至是個廣為人知的處所,卻承載著非常個人性的成長軌跡。

對我來說,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大多倫多地區」萬錦市(Markham)郊的 “Toogood Pond” ,則可以說是集上述「秘密基地」之大成,也無疑是我在當地留學時期起,就排名第一的「私房景點」──因為這一個湖畔,記錄著我從到加拿大留學、工作、結婚、生子、育兒⋯⋯一路走來的太多回憶,與太多心情點滴。

多倫多在地人,「洗滌心靈」的最佳去處

Toogood Pond 其實可以用「水潭」或「池塘」來形容,在此姑且稱它為「太好潭」吧!但這樣的翻譯其實並不是最正確的,因為 Toogood 這個字,並不分開寫為“ Too good ”。

如果遊客們用 google 搜尋中文資訊也會發現,並沒有 Toogood Pond 的慣用中文翻譯——因為加拿大人—包含加拿大華人,都以英文 Toogood Pond 來稱呼這一個美麗的深潭。

以地理位置來說,“ Toogood Pond ” 區域,包含著「太好潭公園」(Toogood Pond Park)以及緊鄰的美術館(Valley Art Gallery),還有旁邊的一條加拿大文化遺產街(Heritage Area: Main Street)。

Toogood Pond ,從來不是加拿大旅遊中熱門的旅遊景點,因此一般遊客其實不會知道這個地方。直到最近幾年,開始可以看到幾台遊覽車在週末出現。

一般而言,來到加拿大多倫多的遊客必走之地,不外乎是 Niagara Falls(尼加拉瀑布)、CN Tower (加拿大國家塔、西恩塔)、 Central Island(中央島),以及 ROM :Royal Ontario Museum(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等等。

但是,對於多倫多的當地人們來說, Toogood Pond 往往才是日常生活中最常造訪,「洗滌心靈」的最佳去處──Toogood Pond 這個多變的深潭,一年四季都是風景!春天可以看侯鳥遷徒;夏天可以看魚兒成群;秋天可賞秋楓落葉;冬天可觀冰上景致。

在繁囂的真實世界、都會生活中, Toogood Pond 的寧靜與自然景觀,真的可以讓人清除心中的垃圾,甚至注入一股清流。

在 Toogood pond Park 走累了,可以到一旁的美術館(Valley Art Gallery)參觀加拿大在地藝術家的畫作。也可以步行 3 至 5 分鐘的距離,到加拿大文化遺產街(Heritage Area: Main Street),坐在走過歷史長流的百年建築物群中,一邊品嚐著現代品味的咖啡。在 Main Street 漫步欣賞百年建築的同時,也可信步走進兩旁林立的特色餐廳與紀念品店,發掘加拿大當地美食,以及加拿大當地的手工藝品。

自高中起留學加國,就與這裏結緣

在加拿大高中留學時,是我第一次造訪 Toogood Pond:當時父母在台灣,無法在加拿大陪伴我的留學生涯,因此我必須靠著自己,迅速地融入當地的生活。高中第二個學期,一名香港女同學每到週六傍晚,會開車到我的住處,載我到她家聚會。她的家,就在 Toogood Pond 附近。

聚會現場,每個人都要現場煮一道拿手菜,而不是事先在自己的住處準備好──因為那位香港女同學,十分喜歡大夥一同做菜的熱鬧。她的母親,也一定會做一道甜點,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拿手的腐竹甜湯。

當時的聚會,固定由我們 4 個女同學組成,就像是外國影集中常見的「4 姐妹聚會」場景一般。3個來自香港的女孩,加上我這個台灣留學生,經常形成英文、廣東話、中文等三種語言交雜的「綜合溝通模式」。

在聚會例行的「晚餐烹煮儀式」前,我們 4 個女生,有時候會一起步行至 Toogood Pond ,之後一定會沿著 Toogood Pond Park 的水潭外圍小徑走一圈。那時候,是「春天」。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當時常看到湖畔有一大群加拿大鵝(Canada Goose),牠們在此悠哉生活,並準備臨冬之時遷徙美國——當中有許多在加拿大剛誕生不久的鵝寶寶,跟著鵝爸爸與鵝媽媽,一同在草地上覓食。

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每次看到加拿大鵝群,就會想到我在台灣與爸爸、媽媽、妹妹、弟弟的全家幅景象。但是,我當時也清楚地意識到,所謂「成長」就是要面對「分離」,就像加拿大鵝寶寶在 Toogood Pond 與父母一起生活,長大後也必然會有單飛的時候。

全力衝刺的大學時期,難得放鬆的時刻

大學留學時期,我就讀於加拿大的頂尖學府: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經濟系。在皇后大學的夏天,大部份的同學都會返回自己的家中,留學生們也背起行囊開心地搭乘飛機、回到地球的另一端與家人相聚。

但是,我為了提早一個學期畢業,避開夏天畢業季的就業競爭,大學四年每一年的暑假,都會留在學校修讀暑期課程。

我記得大學畢業前的「夏天」,一位與我同系的加拿大華裔同學,邀請我在週末到多倫多作客,因為他原籍上海的父母聽他聊起,知道我暑假總是留在學校用功沒回家鄉,直說想要煮桌上海菜招待我。

我欣然接受邀約,因為對我而言,讀書也要有休閒時光,這樣才能平衡一個人的生活。而且一向喜歡與朋友聚會的我,更是期待在此時稀少人煙的校園以外,能夠到多倫多感受一下不同的氣氛。

說來真的很玄,我與 Toogood Pond 好像真的有緣──因為這位上海朋友的家,也是在 Toogood Pond 附近。隔天也就是星期六的白天,朋友與我步行至 Toogood Pond 散步,並且幫我拍了很多「美照」。

我平日總是忙著讀書,外出時也只想著放鬆心情,很少有拍照的意願。那一次在 Toogood Pond 拍的照片,意外成為我大學時期為數不多的留影紀念之一。似乎我在這裡特別放鬆,連平常不愛被拍的心情,也因而改變。直到現在,如果我忽然間想要「拍照留念」、留下自己不同階段的種種回憶,也經常會開車至 Toogood Pond。

至今,我與這位大學同學,仍然是彼此相當要好的朋友。說起來自高中起隻身來到多倫多,其實我一直得到很多同學的關照,這些友誼實屬難得、我也格外感謝。

進入職場後,與同事友人遠離塵囂壓力的秘密基地

大學畢業時,是「冬天」。先前犧牲假期、早一個學期畢業的奮鬥也有了成果:我馬上在多倫多的德商加拿大總部,得到一個進出口專員的工作。但當時,公司的同事 95% 都是德國人或加拿大人,只有將近 5% 的職員來自不同族裔。初入職場同時要適應忙碌的生活和不同的溝通模式,成為不小的挑戰。

與我要好的一名統計部門女職員,是港裔加拿大人。我們兩個都是東方人,因此走得特別近。當時,我們常週末相約在 Toogood Pond 文化遺產街上的咖啡店一起聊天,也一起「閱讀」──在 Toogood Pond 文化遺產街上的反方向,有一處加拿大歷史悠久的小型圖書館,我們兩個女生會在圖書館中各自借幾本書,然後結伴一起到咖啡店,度過一段美好的閱讀時光。

凜冬的時候,我們兩個女生也會穿著厚厚的雪衣,走到 Toogood Pond 旁,看著結冰的水潭上,青少年們開心地玩著冰上曲棍球──我們兩名膽小的女生,不敢像當地人一樣直接站在結冰的湖面上幫他們加油,只能遠遠地笑看這幅有趣的場景。

兩個年輕女人開懷大笑,同時如同小女生般竊竊私語地討論,結冰的潭面是否能夠乘載如此多的人?會不會危險啊?

這樣悠閒而美好的景致,在一年後隨著那位女同事回到香港而不再,也成為我生命章節中的一段註腳。

圖/Shutterstock

與人生另一半開始的新篇章,也在這裡

關於人生,新的生命章節總是不停地往前翻新。在同一年「秋天」的楓紅季節,先生向我求婚,隔年我們步入了結婚的禮堂。

信不信,我先生與我第一次約會的地點,就是在 Toogood Pond !那時的男友,也就是現在的先生,在約會前告訴我,他要帶我去一個對他有特別意義的地方。

命運之神真是奇妙,先生口中說的特別地方,就是 Toogood Pond ──他說每當在醫學院讀書讀得很有壓力時,就會開車到 Toogood Pond 走走。

我一聽到他的說詞,頓時潸然淚下。先生也被我忽然淚眼迷濛的狀態,驚得不知如何是好。當時,我不是因為先生的言詞有什麼令我感動的地方;而是,我忽然想起過往的留學生活,Toogood Pond 帶給我的春夏秋冬。

Toogood Pond 這個「秘密基地」,記錄了我在加拿大的高中留學、大學留學、職場工作、以及愛情婚姻,也深刻地在我心中,刻畫著許多屬於我自己的小秘密。

我衷心地建議,計畫前來加拿大東部多倫多遊玩的旅人,在走訪著名的熱門景點之時,也不要忘記到多倫多市區外圍的 Toogood Pond ,體驗這一處特別的地方。或許,你也會在此譜出一道屬於自己的「異國秘密」呢!

真正讓心靈昇華的旅遊,不是熱鬧的購物景象、也不是快速的走馬看花。旅遊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可以用「當地人的視角」來體會當下。 

在 Toogood Pond 區域的古街文化、美食體驗、藝術館場、懷舊圖書、多元種族、綜合語言、深潭景觀,一定可以讓一個人從「心的視角」發掘「新的視野」。加拿大多倫多 Toogood Pond 這個「秘密基地」,隨時歡迎你來探詢。

《關於作者》

彭孟嫻 Jessica Peng,目前從事法律調停工作(家事法&商業法),同時也是加拿大調停仲裁協會會員。高中時從台灣離鄉背井抵達加拿大就讀高中,大學畢業於加拿大皇后大學經濟學系(Queen’s University: Economics Degree),之後任職德商公司、皇家銀行。

婚後,生完三個小孩,轉換跑道就讀法律,畢業於森尼卡學院:法律顧問(Seneca College: Paralegal),約克大學法律調停(York University: Mediation)。因為熱愛寫作,熱忱地以文字創作的方式,與讀者分享人生點滴。

彭孟嫻 Jessica Peng 臉書專頁
彭孟嫻 Jessica Peng 新浪部落格:默語鏡花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