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武力至上的維京王國,轉型為綠能與高科技王國──丹麥給台灣的啟示

由武力至上的維京王國,轉型為綠能與高科技王國──丹麥給台灣的啟示

丹麥的國家網站首頁,以這句聳人聽聞的話歡迎訪客:「我們曾經是殘忍的維京海盜,但現在我們則是世界上最和平的社會。歡迎來到丹麥!」

的確,丹麥這個北歐小國的故事就好像是一部主角「改頭換面」的電影,曾有著維京人攻佔歐洲各地的歷史,但卻在近幾年因為均富的社會、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而連續蟬聯「世界最幸福國家」的寶座。如果看到丹麥目前大力投資的方向,則是綠能、機器人、生技、電競產業,充滿著人類對未來的想像。

在哈佛商學院的全球新興市場(Global Emerging Market)這堂課,我們研究各個國家/地方的發展脈絡並換位思考──如果你是這裡的政府/企業/人民,你會怎麼做?其中一個發人深省的案例是,丹麥如何由武力至上的維京王國,成功「轉型」為全球領先的綠能與高科技王國呢?

維京時期—第二次世界大戰:丹麥近 400 年的「戰敗」歷史

丹麥的國家網站是這麼形容自己的近代歷史:「近代丹麥領土的形成,是 400 年來的敗戰、投降還有割地之後的結果」

你可能沒有想過,丹麥曾經是統領歐洲的霸權。它最強盛的時期,要屬於 8 到 11 世紀的維京統治時期,善於征戰的維京人征服了英格蘭、愛爾蘭和法國,將殖民及貿易活動遍布整個歐洲;之後在 14 世紀則由瑪格麗特一世女王統治包括丹麥、瑞典和挪威的「卡爾馬同盟」,即使無法與維京時期相比,也仍是歐洲強權。

西元 9 世紀的畫作,描繪丹麥人入侵英格蘭的場景。圖/維基百科

但在接下來的數百年間,丹麥卻接連在與瑞典、英國、德國的戰爭中落敗,領土也逐漸縮小成今天的模樣。丹麥人不得不開始思考,如何能夠從資源豐沛的大國/殖民經濟,轉型到必須靠彈性適應市場的小國經濟?有一句丹麥諺語精準地描述了當時人們心態的轉變:「我們因為外部所失去的(領土/殖民經濟),只能由內部(經濟成長)補回來。」

時間快轉到現代,想像你是二戰之後當時的丹麥總理,丹麥好不容易脫離德國佔領,國家內部亟待重整,冰島則剛剛脫離丹麥獨立,你會怎麼做呢?

1945 年—1980 年代:轉型小國經濟擴大出口,大力發展畜牧業及航運業

轉型小國經濟的第一個關鍵,是如何奠基既有優勢,擴大貿易出口。

丹麥既有的第一個優勢,是豐沛的農地──丹麥本島的面積雖然不大(約 4 萬 3 千平方公里,比台灣面積大 19%),但是耕地面積就佔了約 62%,比例是歐洲最高。因此,發展農業與畜牧業向來是丹麥的強項,其中豬肉出口量更是高達全球第一。丹麥政府大力推動產學結合以及引入循環經濟的概念,讓丹麥的豬肉不但量多,品質又優良。

以下是幾個幫助丹麥成為世界養豬強國的精采舉措(以現今為例):

◆ 產學結合:想成為養豬戶,要經過至少 3 年半的培訓,學習養殖技術與經營管理知識,學費由政府全額補助。
◆ 先進技術:挑選最佳基因配種、高品質飼料、GPS 追蹤運送豬隻貨車防疫等。
◆ 堅持「快樂豬」理念:採光好通風佳的豬舍、豬隻擁有運動與玩樂時間、二氧化碳人道屠宰等。
◆ 「循環經濟」:豬舍地板設計為可以蒐集豬糞,導入沼氣發電廠,一部分作為肥料,一部份用作發電。

在多年的經營之下,人口僅約 570 萬的丹麥一年卻可以養出約 2,900 萬頭豬,高品質的豬肉出口量占世界第一。另外,除了豬肉之外,還有奶、蛋、起司都是畜牧業的重要出口。

丹麥既有的第二個優勢,是先進的航運技術──維京人的後代子孫並沒有讓祖先們失望。丹麥的航運公司抓準了戰後歐洲重建、石油需求擴張,以及全球化貿易的幾次推波助瀾,逐漸擴大他們提供全球航運的份額。直到今天,丹麥的海運服務佔全球市場的 10%,其中快桅集團(A.P. Møller-Mærsk Gruppen)更是全球最大的貨櫃船運經營者及貨櫃船供應商。

在發展畜牧業與航運業的背後,丹麥政府也大力投資基礎建設,每年平均投入佔 GDP 約 1% 的金額(如:1990 年到 2007 年,每年投資約美金 10 到 30 億)在公路、鐵路、海港、機場等設施上;同時積極參與區域經貿協議,包括:作為創始會員國參與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EFTA)、加入歐盟前身的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EEC)等,致力於創造產業發展及出口的有利條件。

1980—2000 年代:世界著名的「彈性安全模型」,創造歐洲最具吸引力勞工市場

進入 1980 年代,全球化對丹麥帶來了巨大的衝擊,許多企業迫於成本壓力相繼轉移生產基地到成本更低的國家。許多政治評論家開始唱衰丹麥,認為它的小國寡民、強悍的工會加上高支出的社會福利會成為適應全球化的絆腳石。面對這樣的批評,想像你是當時的丹麥總理,你又會怎麼做呢?

先說結論的話,是丹麥讓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鏡!

1994 年,時任丹麥總理的拉斯穆森(Poul Nyrup Rasmussen)採取了往後為世人津津樂道的「彈性安全(Flexicurity)」模式,正好利用強大的工會與社會福利制度反轉危機。模式主要包括三個元素:

◆ 創造就業機會:拉斯穆森看準了周圍歐洲國家(如:法國、德國)對於勞工的保護極嚴,雇主須嚴格遵守最低薪資、最高工時規範,也不能任意資遣員工的情勢,反其道而行!在 1994 年的改革中取消最低薪資、最高工時控制、放鬆企業資遣員工相關程序,並同時宣布這些條件由企業與勞工(工會)自行協商。這下可好,暫且不論企業是否會由和工會協商中得到更多好處(註:80% 的丹麥勞工都是工會成員),至少在外國企業眼中,丹麥提供的這些彈性使其成為了一個進軍歐洲的絕佳跳板。丹麥一下子成為了跨國企業設立歐洲總部的熱門選項,工作機會也水漲船高。
◆ 社會福利制度:第二步,是克服人民對於失業的恐懼感。丹麥政府提供失業勞工長達 4 年、可高達離職時薪水 90% 的補貼。這筆錢則由員工在工作時共同繳納的失業保險金與高稅率提供。
◆ 失業就職訓練激活計畫(activation program):失業的人民有責任與義務參與政府提供的失業就職訓練激活計畫,政府會協助找尋公部門及私部門的工作機會,並培訓失業民眾相關的技能準備回歸職場工作。這部分的支出則由對高收入民眾的課稅增加來彌補。(註:1997 年,丹麥的平均個人所得稅高達 65.9%。)

開放的勞工法規、強大的工會制衡、完整的社會福利與就職培訓計畫,幾個看起來都過為「偏激」的元素綜合在一起,卻化不可能為可能──雖然丹麥人換工作的流動率高到不可思議(一年約有 1/4 的人換工作),但整體失業率卻因為工作機會增加而下降了,由 1993 年的高峰 10%,一路下降到 2008 年金融海嘯前的 3.1%,可以說是另一種經濟奇蹟。

丹麥「彈性安全」(Flexicurity)模式示意圖。圖/學術論文

食髓知味的丹麥進一步,將失業勞工就職培訓的精神,延伸到員工在職訓練以及移民就職訓練。丹麥最大工會的領袖在 2007 年的年度工會大會上做了最好的詮釋,他說:「當我年輕的時候,『安全』代表著我有一份好工作,而且我可以永遠擁有這份工作;但是隨著全球化的到來,我們應該要理解『安全』新的定義──那是因為我有優質的技能,政府提供完善的訓練,我不害怕因為失業會失去收入,我也有信心一定會很快找到新的工作。這才是這個時代真正的『安全』。」

最後,丹麥的「彈性安全」模式不但吸引外資入駐,同時也有助於提升本國企業的競爭力。知名的玩具創意企業樂高公司(LEGO)就在全球化的浪潮下面對激烈競爭,最後選擇將部分產能外包中國大陸降低成本,把研發和設計的相關工作留在丹麥。近年來,樂高也積極嘗試新媒體的應用(如:電影、電玩)並推動異業合作(如:DC 漫畫、星際大戰)等,更於 2017 年擊敗 Google、Nike 及迪士尼等知名企業,奪得世界最具影響力品牌的寶座。

2000 年代至今:邁向未來,打造綠能與高科技大國

1970 年代中期,全球石油危機重重打擊了當時將近 99% 能源都倚賴進口的丹麥,失業率飆高,通貨膨脹嚴重。雖然往後數十年間,政府透過各種政策一步步改善丹麥人民生活,但這一次的慘痛教訓是所有人民永遠忘不了的。也因此,在經歷了石油危機之後,丹麥開始大力開發各種能源(包括:石油、天然氣、再生能源等),力求能源自主,並在經歷 1980 年代的反核運動後,計畫逐步轉型為綠能社會。

前文提到對於既有優勢的利用,丹麥既有的另一個優勢,是強勁穩定的「風」!

自 1980 年代起,丹麥與美國加州幾乎同時開始發展風力發電,丹麥更在技術上領先,開發出了全球第一個商用風力發電機,丹麥公司維斯塔斯(Vestas)更是全球最大的風機製造商。往後數十年,丹麥政府採取了「躉購制度(feed-in tariff)」,由政府保證在未來 20 至 30 年內,定價定量向風電開發商收購風電,大大降低了投資者在投資回報財務上的不確定性,成功吸引資金進入投資風電開發。

2000 年代,丹麥開始往海上發展離岸風電。丹麥最大的能源公司──丹麥石油與天然氣公司(DONG Energy),緊跟著政府能源轉型的策略大力投資,目前已經是全球最大的離岸風電開發商,擁有 16% 的全球市場份額。2017 年,配合公司的能源轉型,更改名為沃旭能源(Ørsted)。在技術與市場之外,丹麥人也深知「打群架」的重要性,幾家丹麥公司,合組了 Lindø 離岸再生能源中心(Lindø Offshore Renewables Center,LORC),成為離岸風電標準制定者。

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是全球最大的離岸風電開發商。圖/orsted.com

的確,在推動風電發展的過程中,政府必須砸下大筆投資,但是一旦產業鏈發展成熟,全世界都必須仰賴丹麥提供技術及人才,包括風機、風場規畫、港口設計、融資服務等,對於經濟與就業的報酬遠遠超過投資額。

政府領頭加上民間業者的支持,根據丹麥能源局的統計,在 2018 年丹麥整個國家超過 50% 的電力(electricity generation)是由風能提供。政府更喊出了 2030 年全面停止使用煤炭、2035 年前全面使用再生能源發電與供熱,並於 2050 年轉換成 100% 再生能源經濟體的遠大目標。

除了風能之外,丹麥政府對於未來還著眼在生技製藥、機器人以及電競產業,並在各個領域都有顯著成績,簡單列舉如下:

◆ 生技製藥:哥本哈根的生物技術產業聚落(又稱「藥谷」)發展成熟,聚集了包括大學、科研院、醫院、生技企業等機構,也是全球人造胰島素與酶製劑的主要產地。
◆ 機器人:丹麥菲因島(Funen)上的機器人產業聚落飆速成長,代表性公司 Universal Roberts 年營收超過 2.3 億美金。
◆ 電競:產學合一,學校提供電競課程,並設有電競專門學校;丹麥文化部制定發展電競的戰略計畫。2018 年可以說是丹麥電競選手「全球制霸」的一年,英雄聯盟 LOL 四強隊伍中佔最多數的是丹麥選手(多於選手第二多的韓國),DOTA 2、CS:GO 等國際大賽都是丹麥選手領軍奪冠。冠軍隊伍被邀請到哥本哈根市政府與市長一起喝早茶,彰顯他們「國家英雄」的貢獻。

丹麥轉型「小國經濟」的三個關鍵成功要素

根據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調查,丹麥長年蟬聯世界最幸福國家的寶座。絕大部分自然要歸因於完善的社會福利政策(如:免費教育、免費醫療、產假、幼兒補貼、養老金、失業輔導與補貼等),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丹麥成功轉型小國經濟,推動產業發展,因此人民有足夠的薪水繳稅在背後支撐。

我認為丹麥的成功可歸功於三個關鍵成功因素:市場彈性、對教育的信任,以及長遠投資目光。

◆ 市場彈性:丹麥在 1994 年引入的「彈性安全模型」創造了歐洲最吸引人勞工市場。在制度改革的背後,是人民對於「安全」這兩個字定義認識的轉變。丹麥在轉型過程中認識到了,身為小國,必須善於觀察利用國際情勢,並靈活改變制度以適應市場的改變。

◆ 對教育的信念:不論是學校教育、失業勞工就職培訓、員工在職訓練,或是移民就職訓練,我看到了丹麥相信「人」經過「教育」後可以適應變化、釋放更多潛力的信念。這也是為什麼在推動每個產業的發展背後,不論是養豬業或是電競業,教育都是丹麥政府最著重的一環。

◆ 長遠投資目光:1980 年代,丹麥在推動能源轉型的初期,曾遭受外界許多的質疑與批評,投資再生能源是一個長期且高額的承諾,政治領袖必須承擔許多風險才能推動。在 30 多年後的今天,丹麥已經成為了全球離岸風電的領頭羊,創造許多就業機會與經濟回報。我看到了當年丹麥領袖長遠的投資目光,以及成功不必在我的精神。

想想台灣

即使是世界最幸福國家的丹麥,仍然面臨「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從搖籃到墳墓的社會福利制度加上低生育率,讓參與勞動的人口數不斷降低。丹麥政府被迫不斷祭出獎勵生育的政策,還拍了超有創意的廣告宣傳,但成效未明;如果要透過移民填補勞工缺口,則面臨更多的社會融合問題。

但是,看著丹麥的案例,仍然有幾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 台灣養豬業如何重返高峰:你可能不知道,台灣養豬業曾經盛極一時:在 1990 年代的鼎盛時期,日本豬肉進口有一半以上都是台灣提供,每年台灣養豬產業帶來的的外匯將近 500 億新台幣。但在 1997 年,口蹄疫衝擊台灣養豬產業,豬隻數量連年下滑至鼎盛時期的一半不到。經過漫長 22 年的努力,今年 7 月台灣才正式「拔針」,成為口蹄疫非疫區。

若要重振台灣豬肉出口往日風光,除了首先防堵非洲豬瘟以免重演當年口蹄疫災情之外,政府應該取經丹麥養豬業經驗:加強產學結合、提升產業技術、推動「循環經濟」設計、以「快樂豬」為目標,追求高品質的豬肉出口。在台灣,這些舉措其實早已有農民默默耕耘數年(如:榮獲「神農獎」的中央畜牧場場長蘇鵬),政府如何整體促使產業升級轉型、追求出口提升是關鍵。

◆ 台灣如何建立政府/企業/工會三方的信任與合作關係:台灣現狀與丹麥高稅率高支出的社會運作模式不同,可以在丹麥執行的政策若直接搬到台灣也可能會「水土不服」。就拿「彈性安全」模型來說,其中的舉措包括:取消最低薪資、最高工時控制、放鬆企業資遣員工相關程序,在工會尚無法形成與企業制衡力量的台灣(註:80% 的丹麥勞工都是工會成員),每一項都只會更將台灣推往向資方傾斜的天平。

《天下雜誌》專訪丹麥工會聯合會的首位女主席雷斯葛德(Lizette Risgaard),她指出:「如果你想要仿效丹麥模式,雇主、工會與政府必須彼此間有信任,才能做成。」她又說道:「丹麥模式裡,三方協議已行之有年。尤其當我們想做一些重要的事,這些事情不只對工運、工會重要,不只對雇主重要,而是對整個丹麥社會很重要。」她也總結道:「工會應該是替丹麥社會帶來成長機會的一部份。為了我們的會員,我們必須發展丹麥的勞動市場,但同時間,工會也必須在整個丹麥社會中扮演角色。」

在政策天平向資方傾斜的台灣,我們如何思考工會角色的定位,政府如何策畫政府、企業、工會之間三方的正向關係,建立一個經由永續學習而保有競爭力的快樂社會,都是必須加緊往前推動的重要課題。

◆ 如何推動台灣成為亞太風電中心:蔡英文政府上任以來積極推動能源轉型,目標在 2025 年綠能占總發電量達 20%。特別在離岸風電部分,根據國際工程顧問公司 4C Offshore 研究,世界上風力最強的 20 處離岸風場,台灣海峽就佔了 16 處!根據工業局研究,2025 年台灣離岸風電預估年產值 2,000 億新台幣,帶動投資金額高達 1 兆元。

抓準這樣優渥的先天條件,能源局於 2015 年公布了 36 處潛力場址開放業者提案申請開發,全球的能源商彷彿「八國聯軍」般湧進台灣,包括: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澳洲麥格理資本(Macquarie Capital)、新加坡玉山能源(Yushan)等。

即使因為缺乏經驗,使得計畫執行跌跌撞撞(如:規劃未排除船隻軌道、海上變電站容量不足等),但台灣的離岸風電開發仍一步步地前進。2019 年年底,首座示範風場預計完工,每年發電量可供應 12.8 萬戶家庭使用。工業局也積極推動產業聚落形成,建立本土產業供應鏈,目標搶攻亞太市場。(工業局簡報下載連結

我對於推動「能源轉型」大力支持,也期待經過這些年的投資開發,讓台灣廠商「練兵」累積經驗。就像丹麥一樣,一旦產業供應鏈成熟,台灣絕對有機會成為亞太地區輸出風電技術與人才的中心。

備註:參考資料如下──

◆ HBS case - Denmark: Globalization and the Welfare State, by Arthur A. Daemmrichand Benjamin Kramarz
◆ YouTube - 《魅力丹麥》第二集 現代奇迹 | CCTV紀錄
◆ YouTube - 2013.06.15【民視異言堂】 快樂丹麥.豬王國
◆ 〈丹麥豬 締造北歐綠色奇蹟 台灣應該學習的五堂課〉,今周刊,作者 劉俞青
◆ 〈直擊 快樂能源國丹麥〉,今周刊,作者 王之杰
◆ YouTube - 為何丹麥如此擅長電競?
◆ 〈捱過23年的等待!脫離口蹄疫疫區 台灣豬業將成下一個「發大財」產業?〉,今周刊,作者 廖元鈴
◆ 〈台灣海峽的綠金寶藏〉,遠見雜誌
◆ 〈兆元產業鏈來了!離岸風電拚國產化,怎麼才不失「鏈」?〉,天下雜誌,作者 劉光瑩
◆ 〈丹麥最大工會首位女主席:政治影響力不是免費的,而是來自工會規模〉,天下雜誌,陳一姍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Denmark.d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