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國的妻子,與她的「韓粉微信群」──儘管立場不同,我的家庭「兩國一制」

來自中國的妻子,與她的「韓粉微信群」──儘管立場不同,我的家庭「兩國一制」

最近回到台灣,發現電視台再次充斥著統獨問題。打從我有投票權後,這個議題屢見不鮮,但卻又能不斷地引起共鳴。更逗的是某電視台關於韓國瑜市長的新聞,竟能一天破千次──這種明顯的造神行為,相信明眼人都可以輕易地辨別,然而選擇對所有報導內容深信不疑的觀眾仍不在少數。

我的妻子,來自中國

打從我與妻子交往的瞬間,也許政治議題就已經浮出水面,等著我們打撈上岸了。

來自新中國的她,跟大部分的中國人一樣,都有一個「中國夢」。然而這個夢具體是什麼?他們其實也說不上來⋯⋯

「政府沒特別說,我們也沒特別想知道。」

其實多數中國人對政治都是冷漠的,只有觸動了敏感神經(藏獨、疆獨、港獨、台獨),他們才會掀拳裸袖,堅決地反對一切可能危害他們領土完整性的議題。

「OO 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上面的 OO 可以填上這世界上任何一塊他們政府想要的土地。

選舉那天,她的微信友人們紛紛要求妻子隨時報告選票。每當陳其邁小贏韓國瑜,有人便會騷動;逆轉勝則一陣歡呼。最後韓市長當選,她們覺得台灣距離她們更近了。圖/Shutterstock

妻子的微信群裡,一群「自發性韓粉」

我們倆都是四處旅行的背包客,我們在尼泊爾初遇,印度二度相遇,從此結下了良緣。2018 年,我們倆帶著婚紗繼續環遊世界,直到妻子懷孕才停止旅行。懷孕後決定一起回來台灣待產時,恰逢 2018 年 11 月 24 日縣市長選舉。正如中國出了一個紅太陽一樣,台灣也出了一個,即是韓國瑜市長。

我們 11 月 8 日回到台灣,當時韓市長已經不是幾個月前的過街老鼠,而是一呼百應的國民黨新一代救星──妻子對韓市長的第一印象就是這麼炫彩奪目。

妻子對政治一直很不熱衷,不過一些知道她嫁到台灣來的朋友,透過中共媒體認識了韓國瑜,爭相想要獲許更多資訊;於是乎,一封封飛訊湧入微信(Wechat)。

「台灣人是不是都支持韓國瑜?」
「韓國瑜好像感覺很不錯!」
「韓國瑜現在好像很火?」

他們有了一個群,那些日子專門討論韓國瑜。從討論到變成支持者,也不過幾天的時間,而且是死忠。選舉那天,她的微信友人們紛紛要求妻子隨時報告選票。每當陳其邁小贏韓國瑜,有人便會騷動;逆轉勝則一陣歡呼。最後韓市長當選,她們覺得台灣距離她們更近了。

起初我以為韓流在她們之間竄紅,是北京政府的操作,後來發現海外的華人朋友都非常支持韓流,這股清流或是暖流能如此打動他們,絕非單方面的推動,想想大概就是韓市長背後的黨也是大力的宣傳吧!

「明年我要去高雄玩,順便看看韓國瑜!」移民法國的阿姨這麼說。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他呀?」
「我覺得他很有想法,很有理念啊。大家都說他不錯,總不會有錯吧!?」

當選之後的日子,妻子唯一會稍微關注的公眾人物也只有韓國瑜了,有時候是為了幫她的朋友們,看看韓市長最近又做了啥?說了啥經典名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韓市長支持九二共識,或是一國兩制,所以特別獲得對岸朋友的支持?!不過總的來說,他確實是今年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我的父母是反對國民黨那一邊的人,偶爾妻子與父母聊起政治,都會讓我捏一把冷汗。

中國人看台灣:從昔日的崇拜,轉為今日的俯視

有趣的是,新一代嫁來台灣的中國女性,對台灣已經沒有以前那種莫名的崇拜,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自信,那種自信源自於國家的強大,她們對於台灣是貶多於褒。

某次她們群裡討論著台灣政治,討論到元首及各院首長的過失。她們問我:「民主有什麼好?」

我笑了笑,回答:「你們可以這樣群聚討論著元首,不就是在行使民主的權利嗎?如果你們在中國,你們敢做一樣的事情嗎?」這個回答讓她們瞠目結舌。

其實我猜想,她們在中國,應該也是可以做一樣的事情,只是她們不太敢。這種對於政府莫名恐懼的心態,我始終沒能理解。一個會令人感到害怕的政府,你支持嗎?

我的家庭,「兩國一制」

妻子從小接受的教育,跟我南轅北側,她能理解我們為什麼不想統一;我也能了解她們總覺得台灣本該就屬於她們。不過在我們家裡,實施的不是一國兩制,而是兩國一制。在外面時,以我的意見為意見,關起門來則是以她為主。你可能會好奇:那我們倆即將出生的小孩,應該怎麼教育?

畢竟孩子生在台灣,所以當然得用台灣的民主教育啦!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楊迷斯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