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友人數超乎預期的西雅圖,發現所謂「底層生活」和我想得不太一樣

在街友人數超乎預期的西雅圖,發現所謂「底層生活」和我想得不太一樣

抬頭望著灰色的天空,寒風中陰雨綿綿,我獨自沿著第三街一路向南走,身邊出現越來越多衣著髒亂的黑人來回遊蕩,或眼神空洞,或當街對路人大聲吼叫。來到中央車站與 King Street,可見形形色色的帳篷倚靠人行道角落蔓延開來──這是每天通勤途中所見的西雅圖,街友的密集程度超乎想像。

西雅圖雖為美國的富裕城市,也是知名企業如微軟、亞馬遜等總公司的所在地;然而,在它光鮮亮麗的外表之下,卻潛藏了難解的社會問題:過去 10 年,西雅圖街友暴增,2018 年已有約 6,320 名街友露宿街頭,治安、醫療與衛生問題皆成當局隱憂。

兩次志工體驗,觀察美國底層社會

某次因緣際會下,我參與了當地的志工活動,負責幫街友打菜。大夥兒會合的地點是在陰暗的高速公路橋下,遠遠看見大包小包、穿著厚重的街友,沿著棚子排出長長人龍。

戴上深藍色手套,我們幾名志工各自負責一道菜,我負責的食物是水梨,在裝菜前必須先問他們需不需要,大部分的人點頭答應,但也有不少人直接拒絕,因為不想吃或是太硬咬不動。站我隔壁盛沙拉的女士跟我一樣,有時會被拒絕。他們對食物的態度,有時不如想像中珍惜。

觀察來盛飯的人除了街友,有的看起來是家裡資源匱乏,身上裹個被單就過來了,拿完食物後就到前方餐桌用餐。有些人會來拿第二遍,他們有的神情呆滯,有的喃喃自語,不斷向我們道謝:「神會保佑你們新年快樂!」用餐完畢便紛紛離去。

街友們領完餐,各自找位子休息。圖/木子蘋 提供

另一次志工活動是負責整理善心機構 Redeem shoe 蒐集來的鞋,讓生活在連日綿綿細雨又寒冷的西雅圖的弱勢族群有鞋可穿。

我和另外 3 名女生,戴上手套開始翻箱整理及配對舊鞋,將配不成對、損壞的鞋挑掉。球鞋中 Nike 占多數、高跟鞋、靴子、拖鞋也不少,大部分鞋子只是髒了,但穿上走路絕對沒問題,令人驚訝這樣程度就被丟棄,實在可惜。另外滿坑滿谷鞋子裡,也出現整箱全新的名牌球鞋,吊牌甚至還沒拆,我們將這些放到標示 NEW 的紙箱,待工作人員處理。

Redeem shoe 創辦人爭取到位在市區的免費空間,專門存放鞋子。圖/木子蘋 提供

他們與我的想像,不太一樣

透過兩次的志工服務,還有平時在市區走跳的觀察,我發現這裡的街友和我想得不太一樣。在物資豐饒的美國,他們生活資源不如想像中匱乏,而且有很多善心人士願意給予協助──上公車不付錢、在高速公路出入口朝路人舉紙板尋求幫助、身上帶點臭味但衣著整齊,都十分常見。

詢問當地友人,他們說這些街友跟大家一樣,都有美國夢,於是隻身從貧困的家鄉前往大城市,認為有更大的機會找到工作。然而到達當地後,才發現高昂的物價,根本無法支撐他們生活。最後他們選擇不回家,直接露宿街頭。

另一說是他們想要跳脫世俗體制,認為流浪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社會底層與上層共存同一塊土地,美國並不如電影所演那般光鮮亮麗,想要離開的人也不在少數。

浪費已成文化,有時與貧富無關

無論街友為何流浪,他們看似匱乏,卻又對資源司空見慣的生活方式和態度,其實和許多中產的美國家庭相似。

我一度以為美國人特別富裕,滿街的 Nike、PUMA、Adidas、Cosco 擺滿體積大到嚇人的商品、小朋友人人有整箱的高級玩具,舉凡樂高和 Barbie──後來才知道依當地平均所得,購買這些商品已算相對便宜;但也由於取得太容易,導致舊了髒了膩了就丟,對資源反而毫不珍惜。

我十分無法認同美國人習慣浪費的文化,想想商品用非常便宜的人工在中國製造,也用便宜的價格賣給美國大眾,最後中國人崇洋媚外,選擇用雙倍甚至三倍價格從美國買回國──這聽起來很荒唐,也令人感嘆亞洲人做得要死不活,卻在美國被揮霍。身為外銷歐美的產品開發人員,我覺得很痛心。

當然,這些只是筆者的個人經驗,未必具有代表性。在此提出個人觀察,供讀者參考,也期待能促發更多討論。

而無論對這裡的文化認同與否,我都很感激有機會透過親身體驗了解當地社會。來到新環境踩點、拍照、上傳臉書,只代表到過這個地方;如果能深入與當地人互動,試圖理解他們的思想與文化,才算相對了解這個地方──而這也是踏出舒適圈最可貴之處。當志工是一個最好的管道,使人更真誠的對待身邊每個人,並珍惜現有的一切事物。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Jennifer Arlem Molina on 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