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成功「駕馭」德國老公的「2D 腦」?──講不通時,直接「挖洞」吧!

我如何成功「駕馭」德國老公的「2D 腦」?──講不通時,直接「挖洞」吧!

撰文:毒牙小姐/讀者投書

不知不覺,與德籍老公結婚已滿一年。基本上,婚後兩人相處仍然如同交往時一般,偶有小爭執,但並沒有什麼大爭吵;也曾彼此討論過,是否覺得對方婚前婚後有所改變?結論是:兩人都覺得對方婚後變得更好了──怎麼辦到的?

儘管價值觀高度相契,仍有「跨不過的差異」

其實,早在一開始跟老公交往時,我就發現他跟歷任台籍前男友們非常不同,思考模式、言行舉止相去甚遠不說,最重要的是價值觀的差距。

並不是說前男友們的價值觀有問題或偏差之類的,而是在這方面,德籍老公與我的相似度,意外地遠遠高於過去的台籍男友,以至於兩人在各種大小事的決定上,很容易就取得共識;甚至也不需要花時間討論協商。遇到事情,常常僅是各自闡述完意見後,便可迅速拍板定案──因為兩顆不同的腦袋裡裝著一樣的觀點,差別只在表述方式而已。

既然交往時就已經很常異口同聲,婚後當然更加「沆瀣一氣」;因此,爭論不休這檔子事,可以說從沒發生過,但這並不代表我們沒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德國人往往給人相對「呆板」、「說一不二」、「務實過頭」等形象,相較之下,老公已經算是很開放包容、不會「死腦筋」固執己見的人了;即便如此,有時候他老兄還是會逼得我忍不住懷疑:到底是我們台灣人想太多,還是他們德國人想太少?

不是我要自傲,可能由於家庭教育、文化傳統、社會風俗使然,我總覺得,通常只要給我們台灣人一個點,我們便能延伸出很多條線,甚至再用線建構出一整個面;但德國人就是硬要執著在那個點上,就算你多給他們另一個點,他們也只會點對點直線思考,完全沒有其他可能性。

某次與老公溝通後,身為台灣好太太的我豁然開竅,明白了這一切其實不僅是台灣人與德國人的思考模式差異如此簡單,根本是 3D 腦與 2D 腦之「思維構造」的區別啊!對於一個凡事只看到平面向的人,你試圖用自己看到的立體向來說服他,這種想法本身就是徒勞無功的。從此我便學會用迂迴前進的方式來「挖洞給老公跳」,而不再作從前那個總愛堅持己見、努力用各種道理試圖「啟蒙」對方的惹人厭的自己。

圖/毒牙小姐的翻頁人生 臉書專頁

缺乏說服力時,直接「挖洞」最有效

聽起來是不是很抽象呢?舉例來說:現在我們定居於巴伐利亞邦某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但老公曾一度想在羅曼蒂克大道的起點──符茲堡置產,因為他有不少往來密切的朋友住在那裡,而且跟我們這個荒野小鎮相比,符茲堡簡直算國際大都會了。

想當然爾,該主意最後被我打槍。

身為道地台北人,從出生、成長、求學、就業,一路走來都沒離開過台北的我,早已對都市生活感到厭倦;活了 37 年,終於有機會過上不一樣的人生,我寧可窩在這鄉下地方,過著與世無爭的養老生活,也不想再回到大都市去群聚蝸居,於是我們首次有了不同的聲音。但這種比較傾向「個人主觀偏好」的事情,該如何成功說服「一條腸子通到底」的老公呢?各位請看:

老公:「我想搬去符茲堡,這樣就可以常常跟朋友們見面了。」
我:「但我們現在住的地方離符茲堡也不會很遠啊,開車只要 30 分鐘而已。」
老公仍然不死心:「搬去符茲堡的話,妳購物也比較方便不是嗎?」
我聞言挑眉:「先生,請問一下,你知道你老婆是購物狂吧?」
老公點頭如搗蒜:「知道啊,所以我才想搬去符茲堡嘛!」
我斜睨他一眼:「你真心覺得,讓你的購物狂老婆住在一個購物方便的地方,對你來說是件好事?」

老公瞬間跟數十億人一樣驚呆了,瞠目結舌 30 秒後:「我們還是在這裡看房子好了。」

相隔數月,我們便在鎮上另一頭買下一戶公寓,台灣好太太勝出。

圖/毒牙小姐的翻頁人生 臉書專頁

撇開「感性訴求」,陪君「務實」到底

買房後,考量到舊傢俱跟新家格格不入,這一年來我們陸陸續續淘汰不少舊傢俱,好不容易前陣子把實在太大的五人座舊沙發順利脫手,想改買一組三人座沙發──很幸運地,在某傢俱賣場型錄上看到一組功能、體積都符合我們要求的沙發,最棒的是價格十分優惠,夫妻倆當然立馬衝去賣場。

誰知到了現場,店員卻告訴我們,只有型錄上的咖啡色才有優惠價,我們想要的鐵灰色或黑色則是原價計算,而兩者價差將近 200 歐元(約新台幣 6931 元)!(擺明了就是個先把人騙來再說的伎倆)

那個當下,我看得出來老公內心已經動搖,在他以價錢為優先考量的理性思考下,我很難用美感或是風格等不切實際的感性字眼來說服他,但天地為證憑良心講,現場看那組咖啡色沙發真的醜到有剩啊!我幾乎可以想像它擺在客廳裡讓我天天嫌惡的嘴臉了……不行!我無法允許這「門不當戶不對」的東西踏進我們家門一步!說時遲那時快,老公果然搶先開口試圖說服我──

老公:「老婆,我們帶這組沙發回家如何?」
我:「但它不是我們原本計畫的深鐵灰或黑色啊?」
老公聳聳肩:「沒關係,這個價錢我可以接受,顏色對我來說沒差。」
我皺起眉頭:「可我不喜歡這個咖啡色。」
老公繼續努力:「為什麼?客廳地毯也是咖啡色啊,我覺得跟這沙發滿搭的。」
我深呼吸一口氣,決定犧牲形象來個放大絕:「你不覺得,這沙發的顏色很像大便嗎?我光是看著它都有便意了。」

老公再次跟數十億人一樣驚呆了,這回他定格 10 秒後便開口:「走吧,我們回家上網找其他沙發。」
我假意挽留:「怎麼突然不要了?如果你真的想買這組,我沒有意見。」
老公看著沙發,臉上也出現猶豫神情:「不,妳說得很對,這顏色看起來還真有點像大便,難怪賣場只針對這個顏色特價,我不想讓妳每次坐在這組沙發上,都感覺自己像坐在大便上。」

沒隔幾週,我們便在另一家網路賣場找到一組非常相似的沙發,雖然稍貴,但它是令人痛哭流涕的理想黑色啊!台灣好太太再度勝出。

從此以後,台灣好太太終於明白──對付這些直腸子又務實的德國人,只能來陰的(吐菸~~)。

《關於作者》
毒牙小姐
曾經負債近百萬的台灣老妹,自稱童叟無欺、人畜無害,擁有愚者的性格、皇帝的靈魂。
2013 年夏天,正是 32 歲該步入婚姻的年紀,卻在毫無預料的情況下被分手,於是毅然決然將結婚基金全數投入為期僅兩週的歐洲之旅,並在歸來後開始接觸沙發衝浪。
2015 年秋天,應昔日沙發客之邀首次造訪德國,從此與這個文法非常變態的國家結下不解之緣。
目前以薩克森人妻的身份,在巴伐利亞某個小鎮過著隱(ㄊㄨㄟˊ)居(ㄈㄟˋ)生活,平時最大樂趣是與印度及尚比亞好友一起三姑六婆。
臉書專頁:毒牙小姐的翻頁人生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毒牙小姐的翻頁人生 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