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女權、種族,那些巴基斯坦教我的事:是你讓我懂得珍惜擁有,也欣賞不同

貧窮、女權、種族,那些巴基斯坦教我的事:是你讓我懂得珍惜擁有,也欣賞不同

一趟在杜拜的旅行,我遇到了來自巴基斯坦的阿卡先生。巴基斯坦,一個總是與恐怖組織、貧窮、宗教衝突、女權低落等負面名詞劃上等號的國家。起初,和阿卡先生相處,我也懷抱著上述刻板印象,和不自覺的優越感;然而漸漸地,我卻發現事情和我想得不盡相同。

走訪巴基斯坦,發現身為台灣人的幸福

生活品質上,巴基斯坦確實有許多比不上台灣之處。其中,電力短缺、水質污濁是巴基斯坦兩個最大的問題:在像首都這樣的大城市,夏天每天固定兩小時斷電,冬天更是因為斷電而常常洗澡洗到一半變成冷水;夏天 40 度沒冷氣、冬天 5 度低溫沒暖氣,在洗衣服前看到稍呈咖啡色的水質,都會猶豫到底這衣服該不該洗。

首都尚且如此,在鄉下地區的生活品質,就更難想像了。生活在巴基斯坦,我由衷感謝我們那吵翻天的台灣電力問題和豐富的水資源。

另一方面,在臺灣,我們習慣著井然有序的交通,至多就是稍微注意一下機車騎士,對於行人還是禮讓的。然而,在我們居住的首都伊斯蘭馬巴德,由於過去國家的腐敗,交通警察只是裝飾用,開車的技巧就是保護好自己的車,行車猶如跑跑卡丁車,穿越馬路猶如穿梭陰陽界。不論是機車、汽車或是行人,都擁有奇特的飄移技術,不打方向燈,擅自移動,更沒有禮讓行人的概念。人車不分道,有任何意外,吵架贏了算數,不然就是誰的後台硬,誰就贏。

說起國籍,台灣在外交處境上雖處處受阻,但是我們能夠享受「說走就走」的方便,台灣護照幾乎暢遊各國不受阻,但比起護照便利程度排行世界倒數第 3 名(台灣為第 25 名)的巴基斯坦人民,那份原生的無奈,我們無法體會。相較之下,我們該感謝國家的努力。

身為台灣人,我感到很幸福。

伊斯蘭教:因陌生而誤解,因了解而接受

宗教差異和個人自由意識是我和阿卡先生交往前最大的阻礙,生長在傳統佛、道信仰的家庭、注重個人享樂的我,無法理解伊斯蘭社會將宗教融合在生活中的神聖,而對「以母親至上」的阿卡先生,害怕這些文化衝突與未來可能面對的婆媳問題,對於踏入這段關係,一度比我還猶豫。

起初,我和一般大眾一樣,認為女權在巴基斯坦這個國家是非常低下的:一個男人能娶 4 個老婆,說休妻就休妻,出門一定得全身包個密不透風,還有女性因維護家族名聲、清理門戶等理由而遭到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註),就如同中國封建時代的洗門風。

但在開始了解伊斯蘭教後,我慢慢悟出許多看似壓迫女性的作法,其實是以「保護」為出發點。事實上,在巴基斯坦,排隊買票,有女士優先排隊權;在醫院候診,有女性專屬等候區;禱告時間,女性可以在家中朝麥加方向膜拜,不需要像男人一定非得到清真寺;門口有人敲門,應由男人應門查看確認安全等等。

然而,一樣米養百樣人,有很多的男人扭曲了原有的教義,藉由宗教之名,行一己之私,而這些誇張的案例正中媒體下懷,藉機放大報導,進而形成了人們的刻板印象。

多數穆斯林家庭與中國傳統家庭相同,男主外、女主內,教導孩子人生觀、宗教層面、家中主內大小事務等事宜都是由母親擔任,在先知穆罕穆德的聖訓中提及「天堂在母親的腳底下」(Heaven is under the feet of mothers.),家中母親擁有無上的地位,孩子們為母親的話是從。 

除此之外,穆斯林男人知道自己必須要對一個家庭付出,妻子縮衣節食節省下來的私房錢就是妻子個人所擁有,不得強行取回,不能在吵架時拿出來說嘴「錢都是我賺的」,因為《古蘭經》明訂這是不被允許的。

因為了解,才知道之前對伊斯蘭教的誤解,在一個家庭的建構中,原本兩人就有各自的本分、責任與分工。我不需要放棄我的工作,但是我不該把另一半給予的自由當作理所當然,妻子與職人的角色不可失衡;家人,尤其是母親,他們的付出不該當作理所當然,因為懂了這樣的珍貴,我改變自己,也希望可以改變我的原生家庭。

 
在阿卡的家庭中,那份傳統而願意分享的愛,讓我相形慚愧。圖/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超越種族,看見愛

「如果你嫁給巴基斯坦人,我不會參加你的婚禮。他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民族!」這是我告知老闆我要結婚的時候,他說的話。

「我女兒已經超齡了,便宜賣!看有誰要就把她嫁過去!」這是我父親對他的朋友說的話。然而,在我結婚前一個月,婚期都已經確認的時候,父親卻對我說:「我就是不要你嫁巴基斯坦人!」

「如果你要交外國人,交個美國、歐洲的都可以,為什麼是巴基斯坦人?算了!反正應該很快就分手。」這是我的外國閨友人說的話。

別說別人,連同我自己,在認識阿卡先生的初期,都忍不住問他「為何還單身?」不假思索地,他說:「因為還沒找到配得上我的人。(Haven’t found someone deserve me)」當下我只覺得這巴基斯坦人憑什麼這麼跩。

這讓我意識到我們莫名而沒由來的種族歧視。或許,巴基斯坦人在國際社會上沒有很好的名譽(苦笑);也或許因為他來自貧窮國家,所以多數人都覺得自己肯定比他好。

事實上,儘管生活貧困,但巴基斯坦社會有許多讓我欣賞的地方,比如家庭的凝聚力:每晚全家群聚在客廳分享生活點滴、凡事以父母為主,不會對父母大小聲等等;而儘管伊斯蘭教可以娶 4 個老婆,但是在極度嚴格的條件下,多數人都是從一而終。

反觀現在的台灣家庭,能夠做到這樣的有多少?有多少成年兒女會與父母分享當天一切,又有多少子女能夠沈住氣不與父母頂嘴?又雖說法律規定只能一妻一夫,但是有小三小王的大有人在。

換個角度想:當我的家人因為優越感作祟,而還在嚷嚷著「他該嫁到台灣」的時候,聽在阿卡先生的家人耳裡,我們真的有比較高貴嗎?我的婆婆給我們的回應是:「沒關係!不論未來你們定居在哪,只要互相照顧,疼愛彼此,這才是最重要的」

身為巴基斯坦人,那種知道自己的國家處境,而更願意放低身段,期望有朝一日可以跳得更高的骨氣,提醒著我他們的知足與韌性。

在阿卡的家庭中,那份傳統而願意分享的愛,讓我相形慚愧。

謝謝你來自巴基斯坦

原本與阿卡先生的交往過程慢悠悠的,慢得像我們只是好朋友,沒有戀愛的激情或是對婚姻的幻想;殊不知其實在這段好朋友的路程上,我們在彼此的宗教、個人自由、家庭觀念等不同方面,早已漸漸達到了共識:願意給予彼此尊重與支持,彼此都可以很輕鬆地盡情做自己。我也漸漸發現我的心和眼,可以從更多的角度去看世界的各處,更懂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或許是因為阿卡先生生於巴基斯坦,所以他擁有他現在的吸引我的特質,換作是另一個時空背景,結果就會不同。但至少現在,當與媽媽越洋通話時,我可以很自豪地說:「媽媽,妳放心,截至目前為止,我覺得我沒有嫁錯人!哈!」 

註:要趁機藉此澄清:在《古蘭經》中並沒有任何一點提及,可以以榮譽處決來維護家族的名聲這檔事,甚至更指示友愛兄弟姊妹、自己的子女;榮譽處決的事情多發生在教育層級較低的村莊。

《關於作者》
Mira 米菈
八零年代前期生,天生狗痴。
篤信零國界、地球村的概念,台灣是我的家。
在大齡之際,幸運嫁作巴基斯坦人妻,投入安拉懷抱。
期許自己:件件事情,反映自我;凡經我手,必為佳作。
臉書:Mira the Infinity ∞ 米菈無極限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