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被說「崇洋媚外」的妳/你:世界很大,別因此限制了自己的選擇與愛

給被說「崇洋媚外」的妳/你:世界很大,別因此限制了自己的選擇與愛

每一年我總會利用工作年假 4 個禮拜安排時間和男友四處旅行、過境台灣探望家人、和好朋友敘敘舊、分享自己在加拿大的生活也同時更新好友們的感情工作近況。

近幾年,我想可能是混血娃娃熱潮、或者電影、電視、飲食文化及生活模式逐漸西化所產生的蝴蝶效應。每一年我回到台灣總會強烈感覺到台灣的建築、飲食、生活作息日漸西方化。

例如:每天早上起床一杯黑咖啡,現在的台北市咖啡廳琳瑯滿目,無論走到哪都不怕沒有咖啡喝。健身房 muscular 文化崛起,在加拿大,當一天的工作結束,就是要到健身房報到 work out。而現在,台灣也到處都有健身房,每次下班時間經過看見健身房裡頭的人潮,我都以為自己回到了加拿大似的。還有西方飲食文化的融入,想吃漢堡、Omelette、Poutine(普丁,魁北克傳統小吃)等等,在台灣想吃這些東西比起在加拿大還要容易找到。

最後就是異國戀情的普及化,還記得當初第一年從加拿大回到台灣,我當時是所有朋友圈裡頭唯一一個與外國人交往的女生,然而現在我台灣朋友圈裡頭,至少有 10 個人以上都有和外國人交往過的經驗。

記得一年前,有天我下班工作回家收到台灣朋友傳給我的 EMAIL,內容寫著「洋腸男欺騙港女及台灣女性。」新聞報導作者更用極其不專業及種族分化歧視的字眼來描述這件事。

搜尋一下網路新聞,更發現這類內容充斥,這很可能導致現在的台灣社會,經常用有色眼光來看待異國戀情,和那些在外地辛苦打拼試圖尋求機會留在海外的學子。

對於台灣新聞產業素質的低落我並不感到意外,畢竟多數台灣新聞業在乎的只有收益,至於報導造成社會大眾的輿論,或時下社會價值觀的偏差一概不負起責任。長時間下來,卻讓這些在台灣擁有異國戀情的情侶們飽受精神上的折磨,被「鄉民」們冠上「哈洋屌」、「崇洋媚外」等不堪入目的字眼。而對在海外尋求一席之地的學子們,也常被冠上「不愛台灣」、「死走狗」、「滾出台灣」等等人身攻擊。

我自己有中華民國與加拿大雙重國籍,但這不代表我就不愛台灣、我就不是台灣人。我跟加拿大籍男友在一起,這不代表我就是崇洋媚外。我長年定居於加拿大,就如同那些來自台灣的學子們到世界各地打工冒險留學,試圖尋找舞台機會一樣,我們都不該被不了解實情的人輕易貼上「不愛台灣」的標籤。

如同「洋腸男」事件,就只因為今天犯錯的人是與我們不同膚色、不同國籍的人種,所以我們對他們的要求也就相對變的嚴刻、可以任意的撻伐、用種族歧視的言論來報導並同化其他在台灣的外國人,告訴大家這些外國人都有潛在的犯罪因子嗎?

當然我不是幫犯錯的人說話,他們確確實實做錯了事情必須得到法律的制裁。在這裡我所強調的重點是:每個人都會犯錯,不論人種,不論國籍,每個國家都存在著好人及壞人;然而那些無辜遭受波及、被撻伐的在台外國人、以及他們的伴侶、和身在海外的學子們卻是編寫該則新聞的那位始作俑者唯一的成就。

同樣的,我也不在乎那些只看事情表面就認定事實的批判者。說我崇洋媚外也好、或說我吃果子不拜樹頭也罷。人生的方向本來就是跟著感覺與自己的判斷走,沒有一定的規則、也沒有一定的理由、更不需要聽從不相干的人來給予自己指點人生的方向。

當我決定和加拿大籍男友交往,是因為他懂得給予另一半更多的空間、更多的自由以及更多的信任。他支持我的每一個人生選擇並扮演好一個 supporter 及 counselor 的角色,每當我面臨人生重要的十字路口,他在那,陪著我。每當我的 Wanderlust(旅行熱潮)高漲,他絕對是那位支持我飛向海外旅行充電的 Cheerleader!並獨自在加拿大等著充電完畢的我回到他的懷抱。並不是太多人都能真切地把自己的慾望拋在腦後而專注地讓另一半開心。但如果批判者只用膚淺的角度來看待這段異國戀情,這也徹底證明了這位批判者的自我高度也僅此如此罷了。膚淺的角度及狹隘的價值觀,何必為這種人的批判而受到影響呢?

此外對於那些帶有異樣眼光看待海外青年學子的批判者,一樣老話一句:何必理會?何必在乎?何必受到他們的影響而改變自己?世界很大,很多實情是需要視野及遠見才能被看見的。如果批判者看見的只有表面,而不是試圖去了解這些在海外的青年學子為何而奮鬥?為何而努力?為何試圖而留下?那麼或許批判者本身需要瞭解自己是否過得太過安逸?導致於自己的言行及批判是如此的不實際,正如同井底之蛙般欠缺說服力。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愛與歸屬感,別因任何人的三言兩語而限制了自己。如果你在異地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屬,勇敢的 make it home。何謂崇洋媚外?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這點到底哪裡錯了?

Life is a one-way ticket. it's our duty to live it as fully as astonishingly as possible. Never refrain yourself. Never settle for less. If you get a dream, make sure you dream big, then it will lead you better places.  

《關於作者》
紙老虎 Amber Hsieh Snowdon/Kiss My Apoca-Lips
生於臺灣臺北,後期移民加拿大,現居 Edmonton, Alberta
定居海外的一位亞裔小書僮、東方臉孔西方教育思想下的時代產物,寫文章練中文骨子裡仍視東方為根本。射手座冒險天性使然,熱愛海洋、山林等戶外極限運動。一張工作證就足以讓我完成隻身浪跡天涯邊工作邊旅行的使命,凡事自己證明、我口寫我心、記錄我的所見與所聞、不拐彎抹角的分享我所看見的實情。
Be bold & wild. What in life is worth having if it's easy?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