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青年派遣工之死,掀起南韓社會的勞權意識──然而距離惡法被推翻,還有很長一段路

一位青年派遣工之死,掀起南韓社會的勞權意識──然而距離惡法被推翻,還有很長一段路

去年,一位青年派遣工之死,推動了南韓近 30 年來《產業安全法》(註一)的首度修正;而這都要從一起悲劇說起:

去年 12 月 11 日凌晨,一名在南韓最大單一火力發電廠──韓國西部發電公司工作不到 3 個月的 24 歲外包青年勞工金容均,在例行性地檢查運送煤炭的輸送帶是否運作時,頭被機台夾住,當場斷頭慘死。

金容均生前進行反外包反非典型勞工的示威照片。手舉牌上寫有「廢除勞動惡法、追究非法派遣的負責人、用直接雇用的方式將非典型勞工轉換為正職」、「文在寅總統出來見非典型勞工」等文字。圖/發電非典型連帶會議

政府帶頭濫用外包,將工人逼入死地

這起事故暴露出南韓外包制度的氾濫,以及隨之增加的職災問題。根據韓國勞工界統計,2016 年為止,韓國的非正職員工(派遣、外包、打工等,台灣稱非典型勞工) 約 874 萬名,比例高達 44.5%。而職災案例中,高達 90% 都發生在非正職員工身上。

這次出事的火力發電廠,從 2009 年開始將業務外包化。根據一項統計,南韓 5 家主要火力發電廠在 2012-16 年,共發生 346 起職災,其中 97% 是外包員工。

金容均生前工作的地點,是韓國西部發電公司位於泰安的火力發電廠,但跟他簽勞動契約的,卻是一間叫做韓國發電技術的外包公司。金容均是簽了一年契約的非典型勞工。

韓國發電技術在 2015 年打敗另外三家競爭業者得標,承接韓國西部發電公司泰安發電廠 9、10 號機,以及整體煤氣化聯合循環(IGCC)的營運。 

南韓最有影響力的戰鬥型全國總工會「民主勞總」在事故發生的隔天,發表聲明指出殺死金容均的不是轉動中的輸送帶,而是蔓延南韓社會的危險外包制度以及非典型勞動。

金容均死前執行的業務內容,本來原則上是由正式員工以 2 人 1 組的方式執行。但最大股東是南韓政府的韓國西部發電卻為了省成本,將業務外包。

據了解,韓國發電技術的總承包費當中勞務費就佔 90.1%,安全管理費 1.5%,研究開發費 0.5%,利潤僅 1%。南韓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議員李薰就指出:「利潤只有 1%、研發費只有 0.5% 的承包商,你怎能期待他們自掏腰包,在發包商的設備上裝上緊急停止裝置,有人力用 2 人 1 組的方式進行作業呢?」

金容均之死,引爆南韓社會

金容均的死,迅速集結了南韓青年勞工長久以來對政府的怒氣。民主勞總以及近百個南韓勞工市民團體,在事故隔天組成「泰安火力非典型青年勞工已故金容均死亡事故清查真相及處罰責任者市民對策委員會(簡稱「金容均市民對策委員會」)」,並偕同勇敢站出來的金容均遺屬,一起向文在寅政府抗議殺人的外包制度,並要求查清真相,防止悲劇重演。

在對策委員會的主導下,第一場全國國民追悼大會,在去年 12 月 22 日舉行,包括金容均父母以及許多勞工和學生,一共 2 千多人參加。 出席者高喊:「停止外包、非典型勞工轉正職」的口號,直指金容均的死是「社會性他殺」、「結構殺人」、「文在寅是共犯」。

金容均的母親也在大會上沉痛地呼籲:「即使我的兒子悲慘地死去了,但兒子的同事現在每天仍處於危險的工作環境,我只希望這種情況早日改善。我希望大家能建立一個重視人的價值大於錢的社會。」

《產業安全保健法》,近 30 年來首度修法

家屬以及勞工市民積極推展運動,不久即取得成果:首先是讓條文 28 年未曾變更的《產業安全保健法》獲得修正。

去年 12 月 27 日,南韓國會通過《產業安全保健法》修正案。修正案的主要內容為法條的適用對象,從狹義勞基法上定義的「勞工」,擴展到「提供勞務者」。因此,(在南韓的狀況)難以定義特定雇主的宅配員和外送人員,今後也可適用此法條。

第二,不得發包有使用鍍金、水銀、鈉、鎘等危險物質的作業工程,違反最高可處 10 億元韓幣(約 3 千萬台幣)罰款。

第三,以往只要求企業主負起有爆炸或崩塌危險的 22 種危險場所的職安責任,修正法改為只要是由企業主提供、指定,並且行有支配或管理權的場所,都在其責任範圍。如發生違反職安的情形,可處發包商 5 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 5 千萬韓幣(約 130 萬台幣)以下的罰金。如果發生工人死亡的職災,企業主最高可面臨 7 年的有期徒刑;如果 5 年內再發生,得以加重處罰。

修法成果有限,未解決根本問題

雖然《產安法》修正案擴大企業主的責任範圍和提高罰金上限,但受到財團以及保守政黨韓國黨的強力反對,修正案仍沒有達到運動團體以及遺屬的要求──其中最令人詬病的,就是沒有全面禁止外包。

金容均生前工作地點的公司,仍可以將發電廠的營運業務發包出去。另外,人力和設備營運方式的決定權也仍在承包商手上,發包商可以此為由卸責。

遺屬和對策委員會在修正案通過的隔天召開記者會,金容均的母親金美淑(音譯)表示:「這(修正案)只是第一步,未來還要查清兒子為何會發生職災,讓兒子的同事不會再暴露在危險之中,並繼承兒子生前的主張,讓下一代都能脫離非典型、以正職的身分工作。」

對策委員會的聲明則指出,修正案沒有禁止外包,等於沒有根本地解決問題,處罰企業的力道也不足。遺屬和對策委員會都決定要繼續這場反外包的運動。

12 月 29 日於首爾光化門廣場舉行的第二次全國追悼大會,圖中為金容均母親。圖/工人連帶

家屬拒與總統會面,願真正推翻惡法

第二次全國追悼大會在 12 月 29 日舉行,參加人數比第一次更多,達 3 千多名,其中多是民主勞總等工會或勞工團體成員。在大會上, 再次確認了反對產安法修正案的立場。從大會的司儀──民主勞總副委員長、金容均的母親,到泰安火力發電廠外包員工等上台發言者,都表示《產安法》修正只是一個開始。

他們要求文在寅政府道歉,屢行承諾全面將非典型勞工轉為正職、徹底調查事故真相、處罰相關人員、再次修正《產安法》明文禁止危險的外包制度、強化企業主責任、以及創造優質的青年就業機會。

在首爾的全國追悼會,將持續在每周六下午,於首爾光化門廣場舉行。此外,泰安發電廠所在地,目前每天舉辦燭火晚會,京畿道、釜山等 10 多個廣域市/道(南韓地方行政單位)每周也都有市民團體舉辦燭火晚會。

受到強大輿論壓力,文在寅總統日前透過發言人表示,希望與金容均遺屬見面。但金容均母親強調,如果文在寅總統沒有遵守自己曾做過的承諾,將非典型勞工轉為正職勞工,並徹底追查兒子的死因,便不會和文在寅見面。

註:南韓於 1981 年制定的法律,旨在訂定產業安全和保健的標準,預防職災、確定相關責任歸屬,以創造一個勞工可舒適工作的環境;相當於台灣的〈職業安全衛生法〉。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工人連帶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