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花 40 小時唸書,你敢說自己是「全職大學生」嗎?──5 點對比台澳教育差異

一週花 40 小時唸書,你敢說自己是「全職大學生」嗎?──5 點對比台澳教育差異

來到墨爾本開始碩士生活半年了,以前在台灣就曾聽過許多留學生多國外教育的評價。來到這裡後我才發現,若是沒有親身經歷,是永遠無從得知在國外受教育的感受。今天先和大家分享一些台灣和澳洲教育環境的差異,以及我認為澳洲值得我們借鏡的優點。

筆者雖然沒有在澳洲讀過大學,單以在台灣讀大學和澳洲讀研究所的經驗相比,可能會被認為有失公允。然而,經過深入了解和多方比證後,筆者發現澳洲的大學部和研究所的課程深度不同,但課程架構的安排上(如每學期規定修習課數、上課周數、時數、教學方法等)相近,而學習方法與學生態度,更是有高度一致性──本文以此前提為基礎,進行與台灣大學經驗的對照與反思。

不可否認的是,由於個體經驗的落差,不足於代表「所有」澳洲學生或「所有」台灣學生的情況,筆者無意以偏概全。謹在此提出個人觀察,望能帶給有興趣的讀者參考、討論。

一、學期週數:漫長的 18 週 vs 密集的 12 週

在台灣,無論是研究所,還是大學部,一般來說每學期有 18 週,通常第一週就是去看看教室在哪、老師是誰、配分制度如何,同時心裡盤算著這門課會不會過(還是趕快退課以防萬一);接著從第 6 週開始,有些科系就會悲慘地一路考到第 18 週的期末考。

在澳洲,不論大學生或研究生一個學期的實際上課週數只有 12 週。為了讓大家更清楚,開始說明前,我畫了張圖:

澳洲大學一學期上課週數。圖/Daniel 製圖

第 1 週的上課內容和台灣蠻像的,通常由教授重申這門課的基礎知識。例如,我這學期本來要修一門 Statistical Machine Learning。這門課的第一堂大爆滿,許多人聽到機器學習就想來看看,有些人就坐在地上聽課。在這一堂課中,老師僅用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把我大學花了 18 週學的「機率論」一口氣講完,我和一旁的電腦科學博士朋友對看一眼。他本來說我們可以一起組隊參加期中專題的競賽,但我聽完這堂課就已經被嚇到了,回到家裡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改選其他課,心想:我才不想剛來這裡一學期就被電(結果,最後學期成績出來時,我還是被改選的其他課電了)。

在 12 週的教學週之間會有一個期中休息週,原以為這一週的時間會讓我們好好的休息,沒想到卻要做多到爆的作業。第一學期的期中休息週是在復活節那一週,第二學期則是選在澳式足球聯賽(AFL)總決賽日的那一週。澳式足球總決賽日是澳洲的國定假日之一(經查證,只限定在維多利亞州),這是什麼概念呢?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中華職棒或 SBL 在總決賽第七戰時,全台灣都可以放假一天收看的概念。12 週的教學結束之後,我們會再放一週的假,這週的假叫做 SWOT VAC,也就是溫書週。

最後是為時三週的期末考,教授們可以協調在這 3 週的任何一天考試。在澳洲的期末考,全校幾乎兩千多位來自不同科系的學生會聚集在同一個大考場裡面,場面如此壯觀。

皇家展覽館(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墨爾本大學的主考場。圖/Daniel 提供

二、修了 27 門課的大學二年級 vs 「我建議你這學期不要修超過 4 門課」

我永遠忘不了我在台灣讀大學時,大二的那一整年。那年,我選了 27 門課,54 學分,其中有 12 門課是 3 學分等級的必修課。為了讓我的期末考不要爆炸,我必須提早將近 4 週開始準備,只為了能夠複習到每一門課。儘管大二上學期是我大學 4 年中成績最糟的一個學期,當我看看同學們的狀況我才發現,大家一樣慘。這就是我們的大學生活,每個學期瘋了似的選一堆課,並不是因為我們勤奮好學,而是我們需要為了那高的荒唐的畢業學分拼鬥,只求如期畢業。

雖然在出國前就曾聽說,在西方國家的大學中,一個學期的修課量都不會太多,但不自己經歷過,其實不太容易體會修課量多少的差異。在澳洲,不論大學生或研究生的正常學期修課數都是 4 門課,可以下修到 3 門課,也可以增修到 5 門課,都還是符合全職學生的標準。一學期只修 4 門課是怎樣的感覺?我揣摩了一下過去和現在的讀書心情,發現 4 門課其實並不代表比較輕鬆。

一學期只修 4 門課的缺點是,到了畢業前你能夠學到的、觸碰到的領域沒那麼多;優點卻也相當顯著:我們能夠完全專注且深入地探討這 4 門課。也因為只修了這些課,所以老師就能夠豪邁地出非常多作業。

若是要我從這兩種模式中抉擇,我會思考:雖然在大學時因選擇了各領域的課而稍微拓展了我的視野,也培養我不侷限於使用資訊或管理領域的學識來思考問題,但若是要造就一個人的專業性和領域深度,我認為一學期 4 門課是非常有益的。澳洲的大學建議一學期 4 門課,過程中或許減少了一些可能性,但換來的卻是每門課的深度。

在和身邊朋友們的討論中,有人提到:至少澳洲人的課表中不用排「國文、英文、國防、通識」,對此,我們笑而不語。

三、課堂安排時間:3 小時 vs 1 + 1 + 1 小時

在台灣,一門 3 學分的必修課通常代表我們一週需要上 3 小時的課,除了那 3 個小時來聽教授上課之外,有些教授還會安排一個小時的助教課或實驗課。3 小時的課上到最後很多人幾乎都在恍神,教授也會開始講幹話,試圖將大家的注意力拉回來。

澳洲的課程基本上會分成講習課(Lecture)、助教課(Tutorial)和工作坊(Workshop)。講習課由開課教授來上進度,有時多達兩百位學生坐在一個類似電影院的大講堂裡面聽教授講;助教課或工作坊則由該教授研究室的博後、博士或碩士生來幫我們上課,一個助教和十多位學生一起討論課程的內容。

最常見的課程組合是一週一門課,上兩小時的講習課和 1 小時的助教課,有時講習課還會拆在不同日,分成兩個 1 小時來上。相對於台灣連續 3 小時的講習,我非常喜歡這個做法。因為這樣不僅能維持學生的專注力(就算想睡覺還是會告訴自己:撐住! 1 個小時而已!),也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吸收。

每一週在助教課前,他們都會在課堂的 Moodle(數位學習平台) 放上該週的助教課題目讓我們也可以提前預備。到了助教課就是大家來討論自己想法的時間,課程的最後常會有突破思維的答案誕生,因此不論手邊作業有多少,我都會到助教課。

四、澳洲的大學對於 Moodle 的使用──積極的討論平台

在台灣,有些課程會用 Moodle 課程管理系統來輔助教學。這種學習管理系統若使用得當,的確能為教學品質帶來正面影響,然而在大學時,Moodle 系統卻沒有發揮效果,多數時候它就淪為老師宣布作業、學生上傳作業的系統而已。

墨爾本大學同樣也有這種學習管理系統,每一門課都有。

在系統中會有:上課錄影、講義、助教課題目、上傳作業的空間,另外教學團隊也會提供一些學術文章供我們延伸閱讀。然而,最讓我驚豔的是墨爾本大學教授和同學們線上討論的風氣。同學們會問的問題包含:「某某講義的第幾頁有什麼地方不懂,請老師解釋」、「某個名詞的定義」、「希望老師提供更多補充資料」還有一種是「我在某篇學術文章中讀到了一個公式,我不太懂,能不能請老師說明」;而通常教授們都會非常認真地回答問題和提供資料。我認為這樣的討論風氣值得我們學習,也因為這種風氣,我每週會花些時間看看同學們的問題,讀一讀老師提供的資料,或看一下同學們在讀的文章。

墨爾本大學的 "Old Quad",1850 年代建成,過去的法學院建。圖/Daniel 提供

五、學期任務:上課、報告、專案、延伸書籍、期末考

前面提到,在這裏每學期建議修 4 門課。一次上課時,我們的教授突然開始教我們計算作為學生,每週該花在課後複習的時間。他說,一份全職工作,意味著一週要花至少 40 個小時在工作。因此,身為一個全職學生,一週也應該有至少 40 個小時在讀書,因此一週每一門課平均就需要花 10 個小時學習。扣除課堂的 3 個小時,每週每一門課都建議花 7 個小時的時間複習和鑽研。剛開始我有點困惑,真有那麼多書可以讀嗎?經過了一個學期,被學業教訓了一頓後,我認同老師所說,沒書也要找書讀

通常學期間,每門課都有兩個以上的作業,以我們系為例,作業常是給我們一個問題,要求我們用上課所學的知識來開發一個程式或系統,作為解答,並寫一份報告說明我們得出這個解答背後的邏輯。為了能夠完成作業,我們常需花費大量時間發想、找相關論文、讀文章、實作程式、驗證、最後把想法歸納成有架構的文字。事實上,這也就是科研的流程,在學期間我們會不斷地接受這樣的訓練

當教學週結束、報告都完成了,最後要面臨的就是期末考。澳洲碩士生的及格標準是 50 分。然而,不論在學期間的報告獲得了多少分,我們要通過這門課還有另一個條件,學期間作業和期末考必須同時拿到 50 %以上的分數。因為這樣制度的存在,我們在學期中沒有一個時刻是能夠擺爛的,都會盡可能達到分數的要求。

從澳洲高等教育看台灣

在台灣讀大學的 4 年中,有時會思考多讀了一年的大學國文和 10 門通識的意義究竟為何?不敢說是浪費時間,但台灣(大學部)動輒需要 130 學分以上的畢業門檻令我難以認同(研究所大多是 30 學分上下)。另一面,在台灣大學的教育氛圍中,多數教授看重研究多於教學,教學僅是副業;多數學生也未必將「大學生」看作一份全職的「工作」,擺上時間與精力來學習和提問。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我分數到了就來了」、「我不知道我的興趣是什麼」、「我不太喜歡讀這個」。我們身邊、甚至我們自己可能都說過這些話吧?在這篇文章中沒辦法詳細說到這事,卻是台灣教育的一大問題。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教育理念和習慣,一昧套用絕非上策,但在看過其他國家的教育制度和學生態度後,不可否認的確有值得學習之處。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Daniel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