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台幹的血淚告白】我用 10 多年青春換來的醒悟:「說好的接班,原來只是說說而已」

【資深台幹的血淚告白】我用 10 多年青春換來的醒悟:「說好的接班,原來只是說說而已」

在即將邁入 40 歲的這一年,終於下定決心,很任性地把工作給辭掉了。

過往的工作,跟很多從事國貿業務的台灣人一樣:在台灣向國際大廠接單,然後再下單給位在東南亞的自家生產工廠。

前公司是世界級的「隱形冠軍」,在代工生產的同時,也併行著老闆的自有品牌夢──但是正如多數台灣企業面臨的問題:如何在不傷害代工品牌市場的前提下,積極拓展自有品牌提升獲利、避免被新的競爭者淘汰?一直都是骨子裡的困境。

接觸國際市場久了,對台灣無法突破代工思維的傳產,一直有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力感。不敢說自己多年下來對產業有什麼洞見,但至少我個人看到、且認為最為關鍵的一點是:「台灣為公司拼命的人才們,值得被更好的對待。」

隱形冠軍的「種子人才」?苦熬多年,月領不到 5 萬元

我在 2005 年進入這家公司,從此便常往返於東南亞的製造工廠。因為工作認真,又有年輕的肝,加上甘之如飴的付出(說穿了就是很多的「責任制加班時數」),也讓我很快受到老闆的注目──當時在同輩眼中,我應該稱得上「事業得意」的一群。

然而實際上,六年級末段班的我,跟大多數台灣人一樣陷入了所謂的「低薪困境」──即使個人為公司帶來的獲利屢創佳績,老闆仍然說公司沒賺錢,因此我的薪水也被「凍漲」了好幾年。

猶記得有一年,某餐飲業集團董事長發言說:「新鮮人畢業 3 年後,如果還賺不到 5 萬,是個人能力有問題。」深深傷害到我。因為當時我已經出社會 10 幾年了,還是領不到這個數字⋯⋯。

我真的不是玻璃心的草莓,也知道企業經營自有其不易之處──但我明明是公司說的「種子儲備幹部」,也因績效表現,成為老闆口中的「重點人才」。那麼,在「世界級隱型冠軍」的「重點種子人才」,待遇不也應該走在世界的前面、或至少不會相差太多嗎?

當時,持續面對被說是人才、燃燒生命下表現出色,卻仍領著低薪的困境。讓我深深地陷入自我懷疑,充滿挫折感。

2014 年,我終於鼓起勇氣,第一次決定離開這家公司。但想當然耳老闆捨不得放手(奴性堅強超好用)──老闆懇切地告訴我,他對我有更長遠的安排,要我先到海外工廠去過個水,回來後就幫我加薪,請我與公司「共體時艱」,再給公司的改革一點時間⋯⋯。

當時的我選擇相信老闆,甚至覺得自己確實應該要「報答」老闆這些年來的栽培,於是就打包去了工廠。

圖/Shutterstock

在爆肝的工廠工作一年後,我得到的是⋯⋯

一開始,工廠給的職稱很漂亮,直屬於總經理,可說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公司或許要用我的案例,釋放出「只要願意到海外工廠,就有機會升遷和加薪」的訊息;老闆也在很多場合中說,如果不是因為有我, XX 系統的上線不會這麼順利⋯⋯云云。短期之間,真的讓我對公司再度充滿了信心,深覺自己原來真的是重點人才,差點與伯樂錯身而過。

工廠一週上班 6 天,週日也要加班。我不是一個怕辛苦的人,也因為對職涯發展還有著期待,持續全力付出、勤奮工作著。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殘酷的真相逐漸浮現:原來老闆想的和我(基於老闆所說而)想的,完全不一樣──後來才得知,我當時想的是一年「過個水」後就能回台灣升遷加薪;老闆的計畫,卻是一年後我就會習慣當地的生活留下來──這段認清事實的血淚過程,可能要另外寫一篇,這裏就先略過不談。

但最後因為我是「明日之星的接班人選」,在外派一年期滿提出要求後,老闆還是讓我先回到原本的職務上。

總而言之,在爆肝的海外工廠工作一整年後,我得到的是⋯⋯回到離開前的原點。

「奴性堅強」的我,又用了近 4 年才認清真相

回到台灣後,老闆/主管開始更頻繁地說,我是部門主管的接班人。

但是實際上,我做的仍然是原來的工作,薪水的漲幅也極其有限──在這家公司年資已逾 10 年,我實際上領的薪水,仍然與那位餐飲業董事長口中「個人能力有問題」的瓶頸相去不遠。我還是常常爆肝工作,而且因為看得多 / 想做的多,在一灘死水的辦公室挫折感愈來愈重。

老闆還是常常要求我要飛到海外工廠,而且「最好每次都可以待久一點」,但是卻沒有任何的額外津貼,甚至連交通費都還有補助限額。

就這樣年年期待落空地又過了 4 年。到這時候⋯⋯已是我在公司的第 13 年了。天阿!我竟然在這樣將就的環境裡過了這麼久,甚至不自覺地在「接班人」的大帽子下,就這樣被凹了這麼多年。

在邁入 40 歲的前夕,才終於痛苦地認清──我的未來不在這裡。

含著眼淚提辭呈的時候,我的主管對我說:他懂,他看得出來我很不快樂,現在公司的氣氛,他自己也想離職。

嘴上說說的「接班」、「人才」,跟嘴上說說的「愛你」是一樣的

離職至今,大約半年的時間,還是一直找不到理想的新工作。或許因為在前公司真的待太久了,只有累積了年資和年紀,停滯的職稱和工作內容,卻好像對履歷沒有太大的幫助。

我的前主管和前老闆仍不斷招手,希望我可以回前公司上班──他們的說法竟還是一樣:因為我是部門的「接班人」,我走了對部門影響很大。

無論如何,謝謝自己走過這一遭。雖然花了 10 多年才醒悟,至少總比繼續將就下去,讓生命如此不快樂要好。

現在,我深切地明白了:離開一個不適合的公司,跟離開一個不適合的男人一樣──不管曾經在一起多久,都絕不會因為沒有這個男人就活不下去的。

而一個嘴上說說而已的「接班」;跟嘴上說說而已的「愛你」,是一模一樣的。

新年到來,我告訴自己:雖然在 30 幾歲的時候,我沒有足夠的智慧,判斷這不是一段值得投資的生涯;但好在我最終還是明白了。

 40 歲以後,只希望我可以更愛自己一點,也一定要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