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日語初學者,打工度假選「長照」機構──我在神奈川老人之家,獲得一群新的家人

推薦日語初學者,打工度假選「長照」機構──我在神奈川老人之家,獲得一群新的家人

對於日文學習者來說,應該很常聽說過一句話,那就是「考到 N1 後,日文學習的路才真正開始」;因為取得 N1 代表的是擁有相當於日本小學生程度的日文能力,而跟我大多數的初學者一樣,才剛踏上日文學習之路,但自認為和多數學習者比較不同的是,我只花了一年又三個月,就踏上了這個起點了。

當然,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告訴大家我有多努力多厲害,而是想用自身經驗,回應一個大家很常會問到的問題:「即使不具備語言能力,也可以到國外打工度假嗎?」,並推薦語言初學者,不妨到長照機構工作。

到底沒有語言基礎適不適合出國,我不會給出個簡單明瞭的答案,反倒是希望將這個問題留給讀完這篇文章的你們來回答(笑)。

圖/Alexandre Chambon on Unsplash

日文程度區近於零,如何為打工做準備?

在確定了自己即將飛往日本老人之家工作後,當時日文程度趨近於零的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學習日文。而我也知道單單靠 3 個月的行前努力,想流利地說日文根本是難上加難,因此當初的我給自己設定的方向是這樣的:

既然是工作那就必須要好好地做,不能給別人添麻煩,就算不是「人才」,至少要能算得上是個「人力」。於是乎,幻想了一下工作時可能會發生的情境,然後將學習的重心分成兩個以工作為主的大方向:工作的指令及工作相關的單字上。

首先是指令方面,比方說請做某件事或是請不要做某件事,於是,我學習了肯定句的句型是です(是、對等等),否定句就會有個ない(不是、不要等等)。考量到對方可能會請我把某個東西拿到某個地方去,就算不知道物品的名字,也要知道要把它拿到哪裡去吧,所以我就學了東西南北、前後上下左右等的「方位」相關單字。

接著,因為已經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內容大概會是什麼樣子了,所以我就把剩下來的時間拿來學習那些工作可能會用到的單字,舉凡吃飯、喝水、上廁所、洗澡、復健等字。正因為做的是照護的工作,因此學習到的也都是生活上會用到的基本單字,這點對於獨自在外地生活大有幫助(雖然我第一天還是站在超市裡,盯著手中的兩罐液體,分不出來到底哪一個上寫的片假名是洗髮乳)。

在長照機構工作的四大好處

就這樣,2017 年 9 月,我帶著自學 3 個月、能夠說出早安、午安等簡單招呼語的日文程度,來到了神奈川縣某處的老人之家,開始了第一份的日本工作。

這 3 個月內所做的準備雖說不足,但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派上用場了。(雖然說我花了一個禮拜的才跟得上日本同事們說話的語速,更別提第一天我完全跟不上她們的對話內容,連最基礎的 あいうえお 都聽不出來),但在習慣了之後,拜事前做的準備功課所賜,我開始聽懂她們希望要送餐到哪一個奶奶座位前等指令。

接下來一直到我離開的那半年時間,我在聽力以及單字量方面都有非常大的進步,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也就是為什麼我會這麼推薦到長照機構工作的原因:

其一,數字、時間、星期甚至到幾月幾號的念法,對一個日文新手來說根本是惡魔,怎麼背也背不起來;但在這裡,因為每天早上都會與爺爺奶奶們說明今天是幾月幾號幾點等等,日復一日,聽久了,不用特別花腦袋就會記起來了。

其二,正因為機構裡的工作內容重覆性高,今天出現過不懂得單字記下來回去查,隔天保證也會出現;有益於記憶的養成。加上學習過的內容反覆的出現,在從不懂變成能夠聽懂,這中間的「學習成就回饋」也是非常足夠的,自然也就可以避免掉入新手常常會學習到一半就放棄的危機裡,讓人能夠常保學習的動力,學習起來更是愉快。

其三,在掌握了基本的聽的能力後,也想嘗試展開日文會話。而我在機構裡的工作之一,便是和爺爺奶奶們「聊天」──對!你沒看錯,在工作中正大光明的聊天,還可以領到薪水,有什麼比這個還輕鬆?也因為這是工作之一,因此練習開口說日文的機會之多當然不在話下,但優點可不只這樣──對初學著來說,害怕講錯事難免的,但是也因為會進到機構裡的爺爺奶奶們基本上「記憶力都比較不好」,所以就算說錯了什麼,下一分鐘他們很可能已經忘了,不會笑話或責備你,所以也用擔心出糗。

不只如此,今天被問到回答不出來,或是覺得回答的不好的問題,明天會再出現的機率高達 80%!像我就曾經有過連續 7、8 天都被問起家裡組成、有幾個兄弟姊妹,所以不用灰心,今天回答不好,那就好好想過一遍要怎麼回答才好,明天再接再厲就是了!

其四,老一輩的長者們普遍較在乎傳統習俗,因此長照機構很常慶祝節日,除了會和我們介紹這些節慶外,還會為爺爺奶奶們舉辦些小活動或祭典──對於一個外國人而言,這是體驗當地風土民情的一個大好機會!

溫暖的人情,讓旅程圓滿無悔

最後想分享的是我實際在神奈川這裡獲得的寶貴回憶:

我的同事以媽媽級的女性為主,也因此,我在神奈川的那段日子,可以說是擁有好幾個媽媽:每天自己帶去的中午便當,晚上通常都會原封不動的再帶回家,然後附帶上好幾個來自不同媽媽們特地為我帶的愛心便當和食物──因為有她們的疼愛,在神奈川的半年,我胖了將近 7 公斤!

在我離職後的一個月,仍繼續住在神奈川,只是時不時會出去旅行。某天我收到來自某一個護士媽媽的 LINE,她告訴我:我們把你這段時間的照片印下來,貼在爺爺奶奶們復健時走的那條路的牆上,希望大家都可以不要忘記你,最近在家的話就回來一趟看看吧!

當時回去探望大家時的溫馨畫面,至今依然停留在我的腦海裡。回想當時的種種,深深地覺得當初選擇這份工作是正確的決定。

還有一件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事情是,當初剛到神奈川時,辦完戶籍轉入手續後,出了市役所(區公所)大門,同行的日本上司對我說的一句話:

「從現在開始你也是市民了。」

這句話不知道對當初懷著不安來到陌生土地的我,起了多少的安慰啊!真心的認為能夠被這樣一句簡單的話語,瞬間「拉攏」到這塊土地上的我,是何其地幸福。

以上就是一個日文初學者在神奈川的老人之家,獲得了一群家人的故事。謝謝你不厭其煩地看到最後。

《關於作者》
柏宇です。目前旅居石川縣鄉下工作賺錢,預計明年就讀日本介護專門學校,正式進入照護人生。

一六年大學畢業,一七年 3 月因面試大學時期一直很嚮往的「為台灣而教」失利後對接下來要何去何從感到迷惘,而萌生想要離開台灣的念頭。

那年 6 月幸運地拿到日本打工度假簽證後開始學習日文,自學了 3 個月後飛往神奈川開始日本人生,一八年 9 月回國,12 月參加人生第一場日文檢定,隔月取得 N1 檢定合格。

學習日文至今:一年七個月。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Ian Valerio on 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