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跑道永不嫌晚:那年我投遞 200 多封履歷、辭去「四大」會計師事務所正職,只為一圓「釀酒夢」

換跑道永不嫌晚:那年我投遞 200 多封履歷、辭去「四大」會計師事務所正職,只為一圓「釀酒夢」

撰文:詹蘋/讀者投書

我今年 23 歲,是一位助理釀酒師,我的工作就是在各國葡萄酒莊,釀造葡萄酒。22 歲大學畢業後,我到紐西蘭南島、美國加州工作,今年即將要去智利。我一畢業就出國,一邊工作,一邊體驗各國文化,一邊探索自己的未來。

我大學唸的是會計系,一個自己不喜歡但也不討厭的科系。我沒有本錢出國留學,只有大四上學期到比利時交換過。畢業後,我「順理成章」來到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也很努力的想要考取會計師資格,一切看似順遂而理所當然。當時的我有好工作,也有「好未來」,只要順順地走,人生大概會過得很安穩;但事實是,我從小到大都在以好成績換取掌聲:好高中、好大學、好工作,卻從沒想過自己要做什麼。

投遞 200 多封履歷,只為一個機會

21 歲在歐洲交換期間,初次嚐到葡萄酒,便被那千變萬化的滋味所深深吸引,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全身充滿電流,第一次發現自己所愛。當時的我除了是一名葡萄酒愛好者外,對品酒專業毫無認識,大學四年的商學背景,似乎對我的葡萄酒熱忱派不上用場。
回台灣後,我邊準備會計考試,邊在一間葡萄酒專賣店打工,希望在把自己推上會計師職場前,為自己的熱忱抓住一根浮木,或許有一天真的能夠勇敢地憑著這根浮木,航向葡萄酒的汪洋大海。

除了在專賣店打工,我甚至親自到台中樹生酒莊當志工採葡萄,我想學習釀酒,但在莽撞的出國前,我想先在熟悉的城市累積經驗。兩星期的志工經歷,讓我益發確信自己的職涯要往葡萄酒去、是時候為自己熱忱賭一把。

與此同時,我錄取了傳說中的「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9 月,新職員訓練期間,我坐在信義區一間事務所的訓練教室裡,邊聽著審計法規與稅法,邊向紐澳酒莊投送履歷。我投送了約 200 多封履歷到不同酒莊,卻音訊全無。努力追求自己所愛,但卻得不到回應的感覺,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天真,真以為自己有熱忱就可以出國學酒、真以為自己可以逃出當年為自己鋪設的安穩道路?

我今年 23 歲,是一位助理釀酒師,我的工作就是在各國葡萄酒莊,釀造葡萄酒。圖/詹蘋 提供

順利通過酒莊面試,立刻辭去「四大」正職

然而,5 個月後,我竟接到紐西蘭 GIESEN 酒莊的面試通知

那天我在彰化出差,一打開電子郵件,便看見一封來自紐西蘭酒莊的面試通知信。「這是我唯一的機會!」我這樣告訴自己。

面試日期是收到信的一個星期後,在這人生關鍵一星期間,我上網找尋所有關於 GIESEN 酒莊的資料,把酒莊地利位置、釀酒歷史、知名酒款當成教科書背,希望以自己的後天努力,彌補完全沒有的釀酒知識。面試那天,我緊盯著手機,終於,來自紐西蘭的 skype call 響起!

“ Hi, nice to meet you, Serena. Tell me how do you know about us? ”

「太好了!這完全是我預期的問題」,我心想。我把這一星期準備的資料,倒背如流式的告訴來自世界另一端的 GIESEN 酒莊。

“ I’m impressed! I am happy to have you. ” 

頓時,我的心臟停了一拍,聽到這句話,我眼淚幾乎掉了下來,那秒,是生命轉彎的瞬間。

一星期後,我收到來自紐西蘭酒莊的工作合約,馬上向會計師遞出辭職信,向爸媽解釋我莽撞而勇敢的決定。終於,2018 年 2 月,我拿著 3 個月的工作簽踏上紐西蘭的土地。


為自己發聲並不是想吵架,而是為了交流不同的文化體驗,彼此激盪。圖/詹蘋 提供

紐西蘭釀酒的第一課:辯論,不是吵架

第一次落腳的 GIESEN 酒莊,位於紐西蘭南島葡萄酒大城 Blenheim,這裡四季陽光普照、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使得這裡成為紐西蘭最有名的葡萄酒大鎮。紐西蘭地廣人稀,良好的自然環境,使得這裡釀出來的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特別清爽。

我的同事來自歐洲、美國、俄羅斯、智利、紐澳等共 23 個國家,葡萄酒文化在這些地方都有超過百年以上的歷史,在歐洲更是超過千年,喝葡萄酒對他們來說跟我們喝茶一樣自然。我是唯一一個台灣人,不對,應該說,我是唯一一個亞洲人,文化洗禮是我在紐西蘭學到的第一課。

釀酒的第一天,我們坐著 shuttle bus 繞 GIESEN 的葡萄園認識葡萄品種。大家在巴士上有說有笑,聊到釀酒法規時,討論熱絡了起來,原本笑聲充斥的巴士,瞬間出現了嚴肅的談話:各國釀酒法規。

舊世界(歐洲)葡萄酒產區必須遵循政府的法規釀酒,每個葡萄園都有固定的葡萄產量,產區分級制度及釀造方式都嚴苛。相較於歐洲,位處新世界的紐西蘭釀酒法規一點也不嚴格,釀酒師可以發揮創意釀造自己喜歡的葡萄酒。

來自各國的同事們紛紛為自己國家的法規辯護,來自台灣的我也加入這場辯論。巴士上聲音愈來愈大,就好像在吵架一樣,但當巴士開到了品酒室,服務生為大家斟上一杯白酒後,大家又開始有說有笑。為自己發聲並不是想吵架,而是為了交流不同的文化體驗,彼此激盪。


在這裡,我能學到比紐西蘭更多樣化的葡萄酒及釀造方式。圖/詹蘋 提供

從加州、墨西哥到智利:學釀酒,也學西班牙文

南半球的釀酒工作在 5 月結束。在紐西蘭工作期間,我開始尋找在北半球的酒莊,在釀酒師的介紹下,我來到美國加州 SIMI 酒莊學釀美國酒。美國除了鼎鼎大名的那帕谷(Napa Valley)外,其實還有另一個比 Napa 大,且物美價廉的產區──Sonoma county。

有加州普羅旺斯之稱的 Sonoma County 總共有 16 個法定葡萄酒產區 AVA(American Viticulture Area),每個產區有不同土壤性質、地形及氣候,因此適合種植的葡萄品種也不一樣;在這裡,我能學到比紐西蘭更多樣化的葡萄酒及釀造方式。

不像紐西蘭白蘇維濃白酒走一股清新路線,美國在釀造白酒時習慣用項橡木桶讓夏朵內白酒出現濃濃的奶油、椰子香。另外,美國人對自己生產的加州紅酒引以為傲,因為在 1976 年一場盲品大賽中,評審不看酒標,只靠嗅覺和味覺評判葡萄酒,加州紅酒打敗法國酒,成為法籍品審心目中的第一名。從此,美國紅酒便在葡萄酒世界中佔有一席之地。

在加州,我的同事們多半來自墨西哥、智利、阿根廷等中南美洲國家,一起釀酒的時候,常聽見他們用西班牙文談論自己國家的葡萄酒,這激起我想去南美洲學酒的念頭。因此,在工作之餘,我開始向中南美洲酒莊投遞履歷,在面試了 3 個酒莊以後,我很幸運地拿到去智利酒莊的門票。

但想在拉丁美洲國家工作,西班牙文絕對是必備,完全沒學過西班牙文的我,在加州邊工作邊自學。除了借西班牙文課本自學以外,更抓緊時間和同事及阿根廷室友們練習。在加州酒莊工作結束後,我來到墨西哥,拜訪當年在比利時交換時期認識的朋友,並在墨西哥城住了一個月,專注學習西班牙文。我想,我準備好去智利了。

葡萄酒這條路還很長,我還想到歐洲念葡萄酒的相關研究所,還想到澳洲酒莊一探究竟。

轉換跑道,永不嫌晚

葡萄酒這條路還很長,我還想到歐洲念葡萄酒的相關研究所,還想到澳洲酒莊一探究竟。很多人問我後不後悔當初離開會計師事務所,離開溫暖又舒適台北?一個人闖異地張羅工作、生活與學習會不會很可怕?或是,我現在轉換跑道會不會太晚?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在追求自己所愛的路上,會遇到與自己志趣相投的朋友甚至戀人,所以不孤單。一個人張羅自己人生是對自己負責,自己的人生怎麼會要別人張羅?只要找到喜歡的事情,轉換跑道永遠不嫌晚,但前提是要找到,這是最重要也最迫在眉睫的。身在台灣的我們很幸福,擁有自由追求自己所愛,那就掌握幸福為自己勇敢一次吧!
 
《關於作者》
詹蘋
出國前學經歷:北一女中、台大會計、KPMG 事務所
個人部落格
我來自台灣,21 歲以前沒喝過葡萄酒
我念會計系,21 歲以前沒學過釀酒學
21 歲以前一直都是乖乖牌、好學生,
21 歲那年我出走歐洲,初嚐葡萄酒滋味便為其變化萬千之姿深深吸引
於是......
22 歲我開始學習品酒
22 歲我開始拜訪酒鄉,追著葡萄酒成為 wine 國人
現在,我與來自世界各地的 wine 國人在世界各地釀酒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詹蘋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