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面試、租屋到開戶,前進「魔都上海」教戰手冊

從面試、租屋到開戶,前進「魔都上海」教戰手冊

撰文:梵谷綠/讀者投書

在前往公司的公車中,手機顯示「您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來電」,電話的那頭,是今天早上面試公司的人資主管,他說:「恭喜您錄取了我們公司。」

腦中一片空白的我,直到公車穿過南京東路,右轉敦化南路,才把我的意識,甩回在台北的公車中。除了慶幸可以到海外工作之外,我心中還默默地想著,這速度,很可以的。

工作包山包海的「臨床試驗專員」

我的工作是臨床試驗專員,跟「聽說來的」研發類工程師,被以高薪挖腳、食宿機票全包的童話故事相比,算是「沒有王子跟神仙教母的仙杜瑞拉」。

什麼是臨床試驗呢?它的涉及範圍,具體包含了:龐大的架構條文(以台灣為例)、藥品優良臨床試驗規範、醫療法、藥事法、藥品臨床試驗申請須知等等。

複雜的「相關方管理」,從衛生福利部、各級醫院及其倫理委員會、公司內部人員、各大藥廠人員及其供應商(vendors)、各醫院的醫師、護理師、藥師、海關人員;延伸到負責文件輸出成檔案夾的大哥、負責運送快遞的大哥、醫院旁的星巴克員工、各大訂房系統的員工,高鐵的員工等等。

如果這張考卷可以翻到背面繼續撰寫的話,預訂機票及處理跨國會議簽證,是偶爾會遇到的隱藏副本,此外,我們時不時會遇到試驗案稽查官的「關心」,更不用提需要自修每個疾病背後基本的醫療知識,以及兼顧試驗案的進度與品質。

最後,靠著臨床試驗專員的美麗與智慧、青春和淚水,轉動這個龐大且精細的機器。

圖/Shutterstock

5 個面試機會,總結「常見考古題」

因為工作內容的架構清楚,面試的題目常常可想而知,常見的考古題有:

兩岸的臨床試驗法規不同,您要怎麼樣克服 ?
兩岸的研究者(台灣稱主持人)性格差很多,您要怎麼克服 ?
這邊都用簡體字,你看得懂嗎?
兩岸的病歷紀錄方式,有什麼不同?

搞定了技術活兒的問題,接下來就是準備換地點工作的動機,以及你會在這個崗位幹多久?

投遞完 LinkedIn 後,得到的面試機會總共有 5 個,流程可歸納為:獵頭公司→ 人資→ 主管→  主管的主管。形式包含面對面、視訊面試與電話面試。

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面試途中,面試官說:

「你的中文不好。」

從出生到研究所都在台灣,雖然鮮少將「之乎者也」抑或四書五經掛在嘴邊,但怎樣都可以算是個母語人士,聽完這句話的當下,便知這個工作機會將跟我失之交臂。(但事後真的在中國生活後,考量到詞彙以及發音問題,我曾經在超市懷疑過自己說的是不是中文,原來兩岸的語言代溝真實存在。)

5 個面試結果的戰績是──我收到了兩封 Offer Letters。

然而,朋友,戰鬥還沒結束啊!

柴米油鹽雜事多,看房攻略少不了

第二回合的戰鬥,伴隨著柴米油鹽醬醋茶席捲而來,包含但不限於──談薪水開始要了解的税前税後、五險一金(領不領得出來的登出金)、外國人含港澳台人士免稅額、租屋的壓一付三(另計物業、水電瓦斯網路、有線電視費)還有仲介費、實名之後的手機號碼申辦、略微複雜的銀行開戶規定、外國人暫時居住證明、外國人健康檢查證明、港澳台人員工作證。

終究是要飛一趟對岸,搞定這一切瑣事,值得慶幸的是台北松山機場到上海浦東機場,可以算是「一日生活圈」。剛下飛機的第一件事,是實名制的手機號碼,沒有這個東西的話,後面真的是別搞了。

第二件事是領教傳說中的上海租房。在批踢踢爬了不少文,總算帶著不安的心,跟房仲這個網友見面了。

看了許多網路上的攻略加上自身的租房經驗,大概有下列的守則:

守則一:網路上看到的照片多半是需要打折的,需要親臨現場,才能發現「真實的美」。
守則二:平常心,就算剛剛看到不錯的物件,下一秒,就不知道被何方訂走了。
守則三:務必留非常多時間在看屋上,這邊傾向當場才致電房東預約看屋,畢竟如果他剛好有事或接小孩就看不成了,哼哼。
守則四:其實費用很難砍,費用的明細很多,外加 35% 的仲介費(現在是 50%),之後每年還可能調漲 500 人民幣。
守則五:該拿多少文件就拿多少(合約、授權書、權狀、屋主身分證、費用簽收證明),該給多少費用就只給多少,屋中的每個電器都要確定是不是真實的在工作,千萬別讓步。

折騰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簽完約與結清訂金及仲介費後,轉身離開的我們,隱約聽到房仲與房東在爭執他們彼此的費用,踏出門口兩步之內,後方的門鈴響了起來,是剛剛的房仲小王追了上來,說:屋主不願意支付仲介費 (3,500人民幣),問我們是否願意支付,他可以請我們吃一頓飯。

城裡人,很會玩啊。

我:「要不我請你吃飯,你給我 3,500 人民幣。」所謂的狼性應該就是這樣吧。

開戶規定嚴,搞定很感動

最後一件事就是開戶,開戶的規定不少,且需要的證明很多,幸好銀行的小姐姐喜歡台灣溫柔的口音,提供了 Offer Letter、房屋租約,千方百計證明不是開人頭戶的洗錢玩家後,順利搞定了這一切(現在的規定似乎已經嚴格到需要提供工作合同或工作證才可開戶)。

短短的上海行,在經歷了這三件事後,腦中的 ATP 與查克拉已耗盡,坐在新天地的 Green & Safe,看著外面來來去去的外國人,以及手中的租約合同,開戶證明,只想大喊:

我、搞、定、這、一、切、了!

(Note:健康檢查以及工作證申請,都是在我到公司後由人資部門協助辦理)

現在到上海也一年多了,終究是在摸索魔都的喜怒無常與快速變換,舊上海的法租界區、藝術人文的博物館與 M50、高端消費的新天地、老舊融合的哥倫比亞公園、1993 老廠坊,每個月都有一長串的展覽清單與舞台劇(但品質不一定有保證)。一起上班的同事,早晚高峰的二號線,又是另一段美麗與哀愁了。

《關於作者》
我的名字是梵谷綠,現居上海,任職於國際大藥廠的小小 Associate Manager,苦腦於牙齒的根管治療。喜歡新事物,目前正在學習西班牙文以及油畫,是個閒不下來的不新鮮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