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穩定過完這一生」──我辭去研發工程師,前進澳洲打工度假

不甘「穩定過完這一生」──我辭去研發工程師,前進澳洲打工度假

撰文:林世評/讀者投書

台灣父母對孩子的期待,就是畢業後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然後結婚生小孩,以此終老──我的父母也不例外。畢業後,我不負父母的期望,順利找到一份穩定、離家近的工作。當時的我 24 歲。

與同事的一次閒聊,讓我決心出走

我在半導體產業工作,擔任研發工程師,本以為我會就這樣穩定生活、度過人生,但是在我工作一年多後,某次同事和我聊到他去澳洲打工度假的事情,突然間,像是一語點醒夢中人般,我突然就有個想法:現在的生活,是我要的嗎?當別人在國外冒險、探索時,我卻選擇循規蹈矩、穩穩當當的過完這一生嗎?

心中那股想出走的渴望,竟開始蠢蠢欲動。我給自己一個禮拜時間,考慮是否也要出走一次。想出去,光是衝動是不夠的,這段期間,我還思考了很多:包括去會不會不適應?一個人去會不會有危險?到底可不可以賺到人生第一桶金?去完一年後回來要幹嘛?接著又告訴自己,想這麼多有用嗎?去了就知道了。

我雖然從沒這樣做過,卻很想要去做,感覺很新鮮,有點像你夢想要創業,但 10 年後你還是在為別人工作──我從中頓悟出一個簡單道理,想做就去做, 若失敗了再爬起來就好,若成功了就是你的。

將要去澳洲的想法告訴家人、朋友、女朋友,對我來說,這是我人生重大的決定,他們都有各種不同的反應,不管是擔心、數落或是提供意見,著實令人難以抉擇。

最後,我問自己:不去會不會後悔?會!沒錯,就是這麼簡單。就這樣,我就開始辦理相關手續。在此強烈建議遇到類似狀況的讀者們,只要下定決心,就把機票、住宿都「給它訂下去」就對了!逼到自己走投無路,讓自己沒有機會改變心意,是跨出去的第一步。

圖/Christopher Burns on Unsplash

積極找工作,但也不「將就」

當初過去澳洲,我帶了現金 3,000 澳幣(約新台幣 65,686 元),因為個人比較謹慎,怕帶不夠,到時候又要請家人匯就很麻煩,我建議寧可多帶,也不要少帶;畢竟一個人在國外,要求助是很不方便的。另外,網路有些建議一半帶現金、一半用旅行支票,主要是怕你帶太多不見、或者是被偷,這部分取決於個人習慣。

第一站我選擇西澳伯斯,因為跟台灣零時差、氣候跟台灣也很像,此外姊姊的朋友在伯斯,可以帶我熟悉環境。我在這裡依序做過 kitchen hand、洗碗工、馬鈴薯包裝,和雞肉工廠出貨。

第一份工作 kitchen hand 只做了一天,不做的原因是時數長、薪水不如預期、手腳不夠俐落。當時會鎖定 kitchen hand 工作,是因為我在台灣的同事告訴我,這份工作好處不少,像是可以吃免錢的飯、可以跟外國人應酬等。但去試工後才發現自己的手腳不夠快、狠、準,意識到自己的能力無法勝任此工作,試工完後,就決定不往這方向走。

在來從 FB 週邊社團,看到有人在徵洗碗工,想說去應徵看看。這裡的 Supervisior 是台灣人,一開始去試工,看到他們的相處模式融洽,心想我一定要想辦法應徵上,後來也很順利的錄取白天工,時薪很不錯。

但是,這一次我只做了一個禮拜。不做的原因是因為排班制──身為新手,如果被排到打烊班,就會害怕動作太慢而擔誤到別人的下班時間;再者我跟裡面一位台灣女生相處不和諧,對方不斷的數落我,不管是透過眼神、行為還是言語,都充滿著厭惡和鄙視,綜合考量下,決定辭職。

雖然很怕失去這好工作,之後要找到更好的就很難了。但是我一直告訴自己,我可以再找到更好的,這段期間因為也買了一台車,金錢可以說是所剩無幾,所以我不放棄任何工作機會,幾乎是每天有空都在臉書上看徵人訊息。

再度轉職,學習處理人際關係

後來很幸運的,我看到有人在徵馬鈴薯包裝員,Supervisior 一樣也是台灣人,我也順利應徵上了。工作內容大概是包裝、設重量、清機台、分貨等,裡面的工作環境算不錯,同事幾乎都是台灣人。

一開始跟同事其實沒那麼好,甚至也會被同事閒言閒語,抱怨速度怎麼那麼慢、不是教過很多次了嘛、更被 Supervisior 盯個滿頭包。直到後來慢慢習慣工作內容及環境,更因住在同一間 share house,認識彼此後,才漸漸適應,

這份工作我大概做了 3 個月,時數雖然穩定,但是賺的錢還是有限,一週做 6 天,好的話可以拿到 700-800 澳(約新台幣 15,326-17,516 元),壞的話 500-600 澳(約新台幣 10,947-13,137 元),於是開始想換工作。

很巧的是,我有這想法出現時,突然就有一個排球球友密我,問我要不要換工作。為什麼會有排球球友呢?這要從我決定開始要去伯斯的時候講起:因為自己本身喜歡打排球,剛好看到週邊有人 PO 要不要加入 Line 群組,之後可以一起打排球。到伯斯後,我們也真的陸續相約打排球、吃飯、出去玩、聊工作等,也因為有這個群組,讓我快速熟悉伯斯的文化。

當時,這位球友打給我,和我介紹工作,在我說明工作的內容、薪水、工作時間後,我二話不說,就決定去他們那邊上班了。我的第一桶金就是在那邊存的,很謝謝他的引介。後來閒聊的時候我就問他,為什麼會選我,他說第一印象,看起來就是很肯做、不會隨便請假的人。這也讓我了解到做人要謙虛,給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以及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要善加經營人際關係。

這份工作也是我的最後一份工作,工作地點是雞肉工廠。裡面的同事都是外國人,有澳洲當地的、紐西蘭人、印尼人等,一開始我們也有語言溝通上的問題,後來透過朋友,一直試著跟他們溝通,才慢慢了解到他們要表達的意思。

比較熟之後,我開始半開玩笑地問一些奇怪的問題,為我在當地的觀察尋找解答:像是澳洲人是不是都不洗澡?答案當然是因人而異,有的人會洗,但有些人就不會洗。

為什麼澳洲人下雨不撐傘?答案是沒有標準答案,因為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就是一種習慣。

為什麼他們愛用味道很重的體香劑?答案是因為有些人沒洗澡,基於禮貌,會用體香劑去味。

另外,我也問其他外國人為什麼要來澳洲?其實他們的原因是跟我們一樣的,就是為了賺錢,所以不止是我們當台勞,也有很多紐勞、印勞等,都是為了生存而努力。不管怎樣,我們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而走,人因夢想而偉大,所以當很多人來問我建不建議去打工渡假,我二話不說地回答:當然好阿,why not?

我的「澳洲生存」建議:善用社群、接納挫敗

分享到現在,你會發現我的工作,幾乎都是從「FB 週邊社團」來的,只有一份是運氣好,由朋友介紹好工作。其實「FB 週邊社團」裡,有很多工作訊息,資訊透明化;需要注意的是競爭者也多,所以一看到好工作,就得趕快卡位,因為好工作是不等人的。當然,「FB 週邊社團」不僅僅只有工作版,還有住宿版、綜合版等,可以根據你的需求,決定獲取資訊的媒介。

在澳洲這段期間,我自覺很幸運,一開始到就有朋友來接機,隔天又有在當地居住超過 4、5 年的姐姐帶我認識環境、還有一群很要好的「共患難排球群組」、工作找得也很順利。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有前面這段順利的路程,自己也須付出努力,克服障礙──像是會有一段找不到工作的撞牆期、與同事間溝通上的問題、語言溝通障礙等,這都是需要靠自己調適。

我很開心、很慶幸自己最後做到了。最後,我想感謝我在澳洲認識的所有人事物,沒有大家,我不會那麼順利在澳洲生存。

Heiko Otto on Unsplash

《關於作者》
林世評(Rick)
自己對國外一直都有憧憬,從大學一直到碩士畢業到就業,此想法一直存在我的心中、揮之不去,後來在我工作一年多後,我存到一筆錢,也告訴自己,是該實現夢想的時候了。我沒想過我可以自己在國外打工渡假整整一年,但我做到了!也拿了自己賺的錢自己旅行,我也做到了!這兩項成就我已達成。往後,「旅行」還是會一直陪伴在我身伴,因為旅行是我的心靈雞湯,會給我無限的靈感。我,土身土長的鄉下小孩,隔代教養,講話非常 local,有台灣國語、英語腔,家境是中低收入戶,然而我卻已經實現了我的第一個夢想,所以很多時候,不要給自己太多的限制,因為人有「無限可能」、「Never give up」,這也是一直以來,我一直警惕自己的話語,我做得到,你也做得到。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Liam Pozz on Unsplash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