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出家」的紐約室內設計師之路:我如何從一名埃及背包客,前進百大設計公司

「半路出家」的紐約室內設計師之路:我如何從一名埃及背包客,前進百大設計公司

2012 年夏,埃及開羅

大學主修阿拉伯語的我,剛退伍便毅然決然出發到埃及深造語言能力。第一次獨自長期出遠門,我在海關前與家人和女朋友告別後,才剛轉頭,眼淚竟不受控制地直落;此番離別,下回再相見已是一年後了。

到開羅之後,我找了當地的語言學校與家教,上了一些美國大學開設的行銷課程,平日沒事便享受一下開羅鄉下的純樸民風,日子還算過得愜意。不知不覺,當初入境時用的簽證已趨近到期日,新的簽證又遲遲未果。

正愁著下一步該如何行動時,我突然靈機一動,決定前往鄰近國家約旦的埃及領事館辦理埃及簽證,而這招「迂迴戰術」也無意間讓我開始當起中東背包客,開啟往後的「迂迴人生」。

簽證順利拿到了,我也從此愛上背包旅行。轉眼又過了半年,我再次踏上背包旅程,這次更從歐洲繞回中東,用一個月的時間,只帶上一個後背包和一雙拖鞋,省吃儉用、四海為家,睡過港口、火車站、公車站和公園,期間還遭遇了以色列哨兵盤查及海關脫衣搜身等挑戰,在旅程快結束時,在以色列埃及領事館又辦了一次埃及簽證,等到我回去開羅的家時,已精疲力竭,倒頭就睡了 18 個小時。

大學主修阿拉伯語的我,剛退伍便毅然決然出發到埃及深造語言能力。圖/Jeremy Bishop on Unsplash

2013 年夏,台灣台北

從埃及返回台灣後,我當背包客的熱情未消,便將之轉化為工作的動力。我找了台北一間青年旅館,應徵上櫃檯職務,「反客為主」從背包客變成了接待背包客的地主。

青旅平時的工作除了接待客人入住、介紹房間、接聽電話、舉辦活動之外,也需要換床被單、清潔房間、廁所等等,雖然是勞力工作,但同事間相處得和樂融融,也讓我平平安安地度過了一年時光。

當時青年旅館的其中一位老闆是室內設計師,旅館內所有的室內空間都是由他親手設計打造,因此平時會見到形形色色的工班來施工,看了十分有趣。在這樣的潛移默化之中,我決定去報名實踐大學推廣部的室內設計班,每天下班後風塵僕僕地坐車到大直,學著拿工程筆在製圖桌上畫平面圖,開始半工半讀的日子。

隨著日子過去,自己對室內設計的熱情與日俱增,家裡的家具和牆壁都慘遭我毒手。有一天,我在誠品逛到了設計雜誌區,翻開《室內設計》(Interior Design)等國外雜誌,發現原來室內設計也可以做到如此令人神往心醉、暢快心脾,心想:若有一天我也能參與設計這些案子,該有多好。當時的我,連 AutoCAD 或 SketchUp 等 3D 繪圖軟體都不會,即便沒有設計背景,也沒有設計經驗,仍默默地下了決心。

2019 年冬,美國紐約

如今,我來到紐約已經快三個寒暑,有時入睡前望著天花板,依然會悠悠想起 2016 年冬天剛來紐約時的光景,恍如隔世。

我當時申請上了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室內設計大學部,在學期間屆滿一年時,我準備了作品集及簡歷,海投了不下 100 間公司,只為了尋求應徵實習的機會,最後如願應徵上了一間位於曼哈頓的小型事務所"Vanessa Deleon Associates"。當時事務所總共五個人,且由於總監及資深設計師經常去工地,平日辦公室加上我只有三個人,要畫圖又要接電話,英文能力因此進步了不少。

在紐約第兩年的生活過得相當精實,除了課後要做學校的項目之外,由於事務所工作量繁重,一個禮拜需實習工作兩到三天,但可能因為自己有亞洲人耐操的血統加上特別努力,終於漸入佳境,總監慢慢會把一些重要的案子交給我,例如設計參展一年一度的國際廚房衛浴設計展(KBIS)、以總監為名發表的一系列家具設計,以及總監自己在紐澤西的新家別墅設計。

轉眼間,來紐約已邁入第三年,雖然只有副學士學位,但憑著自己的努力及毅力,我在目前任職的設計公司快滿一年,也逐漸獲得了主管們的賞識,這間公司甚至在去年榮登了《室內設計》(Interior Design)前百大設計公司。回首當初,五年前看似瘋狂的夢想竟然實現了!

我突然想起了當年那個站在人生岔路上的我,看著許多同年齡朋友在畢業或退伍後開啟了職場或創業人生,自己卻選擇了一條未知的路。如今駐足回首,當年懷抱夢想、各奔前程的大家,如今看來也都有了一番成就,不禁有些感觸:

一、「你無法預先把現在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今日時,你才會明白這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史帝夫.賈伯斯 (Steve Jobs)

七年前,當我決定遠赴中東深造語言時,我不知道未來的路會通向何處,當時只知道這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七年後再回頭檢視,人生的一切連結點都清晰可見:若我當時沒去埃及,便不會去背包旅行;若我沒去背包旅行,便不會去青年旅館工作;若我沒在青年旅館工作,便不會認識室內設計、也不會踏入這行,而當初那些看似不相關的經歷,如今都成了滿滿的設計靈感。

於是我現在知道,只要跟著自己的熱情,當下的決定就是最好的決定。

二、「學習解決問題,而不是被問題解決。」

室內設計所需面對的工班工種五花八門,就連資深設計師也不可能完全瞭解所有的工法知識。因此,「自己找答案」而非依賴別人提供答案,是室內設計師需要具備的重要能力之一。

在室內設計或建築界,單有副學士學位(Associate’s degree)要在大公司謀得一職是相當困難的,以我目前任職的公司為例,同事間放眼望去盡是頂著哥倫比亞(Columbia University)或哈佛(Harvard University)碩士等建築名校光環的高學歷菁英,若以學歷來看,我輸到脫褲子,再論作品集,更非同一檔次。

但紐約的職場人口很特別,以我們團隊有 14 個人為例,裡面就有 10 幾個國籍和文化背景,所有成員會講的語言超過 10 種,猶如小小聯合國。而學歷只是其中一項指標,還有其他諸如語言能力、溝通能力、文化包容能力等等,如果再加上工作態度、經驗及解決問題能力,未必會輸給常春藤名校的夢幻學歷。

「學習解決問題,而不是被問題解決」是位設計前輩盧先生教會我的,也是學校不曾教我的,至今仍受益良多。

三、「熱情是燃料,紀律是方向盤。」

如果熱情代表感性,紀律代表理性,那麼室內設計就是感性與理性的結合,設計師需要感性的右腦來發展詩意般的設計概念來打動客戶,但在進入設計程序時,又需要左腦以科學、嚴謹的態度來把關。

若是套用在人生道路上,當五年前的我決定來紐約追夢,那是很浪漫的想法,但自下決定那一刻起,我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唸英文,唸完後去上班,下班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到實踐大學學習繪圖,到紐約後,人生過得更精實,這些是需要靠紀律來維持的。

熱情是一時的,紀律卻可以讓它持續燃燒。在追求美國夢的路上,是熱情和紀律彼此相互滋養,支持我走到了今天,也將在往後的人生路上,持續帶領我走向未知的未來。

紐約中央車站。圖/江振維 提供

《關於作者》
江振維 ChengWei Chiang
物質慾望比頭髮少,朝斷捨離目標努力。
從背包客到室內設計師,在台北普羅設計任職期間的主要參與設計作品包括花蓮洄瀾窩(Hualien WOW Hostel)、台北北門窩泊旅(Beimen WOW Poshtel)、泡泡窩(WOW Bubble)、2016 年冬季到紐約打拚,開啟了海外求職人生。
曾於紐約 Vanessa Deleon Associates 實習,現任紐約 Fogarty Finger Architecture 室內設計師。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江振維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