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不讀書,就愛看新聞」──趕上印尼中文熱,李宗憲坐上雅加達主播台

「小時不讀書,就愛看新聞」──趕上印尼中文熱,李宗憲坐上雅加達主播台

採訪、撰文:林欣蘋/換日線編輯部

李宗憲不滿 30 歲,做新聞的資歷卻已滿 10 年,從廣播到電視、從教育到時政、從台灣到東南亞,任憑媒介、議題和地域不斷變化,唯一不變的是他對媒體的執著:「我是真的、真的很熱愛我的工作!」

說「熱愛」似乎很老套,但用在李宗憲和新聞的關係上,卻顯得恰如其分。多年的採訪與播報經驗,將他訓練得思路快捷、語速如飛,提出論點的當下又會馬上丟出反例,自我詰辯、自問自答一番後再迅速總結,「其實這樣(熱愛新聞)是好也是壞,我因為從來都只想做這一件事,所以變得很沒有彈性,但是如果做別的,我又會沒辦法付出所有。」

小時不讀書,就愛看新聞

話雖如此,李宗憲心目中神聖的夢幻工作,在台灣人眼中,卻往往被社會的刻板印象汙名化;「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就是流傳於民間一種歧視意味十足的說法。妙的是,兒時的李宗憲還真的不愛讀書──只要有機會,他都在看新聞。

1999 年 9 月 21 日,南投縣發生了一場芮氏規模 7.3 的大地震,全台災情慘重,尤以中、南部受創最劇。李宗憲當時就住在嘉義,所幸平安無事。年僅 9 歲的他,比起對災難的恐懼,更多的是驚訝與好奇──他守著收音機,邊聽廣播新聞,邊對於資訊的即時流通感到不可思議。

兩年後,另外一起同樣發生在 9 月的災難,進一步拓寬了他對新聞的想像:美國九一一恐怖攻擊的畫面,透過電視台現場連線,撞進了李宗憲的視野。「我記得那時候八點檔都停播了,大家忙著找專家做分析,我才突然發現國際事件有多刺激、新聞的力量有多大!」

受到震撼的李宗憲,看新聞看到三更半夜被爸爸責罵,還不停打電話給親戚心得分享:「我跟他們說,好像要第三次世界大戰喔!很像瘋子。那時候才小四,根本沒有人在 care 這個。」

當記者,是李宗憲從小到大的夢想。圖/李宗憲 提供

驚覺社會不公,夢想改變世界

直到那時,他對於「做新聞」的概念都還很模糊,若非國中的一場震撼教育,大概不會興起長大要當記者的念頭:

李宗憲國一就讀私校,身邊同學普遍家境富裕、父母都受過高等教育,除了提供子女舒適的物質生活,也很注重課業成績。「我們學校的風氣,就是又會玩又會讀書。但是我不喜歡讀書,所以平常都在和大家比名牌,然後成績吊車尾。」媽媽想導正他的態度,把他轉學到公立學校,讓他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從天堂掉進地獄」:

「公立學校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有人家是賣檳榔的、有人會割腕自殺、有人會蹺課、有人會打校長,很可怕,可是我發現那才是真正的世界。」他更發現,在那裡只要稍微讀點書,輕易就能取得好成績,從放牛班「晉升」到資優班。

「那段時間,我看到世界真的好不公平,當資優班在教室裡吹電風扇,放牛班卻要在大太陽下升旗」,與此同時,校長還會不斷反面激勵:「你們這些窮人,不好好讀書,就一輩子不能翻身!」這句話,李宗憲說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但銘記在心的並非仇恨,而是那份渴望改變世界的憧憬與衝動。

「我家裡也不是很有錢,但我覺得自己擁有的已經比很多人都還要多,本來就應該要付出得比別人多。」也是在那時,他開始意識到,自己想成為對社會有影響力的「記者」。

進入職場後,他終於如願以償,在網路電視台當記者。圖/李宗憲 提供

成為記者以後,眼界不停擴大

比起死讀書,更愛將知識應用在生活中的李宗憲,國中畢業後選擇讀五專、二技,接著插大,主修西班牙語和翻譯。問他大學怎麼沒選新聞,他回答得很乾脆:「因為不想背傳播學理論。」請教了幾位新聞前輩,也都告訴他新聞更注重實務。

為了增進自己的實務經驗,在高雄讀書的他,主動到當地的廣播電台實習。回憶起第一次做採訪,上一秒在提問,下一秒就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讓熱愛速度感的他過足了癮頭,更彷彿重溫了兒時初次收聽廣播新聞的新奇感;從此以後只要學校沒有課,他都在電台流連忘返,且一待就是 3 年。

畢業後進入職場,他終於如願以償,開始了在網路電視台當記者、跑教育新聞的日子,「我每天都跟同事說,『你不覺得很妙嗎?我都在做我喜歡的工作,可是居然有錢欸。』」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而比起報酬,最令他驚喜的,還是迅速擴增的眼界:「竟然有一份工作可以允許你花那麼多時間做研究、隨時都在學習,input 的同時也在 output,真的很棒、很享受!」

舉例來說,過去受到刻板印象影響,潛意識中一直認定印尼只有移工,直到某次,他到台科大採訪外籍生,才忽然發現「原來在台灣的印尼學生,竟然這麼多」。驚覺自己對東南亞所知甚少,激起了他深入探索當地的想法。

與此同時,他注意到台灣的國際新聞,過於偏重歐美視角,一直希望有機會能出國,到歐美之外的媒體做新聞,看看不一樣的世界。

終於在工作滿兩年時,他申請到菲律賓網路媒體 Rappler 在印尼的實習機會,遂以學語言為由,向主管遞出了辭呈,迫不及待奔向傳說中的千島之國。

工作滿兩年時,他申請到菲律賓網路媒體 Rappler 在印尼的實習機會。圖/李宗憲 提供

趕上印尼中文熱,進入當地電視台

過去在印尼前總統蘇哈托掌政時期,曾掀起國內大規模的排華浪潮,不僅禁止華人說中文,更禁辦中文學校、取締中文媒體,前後長達 32 年,直到 1998 年才解禁。

近年來,隨著中國在政治、經貿上大舉投資東南亞,印尼也注意到華人與日俱增的影響力,開始推動華語教學,就連電視台也製做起了華文節目。平時積極透過實習,培養當地媒體人脈的李宗憲,幸運趕上了這波熱潮,被朋友輾轉引介到 Metro TV,應徵華語新聞的製作人。

在電視台眼中,會說中、印、英三語,又具備新聞實戰經驗的李宗憲,宛若稀有人才,很快就被錄取,領著比本國員工還要高三、四倍的薪水。

印尼電視台。圖/李宗憲 提供

然而,進入當地媒體,少不了語言、文化轉換上的挑戰。過去熱愛速度感的他,進入外國新聞室才體會到「快」的痛苦──印尼語才學半年,老是跟不上同事說話的節奏,往往同事們已經聊到哄堂大笑,他卻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充分感受到身為局外人的孤獨。

另一方面,他又深深被「慢」折磨──即使華文組的工作內容,多半只需從印尼組既有的時政新聞之中尋找華人切角,絕少需要為跑即時衝鋒陷陣,工作步調相對緩慢;但急性子的李宗憲,還是經常被同事的怠速氣出一身汗:「有時候為了等攝影、等司機到齊,一等就是一個小時。有時候車開到一半,還會突然說要去禱告。」李宗憲說得繪聲繪影,口沫橫飛,明明在談衝擊,倒像在敘說一段美好的回憶。

體驗精彩獨特,挫折不足掛齒

其實李宗憲沒在假裝,相較於他的收穫,這些困難不僅微不足道,如今回看還顯得趣味橫生。天性樂觀的他,有著驚人的恢復力,讓他舉個重大挫折得想上半天,勉強舉出吃路邊攤拉肚子、用外語溝通修馬桶,最後訕訕地答:「挫折太多了,可是我都忘了。」

談收穫,卻怎麼也說不完:比如說,為了融入印尼,他拒絕刻意參加台灣社群,反而會主動在假日邀請印尼同事出遊、尋訪當地的獨立影展和咖啡廳,甚至參加抗議活動,從而理解印尼人的文化與價值觀:「我後來才知道,他們也是一個很民主的國家,人民很常在抗議,every Sunday、every weekend,超愛抗議這點跟台灣有點像。」

而在電視台,他更發現印尼人很重視新聞專業,絕不會把新聞「娛樂化」,「要播 Youtube 影片可以,但就是新聞結束以後,單獨播幾分鐘,不會直接拿網路瘋傳的影片當一則新聞。」同時,他們也很保護新聞自由,不能接受內容審查;也因此,傳播業特別喜歡用台灣人──在他們眼中,台灣人會說中文、懂得自由的價值,而且創意滿分,「傳播業、媒體業、廣告業,台灣在那邊是有優勢的」。

李宗憲和印尼同事相處融洽,不時會在假日相約出遊。圖/李宗憲 提供

最後,李宗憲建議剛畢業的年輕人,不妨到發展中的東南亞國家走一遭,「抱持開放的心胸,不要畫地自限,絕對會成為豐富人生的一段故事,」慷慨激昂的說到這裡,他冷不防接了一句:「剛剛日本地震,台東也是。還好,四級而已。」原來電話那一頭,他一直不忘注意 news alert。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李宗憲經朋友介紹輾轉到 Metro TV,應徵華語新聞的製作人。)李宗憲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