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歲創辦 NGO,讓尼泊爾的孩子重返校園──專訪「遠山呼喚」共同創辦人林子鈞

20 歲創辦 NGO,讓尼泊爾的孩子重返校園──專訪「遠山呼喚」共同創辦人林子鈞

採訪、撰文:關卓琦/換日線編輯部

進入科技大樓遠山呼喚的 co-woring sapce,上一組電台的採訪才剛結束,工作人員仍在收拾錄音器材。原來,在尼泊爾實行長期教育計劃的 NGO「遠山呼喚」,隨著媒體採訪愈來愈多,網路知名度擴散,第三輪群眾募款活動很快便達標,已經超出預期的 38%。

在尼泊爾廓爾喀(Gorkha)深耕教育的遠山呼喚,3 年內就把當地輟學率從 42 % 降至 2%,超過 1,000 位孩子獲得長期的教育。驚人的成長數字,證明了這個平均 20 出頭的團隊的艱辛付出。

年僅 24 歲的林子鈞,是遠山呼喚的共同創辦人之一。除了已經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的創業故事外, 更令人好奇的是,這個剛從大學畢業一年的男孩,到底是如何從一個迷茫、不知前路的學生,蛻變成今天的 NGO 主要推手。

初訪尼泊爾,種下不安與困惑

個性開朗熱愛冒險、喜歡嘗試不同事物的林子鈞,大學曾是足球隊隊長,喜歡攝影、參加過調酒社。常常拿起背包一背,便跑到深山裡爬山;台灣的合歡山、奇萊山,台灣最高的玉山等等,都有過他的足跡。除了上山下海外,他和其他大學生一樣,喜歡出國旅行,足跡遍佈世界,包括日本、越南、西藏、尼泊爾、歐洲等等......。

對世界的強烈好奇心,促使他親身踏上異國土地。8 年前,在台中二中念高一的林子鈞,跟隨環宇國際志工基金會,到尼泊爾廓爾喀展開為期 10 天的短期志工體驗。這段期間,他和團員們和當地小學的學生唱歌、跳舞,教他們簡單的英文和做手工藝。

尼泊爾一行讓他看了許多過去不曾認識的風俗與文化,日子久了後,他開始想得更多,不曉得當時和小朋友做的活動,是否能為他們帶來影響力,「這樣做真的會改變他們嗎?」但當時只有 16 歲的林子鈞,面對於這種不安感和疑惑,尚沒有答案。

再訪尼泊爾,終於看清問題

高中畢業後,林子鈞考上了台大經濟系。不過,「名校光環」並沒有讓他因此發奮念書,反而因為對經濟系缺乏熱情,而把重心全放在學校以外的事情。林子鈞對尼泊爾除了充滿牽掛外,仍帶著滿頭的問號。大一時,他又再次前往尼泊爾當短期志工,服務內容和形式基本上和第一次大同小異,都是唱歌跳舞。

這一次,他終於能把這份疑惑釐清了:短期志工在落後地區服務時,唱歌、跳舞等教學內容,對當地影響其實微不足道。不少志工會因為看到眼前的小孩衣服破爛、生活環境衛生堪憂、沒有燈、沒有圖書館,而頓時產生強烈的同情感,「我應該幫他買點衣服,孩子應該是因為著涼才感冒……」事實上,這些表面可見的問題,可能牽涉到更深層的教育環境、貧窮、文化等等,並非一朝一夕,或以一件衣服、帶小孩吃頓大餐就能解決的。

他體悟到短期志工能力有限,難以從根本上幫助當地小孩,這使他萌生起「長期援助」的想法。「與其給他魚吃,不如教他怎麼釣魚;與其教他釣魚,更應該讓他知道為什麼要釣魚。」因此,改善當地教育,是最直接的做法。

從廓爾喀回來後,他發現系上有幾個同學曾擔任過國際志工,包括後來的共同創辦人蔡宛庭。他們懷著相同的理念,一拍即合,不分日夜地討論起偏鄉長期援助機制。

一張桌子、一塊白板,簡陋的經濟系系學會辦公室,成為他們孵化夢想的溫床。

一場大地震,震出行動力

看見問題不過是第一步,如何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就在苦思一段時間後,尼泊爾在 2015 年 4 月發生了 7.8 級大地震,死亡人數約 9,000 人,兩萬多人受傷,連首都加德滿都 9 層樓高的古蹟「達拉哈拉塔」,都被震到僅剩一層。而這次地震的震央,正是林子鈞曾服務過的廓爾喀。
 
這一震,反而鞏固了遠山呼喚的決心。他們迅速發起了第一個群眾募資計畫,號召台灣大學生每個月用省下一杯飲料的錢(新台幣 60 元),幫助尼泊爾渡過地震的急難救助期。最後獲得了 44 所大專院校,共 350 位大學生長達半年的捐助,成功協助 40 位孩子重回學校。

廓爾喀的輟學率 3 年間就從42 % 降至 2%。圖/遠山呼喚 提供

同年的暑假,遠山呼喚帶了第一梯次的 30 個台灣青年到尼泊爾。他們認知到,短期志工很難做長期的教育專案,但並不代表毫無貢獻。只要把每一件小事情都做好,就能讓整體大規劃向前推進。

其次,在不夠深入了解當地人需求的時候,志工們首要做的是「需求探索」。每個志工都會分配到一個小孩,每天都會跟著小孩回家做家訪,用問卷和質化訪談的形式,全面紀錄當地家庭的食、衣、住、行每個面向。

結合經濟系所學,深入了解地方需求

在遠山呼喚成立之前,林子鈞對未來沒有具體目標。他覺得自己在經濟系學習的知識,無法應用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每天都不想上學,如其把時間花在自己不感興趣的課業上,還不如多花點時間去旅行、去接觸新的事物。

直至大三,當時台大經濟系系主任林明仁找上林子鈞,向他提出研究合作,希望能提針對尼泊爾孩童的生活近況,以及學校表現進行嚴謹的分析。經濟系團隊願意提供專業的研究方法,以及負責後續分析服模式是否真的幫助到當地人。

在系主任的幫助下,他們調查出更多當地深根柢固的問題。比如說,他們發現當地人因為營養不足,很多幼兒都活不過 3 歲。貧窮導致家長看不見教育的長遠重要性,還不如讓孩子早早去搬磚頭賺錢。林子鈞這時才知道,原來經濟系很多知識都可以靈活運用在 NGO 裡。

地震 3 年後,遠山呼喚在學校搭建的圖書館。圖/遠山呼喚 提供

愈了解當地的各方面需求,林子鈞就愈知道原本的教育觀念跟方式是錯的。但每一次挫折,都是一次轉機。「我們在當地弄了一個圖書館,都是很優質、高水準的英文圖書,但卻沒有小朋友會去看。」原來,當地人根本就沒有閱讀的習慣。這時他們發現,與其建立資源,他們做教育的模式更應該是建立「制度」跟習慣,先讓當地小孩願意讀,再提供資源。

還有一次,遠山呼喚在地震之後嘗試向當地家庭發放「緊急救助金」,讓孩子們能重返校園上學。他說,「但這個專案效果並沒有預期的好。因為錢是直接給家長,但家長卻不一定把錢花在教育上。」

因此,他們建立起一套新的偏鄉教育服務模式「教育種植計畫」,包含四大面向:募集教育資金,讓窮人家的孩子也能長期受教育;增加內在動機,從首都找來偏鄉長大的成功人士演講,讓孩子能大膽想像未來;建置學習資源;鼓勵親職參與,透過舉辦家長日、親子講堂,讓家長成為支持的教育人士。

即使失敗,仍要繼續

兩人 4 年來經歷不少風雨。圖/關卓琦 攝影

4 年走過來,這套模式在當地取得非常有效的成果,孩童升學率升至 98 %,區域輟學率降至 2%。遠山呼喚在經歷無數挫折後,一次又一次把危機化為轉機。林子鈞從中確認了自己真正的熱愛的事物,他說,「當你發現一件事情是就算經歷了多次失敗,你卻還是會持續去做,那這件事就是你真正的熱情所在。」

他認為,現在的大學生受到很多壓力,來自家庭、朋友、社會期望等等,他們需要在短時間內確立人生的方向。如果出社會後還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會陷入「每天替別人打工,工作又常常多到做不完」的無力感中。

林子鈞鼓勵大學生該花時間做自己真正「熱愛」的事,如果沒有,就更應該把握學生時期,多接觸不同產業的人,從中摸索什麼才是自己心之所向。

聊起現在蔓延台灣年輕人的厭世潮,他倒是覺得厭世只是一種心態,「你可以厭世,但也要行動」,最重要的不是你「想了什麼」,而是你「做了什麼」。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林子鈞(左)和蔡宛庭在 2015 年共同創辦「遠山呼喚」)關卓琦 攝影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