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職場並不總是光鮮亮麗,認清現實之餘,也別忘了 " Find your own way "

海外職場並不總是光鮮亮麗,認清現實之餘,也別忘了 " Find your own way "

撰文:西西恩/讀者投書

承接上篇〈「你自以為的極限,只是別人的起點」:日文不佳、不被眾人看好的我,在日本成為正社員〉,這次聊聊進行中的現況,我的主軸仍是「立志」而非「勵志」。

勵志給人的感覺是:我能夠成功、為什麼你不可以?相反地,立志則是因受到某種啟發、考量某個關鍵原因,進一步規劃策略、一直到後續的行動反饋。

海外工作的關鍵

「你拿到 Offer 了!?」朋友們聽到沒有日本學歷,甚至也沒有留學、海外交換經驗的我,真的找到工作後無不大吃一驚。

海外工作最需要的是什麼?也許大家的直覺反應是要有漂亮的學歷、媲美母語的語言能力、喜愛當地文化之類。但對沒有顯赫學歷,生長在普通家庭的我來說,我會毫不猶豫的回答:「是簽證」,一個讓我們能夠合法長期滯留當地的身份。

近年保護主義盛行、貿易戰衝擊後的餘震仍在。即使在國外求學,利用留學期間找工作,將簽證轉換成工作簽的方式,依舊不是最寬敞平穩的一條路;而咱們的鄰國日本,被票選為台灣人最愛去觀光的國家,一方面有著極簡卻精緻的魅力,傳統的日式文化、和食、乾淨的街道;但另一方面卻有著讓人詬病的職場環境──如此矛盾的國家,正試圖改革並放寬簽證制度,藉由開放外國人才與勞力,舒緩國內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彌補稅金缺口。

而我,化工系畢業,不當絕命毒師、不務正業,碰巧乘著這股「寬鬆」政策,正在日本當一個宅宅工程師。(詳見於換日線投稿的文章:〈一位轉系生的化工之路:「絕命毒師」、「出路超廣」?背後其實藏著更多慌茫〉)

難得一見寒冬中和煦的陽光。圖/西西恩 攝影

日本職場不那麼「夢幻」的一面

前陣子和好友閒聊,如果想西進,不光敏感的政治因素,還得擔心貿易戰衝擊;若想到歐美工作,恐怕還得拚運氣擠簽證的窄門;至於討論到日本,我們卻欲言又止,無法下定論。

表面上乾淨美麗的街道、四季分明的天氣、名勝古蹟、日式文化與好吃的拉麵或生魚片、高品質的電器產品等,可是撇開觀光,場景換到職場上,過勞死、滿員電車、人身事故、職場霸凌、超時工作,這些都使人對這個表面光鮮亮麗的異國感到畏懼。

慶幸的是,目前所待的公司有按時給加班費、遵守日本勞基法(36 協定),也沒有許多公司事先申明薪水已包含加班費的制度(みなし残業),晚上部長還會趕人回家,讓小弟想當薪水小偷買 PS5 的計畫泡湯。但公司終究是由人組成的,而這群人則影響公司的文化。

筆者所任職的日本的汽車業,多數還是維持傳統保守的氛圍,耳熟能詳的年功序列、報連相文化(為使資訊在公司部門間更通暢採取的做法。由「報告」、「聯絡」、「相談」三步驟各取一字命名)、終生僱用制,這些看似是穩定的工作與逐年提高的收入,卻變相限制跳躍式發展的可能;逐級回報,本意是為妥善落實分工與資源共享,卻嚴重拖慢專案進行速度跟決策權。

身為一個「外國人」,在體制內觀察全局,特別有感觸。一個集團或公司的成功,往往也限制了新的成功,愈是龐大的體系,每步都像螞蟻的腳印,小到近乎看不見。

除此之外,我們似乎都對海外工作都有過於夢幻的粉紅泡泡,好像只要到國外一切都會很美好。好像只要離開台灣,老闆上司都會很慈祥、同事會很親切,薪資福利會三級跳,周末假日還能到觀光景點拍照打卡和朋友分享。

然而,海外工作的「本質」依舊是工作,並不是「觀光」,甚至當「海外工作」與「海外生活」糾結在一塊,不得不得習慣(或說適應)在工作中生活、生活中工作。眼看專案死線逼近,能擠出時間吃拉麵就偷笑了,哪有空暇拍照打卡、徜徉異國文化;但若草率地用二分法下定論,我認為是非常不妥當的。

日本難得一見的「家鄉味」。圖/西西恩 攝影 

人生不是自助餐,沒辦法只挑自己愛吃的,不太可能只接受好的部分,而拋下所有不便之處。身而為人,最大的挑戰是時時刻刻得在眾多選擇中,選出少數幾個、甚至唯一一個,這個選擇可能是當下最佳策略、卻非長遠之計,或許是迫於無奈、缺乏資源,或者只是無心插柳。過些年後回首一看,當時的好或壞,早成為生命中的小插曲。

「我是誰、我在哪、下一站往哪?」

退伍後在異鄉工作不過幾個月,對「自我」的想法卻是清晰又模糊,十分矛盾,儘管我不是哲學家,卻不禁在這充滿無限幻想的櫻花國度中,思考自己到底是誰。

究竟該順應著主流聲音,在職場中往上爬、追隨成功人士的背影,還是遵照自己的初衷,傾聽內心深處的本音?又或者當我不再懼怕陌生的環境,習慣春天的溫暖、冬天的寒冷,能對假日擠滿光光客的街道一笑置之,是不是代表我已經融入這個環境,成為背景的一部分?

現在的我沒辦法找出一個肯定的答案,也無法百分之百抓住「成功」的尾巴,只能悄悄從門縫中窺視希望的一隅,再試圖用自己狹隘的知識解讀世界的變化。

讀過《換日線》上許多關於海外職涯的文章,恐怕在各地奮鬥的台灣人,都曾有過同樣的徬徨,迷惘在光鮮亮麗中,追逐一個年少輕狂的目標、許一個不知何時兌現的願景,帶著夢想的單程票離開最熟悉的地方、某天再回歸陌生的故地,抑或是落地生根,成為新的自己。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10 個人就有 10 篇精彩的奇幻旅程,若硬要做一個小結論的話,我會說是 " Find your own way. " 不論是自己的道路、或是自己的方法。而在出發前,先觀察遠方的先行者,思考旅程中可能的問題,試著用不同的方法解決,冷靜思考與分析環境的能力,在資訊量迭代快速的現今,這些特質都會顯得格外重要。

最後,如果要我回答「我是誰、我在哪、下一站往哪」,我回答:

「下一站,會是『我』在『日本』種種經歷的延伸。」

嗯,這個回答很酷吧!

《關於作者》
西西恩/初めての日本「新卒」生活分享
生平第一次去日本,不是觀光而是面試。
意外成為「平成最後新卒」的工科宅宅,希望我的故事,能給同在現實掙扎的你,一點溫暖、一點催化。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大須觀音寺新年的參拜人潮)圖/西西恩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