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工作的劇本,我寫了整整 3 年──徬徨中仍做足準備,別讓時間磨滅了你的初心

海外工作的劇本,我寫了整整 3 年──徬徨中仍做足準備,別讓時間磨滅了你的初心

撰文:十一頁/讀者投書

2014年初夏,伴隨著五月天的〈嘿,我要走了〉的旋律,離開了曾經滯留多年的校園,僅管有所眷戀,卻不得不啟程前往向下一站。

在這必經之路上,摩肩接踵的人潮躍入眼簾,每年台灣的大學畢業生超過 20 萬人,若加上提早投入職場和碩博士班畢業生,人數可達 30 萬之鉅。身處這滾滾人潮之中,即便你在學時是如何的優秀,相信內心亦不由得泛起泯然眾人的感慨,更遑論我在學時,實在是談不上「優秀」兩字,但要就此成為眾人嗎?

一份安穩的在台工作──熟悉的地緣環境、溫馨的親人朋友圈,這些是唾手可得的幸福,我卻不願拾掇。我仍在做夢,我為了能在海外順利找到工作,這劇本我寫了 3 年。3 年很長,路上也曾曲折失意,但成功時的感動,卻能讓你不由得將右手握拳揮向天空。

即便生活重擔壓迫,仍須負重前行

初期總是跌跌撞撞,憑藉著一腔熱血在 104 或 1111 上向海外公司大量投遞希望,換來的卻是沈默以及現實──現實是當年我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碩士生,沒有經歷,更不用說該職缺應有的知識,除了體力活或服務業,想拿到技術活的海外門票幾乎不可能。當時的我,可說是一個還不夠格,卻總把夢想掛嘴邊的小鬼。

在現實之後,得面對生活的壓力:年近 25 已不是可繼續揮霍青春只為自己想的年紀,生活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在夢想中存活更為艱難。所以歷經一開始的碰壁期後,我在前往夢想的路上,決定繞一下路,開始螫伏:

2015 年秋季(碩士畢業後當兵一年)投入職場,從事電信通訊相關產業之數據分析工作。當年「大數據」這個名詞開始家喻戶曉,幸運的也是我在學所學。「既然缺少了海外工作應有的知識及技能,那我就在台灣進入業界學習,待機會來臨時,我相信我已準備好了」──這是我當時的純真想法。有了這份工作,也讓我在生活和夢想中取得了平衡,開始可以看到海外工作的模糊輪廓。

當時的我,可說是一個還不夠格,卻總把夢想掛嘴邊的小鬼。圖/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生活消磨了時間,時間磨滅追夢的心

在職期間,每天都有新的工作任務,緊湊的業務壓縮生命,一轉眼就來到了 2017 年。經由這兩年,我培養了獨當一面分析數據的能力,無論是分析邏輯或是程式的撰寫,但也被工作填滿了生活,生活消磨了時間,時間過得異常的快,快到我沒能停下腳步,看看走的路是否仍是當初規劃的藍圖、看看我的螫伏能夠成功破蛹,還是只是一個空繭?

兩點一線的生活,往返於住家與公司之間,日復一日直至 2017 年底某日看到 FB 上的訊息:研究所好友拿下 2017 年度 Tableau 數據峰會台北站的總冠軍,預計 2018 年將赴海外工作深造,讓我內心五味雜陳。

內心的欣喜固然有之,但更多的是不甘與憤恨,不甘憤恨的是這兩年我都在做什麼呢?是否因為能在職場獨當一面站穩腳跟後,開始沾沾自喜而驕傲自滿,而漸漸忘記當初畢業時的初衷?我現在回想,答案是肯定的,時間沖淡一切,不僅僅是感情,連夢想都輕易的被磨滅。

為了尋求改變,我在2017年轉換跑道,進入教育領域教導統計知識與數據應用,生活仍是需要工作但較為清閒,能有較多的時間可以為未來的自己思考進修。

機會來了、你也準備好了,就缺「起腳」的動機

2018 年夏季,我在一年的沈澱後,仍不放棄海外工作的夢想,有幸在朋友的介紹之下,與英國的獵人頭公司搭上線,開始陸續面試海外工作。

流程是先將履歷投遞給獵人頭公司,由獵人頭公司投遞履歷給各海外公司,若海外公司有興趣即進入複試電話面試(可能會電話面試 1 到 2 次)。在這期間收到了東南亞地區、印度地區的電話面試,面試內容不外乎是你的工作經歷,也是我螫伏 3 年的成果,最後在 2018 年 9 月底應徵上了華為有限公司在斯里蘭卡設立的辦事處,擔任數據分析師,主要負責當地電信數據分析。

圖/astudio@Shutterstock

到這裡故事尚未結束,應徵上跟實際赴海外工作,這中間還差一個動機,一個讓你起腳的動機:當時的我家庭方面暫且不提(是普通溫馨的家庭),愛情方面跟女友穩定交往 3 年,工作方面在 2018 年 8 月進入了新公司,該公司大數據部門轉型起步不久,部門成員包含我雖僅有兩人,但我主導該公司會員數據之分析且負責部門決策向上匯報,雖無管理職但有管理權。

家庭、愛情及工作皆穩定,要毅然決然的踏出這一步,實在需要很大的勇氣。我思考了一個禮拜,在華為寄來的合約上簽了名後寄回,準備在 10 月踏上斯里蘭卡的土地。是什麼讓我邁出了這一步呢?當然優渥的薪資會是其中一個動力,但不是動機。

每個做著海外夢孩子的動機都不盡相同,而我的動機由始至終都是當時在 2014 年夏天,伴隨著五月天的〈嘿,我要走了〉的旋律,那個剛畢業還略顯青澀稚嫩的我所給的。現在我可以跟他說:嘿,我做到了。

海外工作的準備 Q&A 

最後跟各位分享我在海外工作,國內也想出發至海外的朋友最常詢問的問題:

一、英文能力是必須的嗎?

我的多益成績 500 分左右,英文會話能力「說」可以,但聽不懂對方說什麼;但我依然拿到了海外的門票。雖然在工作上需要跟斯里蘭卡當地的員工溝通,甚至是帶領他們做事,但我認為英文能力不是必須,但要以備不時之需,畢竟若溝通能無障礙,工作效率相對會更高。

二、如何和家人、情人溝通要到海外工作呢?

常聽到家庭或愛情會變成赴海外工作的障礙,不免俗的我也是遇到如此困境,畢竟年紀已過 28 歲,通常這個年紀不論是家人或是愛人,都希望你能安穩的工作生活,這只能說需要理性溝通,一一羅列利弊進行說服,因為他們的理解,也會是你踏出那一腳的動力。

《關於作者》
十一頁,畢業於淡江統研所,在淡水住了超過 7 年的新北市中和人
畢業後從事多方領域之大數據分析,包含電信、交通及用戶行為等
現為 Data Analyst,就職於華為斯里蘭卡代表處,負責當地電信大數據分析相關工作
寫作是我還青春時的興趣,已超過 10 年未曾動筆,希望仍能寫出打動人心、有所益處的文
最近在規劃人生下一個劇本⋯⋯Coming soon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