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塞爾台勞日記:不會法文的我,在比利時打工渡假

布魯塞爾台勞日記:不會法文的我,在比利時打工渡假

撰文:Jennifer Wu/讀者投書

眨眼之間,正式領取得來不易的大學畢業證書、接著也拿到了辦的一波三折的簽證、完全不會法文的狀態下飛去比利時打工度假(以下簡稱比打)已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為什麼選比利時?

在開始講我選擇比利時的動機之前,我先講我在比利時期間,我發現會去那裏打工度假的人整體上有幾個特點:

一、年紀偏大(大概 25 以下就算小了): 就我觀察,年紀低於 25 的,不多。有許多都是過去曾經在澳洲、英國待過的打工度假老鳥,這些國家已經畢業了之後,於是將申請條件相對簡單的比利時列為再出發的選項;除此之外,也有許多人是英國一直抽不上,最後在 30 大關前衝比利時這個表定「會英語就可以」的歐洲國家。

簡單來說,比利時在打工度假方面是許多人的備胎,也因此多數人的年紀幾乎集中在 28-30 之間。同時,我也發現像比利時這樣冷門的歐洲小國,比打群的男女比例懸殊,女生遠多於男。台灣人已經很少,台灣男生更是少之又少。

二、有男朋友在那邊(不一定是比利時,也有在它上面但沒有開放打工度假的荷蘭)

三、過去曾在那裏或附近國家交換學生

反觀像我這樣跟比利時「非親非故」、大學剛畢業、完全的打工度假菜鳥(同時也是職場菜鳥)選擇去比利時的很少。前前後後,我最常被許多人問的問題不外乎就是:「為什麼會想要去比利時啊?」

坦白說比利時之於我也是個備胎,一開始我也是想去大家夢寐以求的英國,申請條件相對簡單、歐洲地理位置優越的比利時則是我的第二志願。因為等不及抽英國,於是決定去個相對「另類」、冷門、台灣人沒那麼多的地方。

圖/Shutterstock

我的租房初體驗

落地比利時,頭一件要處理的大事就是租房子。

我大學期間都住自己家裡,完全沒有租屋的經驗,因此我人生第一場租屋洗禮,就是在比利時這個對許多台灣人而言陌生的小國家。在布魯塞爾期間我一共住過兩個地方,因為希望可以住得舒服一點,因此我租的房子跟多數台灣留學生、打工仔相比貴上許多。

以布魯塞爾平均來說,一個房間月租大概 350-600 歐(約新台幣 12,311-21,105 元)之間,範圍很廣,價格高低也代表居住的品質、也就是看你能夠「將就多少」,超過 500(約新台幣 17,587 元)就算偏高了,押金則必須付 1.5-2 個月。

我的第一間房租每月 575 歐(約新台幣 20,226 元)原價其實是 595,因為前一個房客住一個月就退租,因此它把 100 價差退給我,讓我等於每個月租 575)、第二間則是每月 500 歐。但即使已經住得那麼貴,我還是有很多的不順心;就拿第一間來說,我經歷了:

一、時間觀念奇葩又難溝通的房東

說 6 點來結果超過 6 點人還沒出現、打手機也不接,直到 6 點半左右才忽然按門鈴。這種狀況非常多次,我很客氣地請他下次如果會遲到麻煩跟我說一下,他卻下巴抬高、瞪大眼睛一副我欠他的模樣跟我說:「我說 6 點來的意思是有可能 6 點 20、6 點 30、6 點 40,若你不爽可以自己花錢想辦法解決問題。」

二、來自巴黎的難相處室友

室友表示:垃圾分類的意思是,連麵包袋子也要丟塑膠回收,可是我在當地住更久的朋友卻說根本沒這回事。此外,有些事情明明可以直接溝通,他卻直接去找房東告狀、明明他自己的問題,不爽我就故意在我房門外的廚房大聲吹口哨,讓我不得安寧。

三、電腦無法上網、夜裡輾轉難眠

快搬走的最後半個月,我的木頭床架崩塌,房東卻手摸摸(摸我的棉被!)後說「那沒事、木條放上去就好」,但它已經鬆脫無法固定了,根本不能睡;或者說,根本無法睡得心安。有幾晚我都是睡得膽戰心驚,有一回半夜還是忽然驚醒、緊接著又塌陷。

雖然住在這期間有很多很無言的經驗,但花這麼多的錢租這麼貴的房間,大多時候還是覺得這個小窩優點不少: 不用爬樓梯、有自己的獨立衛浴、空間大、生活機能方便(附近走路 3 分鐘有兩大超市)……並學會樂觀的想:當初會租下這個房間是一種緣份,既然都租了住了,就去想它好的地方。

當初會租下這個房間是一種緣份,既然都租了住了,就去想它好的地方。圖/Shutterstock

最後要講的是網路上很少人會討論的退房事宜: 房子承租、簽約是大事,網路上有很多教戰攻略、經驗分享,卻很少有人分享他們的退房經驗。

然而,當你租一間房間要退房所要處理的眉角,其實是一言難盡的:在歐洲正常來說,房客退房後會有大概兩個月左右的評估期。房東會評估你住的這段期間,讓它的房子有多少折損、需要花多少錢去修護,看從押金扣多少。有許多人在國外租房,押金沒有完全拿回、甚至全數被扣押沒收的也所在多有。

必須注意的是:這裡題到的「折損」往往並非你故意去破壞、甚至你也不覺得那會是你的問題,但在歐洲租房的規則就是:「當初這個房子是怎麼樣租給你的、最後就是得怎麼樣還給我們」,即使你的房間本身就容易受潮、天花板那麼高自然冒出灰塵,以致最後受潮發霉,都不是藉口──你就是得想辦法原樣原貌地還給人家。最後,我的押金只拿回到了不到 2/3。

經歷了這次退房,我頓時明白在國外租房押金能夠拿回多少,租房的日常保養是很大的關鍵,剩下的就是運氣了,這個運氣也包含了你的房東人怎麼樣。
 
人生第一份工作的領會與學習

因為自己只有學生時期斷斷續續的打工經驗,不像大部分的人多少在台灣(或其他地方),都有至少一年的正職工作經歷後再去比利時,而離最後一次固定聘僱的打工,又是兩年多以前的事,我的社會經驗說少不少(過去我待過的打工地方很多)、說多也不多(畢竟沒有正職),加上我自認我的社會學習能力比一般人慢很多,因此在布魯塞爾,我雖然很快就找到了免稅店銷售的工作,但卻經歷很長的徬徨與適應期。

我的同事大部分都是台灣人,但是老闆與主管是比利時人。跟他們溝通是用英語,而我英語程度普通,可是我的英聽非常弱,考多益都是用一些技巧聽關鍵字在猜答案,但真正現實生活與外國人應對,我經常需要聽兩次才能聽明白,或是依然無法聽懂。

到了工作上,老闆或主管許多次對我發號施令,我卻常常無法立刻反應過來,這個時候都是我內心最糗、最崩潰的時候。同時我也很明顯感覺同事們都對我這個總是無法進入狀況的新人很無奈,種種因素,讓我上班頭一個月都笑不出來。

後來有一天,我決定正視這個問題──跟我主管以及老闆面對面談了快半小時。那天下午的對談我至今難忘,氣氛沒有我原先所想得凝重、他們甚至對我談笑風生,言詞中讓我感覺像我考了不及格,老師、父母依然對我說別太放在心上、你已經很棒了,並且相信未來我會進步、更好,談話結束臨走時,經理對我說 " Don’t think too much. “ 我頓時有股說不出的舒坦、欣慰。

圖/Shutterstock

在那之後,我的工作狀況也日漸好轉,上班心情也明顯越帶正能量,加上同事其實都是天使等級的友善,我有甚麼做不對的、心態不正的地方,都會當面跟我說,說完也還是對我很好。對這份工作,我最珍惜的就是在我不斷給他們添麻煩的這段時間,他們仍然不會刻意排擠、針對我。

這份工作第二優點就是因為事務繁雜,同時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在這裡,我們這些「售貨員」要做的事情不只是推銷,基本其他都要會做:打價錢上安全扣、清潔掃廁所、處理 delivery(處理運貨跟簽收)、結帳開退稅單、拉團、記庫存……。

免稅店賣的商品很多樣、品牌也不少,不同商品有不同的賣法跟整理方式。來這裡上班前,我是個超級不識貨的土包子,對很多名牌都是很沒有概念的,來這工作之後我才開始認識這麼多品牌、也開始會去了解歐洲各國旅遊伴手禮或必買物,有哪些似曾相識的名牌 logo。
 
語言是相對加分,但非絕對關鍵

相信語言這個關鍵詞,是許多對打工度假躊躇不前的人心中最大的障礙:「我英文不好是不是只能在中餐館端盤子?」、「我不會XX語,也可以去XX國家打工度假嗎?」

其實以我過來人的觀點來看,這些問題就跟「英文不好可以去出國自助旅行嗎?」、「不會法文可以去巴黎玩嗎?」、「不會日文可以去日本玩嗎?」這些問題一樣「想太多了」。

當然,有當地語言能力多少都有加分,無論旅遊還是打工度假都是,但也沒有那麼絕對。重點在你是否有要出發、勢在必行的決心,再來就是「運氣」了。

以打工度假來說,在找工作這件事情上,語言能力是加分條件,但非絕對的優勢(而且個人認為這世界上其實很多事情不管到哪裡,都很難講、沒有絕對)。在比利時以及其他非英語系開放打工度假的國家,真正會當地語言的打工者大概不超過一半,換句話說,有很多人是不會當地語言、憑著一股熱情傻勁兒而衝的(像是我)。

但是就我觀察,絕大部分的人都待到了最後,不但沒有中途被打回票,甚至最後簽證升級留下來的也不少(轉工作簽證、同居簽證或結婚)。以我自己在那邊的工作經驗,其實我身邊的同事會法文、不會法文的都有,還有從小移民來比利時的中國同事。甚至,我也遇到(或聽說)有不少之前有學過法文的比打人,包括科班出身,去了那邊最後也是在中國人底下做事、或是工作運並沒有比較好。

用我自己經驗看到、聽到、遇到的例子,加上跟許多人交換心得後都有個結論:踏出國門大家的起點其實都差不多。語言能力是很有利的工具,特別是在生活層面:買東西、處理行政事務等等會很有幫助;但如果你只是去打工度假、短期體驗的話,那真的不用太在意語言,因為比起語言能力,運氣很多時候反而比較像是在主導你打工度假順利與否的關鍵要素。
 
賺「經驗」勝過賺「錢」

圖/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雖然老闆是比利時人,但我們老闆娘是中國人,自然我們的店賺的都是亞洲旅行團的生意。在工作接待團客期間,難免都會被問到我們的「來歷」,中國遊客普遍第一句是問: 「你是來這裡念書唷?來多久了?」 但相比台灣客人,他們其實問完第一句就不會再多問;反觀台灣人,也許是遇到自己人的好奇心更強烈,台灣遊客都會問得很細,不乏有直接問我們薪水的。

當他們略知我們的收入沒有他們想像得那麼高時,都會露出「蛤?這樣不夠吧!」的誇張反應跟表情。我當下疑惑:明明在台灣工作所能存的,根本遠不及在這裡每個月的盈餘,為什麼他們還認為這樣不夠(而且我說明明很夠,他們還要一副不看好的態度問:「但這邊生活不是很不方便嗎?」)。

後來同事跟我說,很多人會這麼問,是帶著酸葡萄的心態,想探聽我們是不是賺很多錢,如果不如預期,就會擺出「哦?其實在國外工作也沒甚麼了不起的!」的姿態;此外,很多人也無法理解「體驗生活勝過賺錢」的意義。

我不確定那些台灣人是否真的如我同事說的那麼淺薄,但從那之後,每當我同樣被問來歷、賺多少錢的問題時,我都試著用圓融的方式回答,並且試著傳達「賺經驗勝過賺錢」的理念,希望讓更多人可以理解:打工度假之於多數人的意義不在賺錢,而是去海外體驗一段跟台灣不一樣的生活型態,並藉此發現一些有別於以往的價值觀;面對文化衝擊,用有別於以往的態度看待差異。

而有些時候,我也會遇到反應不同的台灣人,讓我感受到對方對我踏出舒適圈的肯定,內心升起說不出的感動。記得有一次,有位台灣阿姨問我來多久、在這可以待多久、怎麼會想要來比利時等等,最後一直稱許「你怎麼那麼厲害」,同時還跟她身邊的女兒說:「以後要跟這位姐姐學習、像她這麼勇敢。」她是我工作期間,難得留給我美好且深刻印象的客人。

讓我最感動的,是我可以給現在的年輕人與家長,一個「出國打工度假很值得」的典範。

逼自己成長的比利時光

海外生活,不管是唸書還是工作,許多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不會表現在 FB、IG 那些光鮮亮麗的美景美食照片,但這段異鄉生活絕對能逼自己成長。

很多人直到現在聊起我的比利時打工度假時,仍然會對我說:你好厲害、你實在是太勇敢了、你真的好獨立……。但坦白說,其實我沒有外界想得那麼獨立、勇敢,在那邊很多時候我都會因為孤單寂寞冷或其他因素的負面情緒,在地鐵、房間或自家陽台上放聲大哭。

只是我每一回哭完,都是擦乾眼淚繼續面對明天、迎接下一個天亮;面對生活中不好的經驗,也是把這些當作是經驗讓自己多學一課。比如租房子退房,我從此知道租房日常保養的重要、明白在外租屋的眉角,並且挑選甚麼樣的屋況適合自己──這些過程都造就今天我比以前更謹慎處事、更淡定面對生活難題。

回想兩年前,我沒有流利的法語能力、沒有特殊專長,也沒有其他海外打工度假的經歷。只是憑著一股勇往直前的熱血,與家人經濟上的支持,把握當下去做我想做的事。最後,我把賺的錢都全部拿去旅遊,最後身無分文地回台灣,因此我並沒有賺所謂的一大桶金回家。

我的比利時時光說多采多姿其實也還好,甚至我覺得後來回台灣的一年,在台北的生活比在那邊精采多了(但生活開銷竟沒有比較少),但我依然覺得很值得!

從生活到工作的學習、收穫,還有一切新奇有趣的所見所聞,讓我了解原來台灣這塊小小寶島之外的世界,存在著很多很多台灣人仍然不知道的事物。同時發現自己其實有無限潛能,而這些事物或潛能,是我若沒有來這趟打工度假,或許永遠不會知道的。

而我想我本身最大的改變,應該就是從一個三餐老是在外的外食族,變成一個可以餐餐自行料理的廚娘,並且練就能夠滷出一鍋美味滷肉的本領。

 《關於作者》
Jennifer Wu
部落格名稱:Jennifer Touch of Cello &Travel
牡羊心、雙魚情
24 歲以前勇闖中國大江南北,24 歲以後旋轉跳躍歐洲世界;當過交換生、轉學生、打工度假簽證持有者。22 歲那年春夏在中國山東大學進行一學期交流,26 歲那年春天再次扛起行囊,飛向巧克力小國比利時展開一年打工度假。
粗線條同時多愁善感的八年級網不紅小部落客;主筆旅遊足跡,副筆國內外生活觀察兼心情週記。經營我的文字蝸居的初衷是希望藉由我的生活與旅遊經歷分享,幫助到需要的人,不管是資訊還是精神上的協助。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Koverninska Olga@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