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輕闖蕩世界,外派越南 500 日直擊

趁年輕闖蕩世界,外派越南 500 日直擊

撰文:小平/讀者投書

大學提早畢業,面對就業,我發現自己並不清楚我喜歡什麼、想要做什麼工作,我只知道我不想要在台灣工作,想要趁年輕去世界闖闖,挑戰自己的極限,避免故步自封;並且能在工作之餘,體驗異國文化。

提早畢業求職,外派越南工廠

2017 年 1 月,陸續投了十幾二十家外派工作的儲備幹部,全都石沉大海,杳無音訊。心灰意冷之際,某個枯燥無味的早晨,忽然接到一家海外工廠人資的電話,邀請我上台北面試。

面對屢次北上皆以失敗收場的我,心中考量著機會成本的問題,但仍決定孤注一擲。在相談甚歡的面試之後,我決定簽約,動身前往越南工作。同年 7 月,收拾好登機箱大小的行李,我前往北越,開啟 3 個月的試用期。

那是一家位於工業區中的編籐家具廠,離越南首都河內約一小時車程,由 1,000 多名越南工人,以及屈指可數的台籍幹部和陸籍師傅所組成。起初在這裡的每一天都是挑戰,睜開眼要面對的世界,和台灣截然不同。

在這裡見不到繁華熱鬧的市區景象、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攤,只有工業區貨車如水機車如龍的塞車窘境、只有一座座大型廠房高高的煙囪林立。

此外,工作中的挑戰層出不窮:面對越南人要如何有效的溝通?如果你以為還能用世界上最流通的英文,那就錯了。大多數的越南人只會越南文,在我們工廠中會雙語的越南人,很多都有在中國工廠或是到台灣、中國工作過的經驗,所以略懂中文。

走出溫室:從「做中學」也從「錯中學」

與我同期進入越南廠的新鮮人共有 4 位,公司定位我們為「數字儲備幹部」,負責管控公司生產中各項數據資料。

被分發到財務會計部門的我,主要負責覆核公司出納款項,以及每月成本的結算。對於缺乏會計背景的我,藉由上網查找補充相關知識,遇到問題的時候請同事協助、詢問主管,並記下操作流程,從「做中學」,也從「錯中學」。此外,還需要運用公司客製化的 ERP 系統,計算 1,000 多名員工的薪資,確認各薪資加減項、出缺勤狀況與職等/職級的升降狀況等是否正確,最後呈予人事主管覆核。

由於情緒化以及完美主義,同事都對人事主管敬畏有加。我曾經多次被召喚到她的辦公室中羞辱,聽她大聲吼罵:「你是白癡嗎?這種事情都做不好!」諸如此類羞辱性十足的字眼,層出不窮。過去不曾受過這樣待遇的溫室花朵如我,經常紅著眼眶噙著淚水,聽完主管的責備離開後,才敢拭淚。

猶記得,人事主管因為想要改善計薪流程上的疏漏,找來各部門越籍助理與我開會,明訂各項流程。會中她當著眾人的面前數落我,「你怎麼那麼笨?你怎麼不去死好了!我隨便找一個越南工人都能夠勝任你的工作。」剛開始遭遇這種狀況都會潰堤,但多摔倒幾次便不再覺得痛,多聽幾次刺耳的話語,心就不需要再貼上易碎標籤了。

漸漸地在每件事情上,我學會換位思考,同理主管做事的方法與態度,因為還年輕,所以相對容易調適。我還記得她最後跟我說的一句話,「幻滅是成長的開始,而成長是很痛的」。

日子一長,在越南工作已經逐漸形成另一個舒適圈,舒適得令人害怕,怕安逸的狀態使自己忘記赴越工作的初衷,失去新鮮感與挑戰;因此在公司給予的一年特休假期中,不乏自助旅行與獨自冒險。圖/Shutterstock

面對超長工時,進市區「放風」已屬小確幸

過去看過許多報導,對於東南亞外派的陳述,彷彿暗示在離家 1,500 多公里外的越南工作,就可以「輕鬆躺著賺」──但事實上,那也只對一半。因應接單生產,再加上公司貼心的將宿舍蓋在廠區之中,減少員工上下班交通時間的奔波,因此可以在公司工作到半暝。以為工作到灰姑娘的 12 點已經很狂了嗎?事實是,即使通常午夜前可以回宿舍洗個熱水澡、休息幾個小時,但緊接著又要開始大清早的工作。在外派的這 500 個日子中,我們每天過著被工作「充實」的生活。

每天睡前滑一下臉書看個報導,標題都在告訴外派的我們,要如何運用下班後的生活、周休二日上哪踏青、清明連假如何請假才划算。每當看到這些文章,我們都會笑說,「真好,在台灣的人們還有『生活』。」另一個同事則會說,「對啊,還有周休二日ㄟ!我們除了工作之外就也只有工作呢!」20 出頭歲的我們在越南,青春過得很不一樣。

一開始試用期時,因為初到越南,對一切的事物都感到相當新奇。即使一周只有周日休假,我們還是不遠千里,拔山涉水的搭了一小時計程車到河內,看看市區的風貌、品嘗一些異國料理,化身觀光客逛逛古街──這就是屬於我們的小確幸。

有趣的是,過去我們找到的餐廳,常常擁有浮誇的評價,料理卻很一般,如果難得有真正好吃的美食入口,頓時便會覺得一周的疲憊褪去,這種感覺真是太誇張了。話說回來,我們渴望出門享受的本就不是美食,而是如同籠中鳥被釋放後,呼吸到的自由空氣──即使只是從工業烏煙換成機車瘴氣,依舊如獲幾小時的舒緩。

如何用「錢」和「假」,補償平時遺失的「生活」

有人曾說,失去過多正常的休息時間,將導致喪失正常的娛樂能力。外派平時沒有什麼娛樂,工作壓力太大多只能靠菸酒度日,舉起解憂酒,只得愁更愁。

在抓到工作節奏後,為了於兵荒馬亂的工作中得到更多舒緩,我們偶爾在星期六晚上工作完後,直接殺進河內的夜店,享受夜晚歡愉,與觀光客們一同狂歡。跟著音樂舞動,甩動秀髮的同時,也希望甩開所有的壓力。隨著人群跳動,跳躍的同時更渴望跳離近期的煩憂,不顧外界的眼光,盡情的揮灑我們青春的午夜。

代辦事項堆積如山,工作壓力壓得喘不過氣,就是看好機票價錢 Getaway 的好時機。不可否認,外派工作的確有比較多的特休假和錢。由於平時如親臨戰場般的長時間工作,壓力暴增的狀況下,通常有些同事會以無底洞般的購物欲、驚為天人的揮霍力,彌補工作時心中的空虛,和自身抑鬱已久的心靈。

而我,逃離父母建造的碉堡,放假時也抓緊機會探索世界。日子一長,在越南工作已經逐漸形成另一個舒適圈,舒適得令人害怕,怕安逸的狀態使自己忘記赴越工作的初衷,失去新鮮感與挑戰;因此在公司給予的一年特休假期中,不乏自助旅行與獨自冒險:

第一次去美加 10 幾天的公路之旅,讓我大開眼界;第一次到緬甸當背包客與自己深度對話,自問為什麼我不要好好走在廠區的黃斑馬線上,要將自己拋身於此;第一次克服恐懼深入寮國的叢林探險,邊爬邊想到底為什麼不在越南好好工作,選擇深入荒蠻等等所謂的「第一次」,皆是外派工作給我不同於其他人的機會。

青年外派員的學習

在這份外派工作中,除了可以快速學習到職場、社會上待人接物的道理,還能迅速扛起超乎想像的重擔,體會到「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同時,與越南籍和中國籍主管、同事的相處上,也可以了解各自不同文化背景形塑的處事方式,進而增進與人溝通的效率。儘管辛苦,卻不失為一個可以快速成長的選擇。

在外派的這 500 個日子中,我們每天過著被工作「充實」的生活。圖/Shutterstock

《關於作者》
小平
喜歡冒險挑戰追求刺激,因為這使我感覺活著。喜歡思考一些生活中理所當然的事情。喜歡稀奇古怪對於光怪陸離的事情感到好奇。喜歡冒險旅行和看書看電影。
平白的自我介紹:國立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就學期間深化了我獨立思考跳脫思維的本領。去越南之前深根高雄二十餘年,是位正港高雄女子。
不想要有太多粉絲的專業:小平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