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夠在一秒鐘內愛上你!」我的義大利好友與她的愛情觀

「我能夠在一秒鐘內愛上你!」我的義大利好友與她的愛情觀

多年前聽去義大利旅遊的人說,在義大利很容易被情話綿綿騙感情,義大利男人應該是惡名昭彰的花心多情又浪漫,沒去過義大利也沒接觸過義大利男性的我,對此也略有所聞。而我所認識的義大利朋友雖然是女生,但她對待愛情的熱情與激情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在日本的義大利好友

艾比是我在日本念碩士時的朋友,她在拜訪住在日本的哥哥時,因為看到海報、喜歡上日本偶像團體的成員而開始學日文,並決定來到日本留學。就跟台灣宅男看動畫所學到的日文一樣,我認識她時,她已經講著有點宅但流利的日文。

語言天分驚人的她,除了義大利語和日文,也能用法文、英文、瑞典文流利的溝通。幾次在日本出門時,每當店員看著我的亞洲臉,對我講著我幾乎聽不懂的日文,而不對她說日文時,她都會有點失落。

曾經有次,她在電影院等人,地上有許多爆米花等垃圾,在她旁邊的另一群日本人見狀,用日文大聲的對話,大意是「有外國人在,難怪那麼髒」;她聽後錯愕的用日文回應「這些不是我用的」,得到日本人連聲的道歉。日本畢竟還是有深深的排他和歧視存在的。

圖/Bogdan Dada on Unsplash

「我可以在一秒鐘愛上你」

當年 28 歲的她,儘管已經過了情竇初開的青澀年紀,卻還是對談戀愛充滿熱情。還記得 10 年前看過愛情口水爽片《她其實沒那麼喜歡你》,其中一位女主角對愛玩的男主角說,她不管受傷幾次都是會繼續戀愛,不會封閉自己的心,因為只有受過傷才能得到愛情;艾比就是這樣的女生──面對愛情,內心澎湃,情緒轟轟烈烈,就像愛情電影的女主角一樣,為愛而活;那句「我可以在一秒鐘愛上你」的油嘴情話,就是艾比的最佳寫照。

剛到日本初期,她就被班上一個日本男孩安藤深深吸引。在自己鍥而不捨的邀約後,把日本男孩嚇到像寄居蟹一樣躲在殼裡不敢出來。艾比對這一切都感到又納悶又沮喪,沮喪到本來就又高又穠纖合度的她食不下嚥、掉了好幾公斤。在學術上表現優秀、拿著龐大獎學金來到日本的她長得很漂亮、深邃的五官配上棕色的頭髮,就像清瘦版的潘妮洛普,但在感情路上她總是不順。

在追求安藤一年後,她終於放棄了安藤,接著她總會在每個月愛上新的人、又因為太熱烈的追求而嚇到人,陷入極度閃亮開心後又失戀掉體重的循環。艾比愛人的方式跟我不同,在台灣的普世價值下,門當戶對似乎是比較被推崇的,我其實不太能理解一個雙碩士學位的女生,為什麼會被高中畢業生深深吸引,有時會稍微透露出那些男生配不上她的訊息,她卻不是很認同,總會告訴我愛情是沒有高低的,而我太現實了。

為愛走天涯

熱情奔放、為愛存在的艾比,畢竟不適合保守排外又群體主義的日本。在經過地獄般的就職活動,得到日本工作的內定後,她卻告訴我她剛認識了一個英國男生。儘管當時英國已經準備脫歐、身為在工作簽證方面沒有任何保障的歐盟公民,她還是因為那還在萌芽的愛情而放棄了日本大公司的商業企劃 offer,跑到英國從頭開始。

義大利景氣很糟,在全職工作幾乎很少開缺的狀況下,月薪是義大利 3 倍的日本,再怎麼說都是最有保障的選擇。那時正在做決定的她,似乎像在說服自己一樣,像我列舉了 100 個她不適合日本的理由,說著在英國定居,是她 12 歲時就有的夢想。她大概忘了她在追求遠藤時,也曾經說過在日本定居是她的夢想云云。我知道她真正的夢想,是有段像《傲慢與偏見》一樣超乎現實的愛情。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Dries De Schepper on Unsplash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