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人才出走」、真正「尊重不同」:那些聯合國同事教我的事

鼓勵「人才出走」、真正「尊重不同」:那些聯合國同事教我的事

阿明是我在泰國聯合國實習時的同事。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以過往的經驗猜測他哪裡人,講著一口悠閒漂亮的美劇發音,是黑人的他,「應該是美國人吧!」我擅自作主,用著我膚淺的人種和國籍認知想著,而我已經不是第一次犯這種錯誤──曾經也在日本念書時,擅自把來自英國的女孩認定為美國人,就只因為她那身漂亮的小麥膚色──讓我不禁責怪自己這種靠觀察外表下定論的傲慢個性。

" I am from Denmark! " 原來阿明來自北歐那富足的美人魚之都。也是,印象中美國人一向邋遢,總穿著過度寬大又褪色的衣服,阿明身材保持良好,高瘦的他總是穿著剪裁合身的雅痞風襯衫,偶爾還戴上個草帽,彷彿像 GAP 形象廣告上揮灑著陽光笑容的麻豆,這樣妥善照顧著自己的外表,怎麼可能是美國人呢?我又開始忍不住這麼想。

" I am from Denmark! " 原來阿明來自北歐那富足的美人魚之都。圖/Shutterstock

即便出身貧困,他們靠教育翻身

阿明的個性非常聰明、陽光、正直又溫和,同時對玩笑也是非常木頭,所有政治不正確性的玩笑都是提供他當句點王的機會。跟許多一同實習的聯合國寶寶(父母都為多語言使用者/高知識份子,活躍於國際組織,居住過不同國家)不同的是,阿明並不是出生在富裕、能提供許多知識、資源和人脈的家庭中。阿明的爸媽來自衣索比亞,就是那個曾經因為內戰而飢荒,出現在各個台灣人童年對非洲印象的衣索比亞。

還記得在 2019 年開春的新聞嗎?阿拉伯女子想到泰國聯合國難民署(UNHCR)尋求政治庇護,卻在機場被逮捕。泰國聯合國難民署的後門常會有一些人坐在那裏等候,聽說他們是來尋求政治庇護的難民。阿明的父母也是難民出身,他們是輾轉到歐洲幫自己的孩子尋求一個有機會的人生,所以每次經過那群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時他都特別有感。

「我很感謝我父母,我爸媽都是有念大學的人,但逃難到丹麥後因為找不到辦公室的工作,當起了計程車司機把我們養大。」丹麥畢竟是個比較少移民的外國國家,阿明在長大過程中也是因為他的膚色、宗教與經濟狀況,而遭遇過不少歧視,也因為經歷過不同的成長過程,他的心比許多人更柔軟,也更能同理別人。

主修經濟的他,在美國和英國念過書,分別住了 3、4 年,丹麥政府非常鼓勵學子能出國從不同國家得到不同的教育經驗,全額補助他在海外的學費並提供生活費。而這筆錢並不是像台灣一樣只提供給少數的最優秀那群,而是給那群耐心申請,找到機會的人。

要改變一個國家,最根本的還是該從教育,歐洲許多國家,在經濟許可的狀態下深知這點,也非常鼓勵國人出國攝取不同的人生經驗以及資源:除了學費全免以外,總是額外提供許多方式讓學子不需要汲汲營營,能夠在最低限度的安心下就學。

我另一個朋友湯馬,出生自經濟極度不富裕的法國家庭,雖然家庭環境造就他個性的焦慮感,但在大學、研究所 6 年期間,甚至之後的到日本海外實習的生活費,也都是由法國政府支出,而這也不是因為他是萬中選一的優秀,而是被教導出尋找所擁有的機會的能力。

這朋友曾經說過,一個對自己體系感到成熟又有自信的國家會鼓勵人才出走,並期待繞了一圈,回游的那群會帶來進步,如果人才真的不回來,那更該審視自己的國家是不是有哪裡不完美、不達標,讓人流連他鄉不願意回國。一些對談讓我想起在台灣,總是有一群盲目貶損出國價值的人,彷彿塑膠桶裡的螃蟹,憤怒的將快逃出的螃蟹夾回來,誰都不能跑。

圖/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我們都該學習,對不同文化的尊重與寬容

阿明是個溫和的伊斯蘭教徒,除了自己不吃豬肉不喝酒以外,他不強加宗教觀在他人身上,我想這很大的因素是來自家庭教育。許多在歐洲恐攻的難民二代,在成長過程中因為遭受歧視和不平等,對生長國產生了很大的不滿,此時父母應對的態度以及散播的觀念就非常重要。

阿明說他父母常跟他說,信仰是很私人的事,不需要加諸在他人身上,只需要把自己的部分做好就好了。也因為如此,當阿明參與的丹麥清真寺希望他帶學校同學一起參與時,他一口拒絕了。他說,他一直有在清真寺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真的有興趣的人是會自己去的!阿明虔誠,卻不狂熱。

過去曾聽過不少台灣人帶外國朋友(或藝人)來台灣拜訪時,總是開玩笑的強迫他人吃下臭豆腐這種別人已經明講不想吃的東西,我想我們在尊重他人喜好和信仰上,都還有很大需要進步的空間。

對於宗教本身,我興致缺缺,但對於美食我是來者不拒。實習結束前,阿明在甚麼都有的曼谷找了個伊索比亞料理的餐廳,我們一群 20 幾個人浩浩蕩蕩的擠滿了整個餐廳。盛產高品質咖啡豆的伊索比亞位於東非,其實在地理位置上是比較靠近阿拉伯,也因此有許多阿拉伯的影響,包括長相、宗教以及料理。

無肉不歡的我雖然覺得好吃,並沒有像我其它吃素的朋友一樣,在充滿不同口味 HUMMUS 豆類料理的餐桌上得到滿足;但阿明那天雀躍的身影,臉上那個因為大家也喜歡自己文化食物時得到認同的喜悅感,事經 3 年,還深深印在我腦海中。

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