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是萬般皆美好嗎?──從金澤、富士山馬拉松看被過分放大的「日本夢」

日本真是萬般皆美好嗎?──從金澤、富士山馬拉松看被過分放大的「日本夢」

日本的馬拉松比賽在台灣相當受歡迎,原因不外乎大會整體規劃流暢、加油氣氛熱烈、交通管制良好、風景秀麗等等,加上距離台灣近又是熱門旅遊地的關係。我佔了地利之便,今年跑過的比賽涵蓋了神奈川縣、茨城縣、東京都、靜岡縣、宮城縣與長野縣等等。10 月底的金澤馬拉松與 11 月底的富士山馬拉松,都在台灣享負盛名,也因為這兩個賽事,讓我今年足跡延伸到了石川縣與山梨縣。

金澤馬拉松

北陸地區是第一次踏上的陌生土地。幸虧有北陸新幹線的興建,從東京往返金澤不再那麼千里迢迢,也得以輕易接觸金澤這個迷人的城市。

比賽前一天到達了金澤市。在被稱為北陸小京都的金澤市,從踏出車站的那一刻,城市氛圍猶如融入了兼六園的優雅,建築規劃像是京都般低調,沒有張牙舞爪的壓迫感,有得只是類似茶屋般的古樸氣味,帶點秋天的蕭瑟,靜謐得讓人忘了周遭其實充滿觀光客。當然,此行的目的是跑馬,先到大會領取號碼牌與一些資料才可出賽。城市規模不大,但是所營造的大會氣勢與款待精神在其有限的資源下,意志力不輸給日本其他的大城市。

金澤車站鼓門。圖/油大 提供

在台灣熱門的海外馬拉松常會設立 Line 群組。早在半年多以前確定要參賽時就加入該群組,也因此認識了幾乎都未曾謀面的跑友。Line 群組中的對話其實是有趣與毫無範圍的,除了政治問題大家有默契地避開不談外,包含金澤馬拉松本身相關的資訊、訂房、旅遊路線規劃與賽事準備分享等等,也另外涵蓋了其他台日賽事的討論。因此,也出現許多過度捧吹日本與貶低台灣的「月暈效應」言論;「只要是日本的賽事就好」、「日本賣的東西品質就是比台灣好」、「日本每位跑者都很守規矩,哪像台灣人」、「日本氣象預報超準,不像台灣亂報」⋯⋯類似言語不時跳出。讓我一再思考,會發表這樣言論的跑者們是多麼認識日本這個國家?或者多麼對台灣失望?

如同其他賽事,當天起跑前,若剛好有在附近集結的台灣跑者都會來個大合照。當天的台灣跑者,大多抱著參加嘉年華的興奮心情來參賽,不像日本跑者嚴陣以待破個人紀錄的心情而板著臉孔。

無可厚非,畢竟是出國旅遊兼跑步,用不著繃緊神經。事後,看到日本跑者在網路上對台灣跑者的評論,多是抱著被我們快樂氣氛感染而心情變得愉悅的正面評價。

金澤馬拉松起跑前大合照。圖/油大 提供

富士山馬拉松

富士山馬拉松不是真的跑富士山,而是繞跑知名觀光地河口湖與西湖,所以如同金澤馬拉松是結合一場觀光旅遊與跑馬的賽事。相對於金澤馬拉松與陌生跑友們已經進行了幾個月對話,富士山馬拉松算是「跑單幫」,只有和在2016年京都馬拉松認識的跑友們一起行動。

河口湖的賣點相信不用多作介紹,就是隨地可映入眼簾的富士山,也是賽事的最大賣點。可惜的是,這場賽事開跑前一天,海外選手領取號碼牌需要在寒風中等待 1 至 2 小時開始,到當天的物品寄放的動線、起跑區的管理以及完賽後的休息區的管理,一切都過於雜亂無章。加上台灣跑者在意補給(賽道上的飲食提供)與紀念品之類,都顯得過於陽春。如此賽事若在台灣舉辦,一定被批評的體無完膚。完賽當下,我問了同行還算客觀的台灣跑友他的感覺,他直言道「普普通通」,有點貼近我的想法。但是對於那些懷抱「日本夢」的跑友們,他們的評價為何,其實我大致心裡有底。

富士山馬拉松領取號碼牌人龍。圖/油大 提供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希望你從日本帶回台灣的,不只是「夢」

對於兩場賽事,我會給予金澤馬拉松 95 分的高評價,並給予富士山馬拉松 65 分勉強及格的分數。原因在於金澤馬拉松在其北陸小城市的有限資源下,算是竭盡資源提供好服務給遠道而來的嘉賓。另外民眾熱心打氣加油、賽道規劃會經過金澤知名的各個觀光景點、將石川縣各種知名伴手禮當作補給、參賽獎的精心設計等等,都展現出日本人「盡情款待」的精神,也是企圖將馬拉松與旅遊結合,推銷自家產品與景色的最佳代表,足以作為台灣任何一個馬拉松賽事的參考指標。雖然有 5 分的不足,但是這 5 分是期盼金澤馬拉松能有更好的表現。至於富士山馬拉松,只能說僅做到維持交通管制基本功能、與富士山雄偉壯觀的景色而已,其餘則是相當遺憾。

日台兩地的跑者評價為何?以日本最大的跑步網站「Run***」的日本跑者評分來看,金澤馬拉松綜合評分獲得 90.1 分;富士山馬拉松則是接近地雷賽事,僅獲 65.5  分,分數與筆者心裡預估的相差不大,評論內容也是大同小異。

另外,台灣跑者常用的跑步App「馬拉松**」的評分,滿分 5 顆星中金澤馬拉松奪得 4.6 顆星(換算成 92 分)、富士山馬拉松奪得 4.4 顆星(換算成 88 分),都是非常高的分數。在日本跑者中分數明明有顯著差異;台灣跑者似乎只要看到富士山風景就滿足,至於賽事本身如何,好像並沒有那麼重要。

這樣看來,台灣跑者是不是真得很「寬以待日本、嚴以律台灣」?不諱言,日本整體水準包含舉辦賽事的能力都高於台灣,但是很多跑友在海外分泌過多腦內啡,導致自我催眠無法,難以分辨好壞。然而,客觀來看日本人事物並不是萬般皆美好,有好的一面切,也會有不那麼好的一面;而當跑友看到台灣土地上的不足時,多以「大家來找碴」的心態去揶揄放大自己的缺點。

我自己覺得,你可以稱讚他國的美好,但不要用言語霸凌自己土地的人事物後就揚長而去,而是試著去改變現況。

很多跑友羨慕賽事結束後還能在日本,不像他們結束旅程,就得回台灣面對現實。事實上,我到回東京橫濱,也是得面對生活與工作,不會因為是待在日本落寞感就低於各位,日本的辦公室沒有比較美麗。

一位金澤馬拉松的跑友買了很多某連鎖品牌的衣物帶回台灣。我問,台灣不是各地都有賣嗎?他只回說「日本的品質比較好」。雖然不曉得他的根據哪邊來的,但是他買了機票來日本享受了幾天的「日本夢」,他花錢把一些「日本夢」帶回家,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希望他從日本帶回去的不只是夢而已,如果在日本有看到什麼優點,可以帶回台灣去影響改善周遭,那更是此行的價值所在。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