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在台灣也能做的改變,非要等到出國才發生?──「好好生活」四字,既困難又簡單

為何在台灣也能做的改變,非要等到出國才發生?──「好好生活」四字,既困難又簡單

記得高中英文老師曾說:「很多人聽到別人要出國念書時,總露出一副羨慕又有點忌妒的眼神,如果你也有這個機會,有辦法去嗎?」現在到海外生活、工作、讀書,已經不是一件難事,但當聽到別人要出國時,羨慕之餘,自己有沒有踏出去的能力和勇氣呢?今年初的緣分,讓我終於擁有了旅居國外一年的機會,並真實的感受到自己好像沒有這個勇氣。

生活改變不簡單,需要確實的面對與付出

「不要期待一年後的你會有甚麼改變」,離出發日不到一個月時,將前往泰國的志工拍拍我的肩膀,這樣對我說。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的心跳瞬間多跳了一下。

這意料外的旅程起因於今年年初,同事一個無心的訊息,一句「我幫你找到工作了」,附上一個連結,沒有多餘贅述。連結是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下稱國合會)針對聖文森一年期志工的招募訊息。

當時對聖文森這三個字很陌生,就連是國家還是公司都不清楚。從 3 月面試到 4 月培訓這兩個月的期間,對於要不要出發,抱著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甚至有點「趕鴨子上架」的態度。

厭倦了既有的生活模式,渴望透過不同的刺激改變生活,但實際上卻也沒有這麼大的勇氣面對未知的一切。那個「未知」,包含如何適應當地生活,還有未來服務期滿將回國工作的問題;除此之外,心底還有另一種壓力,就是近年來大家很愛說的:「出去看看視野就會不一樣」──要改變、要成長,還要練就很多生活技能,海外生活因為這些目標,而有了包袱。

不可否認自己當然也期許改變,心態變得成熟、生活技能增加;不過當聽到「不要期待會有甚麼改變」這句帶有些消極意味的話後,心情反而瞬間放鬆很多。 

5 月至今,在聖文森這個位在加勒比海的島國,已經待了 6 個多月。除了每天欣賞加勒比海的無敵海景外,更深刻地體會到所謂的「好好生活」,並不是靠滿足心理的小確幸,而是要付出努力,身體力行的。

舉例來說,剛開始在聖文森的生活,其實很無奈:由於物價高(註)、外食不便、食材又與台灣不同,若不學習自己煮飯,就只能吃香蕉和乾麵包。改變既有的生活習慣,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必須有意志力,有時可能還得強迫自己。

畢竟在台灣,不用增進任何生活技能,也照樣可以過著出門就有大眾運輸工具、隨時找得到東西吃的生活。反觀在聖文森,店家 5 點就關得差不多了,要好好生活,得從生活起居、料理三餐開始做起。生活中大大小小事情,都需要主動的、積極的去面對。

聖文森雖然 GDP 低,但物價可不低,當地能買到的葉菜類也少。進口蔬菜像綠花椰菜,一小朵就要台幣 8、90 元。圖/Hao 提供

光是「把眼前生活準備好」,便已然準備了一切

大學將畢業時,指導老師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成功與失敗,在於你能不能管理自己的時間。」出門在外不僅要照顧自己, 更需要做好時間管理。少了很多都市娛樂及朋友聚會時間,會有非常多與自己相處的時光,該如何運用這大量的空閒時間,是海外生活中很重要的「修養」。
在台灣的時候,有一堆事情可以做、等著做,於是習慣性把「時間分配給事情」,工作、家人、朋友、展覽、社群網路、各種消費。在聖文森的晚上和假日基本沒有任何活動,但是在網路發達的現在,時間一不注意就會被 YouTube 打發。重新掌握時間的運用,安排自己的日程,避免虛度光陰,是聖文森生活的另一課題。

來到聖文森滿半年時,我爸在電話那頭恭喜我:「半年過了,可以開始走下坡了!」我滿頭問號,我好好的怎麼要開始走下坡。原來他的意思是,前半年很多事情在適應,像是在爬坡,後半年已然適應當地生活,就不會這樣辛苦,所以像走下坡一樣輕鬆。

的確,剛到這裡的兩、三個月,生活閒閒的,心理卻亂亂的,常常一靜下來,就開始為出發前想像的那些包袱煩惱。漸漸的適應生活後,開始為自己準備早餐、睡前靜靜地讀個書、主動打電話給爸媽;這些瑣事聽起來並不偉大,但每天把一些簡單卻重要的事情做好,便能感覺到生活舒適,心裡也會比較平靜。

而當心靜下來之後,便會接納更多想法,或是更接納自己。準備好自己的生活,就像是建了一個可以面對風浪的港灣。

這裡海面很平靜,日子也很平靜。圖/Hao 提供

「打招呼事件」:認識與理解,是雙向溝通的過程

「Have a nice weekend 的中文怎麼說?」 這天同事 Tony 這樣問我。
「祝你有個美好的周末」,當我一字一字念出這句話時,自己都覺得奇怪。

除了Tony,身旁的同事也很認真地想學,但我跟他們說,其實在台灣很少這樣說,他們驚訝的問我:那你們說甚麼?腦中想起以前下班時的一聲道別,或甚麼都不說就走的景象,我答:一句 Bye 而已。

他們困惑的表情,像是在質疑我為什麼這麼小器,怎麼不祝別人有個美好的周末呢?想了一想,我補充,不過我們會問對方「你吃飽了嗎?」那當下,我看到了所謂的黑人問號。

我接著解釋,我們覺得有吃飯就是有好好生活,所以會問吃了嗎,表示關心。雖然「呷飽沒」比較類似 How are you? 但這特別的打招呼方式,實在很值得跟外國人分享,雖然我們不祝你有美好的周末,但我們關心你有沒有吃飽喔!在那一刻,我突然好喜歡台灣,覺得因為環境而造就出不同的文化,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國合會的志工除了「志工」身分外,可能還多肩負了「外交小尖兵」的責任。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我因為身為「台灣」志工的身分,總覺得要表現得格外友善、對甚麼都很有興趣且積極了解當地文化的樣子。如果擁有以上態度真的超好,但我的個性其實並不是這麼熱情,如此狀態維持了幾個禮拜後就累了。

「打招呼事件」讓我意外發現,文化差異是介紹台灣很好的開始,能夠讓當地人認識並尊重我這個外國人的文化,也讓我明白所謂的認識和理解,是雙方面的溝通過程,而非單方面的努力。

為何在台灣也可以做的改變,非要出國才發生?

這樣講起來,生活有改變嗎?我想多少還是有吧!上述好多事情,其實都是在台灣的時候也可以做到、卻沒有努力去做的改變,那為什麼到了外地生活,卻可以有這些改變呢?

或許是因為當所有事情都跟習慣的不一樣了,也只能適應環境;並且我相信人都是期待自己變得更好的,因此在轉變的機會中,也會逐漸往理想的那個自己邁進。

在海外的日子,我遇到很多困難,但在排除困難和適應的過程中,也漸漸改變了自己。

註:聖文森自產蔬菜較少,價格相對高。一個便當通常會有一道主菜、一些沙拉、一份主食和一配菜,售價約 12-20 東加幣(台幣 130-220 元)。因物資需要進口且運輸不便,日用品價格也高。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Hao 提供(魚市場街頭。路上攤販賣的東西大同小異,多為麵包果、大蕉、芋頭。)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