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為何憤怒?──聊聊「銀行家」總統的經濟改革和難以看見的真相

「黃背心」為何憤怒?──聊聊「銀行家」總統的經濟改革和難以看見的真相

近日台灣有許多關於法國「黃背心」抗議運動的報導,但內容過於狹隘、片面,而重要的事實真相卻少有人分析。實際上,「黃背心」運動真的是主流媒體上看到那樣嗎?這篇文章希望讓大家重新思考。

「黃背心運動是因為法國總統馬克宏計畫提高環保燃料稅,使得柴油油價高漲,進而引起的示威運動?」

從表面上來看的確是如此,但油價高漲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罷了。首先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這個使得油價高漲的「環保燃料稅」。

推動環保政策是法國總統馬克宏在 2016 年競選時的重要政見之一,這「環保燃料稅」的目的在於,增加法國政府的環境保護預算,好用於投資再生能源,補助民眾購買清潔能源汽車等,降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以達到減少碳排放的目的。

實際上,打著環保旗幟的法國政府在 2018 年時,把 5 億 7 千 7 百萬歐元的環保預算刪除,轉移到一般預算上,也就是這項「環保燃料稅」實際上並非完全的落實在環境保育的用途上。

而說到環保,就不得不提到法國的環保部長。原本馬克宏政府招攬到聲望極佳的環保人士──余落(Nicolas Hulot)為新政府的環保部長,就在余落上任 15 個月後,他在一個直播節目中無預警的閃電辭職。余落當時說,「我再也不願意騙自己了,我不願意給人們一種幻想,似乎我在政府的存在,意味着政府採取了與環保挑戰相符的行動。」(註1)之後,馬克宏政府便不再招攬環保人士,把原來的國會議長政客──呂吉德(François de Rugy)任命為新的環保部長。

至於馬克宏政府制定的能源政策,也受許多學者所詬病,未完全符合環保要求,其中還牽扯了很多官商利益問題,這裡就不冗談。

看到這裡我們可以發現,馬克宏政府雖然打著環保的旗號增加「環保燃料稅」,實際上,卻沒有如同自己聲稱的那般重視環保(註2),民眾多繳的「環保燃料稅」也不一定是作為環保所用。

砍了環保預算還加了「環保燃料稅」,民眾當然覺得莫名其妙。不過爆發抗議的最直接原因,其實是對於法國一般中產階級來說,收入所得負擔不起這樣的油價。法國的基本薪資明明比台灣高出不少,為何一般民眾還是覺得喘不過氣?為什麼法國稅率這麼高,政府的財政卻年年赤字?

法國民眾對於馬克宏提出的能源稅制大為不滿,群起走上街頭抗議。圖/BBC News YouTube Channel

馬克宏大刀闊斧經濟改革,獲益最多的卻是富人

法國的社會福利制度完善,經濟弱勢的人有著許多政府補助,能做到這一點,就必需要有龐大的稅收作為政府預算的來源。然而,高稅率也成為法國人最怨聲載道的一點。

有人埋怨法國的社會福利制度,製造了一群有能力卻不願去工作、濫用福利資源的社會蠹蟲。辛苦賺的錢、繳的稅卻要拿去養不事生產的人。這也是當時大刀闊斧提借財稅改革的馬克宏,會以高民意當選法國總統原因之一。

馬克宏上台後的確進行了大動作改革,但稅改後,最大的贏家卻是原本就富有的人。

首先,他上任的第一個預算案,就以為吸引脫歐後的英國銀行家來法國投資為,取消了所得在最高區間的銀行家及保險業者的稅(註3);也就是說,投資者到法國投資後,收入高於一定值則不需要繳稅。

馬克宏原本就是銀行家出身,極右派國家陣線黨黨魁雷朋(Marine Le Pen)指控他說,減稅的用意是要酬庸那些競選時的金主。許多學者也以冰島 2008 年的破產為借鏡,指出投資者才是經濟危機的亂源。

馬克宏還反對徵收物業稅(註4),也就是上屆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為了改善財政問題而調高的「富人稅」。富人稅只適用於個人總資產超過 130 萬歐元的納稅人,規定遊艇、豪車等高價值動產也計入應稅範圍。根據估算,物業稅刪除後,將會為法國的有錢人減少近 7 成的財富稅支出。

左派經濟學家派克提(Thomas Piketty)說,馬克宏的稅改將會擴大貧富不均。

除了富人稅之外,馬克宏確實也有改革一般所得稅,例如取消疾病保險分攤金及失業保險分攤金,但另一方面他也提升了普通社會保險捐稅(CSG),這樣一來一往的增刪,在中產階級淨收入上並無非常大的差異,造成一般民眾無感。

法國政府大部分的稅收都用於社會福利上,社會福利保障的支出已經佔了法國生產總值的 30 % 以上。政府大量支出引發財政赤字,所以我們會認為,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否該降低過高的社會福利制度?

「財政漏洞都要怪社會蠹蟲?」

因為社會福利保障水平高,的確在法國明明可以勞動卻不願工作,只領取救濟、鑽漏洞申請各種補助的人不在少數。

但討論社福詐欺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法國的社會福利由何組成。法國的社會福利主要涵蓋項目為四個方面:養老、失業、醫療、家庭。

首先,養老保險支出占了社會福利基金的半數以上,只要達到年齡門檻或是退休後,全民皆可受益。大部分說到「社會蠹蟲」詐領的福利補助主要在醫療、家庭、失業三方面,也就是他們的實際影響少於社會福利基金的一半。

前馬賽副市長、法國共和黨國會議員──提安(Dominique Tian)於 2011 年調查法國的社福欺詐總數,公布得到的數字為 40 億歐元,也就是人民所繳的社福稅中有 40 億歐元進到社會蠹蟲的口袋(註5)。

諷刺的是,提安在 2018 年因為洗錢而被判刑。實際上,因雇主或大企業各種逃漏稅而造成的財政損失,遠遠大於社會蠹蟲(註6);知名的科技巨頭 Google、星巴克等都涉嫌在法國逃漏稅(註7)。根據 2014 年法院的報告,企業雇主逃漏稅的財政詐欺,造成每年至少有 200 億歐元以上的損失,是社會蠹蟲所造成的 5 倍以上,這些損失政府再從其他稅收(增值稅,投資者關係,地方稅⋯⋯)補充,等於平均法國人每月每人支付 137 歐元,以抵消這種財政欺詐的成本(註5)。

每年基本薪資調漲後人民所得的「數字」當然有所增加,但人民的購買力並不如政府所說的有所提升,甚至增加了其他稅收,反而造成購買力下降(註8)。把所有財政赤字的原因,歸咎於社會福利詐欺是故意誤導,如果把大企業逃漏稅這種財政欺詐行為減半,則不再需要緊縮政策(註9)。但可悲的是,馬克宏總統卻大砍富人稅,完全反其道而行。

慢著!電視新聞不是這麼說的?

懂法文的人可以看看這篇文章的資料來源,會發現很多資訊是來自於獨立媒體,而非主流媒體。因為在法國,主流媒體如同許多國家一樣,被財團等既得利益者所掌控(註10),導致主流媒體受到壓力,而喪失公正性。他們所提供的資訊是經過篩選的片面訊息,太多都不完整。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支持不偏頗的獨立媒體,這樣人民才能獲得不同資訊以利獨立思考,而非被片面訊息所蒙蔽。


法國各財團與媒體的關係圖。 圖/Le monde diplomatique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更了解法國黃背心為何而憤怒。為何凍漲燃油稅後,黃背心依然繼續抗爭?他們氣在馬克宏政府提出各項圖利財團的富人政策,卻對一般基本民生沒有實質幫助,甚至是雪上加霜。

我們不該只看到片面的媒體報導,就把黃背心運動貼上單純「暴民」的標籤,可別忘了當初的法國大革命可是把許多皇室推上了斷頭台,而那場法國大革命造就了後來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BBC News YouTube Channel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