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沙發客來上課」到「一小片的世界」,我要將更多旅人帶進全球每一間教室

從「沙發客來上課」到「一小片的世界」,我要將更多旅人帶進全球每一間教室

撰文:楊宗翰/空屋筆記

自從退伍之後,我跟夥伴以及台灣各地的老師成立了「沙發客來上課」計畫。像是一間獵人頭公司,我們在台灣各地佈滿下線,然後不斷誘拐各式各樣在台灣旅行的外國旅人,把他們帶到台灣各地的學校去,讓旅人跟學生分享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文化,以及不同的人生。幾年下來,我們已經找了上百位來自 50 國以上的旅人,跟台灣學生分享他們的經驗。

參與我們計畫的外國旅人常常對我說,在來台灣旅行的那些日子,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並不一定是美食或美景,反而是去拜訪學校、跟學生互動的經驗。

而我個人呢,也透過這個計畫,認識了非常多帶給我很大啟發的神奇旅人──在世界各國舉辦"free hug"的日本街頭藝人、身上帶著許多刺青的瑞典企業家、英文不太好但很樂於跟學生聊天的西班牙工程師、身上都沒錢了卻還是熱血地跑了十幾間學校去幫學生畫肖像畫的法國畫家,還有好多好多擁有超級豐富生命故事的職業旅人,不能盡數。

聽著這些充滿生命力的旅人跟學生分享著他們的故事,我心裡也常常想著:我也想要像他們那樣子旅行一次看看。

2017 年下半年,我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台灣,飛到歐洲旅行。

從「邀請」旅人,到「成為」旅人

在台灣,我的工作是帶世界各國的旅人來跟台灣學生介紹世界各國的故事;而這一次呢,則換我自己成為一位旅人,去拜訪世界各國的學生,跟他們介紹台灣。

這一次,換我成為旅人,去拜訪世界各國的學生。圖/楊宗翰 提供

在克羅埃西亞時,我拜訪了一座小島上唯一的一所國中,學生在火柴盒上寫了一個個關於克羅埃西亞的小知識,在分享結束後遞了上來,同時還附上一包包他們前一天做的餅乾,餅乾上的紙條寫著:給旅人的緊急點心包。

在阿爾巴尼亞的貧困山區,我拜訪了當地的兩間學校,那邊的學校簡陋到整間學校沒有任何一盞電燈,更沒有暖氣或電腦,上課期間還不時有學生要給火爐添柴火。放學後,他們的爸爸牽著馬來接小孩,幾個學生騎在馬上跟我揮手說再見。

在保加利亞一座古城內的國中,數十位學生全部排成一排,手上拿著用西里爾文字寫下的兩個名字,一個個請我幫他們寫成中文──那天是三八婦女節,學生的紙條上一個是自己的名字,一個則是母親的名字。下課時間,小朋友手牽著手在走廊跳土風舞轉圈圈。

而土耳其,大概算是我拜訪最多學校的國家,可能也是學生看到外國人最激動的國家。一所國小班上因為有一半是來自敘利亞地小朋友,當我在分享時,有兩個老師在旁邊幫忙翻譯,一個翻成土耳其文、一個則翻成阿拉伯文;另一所高中因為地處偏遠,放學後十幾個男生在城市外圍的圓環一起搭便車回家。

真的就像那些被我邀請來學校的旅人們所說的,在旅行的一路上,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真的都是那些在學校跟學生分享、互動的時光。

在保加利亞的國中,學生請我幫他們把名字寫成中文。圖/「沙發客來上課」臉書專頁

意外中段的旅程,反成人生轉機

原本,我的打算是走完歐洲以後,到了土耳其然後接著伊朗、巴基斯坦、印度、東南亞,最後再從越南回到台灣,算是一趟自己給自己的「絲路之旅」。

然而,2018 年的春天,我在拜訪完土耳其最後一間學校後,向伊朗那邊已經聯絡好要去拜訪的老師道歉,搭上飛機回到台灣,中斷了為期九個多月的旅行。

家裡出事了,急需我趕快回去照顧生病的老爸。

轉眼間,我回到了台灣,放下了旅人的身分,轉而變成一個看護,每天跟老爸奮戰。

很幸運的是,在忙著家裡大小事的空檔中,我還是有自己的時間能夠持續經營「沙發客來上課」計畫。對現在的我來說,每月抽幾天陪外國旅人去學校,或是自己辦講座這種看似工作的行程,反而漸漸成了「放鬆的假期」。

我常常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在「沙發客來上課」計畫裡面認識了很多台灣各地非常有熱情的老師,隨著許多老師漸漸上手,越來越有經驗,有更多老師開始有辦法自己邀請旅人到學校,不一定得要透過我們了。

因此,我心裡默默萌生了「差不多可以退休了」的念頭。

「其實世界各國的學生,也跟台灣一樣啊!」

「只有當沙發客來上課計畫不再需要我的時候,這個計畫才算是真正地完成。」我之前一直用這句話來威脅計畫裡的老師。

我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去跟各地老師分享「沙發客來上課」的故事。以前去分享,是為了讓更多老師加入我們的計畫;現在去分享,則是為了讓更多老師學會如何不透過我們計劃也能自己邀請旅人到學校去。

如果真的從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退休了,那我接下來要幹嘛呢?

回到台灣後,我其實也常常想起之前旅行時一路上認識的各個老師,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關心學生、對教育充滿熱忱的老師。有個阿爾巴尼亞老師在全國各地參加比賽、電視節目,只為了募款幫 5 個學生蓋一間有屋頂、可以擋雨的學校;有許多老師平常就有在邀請旅人到學校,同時,這些老師也跟我分享了許多他們國家第一線的教育問題。

「非常謝謝你來我們學校,跟學生分享一些課本以外的世界,我們這邊的學生對外面的世界一點概念都沒有,也都沒有動力學英文,因為他們根本不覺得將來會用得到。」好幾位不同國家的老師都跟我講過類似的回饋。

而這不就是台灣老師整天在講的嗎?我這才發現⋯⋯其實世界各國的學生,也跟台灣一樣啊。
常常聽到人們感嘆著台灣學生缺乏國際觀、視野很狹隘;我個人覺得,這是稍微有點不公平的講法,因為根據我這次旅行的經驗來看,台灣學生的國際視野當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這完全不代表國外學生就有好到哪裡去啊。

如果台灣學生可以因為沙發客來上課的活動而有所收穫,那其他國家的學生也會吧!

2018,回歸之年

2018 年年底,我跟夥伴開始著手規劃新的計畫,叫做"A Piece of World",中文暫譯作「一小片的世界」好了。我們打算設計一個網站,將「沙發客來上課」的概念拓展到世界其他角落,讓世界各國的學生都有機會跟各式各樣的人們互動。將來,台灣以及世界各國有興趣想要邀請旅人的老師都可以登入這個網站;當世界各國的旅人在旅行時,就可以透過這個網站聯絡世界各國老師,去跟各地的學生分享。

學生出不了學校,我們把世界帶進教室;旅人走遍了觀光景點,我們帶他體驗平凡。

這個世界上有 70 多億人,我們每一個人所生活的地方,都是一小片的世界。當我們到了世界上的其他角落,除了體驗不同的文化跟美食以外,邀請大家也試著讓當地走不出去的人們有機會看到我們身上那一小片的世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沙發客來上課」臉書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