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擺脫「溫良恭儉讓」──我學會勇敢迎擊「只出張嘴不做事」的美國同學

終於擺脫「溫良恭儉讓」──我學會勇敢迎擊「只出張嘴不做事」的美國同學

在新聞圈打滾 6 年,好不容易摸到了主播台的邊邊,卻毅然決然辭職,飛到紐約攻讀第二個碩士。好友說我瘋狂,外人讚我勇敢,我則笑著感謝身邊的人包容我的任性。

不做事又想搶功勞,豈有此理?

其實我是個很軟弱,而且很不喜歡跟人家正面起衝突的人。從小學就開始學日文的我,受到日本文化影響很深,雖然不至於像大和民族一樣,面對外界禮數繁多、「卑躬屈膝」,但是很在意別人的想法、不擅長面對衝突,相信默默耕耘就會有人看見──這樣的個性在美國可是會讓人吃足苦頭。

美國學生自小接受的教育方式跟我們不一樣,在他們的觀念裡,沒有「蠢問題」以及「錯誤答案」,所以每次有講者問:「有什麼問題嗎?」美國學生都搶著提問。課堂討論美國學生也常常講得頭頭是道,但真要做事的時候,卻拖拖拉拉毫無章法,這時候埋頭苦幹的亞洲學生就顯得有效率許多,但這樣一來,別人真的能分辨出誰才是在做事的人嗎?

這學期我擔任教授的助教,負責協助她蒐集研究文獻以及處理系上的活動,教授總共有 5 個助教,有人負責處理她的學刊、有人負責大學部的授課事宜,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工作,倒也相安無事。

直到有一次,我跟一個美國人一起負責製作給系上學生的問卷,教授要我們一起想好問題後交給她審核,通過之後才能匯入問卷調查系統。怪的是,教授交辦完後,這美國同學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只好默默把兩份問卷的問題都擬完,但由於我沒有做問卷的經驗,擬出來的問題教授相當不滿意,在例會時間訓了我們一頓。此時這位美國同學化身隱形人,默不作聲。

開完會後我找了有問卷經驗的朋友請教,再 Email 系上各處室人員,添加對學校更有用處的問題,東修西改,終於有了像樣的成果。不過,在繳交期限前夕,我收到了這位美國同學的訊息:「你都把問題編輯好了嗎?好了以後我來傳給教授。」

當!我!傻!子!嗎?

亞洲學生再怎麼默默耕耘,我也不會吃這種悶虧啊,更何況這只是助教工作耶,有必要這樣勾心鬥角搶功勞嗎?但由於以後還要一起工作,我也不想撕破臉,只默默地跟對方表示,由於我剛好隔天會跟教授見面,我負責統整後傳給教授就好。

事後我檢討自己處理此事的手法,好像太過委婉,在美國,用日本那套暗示的方法,可能完全行不通。

圖/Shutterstock

分組報告從不現身,直接戳破就對了

從此之後,美國學生在我心中的印象就是「只會出一張嘴」,請先別急著說我以偏概全,因為更扯的來了:

一堂美國電視產業的課,期末上台報告由老師分組,一組要講 40 分鐘。我們這組有我一個台灣人、兩個中國人、兩個美國人,美國人 C 是 part-time student,另一個美國人 J 跟兩個中國人都是全職學生。

每次開會,要嘛 C 要上班不能早點到學校,要嘛 J 家裡有什麼事下課不能留下來,從老師公布題目到報告前夕整整一個半月,不僅全組沒有到齊過,兩位美國人還不曾現身會議。然而,剩下的人每次開完會,美國人都會在群組說得頭頭是道,打翻我們討論的結果。

上台報告前夕,我在學校看到其他組的人聚在一起練習發表,心中真的很焦慮,因為敝組的 PPT 呈現白底黑字的狀態,而且兩位美國人的部份,還像是萬言書一樣落落長。於是我發信問大家,報告前一天的晚上 8 點前,可不可以把各自的 PPT 都做好,我來統整,並且設計樣式。

結果 J 竟然大言不慚地回信:" We will do our best but we work besides going to school so it takes us more time than others. Also what edits are you looking to make? because we are happy with how our slides look! "(我們會盡量,但是我們除了學校之外還要上班,所以我們會花比別人更多時間。另外你想要設計什麼樣式?我們很滿意現在 PPT 看起來的樣子。)」

看到這段回信,我簡直氣急攻心!我也曾經工作過,我知道工作有多忙,再者我在紐約也不是只有課業要忙,可不是因為太閒才主動說要統整!更何況選擇到研究所來上課,工作就不能是藉口,更不應把 Full time student 的努力視為理所當然。更別提上課的時候,我瞄了一眼 J 的電腦,發現她在逛網拍──有時間玩電腦沒時間準備分組報告?哪有這樣的道理?

於是我鼓起勇氣回信:「我能理解,因為除了學校外我也有其他工作,今天我看到別組的 PPT 真的非常漂亮,而且別組的人都已經聚在一起練習了,只有我們這組因為你們說自己很忙,從來沒有聚在一起過。如果你覺得 PPT 這樣就可以,那就這樣,我不會做任何更動。不過如果最後你的進度影響到了大家的報告,我會把所有開會的狀況跟我們群組 Email 轉寄給老師。」結果兩位消失的美國人馬上就出現,也乖乖在期限內做好分內工作,全組順利完成 40 分鐘的報告。

這次我明白,無論是日本人的卑躬屈膝,還是中華文化的溫良恭儉讓,在紐約這競爭激烈的大城市根本行不通。跟美國人的「意見不和」,不再只能委婉的用暗示或是迂迴處理,也毋須期盼對方能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在步調極為快速的紐約,想要不讓自己吃虧,就得學習勇敢且迅速、有條不紊地說出自己的意見,這也是在美國跟人溝通的不二法則。

圖/Shutterstock

願新的一年,有勇有謀

2018 年,我暫停了很熱愛的新聞工作來到紐約,就是想讓自己跨出舒適圈,藉由接觸到新鮮的事物讓自己加快學習的腳步,不只要在專業技能、英文能力上突飛猛進;在個性上,我也希望能擺脫過去給自己的束縛,學習勇敢。

希望 2019 年,能夠更有智慧地面對任何在紐約的挑戰,有勇有謀,活得更加精采!

《關於作者》
翁琬柔/大蘋果小故事
日本慶應大學媒體設計研究科畢業。國際新聞記者,曾親赴現場報導「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入主夏普」、「熊本大地震」、「金正男暗殺事件」、「朴槿惠遭彈劾」、「文在寅金正恩高峰會」等國際重要新聞事件,製作並主持「瀛向東奧日本進擊ING」、「世足俄羅斯」等國際專題節目。目前就讀紐約Fordham University,享受大蘋果的每個小故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