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德國電視台,完成無數「第一次」(二)──「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下)

走進德國電視台,完成無數「第一次」(二)──「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下)

撰文:Laney Lin 林芳穎/韓妹不吃泡菜

前文:走進德國電視台,完成無數「第一次」(一)──「今年,就是你最年輕的一年」(下)

在世足賽現場,把畫面傳回台灣

實習期間我也很幸運地遇上世足賽,即便主辦國在俄羅斯不在德國,但德國隊是上屆冠軍,實力雄厚,在台灣也有很多支持者。

出國前我便和台灣的主管討論採訪成新聞、傳回台灣的可能性,我和總編輯討論後,他二話不說領我到負責世足賽的同事,請她幫我以最快速度申請採訪證,讓我可以在 6 月 15 日的小組賽第一站──德墨之戰,進入柏林布蘭登堡門的採訪區,也請當天會在現場連線的同事協助我。

然而,當天一開始換證並不順利,工作人員堅持我的名字沒有在事先規劃好的記者名單,幸好透過同事電話協調,和她熟識的主管說明情況後,終於將危機解除。

當天我用自己的手機拍攝畫面,加上同事的攝影記者協助拍攝連線畫面,趕在台灣凌晨 1 點收播前,將畫面傳回台灣並且播出。人站在新聞現場熱血沸騰,能將第一手畫面帶給台灣的觀眾,當下真的成就感滿滿!除了感謝 WELT 電視台總編輯和同事的全力支援,也感謝積極的自己──如果我沒有主動詢問採訪的可能性、如果我覺得時間太趕就放棄,一定會很遺憾。

三立新聞播出我在德國採訪世足賽轉播的片段。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跟隨政治組,親見梅克爾

進入德國國會採訪的記者證,有防偽功能。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在 WELT 實習的後面兩週,總編輯安排我到政治組看看,畢竟政治新聞是他們的重點。當時又是總理梅克爾遭遇政治危機的時刻,某天上午他們安排我到基民盟(CDU)總部,和連線的資深政治記者會合,得知當天梅克爾會出現在黨部演說,於是我意外地有了親眼看到梅克爾的機會。

以往在外電畫面看了數十次的德國總理,就在離我 10 公尺遠的地方,真的覺得自己太幸運了!接著我又詢問有沒有持記者證進入國會的可能,政治組的長官很乾脆地說,如果我想申請,他可以幫我簽名蓋公司章掛保證,但是他言談之中並沒有要協助我申請流程。

於是我自己上網查詢了德國國會網頁,在德文頁面找到申請臨時記者證的表格,用 Google 翻譯了看不懂的單字,自己完成了填寫,最後請主管簽名蓋章傳真申請。接著,我自己搭地鐵到德國國會辦公室,和不說英文的辦事員溝通,成功領取到有我大頭照的記者證,並與政治組前輩一起進入國會採訪。

另外在這短短四個星期中,我不斷地以 Email 和電話進行採訪聯繫,希望商請 WELT 的攝影記者幫忙我出機採訪,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得到 Gogoro 電動機車在柏林的代理合作夥伴同意,在最後一週的倒數第三天進行採訪,最後也順利完成了拍攝。加上其他我自己用手機拍攝的畫面,回台灣後製作播出了三條紮實的德國專題。

採訪 Gogoro 在德國的合作夥伴 Coup。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始終被當「自己人」,打破「冷漠德國人」印象

回顧實習的這一個月,嚴格說起來是四個星期,20 個工作天,我從第一天報到的懵懵懂懂到進入狀況,規劃題目出機採訪,總編輯真的是我的大恩人。

即便我的德文程度只有最基礎的 A1,他不管我聽不聽得懂,都堅持讓我參與所有大小會議,甚至有幾場高層會議也把我帶在身邊一起開會。行程滿檔的他,也會固定和我簡訊聯繫進度關心我,或是排除萬難撥出 30 分鐘和我開會討論題目,太忙的時候他還會事先「托孤」給其他有決策權的主管,交代全力協助我。

最重要的是,即便我只是一個來「沾醬油」的台灣實習生,從第一天開始,每個同事看到我,都主動來跟我握手寒暄,沒有人把我當作外人;甚至圓桌會議時主持會議的主管,以及轉播世足賽的同事,和別人介紹我時,都稱呼我為「我們的台灣『同事』」,我真心感謝他們這樣看重我。

實習尾聲還遇上公司的夏日慶典,總編輯主動邀請我一起下樓到聚會地點,幫我介紹其他比較不熟的同事。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對冷漠的德國人改觀,原來德國人也可以這樣真誠熱情。

和 WELT 電視台同事共度夏季慶典。圖/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感謝自己:不曾放棄追求夢想

這趟柏林兩個月交換,也讓我更深刻體會出外靠朋友,同團的香港記者 Hana 和我用中文聊天,讓我偶爾可以用母語發洩一下思鄉情,陪我到亞超採買,結伴到跳蚤市場尋寶,也協助我錄影了好幾段採訪影片。

中央社駐柏林特派記者育立哥,和我分享柏林資訊還送我一本他的簽名著作,幫助我更了解德國這個國家;還有我的羅馬尼亞籍房東Mihu,雖然我們前後只見了 3 次面卻一見如故,不但隔海幫我解決問題,直到現在還會互相問候聯繫。

7月初飛機落地返回台灣,我今年年初訂下的三大目標已經全部完成。感謝主管放我兩個月的假,讓我有機會圓夢;感謝家人儘管不支持,卻沒有阻擋我前進;感謝摯友在我懷疑自己時,鼓勵我鞭策我給我信心。

最重要的,我要感謝我自己:感謝自己沒有在過了 30 歲後放棄追求夢想;感謝自己在工作忙碌之餘不忘進修;感謝自己在海外遇到問題發揮危機處理能力,關關難過關關過;感謝自己的心胸沒有被侷限,捱過突破舒適圈的陣痛期。

2018 年過得極度精彩,期許自己的 2019,不要因為老了一歲,心態跟著老。永遠謹記「現在就是你最年輕的時候!」,也分享給《換日線》的讀者朋友們,突破自我完成夢想,把握當下沒有遺憾。

備註:有興趣參與記者交流計畫的讀者,請參考連結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採訪柏林世足賽轉播 我的德國帥哥同事 Jens。)Laney Lin 林芳穎 提供

畢業就出國